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祈福

尘劫录 赤军 4188 2005.01.01 17:08

    古诗云:福之可祈,天地有仁,天地无仁,孰劳我勤。

  ※※※

  安定持统二年二月,“正纲”军于大成以北四十里外的柘阳大破王师——不,应该说是大司马崇韬的部队——继而挺进包围了京都。消息传来,我却丝毫也没有欢欣鼓舞的感觉。战端一启,延绵难平,就仿佛一个人发病似的,来时如山崩海倒,去时如抽丝剥茧,且终结不了呢。就算“正纲”军顺利地打败崇韬,杀入京都,又能如何?天下会就此太平吗?忠平、高市二王争做天子,定然又有一番厮杀,四海晏平之日,还不知道在猴年马月呢!

  四月十七日,是至圣的诞辰,虽在战时,那些还没被卷进血火厮杀中的百姓,依旧张灯结彩,准备过节。妻子也来对我说:“寒云宫中,年年三圣诞辰都有集市,非常热闹,平日不得见的各种货物,也都齐集于彼。丈夫且陪我去看来。”对她的话,我从来是不敢违拗的,于是乎满口答应。

  做夫妻那么长时间,我依旧搞不清楚她究竟是爰小姐,还是钟蒙山上的妖物,搞不清两化归一,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境况。只是从阳濛岭回来以后,她似乎彻底隐藏了妖物那一部分素质,行为处事,都象一名真正的大家闺秀,甚至也不再随便猜测和窥探我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这对于我来说,本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隐约总会感到一丝遗憾和怅惘。

  十七日一早,下人准备好了车马,我亲自驾车,陪着妻子直往寒云宫而去。为了不至于束手缚脚,玩不尽兴,我们只带了几名仆佣,前后也只有四名骑兵开道兼卫护。街上人山人海,也不知道小小的高航城中,哪里来的那么多人口——就算城外的百姓全都涌了进来,应该也不至于如此拥挤吧。

  妻子没有窥见我的心思,只是等我询问过她以后,才掩口笑说:“寒云宫中祈祷最为灵验,何止城外的百姓,就算百里外,甚至邻县、邻郡之人,也多会在三圣诞辰日涌入高航,前往寒云宫的呢。”“原来如此。”我微微点头,意识到应该先关照四门好生盘查,别让奸细利用这个机会混进城来。

  暂时停下马车,招呼一名骑兵过来,叫他去传达我的命令。骑兵躬身行礼,然后匆匆离开。妻子等他走远了,才皱着眉头对我说:“丈夫此刻才想起城守要事,无乃太迟乎?”

  今天出门,妻子带着面纱,只露出弯如新月的眉毛,以及眉下那一对剪水双瞳,但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仅看那两道秀眉微顰,眉间皱起细纹,我就已经心痛不已了。急忙好生抚慰说:“我岂懂什么守城?料想城上诸君,定然早有戒备,我不过关照一声,免得异日他们在丈人面前讲我诸事皆付他人,毫无主见。”

  秀眉轻轻展开,妻子分明在笑:“丈夫惯会文过饰非,倒生得好一张厉口。”我也干笑两声:“夫人放心,料定无宵小之徒敢于潜入高航城中来的。”

  这分明是夸口,只为了安妻子之心。我当时自然料想不到,不但有宵小潜入了城中,并且那是我毕生所见过的最宵小的宵小!

  至圣的像,我见得多了,但没料到这寒云宫中的木像雕镂得如此精细,尤其眉宇间竟能表现出深深的隐忧,似乎对下愚们依旧辗转在血与火的尘世中,而感到迷惘和哀痛。比较起来,先圣和祖圣的像则要呆板得多,似乎并非出自同一名匠人之手。

  趁着妻子跪在三圣像前祈福,我招手叫宫主承明过来,向他低声询问。承明是修道师的身份,不过四十多岁年纪,留着一部修美的长须,梳理得一毫不乱。他正忙着指挥弟子们把前来朝拜的百姓拦在殿外,看到我在招呼,匆忙抚着手,笑吟吟地走过来——那笑容里多少有点可厌的谄媚:“校尉大人所料不差,这先圣和祖圣的像,乃是后立的。”

