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叛

尘劫录 赤军 4255 2003.04.23 22:24

    史载:檀王十八年春二月,涟人幕梁劫其君以叛。

  我是年底才回到郴国的,身带“风璜”、“云玦”和“雷琮”那三件神器——这是上人之王蒙沌和仙人忽荦的意思,素燕和深无终都不敢违抗。尤其在接触过蒙沌以后,这两位元无宗门达者的情绪都变得非常低落——我理解他们的心情,当他们所认定的真理和追求的大道遭到蒙沌嘲笑以后,他们感觉人生的支柱完全崩塌了。尤其是深无终,他曾经是那样的执着,甚至有些偏执,因此受到的打击更大。

  “过于自信是失败的前兆。”蒙沌曾经这样对他说。蒙沌和忽荦不同,他不但干涉下愚之事,并且毫不客气地践踏他们的理念、蹂躏他们的信心。“错误就是错误,即使对方是一个孩子,也不应该原谅他的错误。”他冷笑着,就这样把言辞的利剑刺入达者们的胸口。

  “大道无穷无尽,无可捉摸,”但是对我,他的语气却要缓和得多,“我们看待至人,仿佛蝼蚁之看绛桑,可是焉知至人之于大道,不是象彭刚攀到绛桑之顶,看浩渺长天一样呢?有时候,我会认为下愚才更接近大道,因为他们的视野更加广阔,不会被现有的知所迷惑——他们所知太少了,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他打比方说,就如相聚一丈的两点,让大象来走,只有一步而已,无法改变的一步,但对于蝼蚁来说,距离虽远,行进时却有更多的选择机会。“选择多,所以容易迷惑;但选择多,有时成功的机率只有更大——因为大道虽然唯一,但是非常。”我听着他的话,只有不住点头,实际上却一点也不明白。

  忽荦之看下愚,如同人类之看蝼蚁,所以不去踩踏,因为根本就不把蝼蚁放在眼里;而蒙沌之看下愚,如同成人之看孩童,所以教训,所以鞭挞,只为希望孩童可以快些健康成长起来。我不知道自己更厌恶哪一种态度,但对于这些上人和仙人,实在希望敬而远之。但他们偏偏要出现在我的生命中,这真是最可怕的悲剧。

  回到郴国的时候,我的孩子已经出生了,是一个女孩。这使我非常高兴,我既不需要按照郴君的意思,立她为继承人,也不需要因为对惋越来越强烈的憎厌,而故意破坏郴君的承诺。我欢喜地抱起孩子,她在我手中甜甜地笑着。我突然发现她的相貌非常奇特,并不象我或者她的母亲,却隐约有些象另外一个人——是谁呢?我想不起来,那个影子在脑海中一晃而逝,眨眼间,似乎已逃逸到千年以外……

  回去后不久,我的身份就从客卿变成真正的郴国贵族,并获得下军大夫之职。郴立上中下三军,各有两千余卒,我作为下军统帅的副手,有直接掌控近千人的权力。

  但是,我不可能在郴国享受锦衣玉食和安稳的生活太长时间,因为蒙沌和忽荦都希望我尽早动身,回祖国彭国去,寻找到最后一件神器“雨璧”——也就是蒙沌称之为“东方之水玉”的宝玉。于是,次年春二月,我再度作为郴君的使者,离开家庭和妻儿,驾车向西方进发了。

  二月初九,我离开郴境,当晚,被迫露宿在一片树林中。钟宕率领着家臣们,生起了篝火,并且搭建帐篷。我独自一个人倚靠着车轮,抬眼望着美丽的夜空,那深邃的蓝色,以及蓝色中点缀着的点点晶莹繁星,使我又想起了似乎是梦,又似乎是真的那两次经历:一次,是在啜吸了萦旁那条河的河水以后,看到了急速变化的宇宙;一次,是当我还是彭刚之时,离开蒙沌所在鮮红的世界,看到了灰濛本无的虚空。这宇宙,是多么的神秘啊,下愚多么渺小,就连上人和仙人也是那样渺小,我们真的可能洞彻大劫的缘由,并设法避开吗?

