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谗

尘劫录 赤军 4613 2003.05.30 23:29

    史载:檀王十九年夏六月,剧棠谗离芬于郴子。

  ※※※

  那些扩莱的战斗力真的相当顽强,我和他们接了三仗,竟然丝毫也占不到便宜,这在我的军事生涯中,是很罕见的事情。

  原本以为他们粗鲁愚蠢,装备粗劣,现在看起来是太低估敌人了。此次远征,我率领本族三十乘战车和四千名战士,还有南方、东方诸国万余军队,原本以为可以马到成功的。但扩莱的全国军队,数量估计也在两万以上,可以说和我旗鼓相当。

  扩莱不会驾车——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马匹的用处,以往抢掠到绪国的战马,也都赶去犁地——也不会使用铜器,连玉器都少,大部分武器都是石制的,但他们的弓箭却非常厉害。箭簇也是石制的,但弓身却是用双层竹木涂漆制成,射程远,威力大。最可怕的是,他们似乎会使用一种奇特的远射工具——扩莱称之为弩——拉开弦以后可以不即时发射,而先进行精确的瞄准。我军丧命在弩箭下的,不计其数。

  扩莱是蛮族,但并非人类,他们身高都过丈,嘴巴尖尖,皮肤是灰黑色的,力大无穷。即使单兵相接,手持铜制武器的人类,也往往不是使用石制武器的扩莱战士的对手。怎样才能击败他们呢?我苦思良策,却依旧一筹莫展。

  我只好寄希望于茹人的妖术。

  这次出兵,我把那名茹人长老也带在身边。我知道他恨我,但他更恨鸿王,他知道如果我打败了鸿王,他的族人还有可能获得解放,而如果鸿王消灭了我,茹人们就永无出头之日了。我真的会在胜利以后解放茹人吗?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且看形势的发展吧。但我竭力使那些白肤银发的奴隶们相信,其实我也很反感鸿王的做法,我只是被迫灭亡他们的国家,剥夺他们的自由的。

  鸿王统治的时间不会很长了,他自己设置了陷阱,自己正在往里跳。北征茹人,使我收获了北方各诸侯之心,而此次若能顺利灭亡扩莱,东方的人心也将掌握在我的手中。到那时候,就可以正式和鸿王翻脸了,然后水到渠成,我就将成为天下的共主。

  唯一担心的,是鸿王手握那五块宝玉,是否真的能够拼合起来,使他获得颠覆天壤的巨大力量——我不知道自己砍碎了黄色宝玉,是否真能阻止这种力量凝聚。那块黄色宝玉的碎片,现在就藏在我族的祭宫里,我能够感受上其上依旧附有强烈的力量,但却不清楚运用之法。

  我甚至让那名茹人长老——他的名字叫“有”——接触到宝玉的碎片,我相信以他的智慧,假以时日,应该能够揭开谜底的。但半年过去了,他似乎仍然一无所得。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有在我面前抬起头来:“已经完成了。”他所完成的,是一种据说威力强大的妖法,可以帮助我击败扩莱的国王。那个国王,身高足有一丈两尺,使一柄巨大的石斧,我和他较量了三次,虽然有血剑相助,却依然难以取胜——见鬼,难道他比清木下面的那头巨狼还要厉害吗?!

  有的面前燃烧着熊熊的炭盆,炭盆内堆满了不知名的草药,整个帐篷里,都弥漫着浓烈的呛人的气味——其实那气味本是甜美的,但实在太浓了,使人鼻子发痒,咽喉发甜,气喘加快。

  我打了一个喷嚏,问有:“这样就可以了吗?我并没有感觉自己的力量增强了。明天我真的可以击败敌人的国王吗?”

  “请放心,主人,”有缓缓地说道,“您一定会胜利的。您的胜利,将使我的族人更接近您所许诺的自由,请相信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

  “很好,”我点点头,“如果可以取胜,我预计今年内就可以完成咱们的计划。”我故意把“咱们”两个字,说得很重。

  ※※※

  第二天的战斗,日才过杆就开始了。我把血剑佩在腰里,手柱一杆巨大的双援铜戈,亲自驾车来到阵前。单手执四辔驾车的本领,恐怕普天下只有我一个人擅长。

  扩莱国王也大步来到阵前,他身穿式样奇特的皮甲,手里握着一柄巨大的石制战斧,斧头比我的脑袋要大整整一倍。我跳下战车,慢慢走近他:“可以开始吗?”扩莱国王点点头:“来吧!”

