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化

尘劫录 赤军 4202 2003.05.30 23:41

    史载:檀王二十一年秋九月,峰扬坐化于萦。

  ※※※

  这一个霹雳正打在修蟒的赤红色独角上,立刻角碎脑裂。但这还没有完,顷刻间又有数百个惊雷震响,天摇地动,我一个跟斗摔倒在了地上。整个地面都在摇晃,我被迫牢牢地抓住几株野草,明知道不会有用,心理上多少是个安慰。耳边是连绵不绝的雷声,震得头疼欲裂,但却不敢松了手去捂耳朵。

  怎么了,是大劫开始了吗?这一刻,我心中竟然隐约产生出一丝欣喜:我终于看到大劫的到来了呀!眼前到处都是白光,天色徒然变得昏暗起来,映衬着使白光更为耀眼。我不禁想起那次在萦遇见的星雨,比起此次百雷落地来,那次劫难,似乎并算不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雷声渐息,大地也停止了颤动,但天色依旧昏暗不明。我挣扎着向修蟒爬过去——那怪物瘫软在地上,已经没有声息了,中人欲呕的腥气,似乎也不那么浓烈了。

  爬近去,只见修蟒的脑袋整个被霹雳打穿了,还冒着青烟,而在一尺多宽的脑洞里,却隐约冒出一种奇特的光芒。我小心翼翼地凑近去看,那是一种灰蓝色的光芒,那正是我曾见过的仙人的袍服的颜色,或者说,那正是宇宙的颜色,是无的颜色。大着胆子伸进手去,我摸到了一个滑滑的东西,慢慢把它掏了出来。

  那是一颗球,直径不到一尺的玉球,散发着使人目眩神迷的灰蓝色光芒——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化之珠吗?五方神器终于合而为一了,大化之珠终于成形了,大劫,是就此消弭呢,还是就此开始呢?

  抬起头,向周围望望,这里是一片青绿的平原,不但没有黄沙,没有荒漠,甚至连通过它才来到的那座破朽的石宫也全无影踪。而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我看到有一座高山,山顶象被巨剑劈开一样,已被削平,我认得那座山,那正是仙山萦啊,正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啊。

  真是太神秘了,但现在我看到任何事物,遭逢到任何事物,都不会再感觉奇怪和惊愕。我把大化之珠揣入怀中,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向彻辅,去查看他的伤势。

  向前迈出一步,眼前一花,身周的景物突然改变了。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一望无垠,远远的,有一株直插长天的冰柱矗立在地平线上——那是彭刚曾经攀爬过的清木。我心不动,继续迈出一步,景物再次改变,身周是波涛汹涌的海洋,我就站在海面上,随着浪涛荡漾,远方可以看到苍槐。迈出第三步,这应该是在彻辅倒下的地方了,但眼前却并没有人影,我回到了大荒之野外,回到了萦的面前,但仙山萦此时看来,似乎近在两三里外,而在我身边,却耸立着高大的绛桑。

  我继续迈出脚步,想要看看下一刻会身在何处。结果,我迈入了浩瀚的宇宙,无数星辰围绕着自己旋转,仿佛顷刻间,我的身体已经成长到无穷大。而在星辰最密集的前方,慢慢地显现出了一个人影,那正是上人之王蒙沌。

  “大化之珠终于完成了,”蒙沌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又似乎近在耳边,“你的使命也即将完成。大劫即将到来,最终的战争即将爆发。”“战争,和谁?”我能够感觉到自己语气中的嘲弄味道,“和魔吗?”蒙沌回答我说:“是的,和魔的战争,就从你方才杀死的修蟒开始。”

  “修蟒是我杀的吗?它究竟是什么?”我虽然在问蒙沌,但隐约感觉似乎自己早就有了答案。蒙沌缓缓地回答说:“那是魔的一部分具象化呀。”我笑笑再问:“魔也是有形有质的吗?”

  “魔也是有,但有便有其形,有其质,”蒙沌的声音似乎正在逐渐远去,“宇宙之气,具象化以成万物,以成世界,以成星辰,以成下愚,并以成魔。其实一切都只不过是气的具象化,是无的具象化,只有具象化,才能相互感知,你才能看到魔呀……”

  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我又迈出了最后一步,回到仙山萦的旁边。大化之珠还揣在怀里,彻辅和修蟒却已经不知何处去了。我知道,彻辅还不会死,他将回归下愚,修蟒也回归于魔,回归于无,我还知道,自己漫长的人生旅程即将终结……

  我不知道所见到的种种景象,所经历的种种事物,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但我知道,真实和虚幻,不过是一体两面。在某种情况下,虚幻本是真实,只不过不常为只习惯日升月落的下愚所接触到,因此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罢了。宇宙间的至理,是没有谁可以洞彻的,因为所有的有,都包含在宇宙之内,身在其中,难窥全貌。

  ※※※

  怀揣着大化之珠,手提着铁剑,我慢慢地向仙山萦走去。我觉得自己所要寻找的旅程的终点,就在萦的深处,萦虽然遥远,但只要这样走去,总有一天会走到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太阳落了又升,我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热,终于走到了萦的脚下。才抬起头来,向高出望去,突然“嗖”的一声,一支羽箭呼啸而至,钉在我的脚边。

  我没有吃惊,也不害怕,似乎这事本就在预料中似的。慢慢转过头去,只见山石后面,露出两个丑陋的头颅,用人类的语言大声叫道:“你是谁,站着别动!”这竟然是两个犬人,从来生活在西南和中南地区的犬人,竟然会在极南的萦的附近出现,确实有些不大寻常。

  他们叫我别动,我就站住不动。那两个犬人都端着木杆石矛,背着长弓,从山石后面跳出来。其中一个用石矛指着我的头:“放下兵器!”我顺手把铁剑抛在脚下。另一个犬人拣起铁剑,在我脖子附近比划了一几下,却突然开口问道:“你……你不是郴国的大夫峰扬吗?”

