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鲤跃

尘劫录 赤军 4283 2003.09.13 18:46

    古诗云:大河汤汤,有鲤跃梁,化龙或螭,归我故行。

  ※※※

  我妻似乎只是在开玩笑,并没有真的动怒,她见到我的窘迫模样,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把悬到嗓子眼里的心放落肚中。然而危机过去,却不免又胡思乱想起来:“她是相信我与雪念并无苟且呢?还是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说得也是,男儿三妻四妾,本是寻常之事呀。”

  但我随即惊慌地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的感觉,就好象偷食的猫儿怕被人发现一般。我妻转过头去了,不知道她有无窥破我的肮脏心事,不知道她现在的眼神是怎样的,但不管她心里怎么想,我想到“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心里却隐隐发酸。世上怎有毫无忌妒之心的女人?她若是不在意我与雪念如何如何,也正说明她根本不在意我呀。

  不过我妻接下来的行动,倒让我渐渐放下了心。她把雪念拉入车中,说:“我一个女眷,正要人服侍。”似乎生怕雪念再和我呆在一起。这似乎说明他对我与雪念如何如何,还是颇为在意的,也反映了她对我还是颇为在意的。我心头微甜,但为了与雪念分开,却又有些微感到遗憾。

  一路向西,三月初来到家乡石府郡云潼县。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父亲——知道我犯下如此罪过,他或许会狠狠地责罚我,或许会抱着我头痛哭。不知道怎样面对,干脆就不面对好了,我没有回家,只是派仆役送了一封信回去。

  折而南下,三月中旬进入成寿郡治高航城。尉忌作为先行,已经先去太守府邸通报过了——我还没有见过这个老丈人,心中未免有些忐忑。隔着帘幕询问车中的妻子,她回答说:“父亲外刚内柔,有我在此,他不会苛责丈夫的。”

  心中反复思量,打好了一份草稿,准备把围困怀化的乱民数量增加一倍,把自己冲杀出城的英勇事迹也夸大一倍,让丈人认定失守乃是天意,非人力所能挽回,而我也并非怕死,是怕死后妻子艰辛守寡——我全是为了你的女儿,才含羞忍耻,甘冒国法,背负不忠畏死的恶名的呀!希望因为这套说词,他可以原谅我,并愿意收留和帮助我。

  然而见了面,却因为丈人身穿丧服,而把我一番构思了良久的话都噎了回去。我才大礼参见,丈人面色沉重,扶起我来,低声说道:“本月初三,今上已然薨逝了。”我大吃一惊:“今上正当壮年,如何寿数不永?”丈人轻轻叹了口气:“今上正筑别宫,前往督查,不幸感冒风寒,就此乘龙而去……”

  我还记得因为要盖这座别宫,致使国库空虚,我在上计中如何催促,都无法拨给怀化县赈济物资——如果朝廷能够拨发赈济,或许乱民不会坐大,我也不至于丢失了县城,凄凄惶惶逃到这里来。因此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在肚子里暗暗骂了一句“活该”。然而逝者已矣,来日可追,换个皇帝定要大赦天下,看起来我的罪过最晚明年元旦就可以免除了。

  “未知何人继位?”我询问丈人。今上还年轻,没有子嗣,他薨逝以后,应该是几个同胞兄弟最有资格继承大统吧。如果是忠平王继位,此人一向性子急,权力欲也重,大概不用等到明年元旦就会改元,改元就会大赦天下。

  丈人微微叹了口气,低声对我说道:“都中适有消息传来,三公等共立永济王为嗣主。”我闻言不禁一皱眉头:“永济王才九岁而已!”丈人冷哼一声:“此定大司马崇韬之意也!”

  今上——不,现在应该称呼为“大行皇帝”了,改元以后就该称呼他为“先帝”——共有三个兄弟,忠平王郕瑜、高市王郕琅已经成年,可惜他们都是庶出,永济王郕顼倒是元康皇帝嫡子,可惜元康皇帝薨逝时他还在襁褓中,现在也不过才九岁而已。虽说立嫡不立庶乃是从威朝时就制定的礼法,然而礼法可以从权,长幼有序,国家不立长君,却立个屁事不懂的小孩子,这里面定有阴谋存在!

