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陨

尘劫录 赤军 4529 2003.04.23 22:19

    史载:檀王十四年秋七月,有星陨于郅郊,大火盈野,死亡枕籍。

  子国郅,位于我国的南方,紧邻大荒之野,此次天变,据说死亡人数超过三千。但其实殒于郅郊的流星,恐怕只是从萦开始,几乎覆盖整个大荒之野的流星群的极小部分。当然,因为大荒之野无人居住,所以这一情况,知者甚少,也没有记录在史籍上。

  看到流星群的时候,燃已经艰难地飞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两个恐惧地紧紧抱在一起,目瞪口呆地望着无数巨大的火球,从空中呼啸着向萦砸来。燃是个很美丽的女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不能否认心中曾经出现过绮念,但在这个时候,即使将其紧紧搂抱在怀中,我却丝毫也没有不合乎礼法的想法。对自然、未知和死亡的恐惧,已经牢牢攫住我整个心胸了!

  “大劫到了,”燃大声在我耳边叫着,“咱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大地摇动的巨响、山崩的轰鸣,以及流星打在山崖上所发出的骇人的声音,几乎使我听不清她的话语。她没有再说第二遍,只是用力抱着我的两肋,然后鼓动起了翅膀。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燃的翅膀张开后非常巨大,每边都有七尺多长,差不多正好等同于她的身高。我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她双臂间传来,将我缓缓带离震动不止的地面。我赶紧更为用力地抱住她,心中恐惧更甚。

  以前,我从来也没有见过有翼的人。古老的传说中,曾提到地之极北有一个种族,巨大如象,背生双翅,通体墨黑——那显然和燃不是同一族类。我想任何人小的时候,都会远望高天翱翔的大雁,梦想自己也能够腾空而起,在云端飞翔的。没想到,我真的被带上天空了,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势下。

  燃摇晃着飞了起来,并且大声地咳嗽。到处都是热浪,到处都是漆黑的浓烟,我们都感觉呼吸困难,口鼻如被火烫般疼痛。燃显然不习惯带着一个人飞行,在浓烟中艰难地穿行着,几次倾斜,似乎要翻倒落地。我想到射雁的时候,中箭的大雁,就是这样在空中一个侧向跟头,然后笔直地掉落到地上的。

  “放开我,你逃走吧!”我向她大叫,但她却丝毫也没有反应,大概是没有听清吧。我想再叫,却喉咙嘶哑,无法再发声了。一个火球从身旁掠过,我感觉半边身子突然剧痛,同时感觉燃的身体剧烈震动了一下,然后斜斜地向山峰下滑去。

  热风从下方袭来,似乎从我的右半身直穿进去,然后从左半身释放出来,那种五脏酸痒,仿佛即将破腔飞出体外的难受感觉,是我以前从未体会过的。我感觉头脑有些晕眩,但接着,燃又是一侧,我头下脚上地倒了过来。艰难地睁眼望去,我们正落向一个深邃的山谷,四面崖壁飞速地闪过视线——越来越低,越来越快,我的头涨欲裂,眼前逐渐变黑……

  等我恢复神智的时候,燃已经稳住了下落之势。无数火球在山谷外一次又一次地掠过,山谷中不时传来巨石撞击的声响,但已经比外面要弱很多了。“我的翅膀受伤了,”我这才听见燃的声音,“只好先在谷中降落吧……”

  “这是哪里?”我大声问她,“怎么才能出去?”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也许四周的山壁不会崩塌吧,也许可以把流星挡在外面。但如果山壁崩塌的话,我们会不会被埋在里面呢?

