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伐

尘劫录 赤军 4396 2003.04.23 22:18

    史载:檀王十四年夏四月,王师伐彭六卿于彤,败绩。

  天子是自取其辱。从两百多年前那场著名的王室****开始,诸侯们自相攻伐,早就不把天子的权威放在眼里了。大概今天子想要重振雄风吧,在得到五家公国的支持后,终于在四月初发兵向彤镇攻来。

  王畿附近的公国,本来是屏障国都的重要势力。一千两百年前鸿王建国的时候,把最得力的功臣和最有才能的子弟都封在近畿为公,一共有十九家,我们彭国也是其中之一。其后历代有削有增,也有在战争中被蛮族和本族灭亡的,到今天只剩下了十三家,除去因为与蛮族长年作战,越斗越勇的彭、素两国外,全都衰弱得不成样子。倒是不少地处偏远的侯国、子国,这些年蓬勃发展,扩张得很快。

  天子召集了五公的兵马,听说也不过得兵六千,还大多装备落后,缺乏训练。而我们彭国,六卿全体上阵,轻易就集结了超过一万人。这些部队都从我正抢修的公事前面开过,我大致统计了一下,约有车七十、骑两千,以及步兵三千多。

  以寡敌众,王师却首先发动了攻势,究其原因,是天子自以为掌握了必胜的法宝吧。我没有参战,但是站在彤镇最高的望楼上,却把整个战局看得清清楚楚。双方才一接触,就见王师阵中突然腾起一道乌云,很快就遮敝了整个天空。战争在巳时初刻展开,可是眨眼间,四周围黑暗得仿佛深夜一样。接着,迅猛的狂风,夹杂着无数冰粒向我方卷来。我在望楼上都受到波及,虽然急忙用袖子挡住面孔,仍然被刮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王师阵中,一定有高明的炼气士存在,并且一定是本有宗门的,我可以立刻断定。但那也不过很短的一段时间,王师还没来得及趁势发起总攻,突然间,风势减弱了。我谨慎地挪开衣袖,向本方阵中望去,就见阵中央的一辆四马战车上,一个披散着长长的头发,全身黑衣的瘦削老人,正张开双手,仰天长嘘。一道强烈的白光从他口中喷出,直透霄汉,眨眼间就驱散了漫天的乌云和肆虐的风暴。

  那一定是元无宗门的达者深无终了!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他,但此时此地出现在我国的阵列中,并且能够运用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道法的,除了他还会有谁?我愣愣地望着他在空中飘拂的乌黑长发,几乎忘记观察战局的发展……

  其实,此后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发展。敌人被深无终的惊人道法吓破了胆,我军一轮冲锋,就打得王师横尸遍野。天子似乎也受了伤——传说如此。

  我没有参与这场战斗,但是悲剧性地参与了接下来的战斗。就在我刚松了一口气,从望楼上爬下来的时候,突然父亲乘着两马战车在彤镇边上出现了。“点集你的家臣,快跟我走!”他远远地呼唤着。

  “要追击王师吗?”我自告奋勇地为父亲驾车。“不,家主他们去追击了,咱们要趁现在奇袭敷城,”父亲板着面孔,眼望前方,“把国境向前推进。彤镇附近的地形还不够好,但如果拿下险要的敷城,面对王畿方向的防卫就可以无忧了。”

  敷城是衷国的边境城市。衷国的始祖衷铭公,在史书上被夸奖为鸿王最英勇无畏的儿子,但他的后人,现在只统治着不足两万的人口,领地被压缩到只剩区区三百里。此次王师来伐,衷公也参加了,趁他逃向自己领地的时候,追击并奇袭攻取敷城,确是一着妙棋。

  我们共有六乘战车,两百多名骑士,用来袭击敷城绰绰有余了。在接近敷城的时候,我们追上了衷公的败兵,厮杀一场,杀伤近百名敌人。再往前,道路越来越难走,我们只好放弃战车,上马进击。“你的御术还可以,骑术却实在太糟,”父亲看到我伏在马背上紧张的样子,皱着眉头呵斥,“这样无法在丘陵地带和犬人作战!”

