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公道

尘劫录 赤军 4327 2003.09.02 19:25

    

  古诗云:天何其公,地何其道,果有公道,不使人老。

  ※※※

  雪念的事情,我没敢写信告诉妻子,有关收受贿赂一事,也草草一笔带过,倒是很费笔墨描写一下郕朗如何可怜,只为救民,却陷囹圉。转眼到了元旦,县丞等从邻县采购了一些干菜、鸡鸭、薄酒,并私库中精米,都交给雪念。小丫鬟实在能干,烹调了一大桌好菜,让我好招待县丞和县尉。

  元夜一番饱食,尽欢而散。第二天一早,我派往都中呈交上计的衙役就赶回来禀报。据说朝中大老们对我的上计非常满意,诵读了许多遍,还说:“离孟文章越发出色了,他日定为朝廷栋梁之材。”但对于我请求赈济一事,却推说国库拮据,稍后再拨。

  据说天子正在大兴土木,要盖一座别宫。这件事我还在都中的时候是听说过的,工程其实夏天就开始了,但有几位官员上疏谏阻,说:“从来国家工程,不误农时,只取冬月。”天子从善如流,暂时停工,到了冬天才重新招人建设。

  也正因为如此,国库耗费过大,暂时拿不出赈济的钱粮来。况且受灾的不止怀化一县,若是准了我的请求,别的郡县哄闹起来,也不好收拾,所以干脆谁都不赈。朝中大老们的难处,我是可以理解的,可依旧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他们:“蠹民的蟊贼,不得好死!”

  到了一月中旬,东面的战事突然吃紧。原来龟缩在安远城中的乱民们实在饿得不行,竟然冒死铲雪而进,劫取了国岸屯扎在东剧附近的军粮。国岸麾下十万大军断了粮,军心浮动,吃饱了的乱民们趁机攻破东剧,国岸仓惶东退到小晟。

  还好他没往西边逃,若是把战火延烧到我的怀远城来,那可怎么好呀。然而自此郴南西部,到是都是乱民,我也不得不召集士兵巩固城防,以防乱民趁火打劫。

  一月底,出去采购粮食的尉忌赶了回来。他本来购买了七千石粮食——那几箱财物,丰年的时候换个七八万石没有问题,可惜最近各处年成都不大好,能弄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但路上撞见乱民,一场激斗,死了三名士兵,粮食也丢了三成多。尉忌苦着脸向我请罪,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已经难能可贵了,你又何必过于自责?”

  购买来的粮食,本来打算一半入了私库,一半赈济的,然而数量实在太少,又看一县饥民嗷嗷待哺,我非大奸大恶,心里多少有点不忍。于是留下个零头,拿出四千石来,煮粥济民。怀远城中有居民三千余户,光赈济他们,勉强可以吃到秋收,然而城外还有五千多户农民,总不好弃之不顾。城里、城外一起赈济,我估计最多熬到五月,官仓就要告罄。只好焚香祈祷,但愿到那时候,民乱已平,百姓就算饿着肚子,也不再敢造反吧。

  想想那些贪官,那些蠹民的蟊贼,实在鼠目寸光,愚蠢到了极点。你们吃民的膏血,多少也该有个限度,让老百姓虽然食不果腹,也勉强还能存活下去。人到只有饿死一途的时候,当然会铤而走险,所谓官逼民反,真要闹到不可收拾,难道你们还能安心享用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吗?想想前此押送膺飏回京的路上,若非这位“大侠”名满天下,我差点要被乱民当贪官砍成了肉泥。那些蟊贼自掘坟墓不要紧,若连无辜的我也被牵连进去,可实在是天大的罪过呀!

  有时候还会想到,岳父爰太守是不是这些蠹民蟊贼中的一员呢?他的政声虽然还算不错,但教给我的那些宦途秘诀,也多少有点蟊贼的臭味。时穷节乃现,或许等他的辖区里也闹出乱民,就可以看出他究竟是何种货色了。

  罪过,罪过,怎么说他也是我的长辈,是爰小姐的亲生父亲。别说他或许不算蟊贼,起码不算大蟊贼,就算他是天下无双、穷凶极恶的第一蟊贼,我也应该维护他才是呀,怎敢妄加腹诽?