  承明介绍说,寒云宫肇建于景历祥福四年,最初的三圣像是名匠高棠花费十年功夫雕刻完成的,到了大公成德十二年不慎失火,把先圣和祖圣的木像都烧得焦炭一段,只有至圣的木像竟然只有很小的伤损。“正如校尉大人所见,祖圣在东,先圣在西,都遭了火,偏偏中央的至圣像躲过一劫,岂非怪事?”

  任凭是谁,听说这种事情,都会认定是至圣显灵。据说寒云宫的香火因此鼎盛,四乡前来参拜的百姓,大多也都是来向至圣祈福的。不过说也奇怪,至圣如果真的显灵,不会只能保护一尊木像吧?祖圣彻辅是他的嫡传,先圣素燕曾与之共论大道,他没道理把那两位的木像弃如敝屣吧?难道这三位高人在天之灵存有矛盾,竟然乐见对方的象征化为焦土?

  这只是就事推论,我可丝毫也没有对三圣不敬之意。这样想着,多少有点心虚,偷眼瞥看承明,他只是谄笑着,似乎等待我是否还有别的询问,再转头望一眼妻子,她正在抛掷神爻卜占,似乎也没有偷窥我的心思。我长舒一口气,摆摆手请承明离开——或许就是因为我不小心腹诽了圣人,此后才会发生那么多倒霉的事情吧。不,不,不,圣人怎会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若认为他们会挟怨报复,那才是真正的亵du呢。

  用过素斋以后,我们夫妇即离开了寒云宫。正当未初,仆佣和卫兵们在宫中炼气士的协助下阻隔潮水一般的人群,分开一条通路,我扶着妻子上车,一边询问她占卜的结果。妻子皱了皱眉头,轻声回答说:“连占三爻,都是凶兆,不知应在你我还是父亲大人身上……”

  所谓爻占,就是抛掷三枚贝壳,观其落下后正反面的排列来预测吉凶。贝壳内面为阴,表面为阳,二阳一阴是为吉,二阴一阳是为凶,三个皆阳,是吉将转凶之相,三个皆阴,是否极泰来之意。据妻子说,她第一掷得了吉而转凶,后两掷则都是凶,只是天意难测,不知道会应在家中何人身上。

  人世若如此简单地凶凶吉吉,并且靠扔几枚贝壳就可以预料,那么我们这些炼气士都该焚尽古书,归隐山林,再没有用武之地了。爻占之法,本就是把古老、神秘并且复杂的蓍占之法简单化,用来蒙骗愚民的,不敢说毫无应验,但就和纯看星相以占天时,纯察水文以决地理一般,误差太大,根本不靠谱。因此听了妻子的话,我淡淡一笑,安慰她说:“爻占不确,且待回家后我沐浴更衣,蓍占了来核实一番……”

  话才说到这里,妻子已经上了车,而我还在车下,突然驾车的两匹马不知道受到何种惊吓,一齐喷鼻长嘶,然后撒开四蹄,疯了似地朝人群里直冲过去。我大吃一惊,竟然没来得及扳住车辕——照理说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两个畜牲久经训练,别说现在围在旁边的都是一些无害百姓,就算战场上万马千军,武器上都滴着血,人人杀红了双眼,在那种情况下,它们都不应该受惊才对。然而这也不过照常理来推论,虽说这两匹马曾经上过战场,但我没有跟着,也不知道它们当时的表现是否真的正常。

  原本拥堵的人群,都忙着挤进寒云宫去祈福,就算用鞭子也驱赶不开,现在看到马惊车奔,“哗”的一声立刻让开通路,仿佛大石落池,池水分开似的。可惜并非每个人的动作都足够迅捷,还是有几名妇孺被马蹄碰到,车轮擦过,哭叫着摔倒在地上。寒云宫外,刹那间乱成一片,这也直接阻碍了我追赶马车的步伐。

