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乱相

尘劫录 赤军 4321 2003.08.11 18:25

    古诗云:天道不紊,地道不乱。乱相既萌,人何得缓?

  ※※※

  我这趟来得还真是巧,膺飏手下的门客,大多被他遣去别处办事了,仓促间收到我前来捕拿他的消息——果不出所料,县衙中有他的耳目——还来不及转移家人仆佣,就被我一鼓成擒。捉住的,有十几名忠诚的仆佣——其余都跑散了——还有他的妻妾、儿女,总共二十多人。可惜那个姓硃的却并不在其中。

  把这些人押回县衙,天光已经放亮。我让人把膺飏用绳索和铁链牢牢绑住,还在他脑后贴了几道符咒,封印他的气力。和县令商议的结果,为怕膺飏的门客回来后试图劫人,我们必须立刻动身,押他们回都中去。

  我本意想把膺飏就地正法——身为绣衣直指,对付这样非官非宦的罪人,我有这个权限——但县令却说:“此人天下豪强巨恶,陛下定想在都中明正典刑,以震慑宵小。”他的话确实有道理,但带着这样一个武艺高强,交游广阔的家伙上路,千里押回京都,路上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实在让人不放心呀。

  都尉崇则建议说:“不如挑断他的手脚经脉,就算路上为人所劫,也是个废人,无能为也。”我听了这个主意,连连点头,大为高兴。可惜尉忌反对我运用这一报仇的良机,他把长矛在地板上重重一顿,大声说:“此人当世豪杰,可杀而不可辱也!大人若怕他逃走,尉某愿亲身押送,倘有闪失,自刎以谢!”

  这家伙,分明不让我报了太山牢狱之仇!虽说把膺飏押到都中,劝陛下判个大逆的磔刑,我也挤在人群里观看,足解心头之恨,然而不能亲自动手,多少会有些遗憾呀。大概县令听说过我和膺飏之间的仇恨,看我脸色不豫,凑过来讨好似的建议说:“大人押这数十人前往都中,路途确实坎坷艰辛,本县又无太多兵马可供大人驱使——既暂不取这恶贼性命,他的妻子仆佣,大人何不亲手杀了,取头去报天子?”

  我一拍大腿,心情立刻变得舒畅起来。我早就发誓要杀光膺飏全家,这回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虽说膺飏的妻妾都颇有姿色,砍断她们雪白的脖颈多少有些可惜,但反正落不到我怀里,杀便杀了;虽说他的几个儿女都还年幼,最小的一个仍在襁褓之中,杀害幼童有些丢脸,可谁让他们不幸生在膺家的呢?

  左右望望,崇则毫无异议,尉忌想了一下,大概考虑到带那么多人上路确实有些麻烦,于是也终于缓缓点了点头。我不由恶念徒生,把手一挥,就要下令——但突然间,我觉得四周的气氛不对。县令、尉忌、崇则他们都不一动不动,正面对的门外,原本随风摇曳的树枝也突然静止了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除了我自己,一切活物仿佛都已沉睡……

  惊惧中,忽见一道白雾在屋中缓缓升起,我猛然醒悟,开口问道:“是你吗?昨晚是你引导尉忌他们走出迷阵,救了我的性命吗?”白雾渐散,苹妍双手在胸前交叉,微笑着出现在我面前——我又看到这种微笑了,又看到这种淒美的微笑了,心中不由一阵抽紧。

  “恭喜你今日得报大仇,”苹妍缓缓地说道,声音低沉而婉转,听在耳中,如饮纯醪,“虽然不能立刻斩杀膺飏,却能亲手杀了他的妻妾子女,能屠尽他的满门……”

  我点点头:“还以为你早就离开了,还以为今后再也见不到你了……都是你的功劳呀,若非你暗中相助,别说捉不到膺飏,连我自己的性命也难保呢。”“我回来看你报仇,”苹妍淡淡地说道,“看你如何杀尽膺飏的全家,如何亲手斩断那些女子的头颅,斩断那些幼童的头颅——其中一个还在襁褓中,脖颈想必短小,砍的时候务须小心……”

  我听出她话中的不协调音来了,匆忙问道:“你不希望我杀那些女人孩子?”苹妍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为报千年之仇,也几乎杀尽了仇人的后裔呀——除了你,我几乎杀尽了所有的男子。我没有杀女子,大概因为自身也是女子之故,你却不必有这种妇人之仁呀。我是一个无知识的妖物,尚且杀人如麻,你是一位堂堂官员,岂可不为报仇而罪及人的妻孥?”

