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钟蒙

尘劫录 赤军 4352 2003.05.30 23:44

    古诗云:采薇钟蒙山,烧松饱一餐,立岩危且仄,来登难上难。

  ※※※

  世间妖物,大抵不出“精灵鬼怪”四字。师祖棠庚曾说:“有情之物,感日月精华,历百年而得智慧,是为精;无情草木土石,历千年而得智慧,是为灵;人之殁也,其魂不散,起而作祟,是为鬼;六合之外,人所罕见,史所不传之物,是为怪。”

  拉拉杂杂讲一大套,故弄玄虚,其实很简单。动物妖化就是“精”,植物或者非生物妖化就是“灵”,人死了魂魄不散变成“鬼”,没人见过的奇特生物就是“怪”。棠庚说,精、灵都不可怕,生物妖化,会保留其本来的弱点,只要了解它的弱点,就好降服。猫精总不会比老虎力气大,鱼精离了水一样窒息,木灵最怕的是火。而至于鬼、怪,它们的存在超脱于人类常识范围以外,就比较难对付了。不明白的事物,其实是最可怕的事物。

  世界是很复杂的,知识是没有穷尽的,分类永远是笼统的——对于妖物的分类也是如此。我就不明白,人死而化鬼,那么犬人死了会不会变鬼呢?除了难看一点,野蛮一点,似乎他们和人类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啊。更进一步说,猫呢?狗呢?只有人类有魂魄吗?人类魂魄不泯就变成鬼了,猫、狗为何死了就是死了?

  师父老怪我想得太多,莫名其妙的问题层出不穷。可是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问题?还不是因为你们教不得法,理讲不通。你们的理论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我还能提出什么古怪问题来?

  我从小就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厌烦师长们整天摆在嘴边的大道理。这些道理很少是他们自己研究出来的,多是来自书本以及上一代师长的言传,许多方面,他们自己也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既然如此,多少谦逊一些才好,别以为年龄比他人大,资格比他人老,懂得就一定比他人多。如果有位老人说出“痴长数十年,一无所知”的话来,也许我会格外尊敬他——然而可惜,我至今还没遇到过一位这样的老人。

  当然,我并非专一叛逆,师长所讲的话,某些也是很有道理的——那是我认为这话有道理,而不是他们的自我标榜。比如有关妖物的分类,起码腥风一起,就可知非精即怪。植物和非生物是没有那样浓烈的异味的,鬼更是无嗅……不过,等等,若是动物之尸幻化的妖物呢?那算精还是灵?或者算鬼……天晓得他们的魂魄是否仍寄留在尸体中,人之魂寄留在尸体中,不也能变成僵尸异鬼吗?

  所有的想法,都在一瞬间完成,人的思绪,总是比最快的羽箭还前进迅速。我听到梁贯叫了一声:“何方妖物?”脑子里立刻就冒出这种种念头来。思绪跳沓,顷刻无踪,也不知道是自己的缺点还是优点。

  其实在闻到腥风的一刹那,我就已经举起了长剑。在黑暗中定睛细看,只见院中烟雾徒起,雾中伸出一只毛绒绒的大手,抓向梁贯的面门。

  梁贯持剑在手,一剑向那只怪手刺了过去。虽然身为炼气士,长于道法而拙于剑术,但人在遭遇危险的第一本能反应,就是把手里的武器刺将出去。烟雾中,那只怪手突然转向,一巴掌拍在梁贯的肩膀上。梁贯叫了一声,长剑脱手落地,人也倒了下去。

  晨谙怒吼一声,提剑扑上。那只怪手弃了梁贯,又向晨谙面门拍到。晨谙挥剑去挡,出招却软绵绵的不成章法,似乎还没梁贯运剑流畅。眼看那只怪手避开了长剑,一掌拍向他的肩头,晨谙急忙一矮身,就地一滚,狼狈地逃开了。

  这时候,我已经跑过去扶起了梁贯。梁贯喘着气说:“我没事……快去相助晨谙,妖雾中有迷心之气,他抵挡不住的!”

