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黄粱

尘劫录 赤军 4337 2003.08.16 22:17

    古诗云:富贵如浮云,浮云安可觉?爨上烟如缕,黄粱熟未熟?

  ※※※

  不,我注意到新娘的神情,那并非我朝思暮想的神情,那一种腼腆和羞涩,并非我最希望拥之入怀,毕生怜爱的!正当我望着她美艳不可方物的面容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却猛然浮现出另外一种神情来,那才是真正使我心醉,更使我寝食难安的神情!

  那种哀伤和凄艳,那种能柔化钢铁般男子的心肠肺肝的神情,现在究竟在哪里呀?被最信任、最热爱的人出卖,遭到自己丈夫的残杀,那种痛苦和哀伤沉淀了整整一千年,化作世间绝无仅有的沉重和凄绝,那又岂是我的新娘一份普通的羞涩所能比拟的?我一直盼望着成婚这一天,盼望着将人间的至美、我的至爱拥入怀抱,但事到临头,才发现其实自己并非如内心刻意相信的那样,是深爱着爰小姐。

  是的,她确实是人间少有的尤物,但外在的美色不过是一件值得观赏的艺术品,能使人魂牵梦萦的,应该是蕴含在艺术品内部的不同寻常的生命力。如果不是在百木村和钟蒙山上见到过那种凄艳的令人心痛的神情,我在马原城中会注意到爰小姐吗?会因为她深夜来访而心旌摇荡吗?

  我知道自己是个贪婪而胆怯的人,但同时相信自己并非只沉迷于凡俗的美色,从而宁可改变信念和敢于背叛宗门的人。此刻细细剖分自己的内心,如果抹去那使我心痛的凄艳神情,我还会不会相赠剑穗,答应爰小姐的请求呢?我还会不会在钟蒙山上相救苹妍呢?

  骤然发现了深种于自己内心的秘密,这用理智刻意隐藏起来的秘密,我不由觉得四肢僵硬,愣在院中,好半晌动弹不得。我应该怎么办呢?总不能把新娘一个人就这样抛掷在洞房里,但既然已经发现和被迫承认了自己的真爱,我又怎么能再坦而然之地去拥抱她、怜爱她呢?这简直是人生中最艰难的抉择,比叛反宗门,甚至改宗修道都更为难以抉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我知道新娘终于无法忍耐,含羞忍怯走出来看发生了什么变故。我应该怎样向她解释呢?要不要撒一个弥天大谎,比如说感觉有妖物来袭,因此出门来查看……她会不会相信呢?她若不相信,我还有机会改口吗?

  真佩服那些随时随地都能编出谎话来,甚至谎话明明前后矛盾,还能使听众相信的人呀——可惜我踏上宦途的时间还并不长,否则定有妙计应对,定不会如此刻般犹豫和烦恼吧。

  “夜风颇凉,丈夫怎不进屋中来?”我听到爰小姐在身后轻声问道。

  缓缓地转过身去——四肢似乎真的僵硬了,转动小小的角度,都要花费很大的决心和气力——我正准备先随口敷衍两句,再现编瞎话,但看到月光下爰小姐的面容,却突然间呆住了。不,那并非爰小姐的面容,在她脸上,并没有疑惑和羞涩,却只有淡淡的笑容,微蹙的蛾眉下逐渐凝聚起来的略带哀伤的淡淡的笑容!

  “你……”我张大了嘴,却再也合不拢来。“我早便对你讲过,”那女人轻轻地叹息一声,“我便是爰小姐,爰小姐便是我,两者一体而二化,你又何必看不开呢?”“不,”我突然叫了起来,声音之大,连自己也吃了一惊,“那是不同的,一定是不同的!哪怕原本一体,既然已经二化,当然就不是一体了!苹妍是苹妍,爰小姐是爰小姐,你们只有面貌相同而已,别无近似!”

  “也许吧,”苹妍轻轻摇了摇头,“她是名门闺秀,我只是一个妖物罢了。娶爰太守之女为妻,你的前途无可限量,依恋一个妖物,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坎坷和痛苦。你并不愚蠢呀,怎会想不通呢?”

