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豪侠

尘劫录 赤军 4454 2003.06.26 17:46

    古诗云:流光泻阴翳,雷霆塞苍旻。侠有曰大者,所秉岂异群。

  ※※※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是一片奇特的灰暗,那仿佛是无星无月的夜空,深灰中透出一丝淡淡的蓝色——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颜色。就在这种诡奇的环境中,我隐约听到了一个有如金属交碰的声音响起:

  “终究无用。”

  我内心似乎有一个声音,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回答道:“你怎知无用?”先前的声音又说:“大劫将至,时日无多,你还要在这个虚幻的尘世中荒废多久呢?”我心中的声音回答道:“修短骤缓,有何区别?且任其自然吧。”

  这些声音响起的时候,我看到远方混沌一片的灰濛中,突然出现了两点暗红,象是星辰,又象是怪兽的两只眼睛,在牢牢地盯着自己。心中大惊大惧,想夺路而逃,可又仿佛自己并没有肉体,更没有手脚,根本无法移动一步……

  ※※※

  醒来的时候,感觉臀部不再那样钻心地疼痛了。虽然一陶盆食物换来的并非好梦,起码让我熬过了漫长的黑夜,也还算值得吧。我偶尔天良发现,准备向苹蒿道声谢——难道真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慢慢睁开眼睛,转过头,然后我就愣住了——隔壁的牢房并没有苹蒿,甚至并没有隔壁的牢房!我的身前是牢门,外面是长长的幽黑的走廊,身后和左侧——也即昨晚苹蒿出现的方向——都是砖砌的墙壁,右侧倒有一座牢房,昨晚便注意过了,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从见到苹蒿开始,我就已经在做梦了吗?人在梦中,经常会恍惚地以为身在真实世界,但醒来反思,却应该不再迷惘才对呀。低头看看脚下,脚下是一个空空如也的陶盆,陶盆边缘粘着的一点饭粒的痕迹,配合我“咕咕”乱叫的饥饿的肠胃,更使自己头昏脑涨,迷惑不已。

  难道苹蒿果然是位高人吗?难道是他用梦境般的幻象前来指引我吗?然而我不明白,究竟有什么指引?是那段“此生是假,天地虚幻,死与不死,又有什么分别”的屁话,还是那个离奇的梦境?

  不,不,什么叫“屁话”,对于这样的高人,就算在心里也不能存有丝毫的不敬——因为他们很可能看穿你的心思。苹蒿所说的话,一定有其深奥的道理存在,只是我一时勘不破罢了。

  可是,不管你给我怎样的指引,对于鲁钝的下愚来说,都没有用呀,我只需要知道此次罹祸,会不会丧命就足够了。如果能够免我一死,哪怕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难也都无所畏惧——终究我还不到二十岁,如此年轻就要被命运的*碾碎,不是太过残酷了吗?当然,如果连我该吃的苦也免除,那就最好不过了。终究我并没有怎样为恶呀……相助妖物,应该不至于百死莫赎吧……

  想到那妖物,我的心情竟然逐渐平静了下来。从那妖物进而想到了爰小姐,或许她可以救我一条性命——希望之光虽然渺茫,总比眼前一片黑暗要好。我挣扎着爬到牢门口,对外喊道:“请帮帮忙,带个口信给爰太守的小姐,她定能为我鸣冤诉屈。在下若得不死,他日定要涌泉相报!”

  就算爰小姐救不了我,或许会来牢中与我相会吧。得见美人最后一面,就算死了也……应该遗憾会少一点吧……

  然而,我这几句话,换来的竟然又是狱卒的狠狠一脚:“闭嘴!老实了一个晚上,又讨打了吗?!”我被踢翻在地,现在已经欲哭无泪了。

  ※※※

  牢房里不见天日,格外昏暗,我只能凭藉送饭的次数,计算时日。一天两顿,都是一样的烂菜、糙饭,偶尔还有冷汤,勉强填饱肚子而已——饥饿的我已经无暇考虑食物的口味了。一共吃了六顿饭,加上最早送了给苹蒿的那一餐,我被关进牢房已经三天半了吧。

  我已经没有力气,更没有胆子哭嚎了,获救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我每天都在心里念叨着苹蒿留下的话:“此生是假,天地虚幻,死与不死,又有什么分别。”但这种完全不切实际的空泛大道理,根本无法安慰自己。我真的要死了吗?我会怎样死去呢?我还有机会再见爰小姐一面吗?每当想到这里,那凄艳的神情就会隐约浮现在脑海中——那是妖物呀,不是爰小姐!我为何会把她们两个混为一谈?