  原来是这样,所以晨谙才脚步虚浮,身为剑士,使出剑招来却毫无章法。我放下梁贯,一个纵跃来到晨谙的背后,张开紧握的左手,把山部定心符印在他的后心。

  晨谙猛然打个冷战,精神徒然大振,长剑一抖,向那怪手猛力刺去。这一招流畅稳健,而又凶猛无俦,想不到他一个寒门出身的下级剑士,竟然有如此实力。

  那只怪手再也无法轻易避开来招,向后一缩,但还是被晨谙一剑擦破了油皮。妖雾中猛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震得我头脑一晕,不自禁倒退了三步。虽然有山部定心符护体,晨谙出剑也不由缓了一缓,就趁这个机会,怪手捏合成拳,又向他胸口打来。

  晨谙正想缩身躲避妖物的攻击,突然“哗啦”一声,一道闪电从我身后崩出,准确地打在怪手中指关节上。电光飞溅中,妖雾中又响起一声惊人的惨叫,随即那怪手缩了回去。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正在休息的同伴们被惊醒了。看那闪电的光芒白亮耀眼,估计很可能是寒炜亲自出了手。这老人的法力,应该不在我师父之下——不,把他比我那个无用的师父,多少有点侮辱了这位老炼气师。

  怪手缩回,妖雾猛然收拢。我看到腾语一个箭步蹿了上来,双手握剑,对准那浓浓的妖雾一剑砍下。随即寒炜也冲到我的面前,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辞——我听得出来,那是御风之术的咒语。

  腾语一剑砍了个空,妖雾收拢起来,“呼”地向天上飞去。而几乎同时,寒炜也衣襟带风,腾空而起——他怎么知道那妖物要跑,抢先施御风之术前往追赶?看起来,这位老炼气士还真是不简单呀。

  只见两道白影,一前一后倏忽离去。御风之术是风部的高级道法,除了寒炜,一行人中无人会使,我们只好眼睁睁地看他们追逐远去,帮不上忙。

  但寒炜似乎也没能追上妖物,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空手飞了回来。他才落地,腾语就凑近去问:“如何?”寒炜摇了摇头:“此妖颇有神通,以我之能,也仅能勉强克制而已。”他环顾众人,继续说道:“这东西腥气逼人,但非鱼腥,应该是山中的精怪吧。”

  我们一起点头。桐辅吐了一口气,笑着说:“若是山中精怪,比水里精怪总要好对付一些……”寒炜不赞同他的看法,缓缓说道:“据我等得到的消息,山中有精,水里也有精,不是这妖物还有协从,就是它能于山水间同时出没。‘好对付’?不可轻易下结论呀。”

  但愿这妖物只是水陆两栖的,而没有什么协从帮凶——可是,有什么动物是水陆两栖的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总是出现青蛙、水獭之类可爱的小东西,这些小东西真能成精吗?它们成精以后也不会有多可怕吧?

  不过也很难说,天下奇怪的事物实在太多了,并且似乎有越来越多的趋向。如果有人说,这怪物是一截从山里滚下来泡在水里的烂木头所化成的木灵,我也丝毫不会感到奇怪……

  ※※※

  好在剩下的一段月明星稀,并没有别的事情发生。我们乐观地猜测那妖物并无协从,否则怎不回来报仇?人在遭逢危急之事,总喜欢把事情往好里想,否则光忧虑就会要了自己的性命,还等妖物来索魂吗?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扎束停当,策马往钟蒙山里去。正是仲秋,山上部分树木已经开始落叶,但放眼一望,还是郁郁葱葱的,杂草灌木更是齐腰深,马匹根本走不进去。我们只好把坐骑拴在山脚下,唐澧想要留下来看马,被大家一致否决了。

  寒炜走在队伍的前面,不时掐指计算,探寻妖物的巢穴。腾语走在最后,提着他那柄大剑——这柄剑长近六尺,宽有两寸多,确实必须双手使用。我们也都捏着符、端着武器,警惕地四下张望。

