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陷

尘劫录 赤军 4312 2003.04.23 22:32

    史载:鸿王十四年冬十月,入于天邑,天邑地陷,畏亡。

  ※※※

  我在虚幻的未来世界中醒悟了过来,我再次见到了上人之王蒙沌,他站在我的面前,用相当奇异的目光望着我,我只能隐约地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一丝欣慰。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明白”了,因此得以从虚幻的未来回归真实世界了吗?可是……我究竟明白了些什么?我不过明白了无数偶然制约着人的一生,因此关于未来的假设是无法确定和统一的。

  一个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了起来,这声音并不陌生,听上去平淡得似乎没有感情,但也许是错觉,我认为自己听出了语气中的愠怒:“你又来捣乱,本来我很快就要成功的!”那是仙人空汤的声音。

  “你成功什么?如何成功?”蒙沌冷笑着,“他并不是一个傻瓜,在尘世中辗转,他迟早会明白这个道理的。你希望他对未来失望吧,这样就可以放弃寻找大化之珠,就可以放弃阻止大劫……”

  “大劫是无法阻止的,这是天意!”空汤语气中的愠怒越来越是明显。

  “天是什么?天意又是什么?”蒙沌“嘿嘿”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依旧那样刺耳,“如果大劫根本无法阻止,你又何必阻止他寻找大化之珠?对于你来说,对于至人来说,有无本无分别,生死本是自然,但对于下愚来说,既然生存在世,就会畏惧灭亡。为了阻止大劫的发生,他们一定会奋斗的,会努力的。”

  “他不过一个下愚而已,他懂的什么?!”空汤的这句话,使我多少有些恼火,“他懂得生灭自然,有无自然的道理吗?就算他懂得了,也无法依循自然去做的。”

  “是的,生灭是自然,有无是自然,”蒙沌似乎在反驳空汤,又似乎在说给我听,“那么对于下愚来说,乐生惧死也是自然;对于你来说,顺由下愚去行事,也是自然。你阻止他,本身就悖离了自然之道呀。”

  “你帮助他,不也悖离了自然之道吗?”空汤彻底愤怒了。“何必呢,喜怒对于自然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悖离,你如此顺从自然,顺从至人,难道不懂得这个道理吗?”蒙沌似乎有意在刺激空汤,“我讨厌那些至人所说的自然之道,我讨厌他们的悠然的行事态度。是的,这次我就是要悖离自然,你要继续和我斗下去吗?”

  至人?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到至人?难道至人并非完全游离于有无之外,他们对于大劫的到来,也有所想法和行动吗?我糊涂了。

  空汤的声音在我脑海中逐渐远去:“随便你吧,我不管这件事了……寻找到了大化之珠,未必是这些下愚之福啊,更不是自然宇宙之福。”“自然之道为何,我追寻了一千劫,依旧没有找到,别以为你那位至人主子比我更通达!”蒙沌慢慢向我走近,语气一转,突然对我说道,“你呢,下愚,你愿意帮助我继续追寻吗?”

  不知道为什么,“下愚”这个词汇,空汤说来,和蒙沌说来,给我的喜恶感觉截然不同。我茫然地望着蒙沌:“追寻自然之道?怎样追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然反照你的本心,依循你本心而为,那也是自然,”蒙沌走到我的面前,慢慢举起手来,“心之所至,金石为开。空汤想要打击你的本心,使你失去阻止大劫的动力,而我,希望你可以回归自己的自然。你明白了吗?未来虽是必然为经,却由许多偶然为纬交织,永远也不要放弃希望,永远也不要放弃努力,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我似懂非懂,依旧茫然地望着他,还想问些什么,蒙沌却摆一摆手:“回去吧,我也该回去了。我在你身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太多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办……”

  仿佛突然从梦中醒来,我打了一个寒战,望望四周,仍然身处彭公盟会诸侯的土台上。“峰大夫,请看清楚,”我听到彭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确是雨璧无疑吧——请你出示云玦。”

  我的心中存在着太多的谜团,并且虚假未来的影子依旧存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还有郕燃的影子,我那可爱的小女儿的影子,她在临死前望着我的目光,使我整个身心都在颤抖——虽然,现在知道了那些都是虚幻的,虚幻得如同水泡一样。

  我的头脑一片混乱,无法捋清自己的思路,更无法就雨璧和云玦相遇会产生何种境况而做出判断。仿佛梦魇一样,我茫然地从怀中取出白色的云玦来,把它放到雨璧的旁边。

  雨璧青色的光芒越发强烈了,而云玦也似乎更为璀璨夺目。彭公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带头跪拜了下去,台上台下,所有参加盟会的诸侯和臣子也都跪拜了下去。我双膝一软,不是为了雨璧,不是为了云玦,而似乎只是长久以来支撑身体的力量已经彻底崩溃了,也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以后的事情,都象在梦中发生的,相比之下,那虚幻的未来,倒似乎更为真实。盟会胜利结束了,志得意满的彭公,竟然破天荒地亲自把我送回客驿。我一进卧室,就瘫软在席上,下人送来了晚餐,被我挥挥手赶出去了。

  大劫何时会到来?未来究竟是怎样的?我不明白。蒙沌和空汤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至人究竟如何对应大劫?我也不明白。身为上人之王的蒙沌,似乎不但没把仙人们放在眼里,也没把至人放在眼里,真的确如典籍上所记载,上人在宇宙中的位置,要低于仙人和至人吗?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我也不明白……更不明白空汤。其实,空汤是我的老师啊,只是从上次仙人界的劫难发生后,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那是仙人忽荦的声音。

