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美人

尘劫录 赤军 4303 2003.05.30 23:44

    古诗云:雉藏其尾,鸳敛其羽,有美一人,矜而不语。

  ※※※

  当天晚上,我们宿在官驿中,驿丞和当地亭长都过来拜望问安。寒炜问他们:“明早启程,百木村何时可到?”亭长回答说:“往西再走五里,就出了小人管辖之区,折而向西北,十五里外就是钟蒙山麓百木村——几位明早若辰时起身,不用巳尾就到了。”

  晚饭过后,扩放和晨谙为大家打来了洗脚水——他们都是寒门出身,整天跟在大家后面,恭恭敬敬的,话也不敢多说。虽然还没有碰到妖物,也不可疏忽大意,腾语就安排他们两个分开守夜,扩放守上半夜,晨谙守下半夜。

  我按照父亲的吩咐,没敢取下发髻上的玉笄,可是用手摸摸,并感觉不到有丝毫法力。我知道,自己觉察不到,正说明其中蕴含的法力非常高深。究竟有什么用呢?反复思量,不得要领。

  第二天果然辰时就动身,纵马疾驰,巳中就到了百木村。这个村庄不大,看上去也不过百余户人家,背靠钟蒙山,前临潼河,半数人家门前挂着鱼网,半数堆着柴垛。策马入村,却静悄悄地看不到一个人影,拍了几户屋门,门都拴着,没人答应。

  “一定又出了什么变故,”腾语皱眉说道,“大家分头查看一下吧。”说着话,把腰间的钢剑拔出了鞘。大家也纷纷擎出兵器,眼望寒炜,等他示下。寒炜从怀里摸出一枚炭条来,叫大家张开左手,各书了一道符文。

  “这是雷部震心符,”他解释说,“握住了拳头,遇有变故即时张开,自有惊雷爆响,众人齐往接应。”我遵命捏住了左手,心里却说:“这个我也会的,你让我自己写还不是一样?”

  和桐辅两人向北探查,拐了几个弯,就策马两向,从一座较大的院落分左右绕过去。走不上三五步,突然有一股风从面前吹过,带起的尘土差点迷了眼,胯下马也轻嘶了一声。我低一下头,再抬起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前面不远处。

  她所站立的地方,是一条小路的拐角处,搭着木杆,挂着一张鱼网。这女人几乎整个身体都被鱼网遮住,一张脸却露在鱼网上面。我才看了一眼,就惊愕得立刻移开视线。那真是天仙一般的美女啊,活了这么大,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

  看她的年龄,不过才二十出头,长长的头发没有挽髻,披散在肩上。乌黑的头发更衬托出肌肤的雪白和面庞的红润。她应该没有化妆,眉毛略有些浓,嘴唇也是正常的血色,而没有涂脂。但是,她不化妆,比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化了妆还要艳丽!

  虽然是白天,空中有云,阳光并不算炽烈,然而我一见到这个女人,却猛然觉得眼前一亮,象被阳光灼到了双目,匆忙移开视线,心里“通通”乱跳,倒似乎多正眼看这女人,是亵du了她似的。然而目光虽然移开了,这女人的相貌却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尤其是她的眼睛——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幽怨和哀伤,相衬的若是普通美色也还罢了,或者这般艳丽,展现的是灿烂的笑容,也不会令我如此惊愕颤抖。这样的目光,配合这样的容颜,却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淒美的感觉,使我的心猛然一沉,眼前刹那间从白昼变成了黑夜……

  是谁,是谁会令如此美丽的女子,如此不似人间凡种的女子哀惋欲泣?这样的绝色,只会教人怜之爱之,甚至仅仅是慕之敬之,怎敢令她这般伤痛欲绝?这样的眼神,是会使全天下人都心碎的呀!我神情恍惚间,不自觉地松开了左手,“嘭”的一声,一道惊雷震响,才把自己的魂魄拉回了窍。