  中午的时候,大家围坐下来简单地用了午饭,饭后继续前进。进山已经小半天的时间了,还没走到半山腰,看样子,今天是很难有什么发现了,也许要被迫在山中露宿。想到这一点,想到在如鬼影婆娑般的林中熬过漫漫长夜,我的心里就有些打颤。

  还好,未时刚过,寒炜突然向后比了个手势,意思是妖物的巢穴应该距此不远了,要大家提高警惕。我左手捏着山部定心符,右手提着长剑,剑柄上还画了道雷部霹雳符,抖擞精神,侧耳倾听。除了风吹树叶的轻响外,身旁不远处竟然还传来一阵“唏唏嗦嗦”的奇怪的声音,瞥眼一看,原来唐澧竟然不自觉地在发抖。

  又往前走了半里多地,寒炜猛然停住了脚步。大家都分外警惕起来。只见他抬左手往前面一指,“敕”了一声,“蓬”的浓烟冒起,一丈外树倒石翻,露出地上一个隐藏的大洞。

  “那妖物似乎暂时不在附近。”寒炜转过身,向腾语使了个眼色。腾语点点头,双手握剑,大步向那地洞走去。经过寒炜身边的时候,老炼气师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大概是施加了某种符咒。

  腾语小心翼翼地来到洞边,向下望了望,然后转过头来注视寒炜。寒炜左手掐指,摇了摇头,表示附近应该并无妖物活动的迹象。腾语开口说道:“洞里都是一些尸体,大概是百木村被掳的村民吧。”

  我们走近去,只见那地洞约摸一丈多宽,洞中密密匝匝地躺满了村民的尸体。唐澧“哎呀”一声,梁贯却叹了口气。腾语蹲下身来,把手向内一探——堆在最上面的村民,距离洞边不到一尺——他是探的一具尸体的鼻息,然后“咦”了一声:“尚有呼吸,身子也还热,并没有死。”

  晨谙闻言,帮助腾语把那村民拖了上来。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闭着眼睛,象是正在熟睡。寒炜一搭这男子的脉门,又翻开他眼皮来看,点点头:“是被妖物迷住了,并无性命之虞。”

  说话的功夫,晨谙和梁贯又拖上来一个老年妇人,我蹲下身来按了按这老妇的脉搏,报告寒炜说:“此人也是一般,尚未死去。”寒炜左右望望,叫腾语、扩放和我三个人警惕周围动静,梁贯、晨谙、唐澧和桐辅把洞内的村民都搬上来。时间不大,十多个村民被整齐地排列在洞边,寒炜逐一探查,果然都还有气息。

  “可惜,现在手边缺乏施法之物,很难将他们救醒,”寒炜轻叹一声,“况且,除非消灭了山中的妖物,否则怎敢放心施救那么多人?”我听了他的话,转头说到:“这些人若不救醒,难道搬下山去吗?那恐怕比对付妖物还要辛苦哩。”

  就这么一转头,我猛然意识到洞中有某种较为熟悉的东西存在。定睛望去,只见上面三四层的村民都已被搬开,晨谙和桐辅正小心翼翼地从洞边滑下去,去搬约摸六尺以下的村民。他们才搭住一个青年男子的手脚,而在青年男子身边,躺着一个白衣的女子。

  正是这个女子,虽然距离颇远,我无法确切地看清她的相貌,但目光扫过,徒然觉得葱郁的林中,昏暗的洞中,猛然变得明亮起来!正是这个女子,是我昨天在百木村中所见到的女子。昨天只看到了她的面孔,现在更看到了她的身躯,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袍,虽然袍角沾满了污渍,依旧是那样洁白,衬托着整个人更天女一般艳丽!

  眼前虽然一片明亮,晃得我头脑一阵晕眩,但心中却有一道阴影掠过。我大叫一声:“快退出来,小心你们身边那个女人!”晨谙和桐辅都愣了一下,但随即变故就发生了。

  变故来得如此之快,使我相信这是早有预谋的诡计,即便没有自己出声喝破,那妖物也一定会趁这个时机动手的。我的话音才落,只听洞中一阵阴冷的笑声,我感觉眼前猛然一暗,被灰濛濛的雾气笼罩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