  那天早晨——第一餐还没有送来,应该是早晨吧——牢门突然被狱卒打开了,一个身穿灰白色上服、黑色下裳,头戴皮弁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进来。此人是谁?他的装束非官非民,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

  那人走到我的面前,一撩下裳,蹲下身来,表情非常和蔼:“离公子,你受苦了。”我听了这话,心底猛然生出一线希望:“先生是……”“咱们从未谋面,”那人微微一笑,“在下姓硃,奉了家主人之命,有几句话要告诉离公子。”

  “贵主人是……”有几句话要告诉我?那是什么意思,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敝上姓膺名飏,”那人向虚空一揖,回答道,“离公子想必也有耳闻。”

  这个名字我当然是听说过的。膺飏膺子虚,乃是天下知名的大豪侠,富可敌国,专好拯危救难。难道是膺大侠听闻了我的冤屈,想办法要救我吗?我和他非亲非故,又素未谋面,他竟然为我的生死操心,这正是可敬的大侠的行径呀!我内心油然升起一股感激之情,鼻子发酸,热泪滚滚而下。

  急忙敛衽端坐,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不知膺大侠有何吩咐?”“吩咐不敢,”那姓硃的淡淡一笑,“只是离公子蒙冤被曲,此种原委,家主人倒略知一二。”我急忙问道:“在下究竟为何罹此大难,还请先生释我迷津!”

  姓硃的点点头,沉声回答说:“太山王贪婪无道,残暴不仁,有一侠士夜往刺之,欲拯此一方百姓于水火,可惜失败了。太山王侦骑四出,捕拿这位侠士。此侠士正与敝上有旧,敝上为救他性命,设计寻人代之。离公子是外乡人,恰在此时来到太山,可怜啊,就此做了替罪羔羊……”

  我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膺飏策划的,是他为了救自己的朋友,推我一个陌生人出去顶杠!我愤怒到了极点,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笑了起来,斜眼望着那姓硃的,问道:“怎么,难道膺大侠良心发现,因此派你来说明原委,要解我之厄吗?”

  那姓硃的缓缓摇头:“敝上出此下策,实属无奈。然以离公子的性命,能救下那位侠士的性命,也算死而无憾了……”我在心里大骂他放屁,我到现在连那位“侠士”的姓名都不知道,凭什么以身相代,就可以“死而无憾”?!只听那姓硃的又道:“然而陷人于死,却不使其明白究竟,是为不义。因此敝上遣在下来,告知离公子此中原委,盼离公子慷慨赴死,日后风浪止息,敝上定将公子的仁德遍传天下,流芳千古。”

  呀呸!这是什么歪理?!我倒也很想做个仁德的君子呢,我倒也很想流芳千古呢,可还没准备用性命去交换。况且,这并非我自愿献出生命,而是被膺飏强迫的呀!怎么,他派个人来通知一声,说明事情的究竟原委,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就坦坦然自认不失其“义”了,不但如此,还竟然劝我“慷慨赴死”?天下怎会有这般自以为是的家伙!这就是所谓的“豪侠”吗?!

