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战

尘劫录 赤军 4252 2003.04.23 22:20

    史载:檀王十六年夏四月,素公与郴战于郴郊,郴子败绩。

  素、郴间的战争,两国及其盟友或附庸,各出动了超过五万大军,规模可以说是空前的。在郴的东郊,大概就是我两年前突然出现的地方,巳初,战斗开始了。

  我穿着简陋粗劣的皮甲,这件皮甲只能遮蔽防护我的躯干部分,并且硝制过程简单,缝合针线粗糙,不用上阵搏杀,似乎随时就会因为针脚勾在什么地方,而马上被撕破似的。我手持的,是一具两丈长的青铜单援戈,戈头还算精致,刃部磨得比较锋利,但是戈身却只是简单的一条木棒而已,不但没有任何辅助装饰,甚至都没有刨光,表面粗糙多结,有点硌手。也就这样了吧,还可能给一个奴隶更好的武器吗?

  我站在队伍的前列,紧跟着剧谒的战车。剧谒的战车和他本人是一样的风格:华丽,并且故意添加了许多与众不同的装饰。别的不说,光把车厢漆成大红色,就已经够显眼的了。作为御手给剧谒驾车的家臣,我隐约认得,那人做过石台的监工,我应该也曾经不止一回吃过他的鞭子。车右却是个我不认识的大个子,那魁梧的身材,不仅使我想起了革高……

  横六纵十三,一共七十八名步卒跟随着剧谒的战车——他另外还有两乘副车,也配备了符合军事礼仪的足够数量步卒。在这七十八人中,超过一半都是奴隶,剩下的是自由平民。平民的装备和我们迥然不同,他们头裹黑巾,身披陈旧但相对精致的皮甲(那应该是代代相传,祖先留下来的),手持积竹涂漆长柄的青铜戈——有些甚至使用铁戈,甚至一戈多援。我左右两边,就是这样的两个平民,自己作为家奴而被安排在第一排,也许证明了剧谒对我的重视吧——可我在心中苦笑,对于这种重视,心中不存丝毫欢欣或感激。

  我们在战场上摆开了阵势,先柱着长戈,静静地等待着。时间不长,我听到一个声音高喊着:“祈祷吧,战士们!”随即,一名负责传令的骑兵,一边反复呼喊着,一边从剧谒的车前驰过。

  剧谒摘下头盔,跳下车来。他麾下的战士,也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主人的动作。就连身为步卒的我们,也都纷纷柱着长戈,半跪了下来。

  剧谒和他的战士们都单膝跪倒,左臂夹着头盔,右手按住心口,抬眼望天,开始虔诚地祈祷。我们也在心中祈祷,我祈祷的是:不管战事如何发展,不管是胜是负,希望我可以平安地回去,回到惋的身边。我眼前似乎不断闪现着惋那哀伤寂寞的眼神,我的心在隐隐抽痛。

  祈祷完毕,战士上车或者上马,我们步卒也都重新站立了起来。然后又是一段使人心浮气躁的等待,直到从北方有鼓声传来为止。

  那绵密的鼓声,如同烽火一样,从一个点逐渐向外传递和延展。我看到剧谒高高举起左手的大弓,然后再缓缓放平,搭上羽箭。“嘣”的一声,弦响箭射,几乎就在同时,御手猛然呼喝,战车一震,向前方疾冲了出去。我们步卒,也立刻拔腿跟上。

  就在这个时候,大概战车还没能遭遇到敌人,突然,在我的北方——那是鼓声最早响起的地方,应该就是郴子所在的指挥中心——腾空而起一道乌云。就好象王师来伐彭国那一仗的再现一般,但这次乌云弥盖天壤的速度更加惊人,并且,在浓黑如墨的乌云中,传来一阵“隆隆”的雷声,接着,一道几乎横斩整个天际的闪亮,剑一般向素国的阵列中砍去。