  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战。被巨石砸烂,或者被流星烧化,也许还好一些,如果被埋在山谷中,无法找到出去的道路,静静地等待死亡,将会是多么悲惨的命运啊。我不禁想起了在大荒之野中孤独跋涉的,那不堪回首的一幕……

  地面越来越近了,我被几丛树枝刮破了皮肤,鲜血直流,但终于平安地落了地。燃放开我,精疲力竭地倒在了地上,我也倒在她的身边,四肢百骸如被拆散一般,再也不想动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过了很久,我慢慢凝聚起一点气力,才开口问道,但是,没有得到回答。

  四周很暗,山谷顶上的天空,现在完全是一片漆黑,应该已经被浓烟笼罩了吧。我强自支撑身体,慢慢爬起来,转头去看燃。她也正望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恐惧、疑惑、悲伤和疲惫——我想,自己的眼神也应该是同样的吧。

  “怎么回事?”我再次问她。“大劫……”她喘着气,用嘶哑的声音回答,“大劫终于到了……”

  仙人们似乎向燃提到过大劫即将到来,但大劫究竟是什么,却谁都不肯说。他们只提到:大劫到来,萦被摧毁,仙人们将大批死亡,所遗者不过十分之一,被迫搬迁去寻找新的居住地点。

  这样巨大的天灾就是大劫吗?人界也发生过爆裂的流星雨,史籍上记载,最恐怖的一次发生在一千两百年前,当时无数巨大的天石陨落在华都地方,大地燃烧起来,方圆数百里变成了一片废墟,死亡人数超过两万。人们相信那是上天示警,鸿王就利用这个机会,推翻了暴君,建立起新的王朝——威王朝。

  我和燃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过了很久,我才想起扳动她的肩膀,俯身查看她翅膀上的伤势。四周越来越黑,我努力睁大眼睛,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她右侧银色的翅膀上,有一大块暗色。是血迹?是被烟火燎伤了?我无法做出判断。伸出手指去轻轻触摸一下,燃立刻全身一震,缩起了翅膀。

  摸摸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四处张望,我挣扎着爬起来,捡了一些断枝枯叶,拢成一堆,然后又找了些石头,用力地敲打起来,想要燃着一点火星。

  一动起来,感觉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尤其是被擦伤和灼伤的伤口,我不知道是否还在流血,更是火辣辣地疼痛。尤其可怕的是,突然间我感到了寒冷,并且感到了饥饿。这些人所共有的感觉,在前一段时间似乎完全脱离了我的身体和我的意识,现在这些逐渐陌生的感觉,使我感到分外的恐惧。

  忙了半天,只擦出几点火星,根本无法燃着枯叶,终究,那些不是火石。我想起了古老的传说,转而用一枚细枝,在一片较粗的枯干上用力摩擦起来。擦了一会儿,我抬起头仔细想想,把几片枯叶捻碎,填到枯干被磨出的缺口中,然后再磨。

  只要努力,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干不成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冉冉的几缕轻烟冒起,又过了很久,我才终于点燃起一片篝火。在我劳作的时候,燃一直在边上无言地望着我,她的眼中,满是疑惑。

  点着了篝火,我拉了燃一把,让她靠近来,因为我看她抱着双臂,似乎也正寒冷地不住瑟缩、颤抖。我们把双手靠近通红的火焰,相对笑了起来。我才发现,这时候燃的笑容,是那样的美丽。

  我们低头查看自己身上的伤势。还好,我的伤并不重,而且伤口也基本都已经凝结了,不再流血。我再望向燃,就看她慢慢打开右翼,右翼上黑了一大片,明显是很严重的烧伤。

  “我们必须找找看,要能找到一点水,就可以清洗一下伤口,否则容易溃烂的。”我向她说道。她疑惑地望着我的眼睛,张开嘴,发出了一连串奇怪的声音。“什么?”我不明白。

  燃的眼神,从疑惑逐渐转变为恐惧。她不停地发出那些几乎没有多少高低变化的奇怪声音。我抬头望望漆黑的天空,又望望她的眼睛,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萦,已经毁灭了,不再存在了。这里应该还是萦的范围,我们在这里应该不会感觉到疼痛,不会感觉到寒冷,不会感觉到饥饿,甚至心境也从未有过的平和,不去想过去,不去想未来,不悲伤,不欢喜。最重要的,我们应该可以自由地交谈,虽然双方此前对于对方的种族,听都没有听说过。但是现在,萦不存在了,仙人的法术已经消散了,我们又回复为普通的“下愚”,能够感受疼痛、寒冷、饥饿、恐惧等诸般苦处,并且——语言不通……