  ※※※

  一边忙着赈济灾民,我一边向尉忌打听外面的情况。尉忌报告说:“一些草民,目不识丁,怎能闹出这样大乱子来?据说有些炼气士也掺杂在其中,煽动人心,这才如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呢。”我点点头:“还记得前此带乱民包围我们,多亏与膺飏有旧,才网开一面的那个怀化缙绅靳贤吗?”

  “大人不说,某几乎忘记了!”尉忌一拍脑门,“此亦本县人也。”我点头回答:“上任以来,也曾查考过此人家世,他住在县城西北百里外的兰眷村中——此村中人一贯好斗,不服王化,因此虽知靳贤就在贼中,我却不敢派兵丁去拿他的眷属。”

  尉忌听了这话,双眼一亮,猛拍胸脯:“请大人拨给四五个兵丁,小人前往兰眷村,定然不辱使命,拿了这贼的家眷来!”我不耐烦地摇摇头:“何必多事,何必多事!”

  说起靳贤,我不由又想起曾和郕朗一起关在牢中的那几个作乱的平民百姓来了。判文早已呈报京都,却迟迟不见批复。我本来打算一边放赈,一边就在粥场旁砍了那几个乱民,恩威并用,收本县百姓之心,这个计划就此告吹。其实作为一县之长,非常情况下是有权力砍几个平民的,但正如我才对尉忌说过的话,“何必多事”,先斩后奏,将来对朝廷解释起来肯定还多一宗麻烦。

  粥场就设在西、南两座城门边,每日排队等食的人流络绎不绝,绵延数里。光靠城中那两百多名士兵,是根本无法维持秩序的,何况他们还要用来侦查和守城,以免邻县的乱民趁机前来袭扰。我想了好久,决定联络郕朗的舅父相侑——我放了他的外甥,他别以为送点礼物,送个伶俐的丫鬟,就算还报我的恩德了——请他召集本县的缙绅乡宦,各出点力,拨点家奴、家臣来帮忙施粥。

  可是才施了五天粥,问题就出来了。那天一早,相侑前来衙署找我,紧张兮兮地说:“禀大人,这样施粥,怕是过不去本月就要告罄。”我吃了一惊:“那些顽民,莫非吃得太多吗?每日一餐,有个半饱就行了,二回来取,定不给予!”

  相侑回答道:“小人早想到这点,都在每日施粥前先放牌,一人一枚,交牌取粥。然而这两日前来求赈的多出一倍有余,临时劈了小人自家后院的修竹做牌,也无法补足。遣人仔细打探,原来竟有半数不是本县之民,是由外县流亡来的哩!”

  对啊,闹饥荒的不仅我怀化一县,邻县的饥民听说这里舍粥,哪有不赶紧跑过来的道理?然而短短五天,竟然求赈的人群中就混杂了一半外乡人,多少有点令人难以置信。我盯着相侑的眼睛:“果有如此之数?莫非你们中饱私囊,却故以此说来惑我?”

  相侑连连磕头:“大人宽放小人之甥,如有再造之德,是大人放出来的粮米,小人怎敢中没?大人若不是信,自去粥场查看便是。”

  开玩笑,我堂堂一县之长,怎能亲自跑去粥场和那些衣衫褴褛的饥民混在一起?何况,就算我亲自前往查访,他们那么多缙绅乡宦联合起来,很容易造点假象把我饶进去。我一边留心观察相侑的神色,一边问他:“那么,你有何解决之策?”