  这就是“雷琮”的力量吗?真是太可怕了!我脑中才有这样的念头转动,突然,一声巨响几乎震裂了自己的耳膜。我觉察到,本方阵营中都有许多人被这雷霆震怒吓破了胆,佝偻着身子,蜷缩了起来。

  也就是一瞬间的变化,电闪、雷鸣,但随即,足以斩裂长空的利剑,却似被一面无形但有质的巨盾格住了似的,才接近素国阵列中央高耸的大纛,就突然爆裂开来,变成无数晶莹的火花。当然,这些火花是伤不了人的。

  一定是素燕出手了,想不到连“雷琮”也无法轻易将其击败。我听到前面战车上的剧谒在大叫着,不知道是要告诉部下,还是仅仅在告诉自己:“在那里,我看到素无始了,他是敌军的灵魂!”

  “咔~~”又一道惊雷掠过天际,但立刻又被素燕发出的透明的巨盾消弭于无形。不仅仅如此,我看到素国的阵列上方,渐渐有白色的浓雾腾起,并且很快向四周蔓延开来。才刚明白这一点,四周望望,突然天地间的一切都变得那样模糊。

  我已经看不到剧谒的战车了,左右张望,甚至也看不到步卒同伴了。按规矩,步卒间相隔的距离不能超过一半丈,可是我往左边横走几步,仍然看不到其它人,再往后倒退几步,也没有碰到应该在我身后的同伴。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两次努力都因为凑巧而与同伴失之交臂了吗?我不这样想,因此心底有无边的寒意涌出。

  我大叫了两声,却没有丝毫回应。四周静寂,只偶尔从天空有雷声传来。现在我也已经看不到天空,看不到乌云了,虽然每过一会儿,就会有一道闪亮,在混沌的上方快速划过。我如同藏在卵中的雏鸡一般,惊恐、彷徨,无所适从。

  “逃!”突然一个念头从我脑海中涌出。不管“雷琮”和素燕的战斗谁胜谁负,不管郴子和素公的战斗谁胜谁负,立刻向后逃离战场,是我现在最明智的选择。但这个念头仅止一闪而已,突然间,我的后颈一阵剧痛,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艰难地伸手去摸,摸到了一支仍然在不断颤抖的箭杆。我中箭了,可为什么是后颈?我现在面对什么方向?敌人在哪里?同伴在哪里?迷茫中,我的意识逐渐模糊,四肢百骸逐渐脱力,但奇怪的是,此刻心中反而不再那样恐惧了——

  肢体已经没有知觉了,肢体已经不存在了吗?既然没有了肢体,也就没有了牵碍,没有了疼痛,就象在萦的时候那样,脱离人世而无忧地存在着……我已经死了吗?死后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吗?若真如此,人,何不求死?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似乎在脑海深处响起:“是你在呼唤我吗?啊,原来是你啊……”

  我抬起头——肢体为什么又可以正常行动了?我看到在面前站着一位老人,身披宽大的不知道什么颜色的长袍,面孔瘦长,面色红润,留着一部长长的银色的胡须。我认得这位老人,这就是在萦我所见过的唯一一位仙人。那次,他才和我说了两句话,大劫就突然发生了,他离我而去,但现在,他为什么又在我身边出现了呢?

  “原来是你在怀念萦,是这种怀念带我来的,”仙人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微笑着望着我,“我错了,不应该逃避。既然你和萦有缘,既然你带来了大劫,我就必须尝试从你这里寻找和大劫的联系,以及结束它的方法。”

  “我……带来了大劫?”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仙人微微点头,然后又摇头:“你不会明白的……现在,跟我走吧。”突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如梦中飞行般,顷刻就到达了数十丈的高处。

