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知

尘劫录 赤军 4526 2003.04.23 22:19

    史载:檀王十四年春二月,彭六卿共弑其君于石宫。

  河滩上铺满了细腻的沙砾,我躺在上面,疲倦地闭上眼睛,只想就这样沉沉睡去吧。但是可怕的干渴,却如烈火般烧灼着我的咽喉,使我无法沉入可以暂时忘却俗世所有烦恼的梦境中去。燃推动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睛,她焦急地打着手势,要我爬起来。是啊,必须爬起来,即使前途仍然是噩梦,也不能这样轻易地从生的噩梦中苏醒,因为谁都不知道苏醒后的死亡,究竟是怎样的境况。

  我挣扎着爬起来,重新举起火把。向左右望望,大河延伸到不可知的远方。我望向燃,可是她似乎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好。我已经不想再浪费一丝一毫的力气了,包括转身的力气。我抓住燃的胳臂,向正面对的方向,沿着河岸,艰难地走下去。

  这个方向,大概是东方吧。我们互相扶持着,走向不可测的黑暗。手中的火把逐渐黯淡了下去。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只希望,太阳可以在东方出现——黑夜会带来恐惧,白昼则要比它温柔多了。

  觉得脸上有些疼痛,我伸过左手来轻轻抚mo了一下,脸颊上立刻感觉到一丝清凉。把手指抬到眼前,原来上面挂着几滴水珠。我想都没有想,就把手指伸到了嘴里,贪婪地吸吮了起来。

  等到想起来,那应该是刚才沾上的河水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腹中一阵剧痛,接着,头脑一下子变得沉重无比。我松开燃,佝偻着腰,想要慢慢蹲下来,可是突然脚下一软,就向河的方向直跌了过去。燃似乎伸出手来想要拉住我,但没有成功,我整个身体一下子都浸入到清凉的河水中。

  变起仓促,水从嘴里、鼻腔里同时涌入我的身体,我呛得咳嗽了一下,自然而然地扔开了火把,想要伸手支撑住地面——但是,我的双手除了河水,什么也没有碰到,我的身体开始往河中沉去。我张了一下嘴,想要呼救,立刻,更多的河水冲入咽喉和气管,同时,腹中的剧痛越来越严重,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地缩成了一团……

  我再度回复意志的时候……不,似乎不能这样描述,那种感觉,就仿佛自己身在梦中,但我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梦。如梦的感觉,如梦的所见,如梦的所闻,但……那确实不是梦。我发现自己飘浮在黑暗之中,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是漂浮在水中。不,周围并没有水,并且,周围什么也没有!

  我似乎是飘浮在虚空中,四肢并不能动,而且眼睛也不能睁开,但却如亲见般……不,比亲见更加洞彻地了解四周的环境。如果是身在梦中,有知却没有觉,大概就是俗称的所谓梦魇吧,这时候一定心中焦躁万分如堕火窟,冷汗如浆,并且竭力想要醒来。但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平和,甚至比身在萦的时候更为安宁喜乐,我并不想动,我想就永远这样飘浮下去,该有多好啊。

  四周的黑暗在淡去,景物开始变化,我感知到一颗明亮的星辰从远方掠过,它所发散的柔和的光芒,似乎将要把我整个人都包容进去。渐渐远去了,但接着,又是一颗亮星,然后是第三颗、第四颗……只是一瞬间,有无数星辰向我身边涌来。不,并非涌来,它们根本没有关注我,它们只是遵循自己旅行的方向,在飞速地前进着。

  在远方的时候,所有星辰都不过一个亮点,等到接近,突然变得无限大。我被无数光团一次又一次地包围了起来,那瑰丽的景象,我相信没有第二个人曾经看到过。时间在流逝,但同时,时间也静止不动。光团从稀少,到稠密,再到稀少,终于,只有几颗落在最后的亮星,在黑暗中缓缓滑过。

  “前后左右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我突然想起了在书上读到的话,“宇宙不可知也。”但是现在,我感觉整个宇宙都是可知的,并且,我就正在进行“知”这个过程。