  扩莱和茹人不同,茹人不但就相貌上来看,也是人类,并且所用的语言,从发音到语法,和普通人类的差别并不很大,只有他们的文字,笔划简单,数量也少,显得尚未开化,还是蛮夷。扩莱的语言,听上去好象野兽叫唤,与人类语言完全不通,并且他们也没有文字。这位扩莱国王,对于人类语言的了解相当贫乏,只能听和说少量简单的句子。

  这是我昨天派人去和他们说好了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我希望和扩莱国王一对一的较量。扩莱国王似乎对自己的武力相当自信,一口答应下来。

  我平端起铜戈,牢牢盯着敌人的眼睛,谨慎地缓步向他走去。我并没有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增强了,但我现在除了相信有的妖法,已经别无选择。我对自己的武力也很有自信,最差也能和对方战一个平手,就象前几次战斗一样,而不至于失败。

  扩莱国王的眼神向我的左肩望过来,我知道他立刻就要有所行动了。果然不出所料,他突然暴叫一声,双手抡起战斧,疾劈向我的左肩。我把身体微微一侧,刚好躲过他雷霆万钧的一击,随即抡戈啄向他的后颈。

  戈长斧短,在这样的距离,他只能威胁我的身前,我却可以把他整个人都容纳进铜戈的攻击范围。但扩莱首领并非弱者,他迅疾一个转身,用石斧挡住了我的进攻——也不知道那样巨大的躯体,怎么会如此灵活。

  “当”的一声,戈斧相交,我感觉自己的手腕有些发麻。身后传来弓谙擂鼓的巨响,鼓声绵密不绝,仿佛有百雷落地。而在我的身前,那些扩莱有节奏地敲响他们的武器,声音竟然几乎压过了鼓声。

  一击不中,我后退一步,收回铜戈,扩莱国王立刻顺势把石斧向我面门推来。我再退一步,用戈柄在他眼前一晃,然后垂戈啄向他的胯骨。扩莱国王并没有被我的虚招扰乱了步伐,及时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没有战车的强大冲击力,长戈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呀。我想到这一点,猛然把铜戈顺势向对方小腹掷去,然后一低手,拔出了腰间的血剑。

  血剑握在手里,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延着手臂直透脏腑。是的,这就是我所需要的力量!这力量是血剑带来的,还是有的妖法带来的呢?我并不清楚,但这无关紧要。我向前一个纵跃,再次拉近双方的距离,一剑刺向扩莱国王的咽喉——

  扩莱国王把脖子向后一仰,手里的石斧反转上来,来磕我的血剑。石斧巨大沉重,他是用双手使用的,而我却单手握着血剑,自然不能和他硬碰硬。我急忙撤回血剑,同时却挥起左拳,狠狠打向对方空虚的肋下……

  ※※※

  这一拳打出去,感觉对方肋下软软的毫无防备,“啊呀”一声,敌人倒跌了出去,而我也猛然睁开了眼睛。只见剧谒躺在我床榻不远处的地上,手舞足蹈的,样子非常可笑。

  这个一贯骄傲自尊的家伙,也会摆出如此可笑的架式来吗?看起来这一拳确实打得不轻。我鞋子也来不及穿,急忙跳下榻去,双手把他扶了起来。剧谒喘着气,瞪着我:“没想到你梦中还会打人……这一拳好厉害,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我愣了一下,回想刚才打出去的这一拳,力道确实强到惊人。这并非我自己的力量,难道那是彭刚的力量?彭刚的经历就象梦境一般,从来就不会影响到现实中的自己,峰扬就是峰扬,不因彭刚而改变。可是刚才那迅疾沉重的一拳,除去彭刚经历的影响,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理由来解释了。

  我感觉后脑隐隐作痛——又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才刚安稳了几天,就又要堕入我所难以理解的奇异经历中去吗?