  四周的浓雾散开了,我身在空中鸟瞰整个战场,就见所有的士兵,本方的也好,敌方的也罢,全都仿如身在梦中,无目的地奔蹿着,挥舞手中的兵器,却根本无法触及任何人、任何事物。似乎每个人都只不过一个虚影,或者他们其实是生存在不同的空间中的,而这些不同的空间,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影像的重叠。我看到一支长戟穿过某人的咽喉,如微风掠过虚空,受戟者没有丝毫察觉,而持戟者亦如是……

  我向双方阵列的中央望去,我看到两辆相距较近的战车,御者和车右全都佝偻着身体,一动也不动,连拉车的马也只是浑然摆动着脖颈,目光迷离。而在车上,却各有一个长发飞散,身披黑色长袍的人,右手高举着什么东西,正狞目相向。

  本方战车上手持艳红色“雷琮”的,应该就是剧谒提到过的那个“神秘人”吧。他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面色粗黑,长眉入鬓,目光闪亮如电。而敌方与其相斗的,应该就是元无宗门的第一达者素燕了吧。我惊愕了,因为我发现,白发如云的素燕,此刻右手中正举着一枚雪白的玉玦!

  那是“云玦”吗?素国已经找回“云玦”了吗?!怪不得那个神秘人有“雷琮”在手,依然无法战胜素燕!我仿佛可以看到,在“雷琮”和“云玦”之间,正凝聚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虽然两件神器相隔有近十丈,但我清楚地知道,道法的对决,已经到了间不容发的生死关头了。

  “那是什么啊?”我耳边传来仙人的声音,仙人似乎并不认识这两件神器,“那是仙界才有的东西,落在下愚手中,会破坏人界的平衡的。”我突然感觉背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动,身不由主地就向“雷琮”和“云玦”之间掉落了下去。

  我张开嘴喊叫,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近了,越来越近了,我已经可以看到隐约的红光和白气,在两件神器间纵横杂沓。很快,我就置身在这红光、白气中,无穷的力量猛然进入我的体内,我的身体象是要被撕裂一般。我双眼圆睁着,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柔和的沙滩上。微微转动头颅,我看到一条大河在身侧平静地流动着。很宽的河,看不到对岸——我认识这里,这里正是我饮了河水落入水中的地方!

  究竟是怎么了?现在是何时?难道那两年艰辛的奴隶生活,都不过一场梦吗?而我终于从梦中醒来了?才这样想的时候,突然,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响起:“什么时间,真的很重要吗?真实、梦境,真的很重要吗?”

  我把头转向另一侧,我看到了那位仙人。他依旧如前般微笑着,俯身望着我。他没有开口,但我的脑海中,自然有话语在不断响起——“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明白,你想知道许多许多。好吧,那我就逐一告诉你。”

  仙人似乎了解了我心中所有的疑问,不等我开口,他就把答案一一列举在我的面前。但是,也有一些问题,连他也无法解释。“仙人也并非万能的,并且,我们没有必要去了解有关下愚的每一件事。”他这样回答道。

  这位仙人的名字,是一个很拗口难发的音节,我姑且称他为忽荦。他自称原本是东南数千里外某一个与人类非常相近的种族的王子,在三十四万多年前,修道而成为上人,又经七万年的修行,登天成为仙人。

  他经历过数次上人界的劫数,但等成为仙人以后,才知道所谓上人之劫,和仙人之劫完全不能相比,就仿佛蚂蚁或黄蜂之间的争斗,完全无法与人世间的战争相比一样。上次仙人之劫,他跟随几名老资格的仙人逃去了萦,得免于难。但他始终没能找到彻底逃避劫难的方法,甚至也没能完全探清劫难的由来,就在这种情况下,遭遇了大劫,和萦的毁灭……

  “也许只有成为至人,才能真正不生不死吧,无劫无难吧。”他这样慨叹道。

  他认定是我带来了大劫,或者说,我在萦的出现,是大劫萌发的一个命定的契机。所以,他想从我身上找到和大劫的联系,进而理顺大劫的脉络,发掘化解的方法。并且似乎,他已经找到了一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