  我注意到一颗最暗的星,正对着我移动过来,不是因为距离的远近,我确切地知道它正在逐渐变大,并且变亮。到它明亮的顶峰的时候,我没有睁开的眼睛,都似乎感觉有轻微的刺痛。但随即,它暗了下去,并且逐渐缩小,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向这颗星推了过去……不,这力量是来自于这颗星,是它把我拉了过去。我距离它越近,它变得越小,光芒也越黯淡,但同时,拉我的力量越强。终于,它到了我的面前,一团灰色的光团,直径大约六七丈,来到了我的面前,并且,把我吞噬了进去……

  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充实和欣喜……

  又一次恢复知觉,我突然看到了王。王就在我身前不远处,背对着我,张开双手,似乎在惊愕地呼喊着,但我并听不到声音。我还看到,秩宇挺着长剑,一剑刺向王那便便的大腹。

  仍然不能动,有知却没有觉,我再次看到了不久前的那一幕,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身披铁甲,挥舞着铁剑,向现在我意识所在的方向冲来。刚才那颗暗星在我身中所保留的充实感,这时候越来越是强烈。突然间,我脱离禁锢自己的某样物体,向前面那个正在前冲的自己,疾射了过去。

  这也是自己,没有形体,却有意识;那也是自己,没有意识,却有形体。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呢?转瞬间,两个自己越来越近,有形无意的自己踉跄了一下,接着,相撞了。

  两个自己立刻合成了一个。我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在自己左肩,身不由主地向右侧翻了出去,狠狠地栽倒在国君身边。大概在栽倒的同时,我就已经昏厥过去了,我最后看到的,是国君腹部喷出的鲜血,似乎将要溅到自己脸上……

  叔父高何有四个儿子,两个嫡出,一个就是秩宇,另外一个叫嚣宙。嚣带有混乱的意思。一般都认为,世界是混乱的,而时间却平稳而有序地向前行进。但已故的本有宗门达者藿冥却认为事实正好和其表面现象相反:“宇则秩序,宙则嚣乱。”叔父很喜欢这句话,认定其中藏有无限天机,因此这样给两个儿子取名。

  而我在如梦如幻的情境中,所感受到的,似乎也是如此,时间在错乱,空间、星辰却有序地运行着。何者是对,何者是错?我搞不明白。

  当然,这种想法是很久以后才有的,当时,我不会有这种心情和余裕,去考虑如此深奥并且脱离实际的哲学问题。从如梦似幻中醒来以后,我整整做了一年又五个月的奴隶,每日在皮鞭和棍棒下辛苦地劳作,一得停歇,立刻疲倦得什么也不想地沉入梦乡。

  我醒来的地方,是在东方最遥远的郴国国都郊外。因为来历不明地倒卧在田地中央,曾一度被怀疑是它国派来的奸细。领主——郴国的大夫绰尚——派了两名士来审问我,我无法解释自己的遭遇,解释了也没有人会相信,就直接讲自己是峰氏的宗子,被驱逐后流浪到了这里。

  还好彭、郴两国相距遥远,消息不通,否则,恐怕会被立刻斥为谎言的吧。我后来才知道,我在郴国出现的时候,是檀王十四年五月初九,距离被放逐还不到半个月,就算骑上快马,不吃不喝地每日狂奔,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到这里。

  “你必须证明自己曾经是名士。”被派来审讯我的家伙这样说道。我本来以为,只要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就可以得到较好的待遇,甚至可能蒙郴君开恩,恢复我士族的地位。但是我想错了,如果我有一技之长,也许会被留在国中,否则,只能被怀疑为奸细,扔到奴隶堆里去做苦工。

  士之七艺——“诗、礼、射、御、骑、剑、法”,我倒是都学习过,但没有一样值得大夫绰尚重视。正好郴国去年大旱,粮食储备堪虞,士并不短少,却缺乏种地的奴隶,于是我就被剪短头发,臂上刺字,和奴人们生活在一起了。

  我变成了绰尚的直属奴隶,被编在一个包括六十多户的大集体中。这一组多是奴人,也有两三户战争中的人类俘虏,受命开垦绰尚名下的两百亩地。一开始,我的身体很虚弱,并且从来也没有种地的经验,因此每每被监工拉出来鞭笞,浑身上下,总有未愈合的伤口在滴血。