  这个时候,提什么蛮族犬人。不过我也料想不到他一语成谶,突然就有无数的犬人在四面八方同时出现,围向我们的队伍。“这里为什么会有犬人!”父亲不明白,我也不明白。照理说,他们的活动区域要再往南去三、五十里,在朗山附近。

  犬人们打着破旧的奇怪的旗子,呼喊着蜂拥而来,足有数千人,顷刻间就把我们包围了。“利用骑兵的优势,冲回去,”父亲下达命令,“有冲出去的,立刻向家主求援!”

  这意思,是要暂时放弃原本作为车兵徒众的那六百步兵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犬人虽然武器简陋,但膂力很强,单兵格斗能力极高,步兵根本无法与其相抗。我挥舞着剑,跟在父亲的身边,向西方展开冲锋。第一次,砍死十几名敌人以后,被挡了回来。同时,背后的敌人正在和步兵展开激烈的厮杀,我们被迫又向东突击了十数丈,把犬人逼退。

  犬人不会骑马,他们那沉重的身躯,也恐怕没有什么马可以承受得起,但他们会骑其它的动物。远远地,我看到一个犬人,骑在一头长毛野牛的背上,在众多步战的犬人中间,仿佛鹤立鸡群似的。“那一定是首领。”我指给父亲看。

  谁都知道,犬人是有组织却没有纪律的蛮人,只要打倒了他们的首领,余下的就会一哄而散。但是我们远远望着那个骑牛的犬人,却谁都不敢动这种念头——那家伙的躯体太庞大了,起码要比我高三个头,胳臂大概比我的腰还要粗,手中挥舞着巨大的黑石斧,和他对战,是人类的噩梦……

  “还是继续向西冲锋吧!”家臣革高在我身边说道。革高是父亲麾下著名的勇士,擅使一柄巨大的短戈,论起步战和骑战来,恐怕家族内无人可与匹敌。但是连他,似乎也根本没有向那犬人首领挑战的勇气。

  然而直到天黑,我们也没能冲出重围,身边的士兵,倒是死伤了将近一半。犬人并不如奴人般擅长夜间活动,也许他们暂时不会发动攻击,这是我们生存下去的唯一机会。

  就在我和父亲商量着,是否该趁黑夜派人突围出去的时候,家臣明暮拖着一具干瘪的犬人尸体,跑了过来。明暮似乎本来并不叫这个名字,但是他一向夸耀自己明亮的双眼,在夜间也能如白昼般视物,所以大家就都习惯这样叫他了。说起来,曾经还有人怀疑他有奴人的血统呢,但是没有证据,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对啊,你趁黑暗混出去向家主求救!”父亲看到明暮,高兴地一拍大腿。“我正有此意。”明暮说道,把拖着的犬人尸体抱了起来——原来只剩一张皮,里面的骨肉都已经被挖干净了。他披上犬人的皮,轻轻叫了几声,活脱脱就是一个可厌的犬人。

  我和父亲都笑了起来,可是我突然想到,可以用这个办法,让父亲也一起混出去啊。我望向父亲,他也正望向我,原来我们的心思是一样的,只不过,他是想让我跟着明暮一起出去。“您不走,我也不走!”我斩钉截铁地说道。父亲摇了摇头:“那算了。我不能离开,否则这些家臣都会死。”

  即便能够保住性命,世代家臣如果损失惨重,无论是作为士族的尊严,还是在家中的地位,都会受到极大的损害。我知道,父亲不愿意那样做,但恐怕,他更不愿意批上犬人的毛皮,这个样子逃走,会被人作为笑柄的,极大损害士族的尊严。

  明暮似乎成功地混出去了,因为他所经过的方向,犬人群中并没有产生什么骚动。如果家主得到消息,立刻点兵来救,大概天刚亮就可以赶到了。我们坐在地上,背靠着背,手中牢牢握着武器,假寐一会儿,等待黎明到来后的厮杀。