  她分明在说反话,我不由气得一拍桌案:“你想救他们的性命吗?你不过是一个妖物呀,现今连人都无仁人,何况妖物?!你不想我杀他们就明说好了,冷嘲热讽的,当我是傻瓜吗?!”

  “幼童虽然可怜,最怜悯他们的不是妇人吗?”苹妍微微一笑,身周又涌起了淡淡的白雾,“故此怜悯幼童,是为妇人之仁也。你是大丈夫,何必有妇人之仁?杀吧,亲手斩断他们短小的头颈吧,你虽是人,行事却与我这妖物一般,如是我的同类,这不是你一直盼望的事情吗?”说话间,那雾越来越浓,终于把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白雾渐渐飘散,身周的一切又都恢复了活力,包括门外的树枝都重新动了起来。但此刻在我心中,却如槁木死灰一般,准备下令的手举到一半,再也伸不出去。

  “大人以为如何?”县令看我没有反应,于是凑近再问了一遍,“若是赞同,下官这便去提膺飏的家眷来正法。”我长长叹了口气:“且再商议吧。”

  ※※※

  准备休息准备一天,明天一早就押送膺飏等人往都中去。晚间我伏案写了封奏章,先派人快马呈给天子。奏章中除去叙述擒拿膺飏的经过外,我还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妻子仆佣之罪愆,在家主约束之不严也;家主之罪愆,岂妻子仆佣所能逆阻,而所忍告首者耶?臣闻圣人执法,但罪首恶,不及妻孥;故请至尊,宽怀宥从,吞舟是漏。自然仁德布于天下,宵小面缚舆前……”

  这段文字写得很涩,毫无文采。写完了搁下笔,我在心中默默地问自己道:“暂时宽宥了膺飏的妻子,未能完成自己屠灭他全家的誓言,究竟是苹妍那番话使自己良心发现呢,还是不忍拂了苹妍之意?我是一时仇恨填膺,但终于天良未泯呢,还是仍被妖物的美色迷惑着呢?”

  左思右想,当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启程,县令拨了五十名士兵帮我押运人犯。膺飏的仆佣家人们都用绳索捆住腕子,前后连贯成一列,他本人则五花大绑地被推进了囚车。尉忌跨马挺矛,紧跟在囚车旁边,一步也不轻离,马鞍上还挂着一个小木匣,里面装着那个为虎作伥的炼气士的头颅。

  本准备原路返回,但才走到郴南郡治东剧城的近郊,突然一匹快马驰至,马上骑士递给我郴南太守的亲笔书信。我展信一看,眉头立刻皱起来了。

  原来今夏临渊大疫,无数百姓背井离乡向北逃亡,结果被安远县令堵在关外,不放他们进入郴南。这种举措也在情理之中,天晓得流亡的百姓中谁已经感染了瘟疫,若在郴南蔓延开来,他可怎么向上司交代?百姓不得入关,愤怒鼓噪,也不知道是哪个恶徒从中煽动,竟然攻破关门,进而冲入安远城,把县令一刀砍了,掀起反叛的大旗。

  郴南连续几年收成都不好,今夏又是大旱,眼见田里禾苗枯焦,走投无路的当地百姓也有相当多跑去安远,投靠了乱民叛匪。据说他们现在已经啸聚了上万人,一路向西北方向杀来,很快就要接近东剧了。

  因此太守劝我不要就此南下涟河,最好先往西去绕个圈子,经虚陆郡返回都中。我把书信给尉忌看了,尉忌轻叹一口气:“近十年来,天灾地变不断,捐税又重,百姓难以为生,怎不铤而走险?原本只是啸聚山林、抢掠过往,此次竟然攻占了县城,还待来攻郡城,莫非天下真的要大乱了吗?”

