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有

尘劫录 赤军 4434 2003.04.23 22:28

    史载:烨王元年春,潼水断,育蛇出,得黄玉以为有圭。

  ※※※

  我怀揣着仙人空汤给予的西方白色云玉,拖了巨大的狼尸,离开清木,又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再次看到了疆山。说真的,我有些舍不得还给疆人赤狐之皮,那真是无双的宝物呀。然而我不可能再到这雪原上来了,不可能再用到赤狐之皮——没有用处的宝物,和废物没有区别,而我,从来都没有收藏废物的习惯。

  服庸等留在疆地的家臣们,欢天喜地地迎接我的归来。疆廓也是满面堆笑,但我看得出来,他的目光中隐含着一种忧惧——大概是害怕我会强占赤狐之皮,不肯归还给他吧。如果我想强占的话,小小的疆族是无法抗拒的,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七百年来都要保守秘密,不肯将消息外泄的原因。

  然而,他们并没有涉足雪原的意思,赤狐之皮对于他们来说,不也是一件废物吗?执着收藏废物的部族,只能使我蔑视他们。

  我把巨狼的肉分给疆人吃,没想到如此腥臭的狼肉,烤熟以后,却变成了无上的美味。我突然想到,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真正的废物,只要运用得法,废物也会成为我前进道路上的臂助的。疆廓将巨大的狼头骨装饰在宫殿中,说要纪念我的丰功伟绩。什么丰功伟绩,不过是打到了一头较为凶猛的野兽而已。

  宴饮三日后,我离开了疆地,在苹邑略微歇脚,就直接前去会见鸿王。我看到鸿王满脸都是兴奋之色,迫不及待地把我拉进祭祀天最的秘洞中去。我掏出云玉来交给他,他打开木匣,把云玉和火、水、风三块宝玉拼接在一起。“果然是一体的呀!咱们即将成功了呀!”他欢叫着——很久以来,我都没有看到过他如此脱略形骸地欢叫。

  然而,四块宝玉拼接为一,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除非现在突然有一个巨雷落向千里外的天邑,把鹏王这只蠢猪烧成焦炭。鸿王有些疑惑地反复摆弄手里的那个圆球,一个不小心,风玉脱落了下来,掉在匣中。

  “难道,还缺少……”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都一起盯着那圆球的内部,内部空洞无物。“你没有心啊……”我突然想起了仙人空汤说过的话,难道,这个所谓的“大化之珠”应该是实心的,还应该找到它的“心”,才能够发挥威力吗?

  “可是,天最告诉我,共有四块宝玉……”刹那间,鸿王的面色变得非常难看。天最,就是那个什么蒙沌所伪装的所谓威族的守护神吗?我不禁窃笑:“你何不再求天最托梦,告诉你其心何在。”

  敏感如鸿王,此刻方寸已乱,似乎并没有听出我说话中的揶揄讽刺之意。“是的,是的……”他喃喃自语,然后对我点头,“你先出去,等我向天最祈祷……”

  结果是我早就料到的,我在威邑居留享乐了整整七天,足不出洞的鸿王却什么新的启示也没有得到。七天后,他分身出一个黑影来告诉我:“你先回去吧,防备鹏王再次进攻彭邑。我还要在这里反复祈祷。”

  一切都不过是个笑话,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宝玉,不过一堆废物而已。不,也许它们并非废物,但在不知如何使用的人的手中,和废物也并没有两样。我倒不因此感到后悔,三方天柱的攀登,使我对这个世界的真相了解了许多,使我对自己的实力更增强了信心。何况,我还得到了血剑,那才是真正的宝物,我再也不怕鹏王的“玄戈”了!

  “告诉鸿王,”我对那黑影说道,“我……我们可以深入不毛,取得宝玉,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叫他重拾信心,治理好自己的部族吧,别再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了。”其实,我在心中说的话却是:我可以深入不毛,取得宝玉,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我是否要放弃鸿王,独自面对鹏王那只蠢猪呢?