  “城外乱民纵横,恐不日便到城下,”相侑小心翼翼地回答说,“怎可每日大开四门来舍粥?小人们商议了一下,不如将城外饥民尽数赶将出去,关闭大门,只赈济城中饥民。如此,也可不出差错——外县之民,自有外县的令、长管理,都拥来本县,受大人活命之德,正如母乳有限,不活己儿,却哺他女,小人等窃为大人不值。”

  不用他们“窃”,我自己都感到不值。可是这样一来——“城外本县饥民又待如何?他们亦我之子民也,我亦他们的父母,怎忍不加赈济,任其灭亡?”相侑听了我的话,面露哀戚之色,似乎还想挤出点眼泪来的,可惜没能成功:“我有两儿,时势所迫,只能活其一,虽是不忍,却也不得不然了。”

  我看分明是这些缙绅乡宦被乱民吓破了胆,只想赶紧逃到城里来,关闭四门,好求个平安。可你们分明也是些短视的家伙,我在这里舍粥,若有乱民杀来,受过我恩惠的这些饥民定会拿起武器,协助官兵与乱民作战;我一关闭四门,那些本县乡下的农民绝了生路,说不定也裹进乱民堆里,并且对我恨之入骨,定要攻破城池来取我性命——同时也饶不了你们的性命呀。

  ※※※

  我否决了相侑的建议,然而时隔仅仅两天,却又不得不依他所说关闭了四门。原来那些乱民果然蜂拥进了怀化县,逐渐逼近县城。据尉忌出城探查得来的情报,他们总共有一万多人,半数都手持从官兵处抢得的武器,竟然还有首脑,自称“公道大将军”。

  听见这个名称就忍不住想笑。公道,公道,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天公地道?老天若公,就不会降下灾祸来,地若有道,农田里也不会歉收,天地毫无公道,倒求人世有公道,不是缘木求鱼吗?

  其实最不平的是我,我自认上任以来,没有欺凌过百姓,不但如此,还搜罗私库,建场施粥——公库里徒穷四壁,那是上任县长作孽,关我什么事呀,乱民们越聚越多,那是国岸征剿无方,也并非我的错误。现在我倒要被迫关闭怀化四门,领着数百名老弱残兵日夜上城守护,连安稳觉也难寻一个,若求公道,先公道了我吧!

  不过那个所谓的“公道大将军”还挺有本事,他挟裹那些被我关在城外的饥民,眨眼间兵力翻了整整一倍,把城池围困得水泄不通。攻城前,先射进来一封箭书,要我交出五千石粮草来,他就转身走人,继续往西去劫掠。

  往西去是对的,西面虚陆,再往西永泰、中野,虽然说不上仓廪充实,肯定比连年遭灾的郴南要富裕。可我哪里还拿得出五千石粮草来呀?!

  本想好好向对方解释,请他降低点要求,可我终究是朝廷官员,若对那些乱民低声下气的,将来被御史弹劾,说不定背个“通贼”的罪名,押赴西市斩首——就算幸免一死,宦途也肯定就此终结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再想起“宦途”一词,我倒似乎毫无留恋之意……这宦途也实在是太艰难了,步步坎坷,没有一天舒心过。

  豁出去了,数百名士兵肯定守不住城,不如叫尉忌保护着我,趁夜杀出城去吧。虽说弃城而走也是罪名,但应该不至于死,最多也就贬官三级。我现在秩八百石,贬下三级就是比六百石,小官还是有得做的。况且,若父亲肯出金赎罪,或许只需要贬一级就可以了。

  出金赎罪,一级是十万钱,贬两级二十万钱……父亲未必拿得出来。私库里剩下的一些财务,若能带出城去,或许还可以补足这个数目……

  我正在心烦意乱,相侑又找上门来:“不过五千石粮草,大人何妨允了他们所请,以免城池遭灾,玉石俱焚。”我向他一瞪眼睛:“库中哪里还有这么多粮食?难道你有吗?!”

  相侑眨了眨小眼睛,有些无奈地问道:“不知道库中还有多少粮食?据小人估计,两三千石总还能刮出来。小人会聚城中缙绅,大家凑上一凑,再合两千石……”我听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家中还有那么多粮食,怎么不早些拿出来放赈?!”

  正在怒不可遏的时候,忽然尉忌跑了进来,大声说道:“城已破了,大人快走!”我大吃一惊:“这些顽民,不是说只要献出五千石粮草,便不攻城的吗?”“是有人打开城门,放贼人进城的,”尉忌狠狠瞪了相侑一眼,“正是此人之甥郕朗开的城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