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祈

尘劫录 赤军 4427 2003.04.23 22:25

    史载:檀王十八年春三月,祈雨于东郊。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胃部痉挛,并且满嘴的苦涩。才翕动鼻翼,突然呛了一大口水,急促地咳嗽了起来。

  突然间,我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正抓着一些什么东西,硬冷然而滑腻的东西。挣扎着向上仰起头,把口鼻探出水面,这才呼吸到潮湿然而清新的空气。慢慢睁开眼睛,首先看到一片巨大的黑色直插入云端。

  略微镇定心神,我逐渐回忆起了落水的前因后果,同时也发现那片所谓的黑色,是一株直径起码在一里以上的巨大的树木——世上怎会有如此巨大的树木?那一定是东方的天柱“苍槐”无疑了。

  想到这里,我的精神猛然一振。才发现自己大半个身体都浸在水中,手里抓的,却是那苍槐裸露的根部。把头埋入水中,定睛望去,纠结粗壮的根部一直向下延伸,不知道埋在何处,而就在一丈多深处,隐约有一道红光闪现。

  我惊喜若狂,不顾全身肌肉的酸痛,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把那道红光从苍槐的根部拔了出来——那正是我原以为遗失在大海中的血剑。血剑并没有弃我而去,只是,印象中我把它插入了鬼鲵的身体,它怎么又会在这里出现呢?

  是那位天人之王在保佑我吗?还是出于一些别的什么原因呢?我想自己大概永远也找不到答案吧。当然,那并不重要。

  血剑依旧在我手中,苍槐就在我的面前。上天既然如此眷顾我,不肯让我轻易堕入死亡的深渊,那么,它也一定会让我找到东方绿色水玉的……不,它一定会让我找齐所有宝玉的!

  有了在大荒之漠以南攀爬绛桑的经验,在此攀爬苍槐,应该也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只是,我必须先养足精神,填饱肚子,才能开始工作。望向大海,看到有几片鱼鳞在夕阳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于是游过去,用血剑刺杀了几条大鱼。

  虽然我从来也没有捕鱼的经验,但这附近的水生动物实在是太多了。各种小鱼看到我就摆动尾鳍匆忙逃去,我也懒得理会他们,而有几条大鱼却悠哉游哉地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大概这附近从来就没有可以威胁到它们生存的生物吧——我很轻松就将其刺杀了。

  扛回几条大鱼,饱餐了一顿。没有盐酱,没有葱韭,生鱼肉吃起来腥味很重,但对于饥饿的我来说,这是并不难克服的困难。天黑以后,我躺在苍槐的根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等待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一早,我就削下一些树皮,编成绳索,背起剩余的鱼肉,向苍槐顶端爬去。经过攀登绛桑的经验,我相信即便东之水玉是在苍槐附近,而非顶端,我也必须先爬上去——上天不会在未经过努力,未经历失望前,就把宝玉交给我的。这是试练吗?我相信是的。

  向上攀登了整整四天,鱼肉都吃完了,但我也已经看到了头顶的树冠,隐藏在浓密的云雾中的树冠。我判断这株苍槐要比绛桑矮上许多,这一发现使自己的信心倍增。

  两天以后,靠啃食树皮,生吃树叶来补充体力的我,终于爬到了苍槐的顶端。头上是重重叠叠的云雾,仍然没有传说中天神居处的影子——这本是预料中事。

  我坐下来,长长地喘着气,观察四周的情况。我发现,在距离自己不远处,树干上有一个直径超过一丈的大洞。我柱着血剑走过去,探头向下一望,黑黝黝的深不见底,有阵阵冷气从这树洞中发散出来。

  相信水玉一定就在洞中。我根本没有考虑一旦进入洞中,还会遭遇些怎样的危险,我将怎样出来。如果上天允许我获得水玉,它自然还有别的安排,否则的话,四外茫茫,我就算离开苍槐,也无法在无边的海洋中找到出路。

  当初离开绛桑,走出大荒之漠,虽然万分艰苦,但还有途径可循,双脚有实地可踩踏。但是现在呢?我就算想循原路回去,又哪里去寻找船只?