  ※※※

  彭刚的遭遇使我悚然惊觉,我如同在梦中醒来似的睁大了眼睛,背上有冷汗涔涔渗出。“大化之珠”还有心吗?找齐了四种神器,不过得到四样美丽的废物而已吗?“原来,还有一样啊……”我脑海中传出了仙人忽荦的声音。

  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肯出现,而当我将要遗忘他的时候,他却又冒了出来。最近我对这位仙人的敬意渐趋降低,厌恶却与日俱增——在萦遭逢劫难的时候,他仓惶逃窜;他想要获得四件神器,却不肯自己动手,而要我去寻机取得;我请他找到燃,他却总是拖延敷衍……仙人究竟是何物?仙人究竟有何威力?仙人也不过是废物吧!

  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我听到脑海中传来一阵轻叹:“仙人也并非是万能的呀。”我倒并不希求仙人万能,但我希望仙人可以给我哪怕很简单的帮助。如果甘心做一个旁观者,就别去探寻什么大劫的来由和避免的方法,否则,多少也该出一点力吧。

  再过几天,彭公就要盟会西方诸侯了,他将在盟会上出示雨璧。到时候,我是不是应该把其余三件神器显露出来呢?四神器相遇,如果什么都不会发生的话,于我,于仙人忽荦,又有何意义?

  上人之王蒙沌也不再出现了。上人比起仙人等级为低,他想必更不能给我任何帮助。一刹那间,我突然觉得心情放松了许多。我本不惯做一个四处奔波以完成使命的人,我还是回去郴国,娶了剧谒的妹妹,做一个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贵族好了。

  “不要小看你自己,”突然,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那并非是忽荦的声音,“只有至人才能扭转其宙,而你却能够办到。”

  我猛然从坐席上跳了起来:“你是谁?!你……你是仙人空汤……”

  “是的,咱们又见面了,彭之公孙峰扬啊,”空汤的声音继续在我脑中回响,“一千两百年后,大劫来到之初,又见面了。倒转其宙,使你和彭刚合为一体,这究竟是所谓神器的力量呢?还是彭刚的力量呢?还是你自己的力量呢?”

  我并没有很快理解他的话,只是在心中问道:“你说他没有心,那么心在何处?”“心曾现世,”空汤的声音说道,“名为有圭。”

  有圭,这个名字我听说过。史书上记载,当鸿王去世,烨王继位的时候,天下大旱,潼水断流,在河床上发现了一具巨蛇的死尸。剖开死尸,发现一块黄色的玉石。当时许多人都说那是不吉之物,只有本有宗门的始祖化衍说:“潼水在中央,中央为土,而此玉贺天子登极而生,应以琢磨祭天。”烨王采纳了他的建议,将黄玉制为祭器圭,名为“有圭”。

  本有宗门,就是从那时开创,并很快兴盛起来的。

  四百年后,薨王骄奢无道,犬人一度攻入王京,大量奠器遗失,有圭也从此不知去向了。

  “有圭现在哪里?”我急忙问空汤。空汤叹了一口气:“无心又如何?有心又如何?你逆转其宙,德比至人,何必在意那些所谓的宝玉神器?”

  “德比至人?”我在心中苦笑,“至人可随心所欲,扭转宇宙,而我不过随波逐流罢了。玄之又玄,并非我本意影响其宙啊。”

  “猛虎长一丈,可以踉跄跳跃,树木高百尺,不可踉跄跳跃,然而皆庞然大物也,”空汤回答说,“小大之比,岂以能否运动为衡量?道德是为上,道法是为下,德堪比肩日月,是否能呼风唤雨,又有什么意义?”

  我突然想起了叔祖沓曾经说过的话:“道德是真正的道,道法不过器用而已。”空汤所言,不是同样的意思吗?“我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我并不知道该怎样躲避大劫的发生,”我茫然地问空汤,“我该怎么做?也许得到了有圭,就可以有答案。”

  “大劫是命定的,大劫来到,不需悲叹,大劫不到,难道下愚的世界会变得更好吗?”空汤的声音慢慢微弱,似乎他正渐渐离我远去,“我会让你看到的,你自己作出判断吧……”

  五天后,彭公在郊外土坛上盟会诸侯,并且祭天。我在弓卿家臣的看管下,也前往与会,站在土坛的第二层。彭公得意洋洋地宣布:“忽王八年,赐‘雨璧’于彭,以镇西方,赐‘云玦’于素,以镇东方,赐‘风璜’于翰,以镇南方,赐‘雷琮’于练,以镇北方。有此神器者,乃为一方之霸。今我彭国,尚保有雨璧,特以告天!”