  我点点头:“正是峰扬,你怎么认识我?”那犬人似乎敌意大为消退,收起铁剑,插在自己腰间,同时“嘿嘿”地笑:“你不记得了吗?两年前咱们在容邑附近见过面呀。多亏了你,我们才得到一千石谷子、五十头羊,度过了饥荒呀。”

  我想起来了,两年前,我出使渝国归来,走到旧容国境内的时候,曾经被一伙犬人劫持求赎。这伙犬人似乎都是从渝国逃亡出来的奴隶,我还隐约记得,他们的首领名叫剌哈黑,是‘大锄头’的意思。他们不是要往东南方去吗,怎么来到了西南方?又怎么穿过大荒之野,竟然能够来到萦山附近?

  我点点头,表示回想起了往事。两个犬人似乎颇为高兴,拉了我去见他们的首领。原来他们的首领还是那个剌哈黑,他竟然象对待恩人一样招待我——这些犬人还真是单纯呀。

  我询问剌哈黑的遭遇,他皱皱眉头:“本来打算往东南方,渡过潼水,去寻找我们祖先的领地呀,可是为了躲避各国军队的追剿,结果越走越偏,竟然走到大荒之野附近来了——那是去年年底,我们遭到翰国军队的追杀,慌不择路,逃进了大荒之野,走了许多天,才来到这里……嗯,你问怎样从荒漠中走出来的?这个,我也不大清楚,迷迷糊糊的,好象做梦一样……”

  剌哈黑他们现在居住在萦山脚下,暂时挖了一些山洞栖身。“这个地方很好,”剌哈黑笑着对我说,“有青草可以放羊,有一些象狼的野兽,可以猎取。我们就打算在这里定居下来了,不用多久,就会形成一个新的果勒的国家!”这家伙,似乎很有信心啊,不过确实,这里没有人类会驱逐他们,奴役他们,靠自己的双手去赢得食物,这些犬人将会生活得比较幸福吧。

  剌哈黑招待了我一顿晚餐,答应第二天就放我离开犬人聚居地,往萦山深处去。当天晚上,靠着熊熊的火堆,我们并排而眠。才刚要睡着,剌哈黑突然问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似乎是祖先给我的启示……你是一名士族,也许会解梦吧。”我随口问道:“先说来听听。”

  “我梦见一片广大的原野,原野上到处都是我们果勒,自己也仿佛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果勒的,”剌哈黑想了想,慢慢说道,“大家都和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似乎已经在此生活了许多年。突然间,流星象下雨一样从天空中倾泻到地面,大地也颤抖崩裂……死了很多果勒,非常多……然后,突然从流星的残骸中,出现了许多人类,他们一开始迷迷糊糊地象是没有意识,后来却逐渐聚拢在一起,拿起武器,开始屠杀果勒……”

  我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梦,而是祖先给你的启示?”剌哈黑愣了一下:“我不知道……我就是知道,那是祖先的启示。”我微微一笑,回答他说:“也许,你的祖先藉这个梦,告诉你果勒的历史。你们原本统治着这片大地,后来天崩地裂,劫难来到,从流星中生出人类,代果勒而统治世界……”

  “真……真的是这样吗?”剌哈黑惊诧地问道。我摇摇头:“不知道,这只是就你的梦而做的分析。”“人类,人类来自流星?”剌哈黑问,“流星从何而来?”我继续摇头:“谁知道……但这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算了,想不明白的事情,何必执着地要去想呢?”

  ※※※

  第二天一早,我就告别了剌哈黑和犬人们,一个人向萦的深处攀去。越往深走,就越能看到满地的灰土焦炭,裂石断树——这就是那场星雨所造成的结果吧。剌哈黑所做的梦究竟有多少真实性呢?这大地上原本繁衍着犬人,人类从天外而来,才终于代犬人而生,成为统治者的吗?那么,是否人类的历史也走到了尽头,上次那场流星雨,是上天再降异类,要来征服和奴役人类,要来代人类而兴呢?

  我不知道。宇宙真是廓大无垠,知道得越多,求知的yu望也越强烈,而了解到自己的无知也就越深。我慢慢地向萦的深处走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劳累,就这样慢慢地走去。这里和大荒之野中不同,已经恢复昼夜的差别了,每天晚上临睡前,我都会取出大化之珠来看看,那种灰蓝色的奇异的光彩,能使我的心境变得极为平和。

  虽然怎样也感觉不出大化之珠蕴含着什么力量,但我相信它一定是具有力量的。万物皆有其灵,象大化之珠这种如此巨大并且光彩流溢的宝物,一定更具有相当的灵性,怎会不蕴含有力量呢?只是我感觉不到罢了,我感觉不到,并不能说明它没有。

  经历劫难,萦的山顶已经崩塌了,现在的高度,据目测还不到五百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来到萦山目前的顶峰,四周看看,非常陌生,又似乎有些熟悉,这里不会是我当年居住过的地方吧?

  慢慢坐下来,再次掏出大化之珠,摆在面前。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一轮明月升上了天空。我又来到这个地方了,仿佛在看一卷简册,第一片上韦索要打个结,最后一片上韦索也要打个结,一首一尾,两个结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没有韦索,没有结,竹简就无法编缀成册,我的人生也无法连贯起来。

  但是,似乎还有一些什么,还没有结束。我凝视着大化之珠,凝视着那神秘的灰蓝色光芒,慢慢的,思绪回到了千年以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