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怀化

尘劫录 赤军 4176 2003.08.19 18:58

    古诗云:怀之于远朝,德化以天下;衡之于今世,萧萧已白发。

  ※※※

  我的人生经历了种种不平凡,随即又归入正常的平凡,但这正常的平凡中,却依旧包含着不平凡的因素。我和爰小姐成亲了,洞房花烛,却并未圆房,我只是和衣卧在她的身边——此后也一直如此。我们有夫妻之名,如夫妻般相敬如宾,却始终没有夫妻之实。

  因为我实在想不通她究竟是谁,是爰小姐还是苹妍?如果是苹妍,即便她身为妖物,我仍然希望拥之入怀中;如果是爰小姐,相信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醒来以后,我也会很乐意接受她吧。但她偏偏是苹妍和爰小姐的二化归一,我不知道该怎样对待她。如果和她圆房,对于苹妍来说,我认为是一种亵du,对于爰小姐来说,我觉得对她太不公平了……

  我的妻子并没有说什么,仿佛夫妻本来就该如此,共居一室,视同家人,仅此而已。我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亲,我在家信中只是说媳妇如何美丽,如何贤惠,其余的一概不提。父亲回信希望我们尽快生下一男半女来接续香火,我看了只能苦笑。

  我并非坐怀不乱的君子,更何况所面对的美人就名义上来说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我可以对她做任何事,而不会有世俗的异言。但我最多也就是在烛光下久久地凝望她优雅的侧面,却连再牵她雪白的柔荑,也提不起勇气来。

  冬天很快就到了,朝政也逐渐稳定下来。勇毅将军国岸率领十万大军征讨在郴南郡造反的乱民,连打了几个大胜仗,斩首数万级,还把无头尸体在路边堆了好几座小山,藉以震慑群小。敌人龟缩回安远城,不敢再出来撄其锋芒。因为北方普降大雪,行军困难,国将军暂时退回东剧,准备开春再彻底解决暴乱问题。

  怀化县长前此在与乱民作战中受了重伤,呻吟辗转半个多月,终于咽了气,朝议将我平级外放,负责怀化县的乱后重建。我实在不愿意离开奢糜平安的京都到外任去,何况还是刚闹过乱民的郴南怀化,但天子既然已经下旨,也就无可挽回。况且,我经历过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对于自己的前途,也多少有点不萦于心了。

  十一月底,我带着仆佣启程往怀化去上任。尉忌也跟在我身边,爰太守是特意派他来保护自己女儿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陪嫁丫头没什么区别。不过有这样一名武艺高强之士守护在身边,我心里要踏实多了。

  没有携带妻子同行——这在制度上是不允许的。官员赴任不得携带家眷,并且若无特殊情况,在同一地方也不能连任超过六年,这是避免地方做大,威胁中央的既定国策。当然,从来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官员们往往在任所站稳了脚跟,就偷偷把家眷接过来同住(比如前此我妻就长年留居其父的任所成寿郡),或者起码在当地纳几名侍妾,排遣离家在外的寂寞。

  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县长,当然不敢如太守一级官员般隔段时间就公然把家眷接来任所,也还没考虑过纳妾的问题。此去若无特殊变故,一任三年,是再没机会看到我妻的啦。临别依依,我既有些惆怅,却又隐约松了一大口气。

  ※※※

  十二月中旬,冒雪进入怀化县城,只见满目疮痍,城墙上到处都是缺口,城内的房屋有一半都被分拆或焚烧过,街上行人寥寥,乞丐倒是不绝于路。当地县丞和县尉在衙署前躬身迎接,我请他们入内安坐,询问当地情况,他们都苦着脸回答:“本年收成本就很差,乱民来扰,更搞得库无余钱,仓无余粮。下官等已数度催请朝廷拨粮赈济,却都毫无回音。”