  转过神来,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我策马奔过去,鱼网后面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四下一望,并无遮蔽,那个女人就算有御风之术,也不可能逃得这么快。心下悚然一惊——难道是冤魂作祟吗?难道我所见到的并不是人吗?!是的,人世间哪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身后马蹄声响,桐辅的声音叫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啊……”我愣了一下,随口回答道,“猛然起了一阵怪风,眼前出现一个女子,可是转瞬间又不见了,我这才……”“不是村中的女人,躲起来了吗?”桐辅追问道。我回想一下,虽然看不清那女人的装束,但应该不是普通乡下村姑,于是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

  其余的同伴也都匆匆跑过来,看到我安然无恙,才开口要问,突然村东头又起了一声爆响。我们一齐策马奔过去,只见剑士唐澧跌倒在一口水井旁边,马就拴在旁边篱笆墙上,四蹄不住地踩踏。

  腾语翻身下马,扶起唐澧,问他:“什么事?怎么了?”唐澧惊魂初定,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到这里来,觉得口渴,想汲点水……”

  唐澧算是我的长辈,他第二位夫人,是我远房的表姨。可是我从小就看不起他,虽然背负着剑士的名号,剑法却稀松平常,胆子也小。他这次也来参加剿杀妖物的行动,倒是大出我意料之外。桐辅曾经悄悄对我说过:“是他大夫人逼的。四十多岁,还只是个剑士,又无名望,每年举贤良方正都轮不到他,祖上虽然留下不少产业,这些年坐吃山空,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他大概以为有寒先生在前面挡着,此行有惊无险,所以才大着胆子跟来吧。”

  其实说心里话,若没有寒炜参与此行,恐怕我也未必敢来。年轻人虽然胆子大,可多少有个限度,谁都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唐澧结结巴巴讲了半天,大家才明白他的遭遇。原来他正凑到井边,看看是有水呢,还是一口枯井,猛然下面透出来一股恶气,冲得他顶门欲裂。才把收了鞘的剑再拔出来,突然一道虚影杂在恶气中,直扑出井。唐澧连砍三剑,都被那虚影躲过,这才放出了掌心的惊雷。

  我猜他的描述中水分很大,他才没那胆子砍虚影呢。八成是虚影才冲出来,他就吓得跌倒在地,匆匆放出了惊雷讯号。我当然不会说破,坏了长辈的脸面,况且,他多少还见到了妖物,我才见到个女人就放出讯号,其实就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他还要不如……

  寒炜皱着眉头,下马来看了看唐澧的气色,搭了搭他的脉门,开口问道:“那妖物往哪里去了?”唐澧用手一指:“那、那个方向……”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高峻苍翠,正是钟蒙山。

  ※※※

  我们再不敢分开,合兵一处,砸开了几户的屋门。屋中都收拾得很干净,不象是遭了劫难或者变乱的样子,然而却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奇怪,屋门是从里面插上的,好几户的窗户也都从内销牢。居民都哪里去了,平白无故化作飞灰了吗?

  当然不会是平白无故,这定是妖物作祟,掳走了村民。寒炜和腾语商量一下,准备大家暂时在村内歇脚,明天一早就往钟蒙山去探查。“妖物或在山中,或在河中,”寒炜沉吟着说道,“潼河滔滔,难寻依靠,况且,我相信不是全部人都会辟水之法的。咱们还是稳妥一些,先查钟蒙山吧。”

  我们不敢取用村民家中的粮食,只是搬柴生火,借他们的锅灶热了热随身携带的干粮。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妖物为患,今天的白昼似乎过去得特别快,一眨眼天就黑了下来。“大家警醒一些,武器就放在枕边,”腾语关照说,“要防妖物趁夜来袭。”