  我被勒令加入一户人类家庭,户主是名健硕的中年男人,叫昆员,据他自己说,原本是相邻的荏国的农夫,十二年前被征兵役,战败被俘才变成奴隶的。“我在家乡还有一亩半田地哪,现在都便宜我弟弟啦。”他总会叹着气,这样说道。

  八年前,他被监工分配了一名奴人女子,不久就生下一个女儿,女儿才学会走路,就也加入到辛苦的劳动中去了。“孩子还小,你们的窝棚还有空。”监工就用这个理由,让我加入了这个三口之家。

  我加入前,他们的窝棚确实还有空,但我加入以后,就连转身都困难了。每天早晨鸡一叫,天没亮,我和昆员就必须爬起来,拿起工具去劳作。这段时间是一天中最轻闲的,可以稍微节省一点体力,而等到鸡叫三遍,监工来到地头的时候,就必须非常卖力地工作了。

  辛劳永远没有头,工作永远没有停歇的时候。干得慢一点,监工的鞭子就会落到你的皮肉上,而干得快一点,提前完成了工作,监工又会立刻分派新的任务。每天中午,刚刚结束纺织工作的昆员的妻子会给我们带来食物,不过是几块粗硬的干粮和一小盆苦水。远远望见田埂上,监工铺开一块麻毯,端坐着,非常合乎礼仪地享用他的细粮、肉食和羹汤,这时候,我总会想起从前的生活。

  从前,以我的身份,根本不用下地,相反的,我会派自己的家臣去做监工,管理大批奴隶。哪天风和日丽,并且心情舒畅,我才会驾着车到自己的田地旁边,听监工报告奴隶们的劳作情况。“不要杀鸡取卵,”父亲曾经这样告诫我,“我发现你的家臣往往为了表功,不让奴隶们休息。田中多产一升粮,但累死一个奴隶,值得吗?”

  绰尚,或者说他的监工们,可在老实不客气地“杀鸡取卵”,每天我都会看见有奴隶累死,或者被活活地打死。我来到郴国一个多月后,某天看到大群部队整齐地从田边走过,三天后,他们回来了,牵着许多被绳索套着脖子的奴人。奴隶死了没有关系,可以再去俘虏一批——绰尚他们一定是这样想的吧。

  郴君是个幸运的家伙,自从檀王七年,“东伯”素国帮他剿灭了袭扰东境的犬人部落以后,他势力所及之处,就只有战斗力极弱的奴人了。我后来听说,他习惯性地去攻击奴人,抢掠物资和奴隶,国内奴隶的数目在数年间就翻了一番。

  每天中午吃完午饭——那是很短的一段时间,监工还没有吃饭,他习惯先喝口汤润润嗓子,就嚷嚷着让奴隶们继续干活——我们就再次扛起工具,走进田里。这一干,要到太阳下山,才允许回家去吃晚饭。

  晚饭也很简陋,但好在可以吃上热食了。我们狼吞虎咽地把分配给的很少的食物咽下肚去,才得半饱。饭后,昆员的奴人妻子洗涤和整理食具,昆员会趁这个时候把女儿抱在怀里,询问她今天做了一些什么工。春天是帮助播种,夏天是帮助锄草,秋天是捡拾田边的麦穗,冬天是上山拾柴——我有时候会想,监工们的思路真是缜密,那么小的孩子,都随时会有干不完的活儿交给她。

  很快,昆员夫妇哄孩子睡着了,然后就弄熄篝火,大家都躺下来。我躺在窝棚靠门的一边,脚都无法伸直,冬天还要忍受阵阵寒风刺骨的侵袭,但这没有办法,谁让我并非是他们的一家人呢?在我的旁边,是孩子,再过去,是昆员夫妇。昆员夫妇有时候会发出非常奇怪的声音,并且来回翻覆转侧。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背向他们,努力用袖子捂住耳朵,不去看,不去听。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燃,想起她美丽的笑容。

  我也期望飘浮在星辰中的那个美好的梦再度出现,但是没有。白天的辛苦,虽然很快就会把我带入梦乡,但梦中永远只有在萦的山谷中艰难前行的那个场景。我在寻找出路,但是找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