  我把剧谒让到客席上,自己坐在他的对面:“谁让你不经通报,擅自进入我的内室,这是为客之道吗?”剧谒左手扶着自己肋下,仍然疼得在吸凉气:“我想已经大家都比较熟了……你的家臣也没有阻拦我呀。本想吓你一跳,把你从梦中叫醒的,没想到吓一大跳的倒是自己……”

  我微微笑笑,不打算向他解释这一拳的理由。“梦中也会打人吗?”剧谒皱起了眉头,“莫非你害怕会有刺客来暗害你,睡梦中也不得安稳吗?”我摇摇头,拍手叫下人煮茶端上来。

  “你虽然是众矢之的,但现在还没有人想害你性命,不用害怕。”剧谒终于停止了喘息,慢慢直起腰来。“只是做一个噩梦,正好和一个犬人在搏斗。”我随口敷衍道。“犬人,格斗?”剧谒笑了起来,“是啊,你才被他们劫持,因此才恍惚害怕吧?”

  我用话打断他的猜测:“你这次来是……”“当然是重提前议,”剧谒轻叹了一口气,“家父执意要把我妹妹嫁给你,你尽快给个答复吧。”我皱皱眉头:“又是这件事啊……”“这是好事啊,”剧谒望着我,“虽然我也不愿意把妹妹嫁给你这样没野心也就没前途的家伙,但对于你来说,娶了剧氏的小姐,可算攀上一门好亲事了呢。”

  我心里踌躇不决。确如剧谒所说,我一个原本身份低微,却飞黄腾达跳上来的国君的新宠,好比无源之水,无根之木,不攀附一门世代重臣,今后将很难在郴国立足。而剧卿竟然主动提出联姻,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啊。但我心中却一直犹豫,不愿意娶那位剧氏小姐。

  想起在那虚幻的未来,这位嫁给郕扬的剧氏小姐,竟然成为其兄——也就是剧谒——野心的牺牲品,我就对那个尚未谋面的女子不报丝毫好感。况且,内心深处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说:“这一切都会变成现实的,这一切必须预先改变!”

  似乎只要我娶了这位小姐,就难逃被剧谒族灭的危险。有时候,我被自己脑中这些没来由的担忧搞得寝食不安,有时候,却又感到非常可笑。空汤给我看的虚幻的未来,究竟有几成是真实的呢?历史的偶然可以逃避,历史的必然是否可以改变呢?

  况且,离卿也向我提出过同样的请求。为了不使虚幻的未来变成可能,我更倾向于娶离氏的小姐——既然对两人的相貌和人品无从得知,无从比较,那么选择也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吧。两位世卿的身份相当,攀附任何一个,对我来说都是一桩好事情,但同时,必然会引起另外一人的不满,某种程度上,这才是我犹豫的真正原因吧。

  看我长久不回答问题,剧谒明白了我的所想,点了点头:“你怕得罪离芬呀。这点我也考虑到了,处于你现在的位置,确实难以抉择。好吧,我这就回禀父亲,直接告诉他你的苦衷。我想,若能体谅你的苦衷,其实才是对你最大的拉拢吧——希望父亲可以明白这个道理。”

  剧谒这家伙,有时候还是相当通情达理,相当可爱的。他真的会在未来杀死我吗?……不,他杀死的应该是郕扬,也就是国君的公子扬吧。

  空汤所展示的虚幻的未来,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即便只是虚妄,也不可能不对人的心态产生丝毫影响。这个可恶的仙人,他是否了解到这一点呢?他也许并没有被蒙沌破坏了计划,也许他的计划仍在潜移默化地展开着呀!

  ※※※

  但是,我没有机会再犹豫了。几天后,剧棠在国君面前进了离芬的谗言,离芬被勒令闭门思过。郴国的两大世卿,原本稳定的天平,开始偏斜。通过不同途径,我了解到这一事件的许多内幕:似乎剧棠有郕扬的帮助,才得以进谗成功,击败长期以来的政治对手离芬的。郕扬为什么会帮助剧棠呢?莫非剧棠暗示将帮助他登上世子之位吗?我不清楚,但似乎只有这样猜测,才能把握郕扬态度转变的缘由。

  剧谒再次来到我家中,重提前议。我已经无法拒绝了,我被迫还是要娶剧氏的小姐为妻。命定的必然,果然是无法改变的吗?我有些烦躁,也有些惊骇地想到这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