  但是,终于等到了黎明,等到了犬人的新的一轮进攻,却并没有等来援军。父亲有点失望地望着远方,彭国所在的方向,喃喃地说道:“不会这样狠心吧……不,一定是明暮没能完成任务……”

  我却宁可相信家臣,也不敢相信家主。在改依宗门的问题上,在弑君的问题上,在拥立公子南望的问题上,父亲都持与其完全相反的意见,并且,互相间争吵得非常激烈。父亲认为,在家主还没有最后下达命令前,有反对意见,必须认真地阐明,否则就是不忠。但家主肯定不这样看,他大概认定父亲是故意处处和自己作对。

  父亲近似绝望地,下达了冲锋突围的命令。我想,今天大概会死在这里了。我年初才刚行过冠礼,还没来得及结婚,甚至……还根本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早知今日,前些天不如就把那个服侍我的奴人女子……我拍拍自己的脑袋——想得太多了,现在后悔也没有用啊。

  最糟糕的是,如果父亲和我同时死在这里,我们次宗再没有成年的男子,恐怕会很快衰败吧。我望向父亲,他也望着我,目光似乎在询问:“害怕吗?”我赶紧挺直胸脯,咬紧牙关,回答说:“我会紧跟着您,咱们一定可以冲杀出去!”

  父亲转过头去,对革高点点头:“他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他带出去。”“父亲!”我叫了起来。“如果你的骑术再高明一点,我不会这样安排的,”父亲故意转过马头,不让我看到他的眼睛,“如果我死在这里,母亲和远,就都要靠你照顾了。”

  我突然想哭,虽然印象里,已经七八年没有流过眼泪了。当然,作为一名真正的士族,是不应该哭的,我竭力瞪大双眼,不让滚热的泪珠落下来。革高策马来到我的背后:“走吧,我一定会保护您冲出去的。”

  以后的战斗,象噩梦一样,我毕生也不会忘记。真奇怪,从这天起,似乎我的生命中就充满了噩梦,一浪紧接一浪,把我推向不可知的未来。闭眼回想起来,每个噩梦都这样清晰,都象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样。

  我的骑术不佳,不敢过于用力地劈砍敌人,否则,怕会滑落马下吧。不过还好,革高就护卫在我的身边,拥到我马前的敌人,七成都被他奋力砍倒了。冲了一段路,前面挡路的犬人越来越多,我估计自己没有生存的机会了。“别管我了,你走吧,革高!”我相信,以他的武勇,单独一个人,一定可以杀出重围的。

  革高不回答我的话,我也没有余暇去望他的眼神。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父亲催马从前方不远处冲过。父亲浑身都是血,发疯一般地挥舞着铁剑。犬人们似乎是被他的样子震慑住了,纷纷后退,让开一条道路来。

  我正在庆幸,也许父亲可以冲出包围去,但突然间,我看到在父亲前方,一个巨大的身影冒了出来。那是犬人首领,他大概刚跨上他的坐骑。父亲急忙勒马,想要绕开这个可怕的敌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看到犬人首领抡起了他的石斧,我看到鲜血喷泉一般涌出,我看到父亲的头颅横飞出去……

  我大叫了起来,丝毫也没有感觉喉咙疼痛,就这样拼命地大叫,用剑脊狂拍马臀,向父亲倒下的方向冲去。突然间,两只有力的臂膀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战马向前奔去,我却腾空而起,被翻倒按在另一匹马的马背上。

  在自己的叫声中,我隐约听到革高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我闭上了嘴。“不要叫!”我听到革高在大叫着,“我送你出去!”

  我是怎样脱离重围的,自己到现在仍然想不清楚。噩梦虽然清晰,但是并不连贯,我只记得不久以后就遇到了明暮,他趴在地上,用力地捶着地面:“来晚了,来晚了!”可是在他身后,我没有看到一名援军。

  “怎么回事?援军呢!”革高大叫着。“家主不肯发兵,不肯发兵……”我听到这样的回答,已经在预料中的回答,突然间,全身腾起了巨大的力量。我挣扎着从马背上爬起来,竟然一把就把革高推落马下。然后,我催动战马,向国都方向奔去。我的骑术,从来没有那么精湛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