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宫阙

尘劫录 赤军 4204 2005.01.01 17:09

    古诗云:百千宫阙,残垣腐土。万骨之积,亿血之贮!

  ※※※

  梦境究竟是否是现实世界的预兆,或起码与现实世界存在着可以探知的联系,没有人知道,连五山真人也都语焉不详。然而现在我并不在做梦——虽然无法彻底排除自己幻听的可能性——对照昨晚的荒梦……我逐渐相信了那并非一个全无来由的空想的梦境。难道真的是狐隐前来指引我前进的方向吗?然而要我杀入城后就直奔丽正殿东溷,实在太也无稽……

  闭着双目,作吐纳状,而实际心中万分疑惑,反复推想的同时,突然亲兵在耳旁低声叫道:“大人,城门破了!”我猛然睁开眼睛。此刻天色已经全黑,但城门口却火焰通明,可以清晰地分辨出,攻城的敢死士还剩下百余人,已经用巨木把城门撞开了一条尺多宽的大缝。守门的敌兵分明想尽力把门再度阖上,却似乎也因为死伤惨重而有点力不从心。

  必须立刻动手!即便我临战经验非常薄弱,也很清楚地知道,机会仅此一线,一旦敌人增援赶到,丈人的计划定会功败垂成——阑沧不是傻瓜,北门遭遇奇袭的时候,他一定暂时被城南的获筇等人牵制住了,不及来援,但只要空出哪怕半只手来,他都会立刻派发援军的。光德门直连大内,谁敢轻易放弃?

  想到这里,我猛然从地上跳起来,长剑出鞘,对空一挥。身旁的亲兵立刻扬起大旗来,这一千五百兵马齐声狂呼,疯了一般直向城门方向冲去。

  城上又有三五支羽箭射下来,一名亲兵胸前中箭,就正栽倒在我的面前。我不仅心口一个哆嗦,感到有些可怕,于是匆忙祭起天部虚云符来,在自己头顶笼罩起一片宽达一丈九尺的云雾,让敌方那些弓箭手瞄不准目标。

  尉忌埋伏在和我相对的方向,他久经战阵,把握时机只有比我更为准确。我手下的士兵还没冲过吊桥,尉忌已经身先士卒杀到了城门口。只见他双手各持一柄大剑,团团挥舞,好象两个大车轮一般,顷刻间已经劈倒了三名敌兵。敌兵骇于他的武勇,纷纷后退,残余的敢死士们吆喝一声,把城门又推开了四尺多宽。

  尉忌所部汹涌入城,眨眼间就已经驱散了守城的敌军。但尉忌本人却并不急于进城,只是远远地指挥着部下杀上城楼。直等我冲近门口,他才转身笑着大叫:“离大人请速入城,小人卫护你杀往天阳殿去救天子!”

  没想到这个外表粗豪的汉子还有如此心机,晓得把首先进城的功劳让给我。是啊,他即便再武勇无双,再功勋卓著,在丈人心目中,总不如我这个女婿来得亲近,因此不仅不能得罪我,还要尽量讨好我。他知道我从来不喜欢踩着他人的肩膀往上爬,只要帮助我立了功,我还能不在丈人面前为他美言吗?于是我朝他微微一笑,算是谢过了好意,然后跨一大步,迈进城中。

  城门附近已经没有活的敌兵了,我手持长剑,左右望望,倒颇为顾盼自雄。然而此时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于是转头对已经跟到身后的尉忌说:“命汝去救天子,我自将骑兵南下皇城,去寻崇韬。”尉忌愣了一下,还以为我投桃报李,故意把第一的功劳又让还给他,不禁喜上眉梢,回答说:“大人仔细,崇韬身侧,恐有能人异士。”

  亲兵牵过坐骑来,我纵上马背,从鞍旁钩上摘下长矛,凭空指点,招呼骑兵跟上,然后一马当先杀往宫城南面的皇城。骑马作战,才三尺的长剑未免局促,使不上力道,其实马槊才是第一利器。可惜我膂力不足,抡不动普通马槊,只好临时定制了一柄头小杆短、轻上将近一倍的兵器——不能再叫马槊,倒仿佛缩短了一倍还多的步兵长矛。然而我一边疾奔,一边口诵咒语,往矛尖上附加了雷部霹雳符,因此武器的威力不会小于普通马槊。