  其实阴谋的主使路人皆知,那就是大司马崇韬。崇韬是元康皇帝的娘舅,同时也是郕顼的嫡亲外祖父,从来擅政揽权,横行不法。从他的角度来看,立自己的外孙为皇帝,更重要的是立一个还没有自主能力的小孩子为皇帝,对于维持和扩大自己的权势,是相当有利的事情。正逢天灾不断、饿殍遍野、暴民滋事,现在连朝廷里也出这样的乱子,难道大成皇朝三百年的基业就要走到尽头了吗?古人云:“天地灾异,正以示警,天灾必有人祸继之。”真是一点也不假呀。

  于是我也被迫穿上孝服,要为大行皇帝守国丧三月,直到他入土为安。我和妻子还没有圆房,一路上生怕被丈人看出来,考虑该怎样交待才好,这下子问题倒是暂时解决了。国丧期间,夫妻不能同床,也不能有过于亲昵的举动,只要持之以礼,丈人不会产生丝毫疑心。

  ※※※

  一晃三个月过去得很快。北方传来消息,乱民已经占据了几乎整个郴南郡,国岸兵败如山倒,被押回都城受审,前线军事由昭远将军崇略全权负责。崇略是大司马崇韬的同族兄弟,颟顸愚蠢,毫无威望,崇韬使其为将,只是为了掌控军事权力不落到他人手中去吧。

  先帝谥为“元哲”,下葬还没几天,新皇帝就于六月节正式改年号为安定持统,下了大赦令。丈人派人去都中打听,说只有国岸一人不赦,其余在剿灭乱民的战争中有罪的官员,一律留俸夺官,不另加处置。“贤婿且在我幕中襄助,”丈人很高兴把我留在成寿,“另寻机会得一好官,不必往郴南那种乱遭遭的地方去。”

  其实留在这里也不错,和丈人混熟了,感觉此人虽有威望,却无主见,出点什么事情,很容易就能蒙骗过关。他因为深爱其女,爱屋及乌,对我也照顾得很周到,锦衣美食,比回家乡都要舒服得多。何况若在家乡,我不过普通的乡宦子弟,在这里却是太守的东坦快婿,衙中城内,谁敢对我不恭敬?

  七月的某天早晨,时才辰初,就被丈人叫到内厅里去。只见丈人今天的脸色很不好,头也不梳、须也不理,披着一件居家常服,好象才刚从榻上爬起来。“大人何事忧烦,未知小婿可能为大人分忧?”我行过礼后,就端端正正地坐在他面前。

  丈人把原来箕踞的姿势改为正坐,皱眉说道:“衣冠不整,是无礼也,都为老夫心情大坏,还请贤婿勿怪。老夫久无梦矣,昨夜却得一荒梦,料必天上诏示,特请贤婿来共参详。”

  我听了这话一愣。解梦这种事情,我可不太擅长呀。然而还必须毕恭毕敬地听他描述下去——“老夫梦见一条手臂,在我眼前曲张,昏花老眼,不能见是何人之臂。手臂招招,便往南去,老夫循而追去,失足落入一大河中,河中有鲤,大可三围,须粗如藤,忽然跃出水面,就此不见。老夫只觉足下空虚,往河中直墮下去,睁开眼时,始觉是南柯一梦——贤婿可能详否?”