  县丞还递上一方木椟来:“此是今年上计,下官拟好了草稿,请大人钧览。”我接过来简单一读,不禁诧异地问道:“我还当是上任县长的上计,岂料竟是我的。我今日才到怀化,难道也必须上计吗?”上计是指地方官员的年终总结,呈报丞相和御史大夫考核,我才刚上任,写什么上计呀。

  县丞有些尴尬地说道:“大人首次外放,有所不知,这是朝廷通例。便您是元旦前一日到了县中,上计也是不可少的。”这还真是毫无意义的形式主义、官面文章呀,可反正抄篇数百字的文章又不困难,我也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和传统顶牛,于是点点头,把木椟揣进袖中。

  县丞和县尉退出去以后,我取出木椟,仔细阅读了一遍——虽然全是空话、套话,却基本上没有错失。我照样誊清,并且在结尾加上了:“雪可五寸,冻绥遍野;城高仅寻,疮痍满目;库徒四壁,赈救无着;仓空一粟,鼠雀难生。伏唯天恩浩荡,速发粮饷,以拯黎庶,平靖地方。”

  前面那段骈四,一时福至心灵,写得顺畅无比,写完连读了三遍,感觉朝中大老一定会喜欢的,而只要他们喜欢我的文章,这赈济的钱粮就容易拨下来——我做过京官,对他们的心理还摸不准吗?

  当晚饱餐一顿,安睡一宵,第二天早晨起来,先召县丞来询问:“可有案件亟待审理?”赴任路上曾经接到过岳父一封书信,向我传授了做地方官的要诀:“上有差遣必不辞,下有灾厄慎莫隐。理之于民,则恩威并用,攻之以贼,则剿抚两行。”我昨天请求赈济,这是施民以恩了,今天就要审理一下案子,临民以威。

  县丞回答说:“牢狱中押着几名犯人,都是前此东面乱民攻来,他们在城中鼓噪响应的。这种案子好审,问个确实,并无坑陷,就可上报大辟。”我闻言喜上心头,还怕有什么复杂的案子自己搞不定呢,这种谋逆之案,既省心,又可施威于百姓,何乐而不为呢?

  当下升坐衙堂,一拍桌案,叫把那几个刁民押将上来。前此做京官,秩六百石、八百石,见个插貂尾、佩印授的就比我官大,一点也不威风,而现在怀化一县中,以我居长,这份掌握权力甚至掌握他人生死的满足感,可是轻易得不来的呦,必须好好享受一下。

  时候不大,衙役押上来六名犯人,都穿着破旧的囚服,蓬头垢面。其中五个明显都是平头百姓,只有第六个人看挽髻的样式,却可能是炼气士。我仔细打量他,只见他三十多岁年纪,胡须稀疏,命令衙役扳转他的头颅,果然脑后贴着禁制的咒符。

  县丞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赶紧把卷宗递过来:“此人是本县炼气士,姓郕名朗。”哎呦,还是国姓呢,搞不好竟是太祖的苗裔,干嘛不安分守己,而要变乱造反呢?

  我一拍桌案,喝斥道:“郕朗,你是世族国姓,如何也同他们一起造反?可有冤情,从实招来!”郕朗一昂头:“大人,小人确有冤情。小人领人哄抢府库是实,却并未造反!”我闻言大怒:“国家府库,可是可以哄抢的?既然哄抢府库,如何不是造反?!”

  郕朗毫无惧色,向上一揖:“大人明察。去岁大旱,颗粒无收,一县百姓行将沦为饿殍,县长又不肯放粮赈济,小人一时义愤,哄抢府库,以救黎庶。此罪当流,而造反当剐,律法明白,岂容混淆?”

  还是个熟读律例的家伙,这样的家伙可不好对付。我转眼望向县丞,县丞把眼一瞪,喝问道:“郕朗,你好利口!哄抢府库虽是流罪,然乱民逼近县城,你与其内外呼应,还不是造反吗?当不得剐刑吗?!”