  一切听天由命吧,多想又有何益?

  我削了些树皮,编成五条各长三十丈的绳索。我不知道这个洞究竟有多深,我恐怕这些绳索完全不够用,但身上已经不可能背负更多的东西了。把第一条绳索牢牢地系在洞边一处凸起上,然后把血剑插在腰间,我大着胆子缒入洞中。

  洞里很黑,虽然正当午时,阳光几乎是直射进来,但才下缒了不到三十丈,望出去已经是漆黑一片了。我摸索着把第二条绳索接在第一条上,继续向下爬去。

  等到五条绳索全都接完,我竖起脚尖向下探索,却依旧什么都碰不到。距离洞底还有多深呢?我不知道。也许放开绳索,轻轻一纵,就可以跳下洞底,也许洞底比苍槐的根部还要深。在这传说中的天柱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常识”可以用作判断的依据。

  我拔出腰间的血剑,血剑在根本无光的洞中,依然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但这红光并照不远。我把血剑插入身边的洞壁,小心翼翼地放开绳索,把整个身体都紧贴在洞壁上,就象只壁虎一样,慢慢地向下攀爬。

  洞壁虽然凹凸不平,有很多可借力处,但终究要比顺着绳索下缒要艰难多了。才往下爬了不到百尺,我已经浑身肌肉酸痛,自觉难以为继。依照前此攀爬绛桑的经验,我用血剑在洞壁上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整个人都缩进去,略微喘一口气。

  我不知道是自己的疏忽,还是命该如此,才缩好身体,突然右手腕一阵酸麻,血剑竟然脱手向下掉落。我大吃一惊,急忙伸手去抓,却一个趔趄,头下脚上直往洞底跌去。身在空中,耳边风声呼呼,我还怀有侥幸心理,也许下跌十几尺就能碰到地面,但却发觉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

  几乎所有的血液都充塞到了脑部,头痛欲裂,眼睛肿胀,望出去鲜红一片……难道,我就要无声无息地、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吗?!

  彭刚死了吗?不,彭刚并没有死,按照史书上的记载,他游历东海,斩杀了鬼鲵后,终于回到中原,并参与了在潼水中游的战斗。鹏王趁彭刚不在彭邑的时候,撕毁盟约,召集三万大军,渡过潼水,对彭邑发动了突然袭击。多亏彭刚及时赶回来,才打败了鹏王的军队。

  一千两百年前的彭国,并不在潼水以西,而是在潼水之南,是在今天翰国的境内。彭刚死后,鸿王准其继承西方苹邑的长子届嗣位为君,改苹邑为彭邑——彭届就是我的祖先。至于彭邑的原址,鸿王分封给了大将翰伟,建立“南伯”翰国。

  我知道彭刚并没有死,但在他的经历与我的经历相联系以前,我并不知道他为何没有死,不知道他究竟在苍槐内部遭遇到一些什么。现在的我,就象一个听老人讲述传奇故事的儿童似的,我知道英雄最终将完成上天赋予的使命,最终将获得幸福美满的生活,但即便如此,故事中的每一道波折,每一道坎坷,依旧无时无刻不牵动着自己的心。是蒙沌救了彭刚吗?可蒙沌分明说过:“下愚五千万天地十万万万缤纷世界,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虽然不是很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可是我猜想,他没有精力和兴趣整天守护着彭刚,帮他铲除前进道路上的每一道坎坷。

  彭刚有关苍槐的经历,在我梦中一闪而没,此后,一连十多天,峰扬和彭刚,相距如此遥远的两条纬线再没有交汇。三月底,我来到了王京。

  王京的城堞高峻,但是残破;守兵众多,但是懈殆。我可以感觉得到,鸿王所开创的,已经延续了一千两百年的威王朝,如落山的红日,日益走向穷途末路。

  进了城,负责接待往来贵族和使节的王大夫僮屈,把我们迎进客驿。

  “各位来得真巧,”在我悄悄递上块白璧后,原本面孔僵硬如顽石的僮屈,突然变得亲切而和蔼,“明日午时,天子要召集宗门达者们乞雨和演法,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盛事呀。”