  我在朗山的时候,也曾听师父说过一些解梦的法门,隐约记得,梦见大水,定有火患,或者其患来自南方,梦见鲤鱼,定是升腾之象。然而这些话本来就前后矛盾,真的有人光梦见鲤鱼而不梦见水的吗?那是什么鲤鱼?盐烤鲤鱼?现在丈人的荒梦中,既有大水,又有鲤鱼,这是什么预兆?是好是坏,还是佳恶参半?我的道行有限,可实在研究不出来。

  丈人知道我有多大分量,他虽然没主见,可我若是假装言之凿凿,他也定然不会相信,很清楚我是在欺骗他或是敷衍他。干脆实话实说吧:“小婿惭愧,参详不出……”

  丈人微微点头:“此梦定是上天诏示,不可妄解。贤婿是朗山秩宇宫出身,不如回山去请示九德真人,解我疑惑。”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来递给我。

  我一下子愣住了。所谓九德真人,正是指我的师祖棠庚,原来丈人也并没期望我可以帮他解梦,不过要我往朗山去送一回信。若在一年前,这本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我前在钟蒙山上背叛了五山真人,相助妖物,现在怎么还敢回山去,自投罗网呀?

  当然,这种心思是不便向丈人解说的,一时又想不到推托之辞,我只好犹犹豫豫地接过信来。回到自己的住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是否应该启程北上。或者,我带着尉忌去,到了山下就藏起来,只让尉忌一个人上山去送信,请师祖解梦,这样能不能勉强逃过一劫呢?

  正在犹豫之间,突听环佩叮咚,我妻缓缓从帘后走了出来:“听闻父亲夜得一梦,要丈夫往朗山秩宇宫去请九德真人解惑,可是真的?”我点了点头:“正为不敢前往朗山,又不好违拗丈人之意,是以在此徘徊。”

  我妻微微一笑:“何以不敢前往朗山?”我瞥了她一眼,心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还是你打定主意要做一个凡人,因此把从前有关苹妍的事情都忘记了?若真是那样也好,我省得犹豫为难,不敢和你沾身。

  我妻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又是微微一笑:“不如我陪伴丈夫往朗山去吧。”我吓了一跳:“你敢前往朗山?莫非你……”她轻轻摇头:“二化归一,并非从一,我今是半人半灵之体,世间罕有,正想看九德真人是否能够窥破。”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万一被他窥破怎么办?何必冒这个险?”

  我妻轻轻喟叹,又显露出那种惹人爱怜的淡淡的凄色:“半人半灵,非长久可处世间者也,九德真人若能窥破,或有解决之道,除我惶惑。丈夫放心,二化归一,真人若加害于苹妍,定无法保全爰苓,料不至伤害于我……”

  “原来你的闺名唤作爰苓?却不知是哪一个苓字?”我也不知道正在讨论严肃问题的时候,怎么对这样的细节如此关心。我妻微微一笑,转过头去,却不回答。

  ※※※

  七月底,我们来到朗山脚下。我还是坚持让尉忌同行,要他保护在我们夫妻身边,寸步莫离。虽然明知若师祖要对我或者我妻不利,凭尉忌的道行,一千个他冲上去也是个“死”字,然而在心理上多少是点安慰。

  来到秩宇宫外,我不敢大咧咧地排闼直入——当我还是此间弟子的时候,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是先叫住一名不大熟识的师兄,请他把丈人的信送进去,呈给师祖棠庚。我站在大门外,游目四顾,寻找逃下山的道路——才一年没回来,门口的花木山石似乎改变了原有的位置,这不会是一个迷阵吧?若是迷阵,我今天是死也逃不出去的了。

  我妻靠拢过来,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胳臂——这种亲昵的举动,在其他夫妇间是常见的,在我们之间却绝无仅有。我脸红心跳,偷偷望她一眼,只见她的眼神分明在说:“丈夫勿忧,料必无事的。”

  正在忐忑惊慌,忽见一人猛地从门内蹿了出来,朝我大声喝道:“孽障,你还敢回朗山来!”我吓得倒退了一步,光听这声音,不用见人,就知道是师父葛琮。抬眼望去,只见他寿眉倒竖,白须如戟,整张脸涨得通红,眼中如要喷出火来。我向他学道那么多年,从来也没看见他有这种表情过。

  心里才在感叹:“完了,完了,今番在劫难逃!”忽然又听见一个声音在师父身后响起:“葛师兄休要动怒,住持请离大人伉俪入紫云殿奉茶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