  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额头青筋乱跳,实在愤怒到了极点。也不管身上还带着王法,一抖脖子和双腕,把肩膀上的木枷向那姓硃的面门砸去。那姓硃的不慌不忙,站起身来一闪,我一个重心不稳,“扑通”一声,栽倒在牢房地上。

  姓硃的轻叹一声:“人莫不有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高山。离公子拯危助难而死,非死也,是为就义,岂不重于高山,恩同大河?你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便不会感觉冤屈和愤怒了。”

  放屁!再怎么静下心来想,也不可能反怒为喜,还感激膺飏给自己准备了一条所谓“就义”的光明大道的。我不由破口大骂:“无耻小人,枉称大侠!膺子虚若真是大侠,他自身怎不代人赴死……”姓硃的冷冷望我一眼:“敝上当代豪侠,他要留下有用之身,拯救天下苍生哩,岂可轻易就死?”我愤怒到了极点,反而有些哭笑不得,又骂:“那你这走狗怎么不来代我坐牢和赴死?!”

  姓硃的摇头苦笑,那神情,倒似乎在怜悯我的不悟,和嘲笑我的胆怯畏死。他不再回答问题,转身走出牢房,还吩咐狱卒说:“离公子一时懵懂,言语冒犯了膺大侠,膺大侠海量能容,定不会责怪的,你切莫因此难为了离公子。他时日无多,咒骂哭泣,且由他去吧。”

  我倒在地上,突然间觉得全身脱力,爬都爬不起来。这段经历简直象一个噩梦……不,就连噩梦中也不会出现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情节。我才知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明明坑陷了一个无辜的陌生人,还以为自己为对方铺好了足以流芳千古的锦绣道路,不但毫不愧疚,反而一副“大恩不必言谢”的丑恶面孔……我可算知道以武犯禁的这些所谓“豪侠”,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我不知道姓硃的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肯定是在他走后,我听到狱卒隔着牢门轻叹一声:“飞来横祸,也许是你命里犯冲吧。从来膺大侠要救的人,没有救不到的,要杀的人,也没有杀不死的。离公子你认命吧……倒也可怜,我以后再也不踢你了,想哭就哭吧。”看,竟然连一个卑贱的狱卒,都比所谓大侠更有人情味……

  ※※※

  这才真的欲哭无泪了,而且逐渐的冷静下来,确实不再感到愤怒,反而想笑——笑“豪侠”之名的虚妄,笑人世间竟有如此无稽之事。苹蒿的话语又在耳边回想:“你不知道自己为何受此冤屈吗?只怕你若知道了,只有更为愤懑,或者哭笑不得。”

  我真是哭笑不得。然而从另一方面去想,我的活路确实已经被堵死了,狱卒所说的应该没错:“从来膺大侠要救的人,没有救不到的,要杀的人,也没有杀不死的。”看样子,我是注定要死在这太山国中了。唯盼膺飏还有一点点天良,上下打点,让我死得轻松一点吧,别判个磔刑……呸,我到此时还寄希望于膺飏吗?他怎可能还存有哪怕一点点天良?!

  以后的几天,我再没有哭,也没有叫,老老实实地在牢房里呆着,一日二餐,吃完就睡,静等大限的到来。知道自己已经难有活路,心里反而平静和坦然了下来,并且连那妖物和爰小姐,也不大怀想了。

  计算时日,谋刺太山王这样大罪,是不必等到秋决的,国相办事效率若高一些,取了我的供状就立刻呈报御史大夫,核准了批下来,也不过十天左右就会把我推出去处决。果然,第十二天上,狱卒打开牢门,端着一大盘食物走进来:“离公子,时辰到了。请饱餐一顿上路吧。”

  多少天来,总算见到一点肉了——这份食物里不但有肉,竟然还有一小壶酒。若在见那姓硃的以前,听说处决的日子到了,再美味的食物我也是吃不下的,现在倒反而松了口气,感谢上苍没让我等太久。一边自斟自饮,我一边问那狱卒:“定的什么?是绞是斩是磔?”

  狱卒叹口气:“可怜,是磔刑呀。”我愣了一下,最坏的结局终于来到了。大概狱卒看我脸色有些发青,赶紧安慰我说:“按例要磔三日,若恩家使了钱,第一刀便死,若仇家使了钱,起码拖两日。膺大侠是不会使钱救你的,却也犯不着让你多受两日苦,我料顶多半日,咬咬牙便挺过去了……”我点点头,冷静地打断他的话:“多谢,多谢。这些日子承蒙照顾,来生再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