  “什么乱民?”郕朗冷笑道,“只是些饥寒的百姓,背井流亡,只为求赈。朝廷若能早日赈济,郴南何至纷乱?百姓何至遭屠?”我轻声问县丞:“他们哄抢府库,可抢到了吗?”县丞苦笑道:“库内本无余粮,也只抢得十几斛米而已。”我点点头,转向郕朗,柔声安慰说:“你若如此口径,本县也无法为你脱罪。看在共拜至圣、炼气修法的份上,你只供说受人蛊惑,一时不合哄抢府库,致干国法,今已懊悔无地。如此,便是个远流了。”

  郕朗轻轻顿首:“多谢大人。”一指身边那几个平民:“请大人也宽判他们。”这事却不好办,我本意要因此案而立威的,结果审结下来,一个不杀,这一县之长的威势可何在?当下轻轻摇头:“且再理会。”

  这个案子本来可以就此告一段落,没想到郕朗还有后话。只见他从怀内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向上一呈:“还请大人恩泽黎庶,将此文上奏天子。”我让衙役把那张纸接过来,还没看就先问他:“这是什么?”

  郕朗高声说道:“国岸暴虐,屠戮无辜百姓,郴南已成人间地狱,请大人上奏天子,拿下国岸,治其擅杀之罪!”

  我和县丞都吓了一大跳。勇毅将军国岸奉旨前来郴南平乱,屡战屡胜,杀贼数万,圣眷正隆,怎么好弹劾他?虽说他杀人是多了一点,这数万人里面肯定有许多无辜百姓,但就凭郕朗一个无官白衣,或者凭我一个秩八百石的县长,怎么敢捋他的虎须?况且我现在不是绣衣直指的身份,越级弹劾大臣,本就是个流罪。我看也不看,把那张纸揉作一团,恶狠狠地说道:“你疯了!”

  郕朗冷笑道:“这篇文章,小人已托人传抄数份,大人不肯代为传递,也就罢了,此文迟早上呈天子御览。只恨拖延一日,国岸那害民蟊贼又不知要杀害多少无辜百姓!”这家伙还真是天真,除非朝中大老正有做掉国岸的心,否则就算你的文章传遍天下,也传不到天子面前。你以为天子想看什么,就能看到什么吗?我正这样想着,县丞在旁边喝道:“这贼,分明毫无悔改之心!请大人用大刑吧!”

  我抽出一枚竹签来,正要下令,突然想起自己在太山国相衙署的遭遇,不禁有些同病相怜,又把手慢慢缩了回来。县丞疑惑地望着我,我摆一摆手:“先将一干人犯押下去,好生看管。”

  等郕朗他们离开正堂,我才转头对县丞说:“本看他是个读圣人书,习圣人法的,想网开一面,孰料此人如此顽劣……”县丞陪笑道:“大人仁义已尽,他自不知悔改,还是判剐吧。”我斟酌一下:“那几个平民判剐,姑念郕朗是国姓世族,判个斩决,你意如何?”县丞恭维说:“大人明断!”

  我才准备退回后堂,突然想起一事,急忙关照县丞说:“你好生侦查,看他将这篇文章传抄于谁了,务须一一缴来烧毁,不可使其流传于外。”县丞急忙作揖:“大人放心,下官明白。”

  回到后堂,取饼纸笔来准备写判状,突然发现手里还捏着郕朗递上来的那张纸。反正四下无人,我就把纸展开来,细细读了一遍。这个郕朗的文章很一般,然而虽逊文采,却纯是真情实感,从去岁郴南遭灾开始写起,一直到饥民的暴乱,到国岸的屠杀——尤其最后这一部分,几乎字字血泪,看了令人扼腕,对国岸所为恨入骨髓。

  我才踏入宦途不久,真性情还没磨灭殆尽,因此多少会受郕朗文章的感动,然而这样欠缺文采,骈四骊六不够工整的文章,就算以血写就,朝中大老也是不耐烦看的。我不禁摇头苦笑,把纸展平,随手夹在案头一卷公文里面。

  再提起笔,不知道为什么,那一个“剐”字,一个“斩”字,却再也写不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