  我进入帐篷,以手枕头躺了下来。我只感觉眼前一片迷惘。“雷琮”的获得,靠时机凑巧和忽荦的指点,“云玦”和“风璜”,可以说是蒙沌送到我手上来的。可我应该到哪里去寻找“雨璧”呢?就算找到了,又怎样获取它呢?六卿弑君以后,我都不知道它落到了谁的手上。

  辗转反侧,摸不到任何头绪,直到很晚,我才终于沉沉入眠……

  我是被服庸叫醒的:“大人,该上路了。”我跳起来,披上衣服掀开帐帘,眼前是广阔的原野,原野尽头,则是连绵不断的群山——这座山脉叫做岿,从涟水的源头一直向西,到其注入的涟泽而止。

  我此行一直向东,要去寻找东方的天柱——苍槐。这苍槐,据说位于世界之东极,在浩淼无垠的大海上。东方是鹏王的势力范围,寻找玄槐,又需要出海,因此危险和不测恐怕是仅次于大荒之漠的旅行了。我习惯如此,如果在诸多任务中可以选择的话,我会先选择最困难的,如果百步路行九十九,而必将在最后一步时跌倒的话,还不如开始就尝试迈出那最艰难的一步。何况,由易入难,在反复胜利后,很可能使人放松了警惕,结果在不经意的时候,就跌一个大跟头。

  进入鹏王的势力范围,恐怕不改装是不行的。“天下没有人不了解大人的相貌,除非大人扮成女子,否则定会被人认出。”服庸曾经这样说道,结果招致我往他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最终,我还是去请求鸿王施展他神奇莫测的法术。“怎么,你害怕鹏王吗?”他阴笑着对我说道。我讨厌他此时的眼神和笑容,我并非一勇之夫,无谓的争斗一向非我所喜,他并非不知道这一点。

  我走出帐篷,伸展双臂,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南方的赤色雷玉已经到手,如果此去东方,可以顺利找到绿色水玉的话,四宝玉并合其三,推翻鹏王的日子,建立新的有力的统治的日子,就为时不远了。正这样想着,一名家臣端来盆水,请我洗脸。我才低下头,就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孔,经过鸿王施法改变了的面孔。奇怪,这张面孔为何如此地熟悉?白皙的肤色、浓密的双眉、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嘴唇,我一定曾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一张脸。是谁呢?我已经想了很多遍,却总是想不起来。

  洗过了脸,我们驾上马车,再度踏上征程。再走十几天,应该就可以看到海了,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的东方的海洋。传说那里有吃人的巨鱼出没,风浪不测,难以航渡。但是,经过在大荒之漠中的磨难以后,现在什么艰险都吓不到我了。

  我和服庸等六名家臣,扮成了行商的茹人。茹人居住在威人以北,向以畜牧牛羊而闻名世界。茹人的相貌和其他部族的人类有很大不同,他们的皮肤白皙得简直没有血色,并且从一生下来,毛发就是银白色的。靠着鸿王的法术,我们现在的外形,和茹人一模一样,驾着两辆马车,驱赶着上百牛羊,到东方去贩卖。

  当天晚上,宿在牢邑郊外。牢邑,据说天畏曾经在此处囚禁过敌对势力的首领,因此而得名。我紧握着怀中涂以黑蜡、经过改装的“血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是被钟宕叫醒的:“大人,该上路了。”我跳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头朝帐帘而卧——真是莫名其妙,哪有人这样睡觉的?我披上衣服,掀开帐帘,眼前阡陌纵横。突然间,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向左两步并转过身,我看到,在帐篷后面,是广阔的原野,原野尽头,则是连绵不断的群山——这座山脉叫做岿,从涟水的源头一直向西,到其注入的涟泽而止。