  “我怎么会想不通?但想通了又有什么用?”我迈前两步,张开双臂想把苹妍拥入怀中,她却轻轻一个转身就躲开了,“我若但凭理智行事,当初在钟蒙山上根本不会救你!或许最终我还是会选择爰小姐,但我此刻难道不该犹豫吗?不该烦恼吗?我来院中吹吹凉风,还真以为爰小姐会出来查看,没想到却是你……你既然经常藏头露尾,不肯出来见我,现在又跑出来做什么?你的出现,只会增添我的烦恼呀!”

  我这是在说些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听上去倒仿佛一个孩童正在向大人耍赖撒娇。其实也并不算错,她存于此世,已经快两千年了,我在她面前不正是一个孩童吗?

  “既然如此,那我离开便是了,”苹妍似笑非笑地回答,“以后再不会出现。从前种种,你就当是一个梦境吧,现在你回归了正途,还是彻底把我忘掉,才能幸福地生活下去呀。”说着话,向后缓缓退去。

  她分明在欲擒故纵,否则何必要往后退,只需“嗖”的一声化道白烟,就可以离开了。然而此时的我却根本想不到这一点,我匆忙伸手去捉她的衣袖,然而摸到的却只是虚影:“你不要走!要我把从前种种都忘掉,要我忘掉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可能彻底抹杀。即便如前般四维颠覆,今昔倒转,只要你的影子曾经通过我眼耳进入心中,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呀!”

  “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呀,”苹妍摇头叹息,“这天地万物,包括你我全都是虚假的,恩爱仇恨,当然也是虚假的。苹蒿已经对你说过了,我近日也颇有领悟,你却仍然看不开呀。”“看开了又如何?”我大叫起来,“就算一切都是虚假的,然而生存在虚假中的我们,既然无法跳出虚假之外,又何必假惺惺地自以为超脱呢?!我只知道自己眼能见、鼻能嗅、耳能闻,身体发肤可触,如此虚假,和真实有什么区别?!”

  话音才落,突然四周变得明亮起来,我眨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来的时候,却发觉自己并非置身于深夜的家中,却站在一泓清澈的泉水前面。一道窄窄的瀑布,飞珠迸玉地从山壁上直挂下来,一个长发披散的老人盘腿漂浮在空中,正微笑着望着我。

  怎么回事?是再一次四维颠覆,今昔倒转了吗?如果没有前次在萦山上的经历,此刻我应该惊慌失措,瞠目结舌吧,但正当情绪如此激动,与苹妍辩论一些本不该此刻辩论的问题的时候,却突然被这个老头扯到萦山上来,真使我怒不可遏。四周望望,果然不见苹妍的踪影,只有苹蒿双手笼在袖中,微笑着站在旁边。

  “你……你烦不烦呀……”我从喉咙深处吐出一口气,刹那间愤怒变成了无奈,“别告诉我说这是一枕黄粱的故事,是你刻意造出虚幻前景来点化我。你觉得很有趣吗?你简直是在玩弄我的感情嘛……”

  老修道士“嘿嘿”地笑了起来:“如果我告诉你,你前此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在刑场上被绛通救下、觐见天子、步入宦途、捉拿膺飏,乃至于下聘成婚,一切都是虚假的,你会有何举动?”

  “我会一脚把你从天上踢下来!”我自己都没想到,竟然用这样的语调和一位招惹不起的得道高人讲话,“就算我有成为修道士的资质吧,然而我却没有成为修道士的意愿呀。我只是一个凡俗,贪婪、胆怯、好逸恶劳,我根本不想迈上艰难的修行之路,我只愿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拜托你就别来点化我吧。拜托你放我走吧……”

  “那么如果……”老人却似乎一点也不生气,依旧淡淡地笑着,继续问我,“如果我告诉你,再往前的一切也都是虚幻的,你出师下山、前往钟蒙剿灭妖物,乃至遇见苹妍、爰小姐,一切都是虚假的,你又会有何举动?”