  仍然叫扩放和晨谙分班守夜,但就他们两个当然不够,除了寒炜和腾语,剩下的人都必须负起责任来——我和梁贯、晨谙被分派守下半夜。

  只脱了外面长衣,宝剑就放在枕边,还在手里写了一道山部护心符,我才敢闭上眼睛。心情颇为紧张,几乎睡不着,但今晚休息不好,明天上山将更加危险。我强自按捺胸中的躁动,缓缓吐气,闭目冥想,好不容易才进入梦乡。

  在梦中,我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正驾着战车在原野上驰骋。四周很亮,微风吹拂衣襟,心底却似乎有一种期盼,期盼什么人在眼前出现似的。终于,那人出现了,也驾着战车,向我迎面驰来。

  抬眼望去,对面战车上的是一名女子,白色的衣衫,和乌黑的长发同样在风中飘拂——那正是我白天见到过的那个女子啊,正是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啊!我悚然一惊,明明脚下踩着战车的车板,却没来由地一个趔趄,睁开了眼睛……

  梦中的情景还在眼前,四周却从明亮变成了黑暗。我听到屋门轻轻响了一声,一个人影闪身进来。我左手用力捏住定心符,仔细地望过去,原来那是桐辅。

  桐辅似乎也看到我睁着眼睛,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轻声问道:“怎么了,睡不着吗?”我缓缓坐起身来:“不,刚刚睡醒。”“那正好,”桐辅微微一笑,“丑末了,该换班了。”

  我轻轻爬起身,抓起枕边的外衣和宝剑,套上靴子,走出了屋门。外面繁星满天,倒还算明亮,一阵夜风吹过,丝丝凉意透入脏腑。我这才穿上外衣,系好了丝带。

  梁贯和晨谙已经站在屋外了,两人都手挺着长剑,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看我出来,梁贯向我点点头,用手一指,示意我坐到他身边去。我慢慢走过去,拍拍地上的尘土,屈膝坐下。梁贯轻声道:“上半夜平安无事,希望咱们也有这样的好运气。”

  我只是点点头,却懒得开口说话,那个奇怪的梦境依旧萦绕在脑海中。在那个梦里,我似乎是另外一个人,我是谁呢?战车早就被淘汰了,我却梦见自己驾驶着战车,莫非梦中的自己,变成了一个古人吗?那个女子也驾着战车,但她的战车是两马牵拉的——我知道最早在威朝的记载中,所有战车就都是四马牵拉的,“驷”这个字就是明证。在那以前呢?是否有两马牵拉的战车?读史太少,我不清楚。

  这个梦究竟有没有意义呢?是否因为白天那个女子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才会夜入我梦呢?这个女子若是妖物所化,她的再次出现,难道是妖物想要侵袭我的心智吗?对于梦境,师父葛琮坚持说:“昼有所见闻,斯以夜来入梦。”完全是个人内心的反映,与外事无关的。然而我知道许多人都认为,梦境是现实的预兆。

  曾经就这个问题请教过师祖棠庚,棠庚说:“心不在内,心在于外,心即自然。心之所见,梦之所映,亦皆是自然,岂有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你梦中所见,皆有所兆,只是你看不清楚而已。”于是我把自己前一晚的梦境告诉他,请他为我解说,他却只是笑笑:“你梦源自你心,正如你之所见,源于你之双目。你所见的,与我所见的,看似大同,实则有异。我不能解你所见,如何解你之梦?”他认为梦境虽有预兆,却只有自己才能明白,只要坚持修行,总有一天能够明了其中含义的。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我有时候也会怀疑,无法目见,无法耳闻,连心也分辨不清的大道,是不是真的大道呢?我还无法看清大道,那么我又何由相信这大道存在,并且一如书上所写,一如师父所传授的呢?

  我坐在梁贯身边,左手捏着定心符,右手握着长剑,胡思乱想着。胡思乱想也好,这样就不会在清冽的夜风中朦胧睡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梁贯突然冷哼了一声:“何方妖物?!”

  话音才落,一阵腥风突然扑面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