  我愣愣地望着燃,她似乎也逐渐了解到了我的所想,慢慢合上了嘴,不再那样焦急地说着我所听不懂的语言。终于,她扑过来,伏在我的怀中,放声痛哭了起来。

  我也想哭,但是燃的痛苦,反而使我心志坚强起来。我紧紧地抱着她,强自把眼泪抑止在眼眶中,不让它流下来。四周突然变得非常寂静,只有燃的哭声,在山谷中引起重重的回响。这个时候,真的就象置身在噩梦中一样,并且不知道这噩梦是否会醒来,和将在何时醒来……

  天空就这样一直漆黑着,和过去的那些日子正好相反,现在是只有黑夜而没有白昼。在恐惧未来的时候,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大荒之野的遭遇重现,还不如去死好了——虽然谁都不知道死后究竟如何,有人说是永恒的湮灭,有人说灵魂会在世上飘荡无依,有人说会轮回转世,有人说将被拘入地狱……但是,在真的身处死亡的边缘的时候,心中却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燃大概也是这样想的,虽然现在我们只能靠手势和眼神来猜测领会对方的意思。我们互相扶持着站起来,我准备了好几支火把,点燃了其中的一支,准备开始无目的的探索。

  左右四五丈外都是悬崖,前后却黝黑深邃,不知道通往何处。我们互相望望,谁都拿不定主意该往哪个方向去才好——不过也许,是谁都不敢拿主意。万一错了呢?

  犹豫了好一会儿,作为男人的我,终于决定担负起这个重大责任来。我拉着燃,向正对着我的前方走去。那里树枝相对茂盛,也许方向是正南或偏南吧。从萦往南,或许可以到达燃的故乡,虽然我不知道距离有多么遥远,而如果往北,即使我们可以走出山谷,也将踏入我再也不想涉足的大荒之野……

  我们走了很久,大概有一到两个时辰吧,仍旧没有找到出路——山谷实在是太狭长了。但是上天似乎不愿意让我们就这样绝望地死去,它似乎还要愚弄我们,硬塞给我们一些渺茫的希望:我们偶然发现一只被烤焦了的大雁,暂时打退了饥饿的进攻。

  然而随即,渴意更加强烈地袭来。我不敢张开嘴,怕嘴里仅存的一点湿润也蒸发掉。望望燃,她也一样。火把已经只剩下一支了,可四周还是无尽的黑暗,黑暗得使人窒息……

  但是终于,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致。先是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出现在耳际,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耳鸣,向前走了十几步,声音越来越响。我和燃交换了一个眼神,我们一起用尽残存的力气向声音的来源处奔去——一条大河横亘在我们面前。

  河水在平缓地流动着,发出令人心神俱醉的声音,远远望去,无尽的波光一直延展到地平线上,如果不是它在有规律地流动着,我会以为那是海。可是等等,波光?我抬头向天空望去,深蓝色的天空中,有几点星辰在不断闪烁。我们终于走出来了,终于走出萦的山谷了!天上没有浓烟,甚至也没有乌云,我们走回现实世界中来了!

  我高举着火把,疯了一样向河边跑去,有一刹那,甚至忘记了燃就跟在我的身后。跑到水边,我把火把插在河滩上,用双手舀起了一捧水,清澈透明的河水,散发着无比清凉的气息。才低头想要饮用,突然,我的双手被燃打散,晶莹的水珠滚了一地。

  我有些愤怒地转头望去,就看到燃神色焦急地拼命摇头,指指水,又掐一掐自己的喉咙,象是想对我说明这水不能饮用。如此清澈的河水为什么不能饮用呢?我疑惑地望着她,她的嘴唇非常干燥,裂开了几个口子,可是她绝不肯低头去喝河水。

  燃指指远方,又指指自己,象在说:“我是从河的对岸来到萦的。”然后不住指向河水,摇头,摆手,坚持不能饮用。我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我已经快渴死了,面前就是无尽的清凉的水,可是却不能饮用。

  如果当时就可以预见以后的事情,也许我会立刻俯身下去,直接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喝水的吧……但,我当时并没有那样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