  我对这个无知且无能的仙人,实在是厌恶到了极点。我扯过被子来蒙住头,但他的声音是直接在我脑海中响起的,并非通过声音从耳朵传入的,蒙住头也没有用。“我只知道,我希望了解大劫,希望避过大劫,”忽荦最后的话这样说,“我也不会放弃,我会继续努力的。”此后,整整一年,我没有再听到他的声音。

  过了几天,我的心绪逐渐稳定下来了,就前往拜别了彭公,也告别了小弟弟远,启程赶回郴国去。远抹着眼泪送了我很远,我嘱咐他:“不要想报仇的事情,你能够生活得幸福宁静,就是母亲和我最大的安慰。”我不知道他的未来究竟会不会和空汤的假设一样,我希望那不会变成现实。

  我无法得到雨璧,就让它暂时留在彭国吧。况且,还没有找到有圭,即便得到雨璧也不能拼成蒙沌他们所说的“大化之珠”,不能真正阻止大劫的到来。

  半个月后,再次经过王京。天子召见了我,问我:“听闻郴和彭都得到并展示了神器,可是真的吗?云玦是否在你身上,可能取出来给寡人看看吗?”我皱皱眉头,没想到消息竟然传播得这样快。要取出云玦来给天子观赏吗?这家伙不会一时贪心病发作,起意抢夺吗?

  彭公害怕手持云玦的我是一位元无宗门的达者,因此不敢起类似的念头,天子可不一样,他既不信奉元无宗门,又自命是天下唯一的统治者。万一他心存恶念,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陛下,云玦是先王所赐之物,是我国的国宝,会盟完毕,小臣就派人护送它回国了,不敢耽搁。”还是找个借口来搪塞吧,别惹祸上身。

  天子愣了一下,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先王本就不是把云玦赐给郴国的!”我匆匆告辞出来,额头上竟然冒出了一片冷汗。原本,我把一切危机都推到仙人忽荦的身上,相信他可以帮助我,但现在,那根救命稻草已经被我自己否定了,身上的那三件神器,看样子要靠个人的力量来保护了。一想到这点,就似有千斤重担压在我的肩膀上。

  天子未必会相信我的话,还是尽早离开王京才好,免得他想出什么诡计来——虽然以他的智力,就算有什么诡计,也一定是三流的。才出宫门,我跳上车,招呼钟宕立刻催动驾马:“快回客驿收拾东西,咱们立刻启程!”

  钟宕愣了一下,点头答应说:“是。”这家伙执行我的命令真是一丝不苟,竟然以在原野上驰骋的速度,在王京内就疾跑了起来,几次差点撞到行人。随着车乘剧烈的颠簸,我双手扶着车轼,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眼看就要回到客驿了,突然一声巨响,车子一歪,向左方倾斜了下去。我虽然牢牢抓着车轼,仍然因为重心不稳而翻倒在车厢里,只觉得脑袋在木制****的车板上狠狠一撞,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似乎只是一刹那,猛然间我就清醒了过来,双腿一用力,跳离开车厢。服庸连头盔都歪了,也跳下车,有些尴尬地望向我:“家主……对不起……”我摆摆手,阻止他的道歉:“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一声响是……”

  四周一片混乱,原本就硝烟弥漫的街道,这下子更是房倒屋塌,别说天邑的居民,就连我麾下的士兵,也有许多被压在断垣残壁下,大声地呼救。我插好血剑,招呼还安全的士兵:“先救人。声音和震动都是从王宫传来的,派个人去探查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鸿王大概已经进入了王宫……”

  话音才落,突然一乘两马轻车越过重重废墟,疾冲到我面前,然后突然勒住。这乘车的驭手倒真是技艺娴熟,可惜他是威族人,否则我一定要罗致麾下。

  “彭公,”车上乘坐的,是鸿王的一名亲信——大概怕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来众人的惊愕和疑惑,他才没派分身来通知我,“大王请您速往王宫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他,“那一声巨响是什么?”那人跳下车来,给我让出了位置:“王宫中地陷,露出了一处秘室——据说那是畏王朝历代藏匿镇国之宝的地方!”“镇国之宝?”我立刻来了兴致,一个跨步,跳上车去。服庸跑到我的面前,等候吩咐,我点点头:“整理兵马,你也尽快赶到王宫来。”

  那名驭手吆喝一声,抖动缰绳,催促驾马转了个圈子,直向王宫方向驰去。他的技术确实非常值得欣赏,如果刚才给我驾车的是他而非服庸,大概不会翻车,我也不会被迫从车上跳下来。

  很快,我们就接近了冒着浓烟的王宫。据说鹏王把历年来搜罗的珍宝器具全都搬进王宫正殿,然后纵火*了。那头蠢猪,这种看似壮烈,实际却毫无意义的事情,他完全干得出来,但在发现和确定他的尸体以前,我并不能放心。

  几名威族的士兵引领我进入王宫,来到只剩下一片灰黑残垣的正殿旁边。只见那里围了许多人,鸿王坐在车上,在兵士的簇拥下,正皱眉望着地上一个巨大的坑陷。这个坑陷,周边足有三十丈,黑乎乎的,似乎深不见底。我立刻明白鸿王着急叫我前来的原因了。

  他一定是从俘虏的供词中,得知这陷坑下面是一个宝藏,存有畏王朝历代所藏匿的镇国之宝。但是他并不敢冒然下去,恐怕威族中也没有勇士敢于下去,他只好来又求我帮忙了。否则,他一定会搜取宝藏,并且藏匿起来,不让我知道的。

  这七年来,我和他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虽然两人因为灭亡畏王朝的同一目标,仍然凝聚在一起,但他的秘密越来越多,而我,也有越来越多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友情依旧存在,但友情在野心和猜忌的混合下,已从少年时代的一汪清泉,变成了今天的一滩烂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