  诸侯和臣子们中间,立刻起了一阵骚动。彭公把手一招,一名内侍捧来一方雕花的楠木匣,彭公亲自打开木匣,取出其中用红色丝绸包裹的雨璧,高高举起,以示众人。

  那确实是雨璧,那淡淡的青色的光芒,我曾见到过,那确实是雨璧。我只觉得怀中一热,暗藏的那三样神器似乎受到了感召,想要腾空向雨璧飞过去一样!

  彭公将雨璧放在祭桌上,转身环视众人,最后,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峰大夫为郴君来报聘,携有东方的云玦。就请峰大夫登台展示。”我没有办法,只好缓步走上了坛顶,来到彭公面前。“你看清楚,”彭公轻声对我说,“这确是雨璧无疑吧。”

  我迈进一步,低头看祭桌上那块淡青色的玉璧。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脑海中又想起了空汤的声音:“你得到雨璧了,你真的还想得到有圭吗?就算大劫并没有发生,下愚的未来真的值得你期待吗?你且亲身去经历一下吧!”

  我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气在背后一搡,身不由己地向前倒去。刹那间,似乎我整个人变成了一团有形无质的雾气,直跌入雨璧中去……

  睁开眼睛……不,现在的我只是一团雾气,我并没有眼睛。我感觉自己被束缚在某样物体里面,似乎四肢百骸都不存在一样。这种经历并不陌生,我曾感觉自己身在雨璧中,成为雨璧中蕴含的法力,向着过去的我直冲出去……

  既然想到了这一点,我立刻就明白自己又遭遇同样的状况了。这是真实的吗,还是幻觉呢?抑或只不过一个梦而已?我现在真的身在雨璧中吗?还是在另外某件神器中呢?

  望向四周……不,我并没有望,而是四周的景象主动进入了我的脑中——如果我还有脑的话。我知道自己,或者不如说自己所存身的那件神器,是摆在一张高高的桌子上。桌子在一间宽敞的屋中。这间屋子我曾有幸来到过的,这里是彭国的宗庙。

  我看到在身前,一个人背对着自己,正略显颓唐地跪坐着。虽然看不清相貌,但就其服饰冠冕来看,分明就是彭公。然而,他不是彭公南望,他比起南望来要清瘦得多。这究竟是哪一位彭公呢?空汤让我看大劫并未发生的未来,难道他也可以颠倒其宙吗?

  脚步声响起,我看到一名贵族大步走了进来。高高的帽子,朴素但整洁的上衣下裳,腰系宽大的玉带,这是名壮年贵族,应该还不到四十岁,面孔瘦长,黑须如漆。

  我不由一惊,此人竟这般酷似我去世的父亲。这究竟是过去,还是未来?这真的是我的父亲吗?随即发生的一幕,终于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

  “六卿之族俱已殄灭!”我看到那名贵族随便行了一个礼,然后把手一挥,“首恶腾幕、梁基、峰秩宇已悬首高杆。下臣特来复命!”彭公浑身一颤,慢慢低下头去:“浈大夫,你杀戮太重了……尤其是峰氏……峰氏,是你的同族啊!”

  浈大夫?难道这名贵族,就是长大后受封浈地的胞弟远?!怪不得他如此酷似先父。这果然是在未来。难道,未来的远竟然具有如此大的能力和权力吗?他竟然能够屠灭执掌彭国政务长达七代一百六十年的六卿家族!

  “杀戮太重?”我看到浈远在冷笑,“六卿弑杀两代先君,屠灭彭角、阑、匠等士族,他们的杀戮难道不重吗?如果我不抢先动手,国君会是怎样的下场,难道您没有考虑过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