  然而叹息过后,我却从他目光中发现了一丝兴奋和欢喜。这家伙,定是想趁着乱世博取功名——否则以他这种寒门出身的士人,本领再强,是不会有什么光辉前途的。况且,或许武人都会盼望天下纷乱,好从中渔利吧,我可只想安安稳稳回到都中,和爰小姐喜结连理,在宦途上一帆风顺地走下去。

  于是停止南下,掉头往西。第三天黄昏,我们来到郴南和虚陆交界处的怀化县境内,正绕过一座小小的高阜,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呼喊声。尉忌策马奔上高阜,远远一望,匆忙过来禀告说:“是乱民!”

  我大吃一惊:“乱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尉忌摇摇头:“足有八九百人,衣衫不整,都用青巾裹头,削竹为兵,不是乱民是什么?”这个时候,如果单独打马狂奔,一定可以逃脱虎口的,但还带着那么多犯人,押着囚车,行进速度慢了两倍还不止,势必天黑前就会被追上。我左右望望,吩咐尉忌说:“往阜上去。”

  本想那些乱民未必是特意前来追我的,暂时逃上高阜隐蔽,放他们过去,可保平安。可没想到乱民来到附近,竟然分散开来,把高阜团团围住。只听他们杂乱地高呼着——“上面有兵,还有官员!”“未知是贪官是好官?”“天下乌鸦一般黑,管他什么官,‘喀嚓’一刀了帐便是!”

  我只觉得小腿有些哆嗦,手下只有五十名士兵,扔到乱民堆里,是十死无生的。尉忌虽然本领高强,可若乱民们一拥而上,他未必还有余暇保护我的安全。我虽是堂堂朗山炼气士,可在那么多乱民面前,和手无寸铁的孺子没什么区别!

  心中大叫“苹妍救命”,却毫无反应。想到她前几次出手,都是在我最危急的时刻,再晚一步,我就必然血溅当场了,看起来没到生死关头,她才懒得出现呢。我一边在心里咒骂这个不近人情的妖物,一边拔剑出鞘,愣愣地问尉忌:“怎么办?”

  尉忌手端长矛,看表情也有一些担忧。他注目往下望了一望,突然转头对我说:“咱们且弃了这些罪囚,尉某杀开一条血路,保护大人冲将出去!”看起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可就此舍弃了膺飏,实在心有不甘。我把长剑一抖,走向囚车:“本待押你回都中正法,不料路遇这样凶险。若放你在这里,也必为乱民所杀,不如我先送你启程吧!”挺剑就往囚车中刺入。

  膺飏这厮果然好本领,虽然被绑得象个粽子似的,还是把腰一偏,躲开了我的长剑。他向我“嘿嘿”咧嘴一笑:“大人休口是心非,我非官非宦,那些乱民如何会杀我?往事已矣,不如大人放了膺某,膺某助你厮杀出去,如何?”

  我怎么会相信这家伙的屁话,把剑一收,准备再次刺下,手腕却被尉忌抓住了。尉忌问膺飏道:“你的家人子女都在这里,乱民无理可讲,便不杀你,难道毫不损伤你的家人吗?我劝大人放你出来,你果能不计前仇,助我们逃出去吗?”

  “你……”我还没来得及阻拦,膺飏先昂首笑道:“离大人奉旨前来拿我,他与我何仇之有?若能因此宽放膺某,反是膺某的大恩人。汝以为膺某何如人也?忘恩负义是宵小所为,汝以膺某为宵小耶?!”

  我正在心里恨骂:“你就是个宵小!”尉忌转头对我说:“大人,尉某以性命担保,膺飏虽是朝廷钦犯,却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料不悔约的。”是啊,普天下都传扬膺飏那厮一言九鼎,扶危救难,仗义疏财,就算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真放了他出来,想他不敢恩将仇报。可对熟人就有信有义,对个陌生人就可以陷他于死吗?我实在理解不了这些所谓豪侠的行为标准呀!

  然而既然尉忌坚持,我总不好再加反对,当下冷哼一声,提着剑走开去了。身后传来打开囚车的声音,接着是膺飏一声朗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