  我知道他所说的“宗门”,一定指的是“本有宗门”,天子一直执拗地维护这个已经衰弱的古老宗门,不肯皈依“元无”。当然,如今在我看来,本有和元无都一样的偏执而可笑,虽然他们的理论究竟可笑在何处,我却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接触了上人和仙人以后,我当然不会再看得起这些下愚的宗门,就好比通过彭刚看到过绛桑和苍槐以后,我不会再对世间任何一株大树感兴趣,虽然并不了解绛桑和苍槐究竟自何而来,何由生长。

  第二天临近中午,我来到了设于王京东方的祭坛旁边。很可叹的,涟国附近连降暴雨,涟水泛滥,而在距离涟泽不到五百里的王畿,却赤日炎炎,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落过一滴雨水了,土地干旱皲裂,眼看今秋将是颗粒无收的局面。

  面前的这座祭坛,相比郴君盟会诸侯的石台要低矮、简陋得多,坛边围满了观礼的人们,内层是贵族卿大夫们,外层是普通百姓,而至于奴隶们,是没资格占据一席之地的。我被安排在坛北,在这里落座的,大多是各国使节和旅居王京的诸侯贵族。

  我看到坛上坐着十几名灰衣老者,那些大概就是本有宗门的达者们了。他们全都敛衽垂目端坐,不言不动。将近午时,天子及其眷属在铁甲卫士们的簇拥下,登上了祭坛,达者们都站起身来,向天子行礼。

  护卫天子的卫士才不过百余人,虽说身着铁甲,手持铁戈,但在郴国长时间督造铁制兵器的我很轻易就判断出,他们身上、手中的那些铁器,锤炼精度都很不够。一千两百年前,鸿王就已经大规模使用铁质兵器了,一千两百年后,他的子孙们的装备几乎没有多大进步,这真是可笑复可叹的事情。我估计这样装备的士兵,哪怕膂力再大,武艺再高强,郴国的军队以一敌二,完全没有问题。

  坛下所有人都伏低了身体,向天子行礼,我也不能例外。我翻着眼睛,偷瞧天子——在他亲统大军伐彭的时候,远远的,我也瞻仰过其尊容,现在看起来,天子比那时候要苍老和憔悴得多。

  天子及其眷属在祭坛上坐定,本有宗门的达者们就开始祈祷,并试演道法。我对这些基本上没什么兴趣,并且断定他们的祈雨不会有多大效果。春天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我几乎有些恹恹欲睡了。

  但是突然间,我的精神一振,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那大概是某位王姬吧,她身着淡紫色的礼服,乌黑的长发没有结髻,只是梳理得非常整齐地披在肩膀上,是少女的打扮。她就坐在天子的身后,目光似乎有些迷离。

  从这样的距离望过去,目光迷离云云,大概只是我的感觉而已。我所以突然注意到她,是因为觉得她的相貌似曾相识。是的,她和那个人实在是太象了,那个生存于一千两百年前的英勇的女子,那个西方苹族的女领袖,那个我先祖彭刚亲手杀死的爱人……

  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初生的女儿非常面熟,她并不象我,也不象她的母亲惋,却隐约象千年以外的另一个人。我现在才意识到,当看到这位王姬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的女儿竟然是那样酷肖苹妍。

  大着胆子,再仔细观察,发现这位王姬与苹妍的差别还是很大的。虽然相貌仿佛,但神态却有天壤之别。苹妍是那样活泼,充满着一种野性的魅力,而这位王姬却循规蹈矩,沉稳或者说无味得象一泓清水。相比之下,似乎我的小女儿要更象苹妍一些。

  真是好笑,一个才出身的婴儿,竟然会酷肖千年前毫无关系的一个成年人吗?不,虽说苹妍和我并没有血缘关联,但她是彭刚的恋人,而彭刚的生命却莫名其妙地和我的生命相交织,也许相互间存在着无法窥测的神秘的关联吧……想到这样深奥的命题,想到蒙沌所说的“玄”,我不禁有些精神恍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