  是的,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景象,就在不久以前,或者,就在一千两百年以前。如果我睡卧的方向是正确的,如果帐篷朝向另一方向,也即东方,我应该一掀帘就能看到岿的。就象另外一个自我,当身为彭氏之祖刚的那个自我,被家臣从梦中唤醒,所看到的景象一般。

  我还以为那只是一个梦,我还以为那个梦已经醒了,没想到,竟然再次堕入梦中而不自觉。奇怪的是,当我身为峰扬的时候,对于彭刚的所历所见,恍惚就如昨日;而当我身为彭刚的时候,却根本不记得身为峰扬之事。

  这时候,一名家臣端来盆水,请我洗脸。我才低下头,就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孔。是的,就是这样的面孔,白皙的肤色、浓密的双眉、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嘴唇,就是彭刚在同样的情景下所看到的面孔。除去毛发不是银白色的以外,简直一模一样。

  银白色的毛发?那不是奴人的特征吗?原来奴人在一千两百年前被叫做“茹人”,他们和现今统治天下的威王朝的祖先,当时都同样被看作蛮人。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端水的家臣一脸的疑惑,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驾车前行,恍惚间,我似乎变成了彭刚,只不过他正一路往东,而我正好相反,在向西行。但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寻找“雨璧”。这真的是巧合吗?我突然想起了叔父高何两个嫡子的名字,一个是秩宇,另一个是嚣宙。“宇则秩序,宙则嚣乱”,以前我一直无法理解这句话,但是现在被迫认同了。对于我来说,时间也即宙,不是相当地混乱吗?

  宇和宙,空间和时间,象经线和纬线一样,相互交织,构成了我们这个世界,每一条纬线都应该是平行的,但现在相聚如此遥远的两条纬线——峰扬和彭刚——却被另外一条看不见的丝线联结在了一起。这条不可知不可见的丝线,蒙沌称之为“玄”:“玄者奥妙,不可测也。”

  连上人之王都不可测此玄,我当然就更无法理解了。以后的许多天中,我就这样在峰扬和彭刚两个自我间反复切换,有时一天甚至半天就会调换角色,有时候却相隔数日。峰扬生命中的每一天,自己都经历过,彭刚的生命,却似乎是跳跃似的。我只记得,在身为彭刚的时候,往前追想,每一日都如此连贯,甚至中间没有峰扬相隔,而在身为峰扬的时候,对于自我所没有经历过的彭刚的生命,却全然回想不起来。我逐渐习惯了,并且愈发地疑惑:我应该是峰扬,那么彭刚,真的是我吗?

  “有什么区别呢?”我偶尔会想起蒙沌的话,是啊,有什么区别呢?当我是峰扬的时候,我就是峰扬,彭刚于我,不过一场幻梦而已。那个高大、健壮、肤色黧黑,充满了热情和野心的英雄,他的所思所想,其实对我并没有丝毫影响。我并不因梦中曾是彭刚而变得比以前更英勇更有自信,也不会变得更残忍——想起他曾经如此残酷地杀死自己心爱的女子,我的心就会颤抖。而当我是彭刚的时候,峰扬于我,更连幻梦都不存在。

  二月中旬的时候,我来到了涟国,涟国是以涟泽在其境内而得名的。涟国正在内乱,我的旅程因此被耽搁了将近半个月。内乱的原因非常可笑,原来执涟政的上卿公敬产叔去世,其家臣幕梁趁机发动叛乱,劫持涟君,要新家主公敬岚兹承认他家宰的地位,并且允许他参与国家政治。

  陪臣执掌国柄,以前只是听说,现在我真正地看到了。想起彭刚曾经那样执着地想要建立一个强权下的和平国家,而这个国家在一千两百年后,只有比鹏王时代更为混乱,我不知道是应该感到沮丧,还是应该放声大笑。

  传说中的英雄人物,我的祖先,原来并不象史书记载的那样英勇和睿智,他所追求的理想,原来不过一场幻梦而已。那么,我现在所追求的神器相合以探索大劫来源的理想,是不是在后人看来,也同样的可笑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