  如果我的道法足够高深,或许心念一转,行动立现,可以立刻阻住马车,但普通人在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之时,思维都会有刹那间的停顿,再等回过神来,马车却已经跑得远了。如果马车上空无一人,我或许还有心情担忧被撞倒的百姓,但现在妻子还在车上,我心急如焚,都忘了关照部下去维持秩序,救护伤员——那本是身为官员,尤其是身为一城留守自然该做的事情——只是口中诵念符咒,然后撒腿猛追过去。以我的脚力,即便有风部法术加护,也跑不过疾驰的马车,但在惊慌担忧之下,竟然完全没有考虑别的可行的方法,只管毫无助益地拼命狂奔。

  还好跑出两箭地后,人流逐渐稀疏,妨碍我前进的阻力渐渐变小,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高声呼叫:“拦住前面的马车!有能拦住的,恩赏千金!”虽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然而所谓勇夫也不是可以瞬间集聚的,我的呼喊许诺没能产生什么效果,眼看着马车越奔越远,逐渐离开了我的视线。

  虽然明知没有结果,我还是继续狂奔,只希望那两个畜牲回过神来,可以慢慢停下脚步,希望妻子只是受点惊吓,而不会受伤。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车翻人倒,万一妻子……我根本不敢去想车翻后的结果,此时才后悔刚才没有跨上卫士的坐骑,如果骑着马,预计在马车奔出城门前就可以将其拦住。

  是的,马车狂奔的方向,正是城市的南门,这条街道南北笔直,直通城门,一般情况下,发疯的畜牲在还有路可行的时候,是不会想到拐弯绕路的。时正午后,加上四方百姓都进城来庆祝至圣诞辰,城门应该是敞开不闭的,如果城门守卫没能拦住马车,等马车一出城,可就难保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然而我的担忧竟然变成了现实,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城门口时候,只见卫兵们乱成一团,地上还横七竖八躺着几个被马车撞伤的百姓。我当时立刻下令斩杀门官的心都有,但仓惶间还是放了那人一条生路,只是大喊着:“牵一匹马来,快!有延误的,立斩不赦!”

  大概门官也知道自己犯下了何等不可饶恕的罪行,早就准备亲自骑马去追,听到我的喊叫,匆忙跳下马背,把缰绳递到我的手里。我一把把他推翻在地,然后纵跃上马——即便体力充沛的时候,我也从未如此敏捷过——同时高喊:“是笔直出门去了吗?一直往南去了?”

  “大人所料不差……”卫兵们的回答被我远远抛在身后,我风一般驰出南门,跑出三箭多地,才突然看见马车就停在前面道路上,那两个畜牲竟然还有心情低头啃食道边的野草。我奔到近前,没等胯下马停稳脚步,匆匆翻身而下,结果被路上石头一绊,差点跌了个嘴啃泥。站稳脚跟后,我急忙探头往车厢里看,却见里面空空如也,妻子竟已不知何处去了!

  脑袋“嗡”的一声,脚下发软,我差点就摔倒在地。妻子究竟哪里去了呢?难道已经被疾驰的马车甩了出去,现在正卧在道边某处吗?然而我一路奔来,不停地四下观察,却并没有看到她的踪影呀。我不知所措地跺脚转圈,心中尝试安慰自己:“定然无虞的,虽然她现在是爰小姐,不是苹妍,终究一体二化,性命攸关的时候,苹妍怎可能不苏醒来保命?但苹妍在,谁能伤得了她?”

  然而这种有逻辑却无根据的安慰,根本不可能使自己的心情转佳,况且最郁闷的是我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寻找妻子才好。是骑上马往来路去搜索呢,还是就在这附近扩大范围查找?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呀,苍天是否有灵,是否能保佑我妻呢?

  正在团团转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大人勿忧,夫人无虞。”这声音就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我急忙转过头去,定睛观望,不禁大吃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