  “我还是会把你一脚从天上踢下来!”我语气很硬,声音很响,但话语中却充满了无可奈何,“是啊,是啊,一切都是虚假的,从我诞生起,就堕入一个难醒的大梦。可既然难醒,这个梦就让它一直做下去吧,不需要您老来把我唤醒呀!”

  “对于你来说,这个梦或许并不难醒呀。”老修道士淡淡地说道。“我自己不愿意醒,这总可以了吧,”我丝毫也不领情,“您老看错人了,我毫无慧根,我一身愚骨,我喜欢辗转在下愚中,是生是死、痛苦欢乐,都不关您的事呀!”幼年也曾经有过种种幻想,希望某天会有一位得道高人甚至是上人或仙人来点化我,引领我进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世界,可没想到如今真碰上这种事情,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老修道士缓缓收敛了笑容,然后慢慢皱起眉头,目光炯炯地望向我,我心里不由打个寒战。谁说得道之士万物不萦于心,无喜无悲?从这老头反复想要点化我来看,他一点也不豁达嘛。这样不豁达的一位高人,若是燃起怒火,伸枚小指就能让我形神俱灭。我刚才的语气是不是太重了?是不是被他看上,我就只有跟随走上修道士之路,再也逃不了了?

  老修道士望向苹蒿:“是不是太性急了,是不是时机还不成熟?”天哪,拜托你放过我吧,别再等待什么时机了,再这样时空转换个两三次,我精神非崩溃不可!旁边传来苹蒿的声音:“虚假和真实真的有区别吗?你不觉得他的思想,已经如其所愿的更显深刻了吗?”“那又有何用?”老修道士摇摇头,“那只会让他堕入更深的矛盾中,无力阻止和挽救大劫。”

  他们在说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只是用哀怨和请求的眼光望向那老修道士,希望他就此放弃点化和引领,放我回现实世界中去吧。老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再次微微一笑:“好吧,反正是在虚假中辗转,哪怕等你一生,又有何碍?既然如此,你回去吧。”说着,把袖子一拂,正如我所料的,时空又再次变换了。

  ※※※

  遇见想要指引自己的得道高人,却被自己三言两语噎回去了,这简直是入宝山而空回,怒气逐渐消散以后,我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孟浪。但当在月光下,再次见到苹妍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容貌和体态以后,我却眨眼间又把这才冒出头来的懊恼,生生按了回去。

  “你想逃走吗?”我的语气近乎哀求,“这一切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发生,都来源于你在我生命中的出现。既然已经出现,就再也无法消亡,无法遗忘。你不应该补偿我吗?你怎么好意思这就逃走?”

  苹妍望着我,目光变得相当复杂,不仅仅有哀怜和无奈,还有许多我看不懂的东西。她突然伸出手来,一扯我的衣襟:“跟我来吧。”

  我恍恍惚惚地跟着她往屋中走去,只见清泠的月光下,爰小姐依旧坐在床头一动不动。苹妍松开了我的衣襟,慢慢向爰小姐走过去,然后如同雨落清池般,两个人影逐渐融合为一,二化又变成了一体。我愣愣地站在她前面,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也不知道该如何理清自己的思绪。

  那个女人慢慢站了起来——我不知道那是苹妍还是爰小姐,她脸上既有我熟悉的羞涩,也有令我心痛的哀怨——慢慢地向我伸出手来:“我再次归来这个世间的目的,已经无法完成了,我不能杀你,就无法彻底结束延续了一千七百年的仇恨。或许,回归成为一个普通人,对于我的另一半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吧。对于你来说,或许也是最好的……我的丈夫……”

  我打了个寒战,突然有一种发现收藏了数代的古董竟是赝品的感觉。慢慢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柔荑——确实握住了,那不是一个虚影——愣愣地望着她,隔了很久,我才开口说道:“很晚了,早些休息吧,夫……夫人……我,我确实是很累了。”说完话,我象具死尸般僵硬地倒在了床上,把身体一蜷,就这样和衣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