  稀稀拉拉跟上来的骑兵大约两百多人,不过他们都是久经训练的老兵,很快就簇拥到我身边,相信如果不是怕越过主将去显得毫无礼仪,他们早就冲上前方,把我远远甩到屁股后面去了。我们越过崇仁殿、天阳殿,却并不尝试突破贞义门进入宫城,相反的,我猛然一个转弯,绕过御园,直往丽正殿而去。

  丽正殿是太后居处,我虽然前此从没有机会进过大内,也能估计到它大致的方向。跑了一阵,前面拐角处慌慌张张冲出十多名禁军来,还没举起武器,见我们全是骑兵,呼哨一声掉头就逃。我挺起长矛,异常轻松地就捅进了落在最后的一名敌兵的后心。

  这还是我在这场战争中亲手杀的第一个人,心中不免有点犹豫,矛头没能及时抽出,那名敌兵朝前伏倒,倒差点把我的长矛带脱了手。我匆忙双腿一夹马腹,稳住胳臂和身体,可是就此也稳住了坐骑,那畜牲以为我在喊停,竟然长嘶一声,放慢了脚步。

  矛头从那名敌兵身体里拔出来,同时粘稠的鲜血也喷涌而出。看到如此残忍的一幕,作为“凶手”的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日后反思,我才知道为什么士兵们能够在驱使下搏杀于疆场,践踏着生命——包括对方的生命和自己的生命——原来人心中所残留的兽性,真的会因为血和死亡而复苏过来。

  我缓下了步伐,骑兵们纷纷围上,部分去追杀已经毫无抵抗力的敌人,部分转头望我,等待下一步的指示。我一抖长矛,甩掉矛头上的鲜血,命令说:“都往丽正殿东溷去!”

  此刻我并不知道丽正殿东溷会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分析起来,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年幼的天子并不在天阳殿,而恰在丽正殿,正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不过狐隐为什么要我去东溷?难道天子正在如厕吗……不对,天子方便,何必要去东溷?

  东溷并不难找,虽在宫中,溷所总难免会发出一些异味——反正太后自用镶金的马桶,是不会亲自出寝殿去方便的——我们竟然就循着这种异味,在一片假山石后面找到了目的地。附近地势并不开阔,无法塞下所有的骑兵,我分五十骑去丽正殿中“保护”太后,命令两骑先去东溷侦查,自己和剩余士兵就站在假山石外,严密戒备。

  溷所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随即派去侦查的一名骑兵高声叫道:“是崇韬!崇韬这……”话没能喊完,估计是因为敌人的抵抗而枉丢了性命。

  这真是欲得一狸,却得一狐了!崇韬和天子相比,无疑身份更为重要。后者虽然冠着至尊的名号,扒下冕旒不过一个半大孩子,就算侥幸逃出京都,没人接济也迟早是个冻饿而死的下场;崇韬则不同,他的残党在各郡还有许多,一旦生出死门,振臂呼应,这乱事且无法终结呢。没想到崇韬竟然会在此处,狐隐托梦指引,果真是欲送一件大功于我了。只是……这家伙不在皇城自己的府邸里纳福,也不在城头上指挥防守,怎么会跑来丽正殿的东溷?

  事后询问了许多人,才逐渐解开这个谜团。原来当日崇韬入正阳殿安慰天子,说虎纲已经杀出重围,救援不日便到,大约黄昏的时候,他又前来丽正殿,用同样的不实之词慰藉太后——也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因为听闻光德门被破的消息,崇韬匆匆出殿,准备逃出宫城,可是我来得实在太快,他只好暂时往东溷躲避——大概以为我们专来劫持太后,转瞬便会离开,他就有机会趁乱逃走吧。

  竟然希望牺牲自己的女儿,也是当今的国母来拯救自己性命,这家伙可实在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当然,撞见崇韬的当时,我是没时间也没心思来考虑这些问题的,只是怒喝一声,当先冲过假山石,往东溷而去。其实尉忌已经警告过我了,崇韬身边恐有能人异士,叫我千万当心,然而大概是立功之念一时冲昏了头脑,我竟然罕见罕闻地身先士卒。才到东溷门前,只见地上倒毙着两匹战马,派去探查的两名骑兵,一个倒卧在血泊中,另一个马槊从中折断,只好舞着环手刀和敌人搏斗。

  和他对打的那个敌人明显不是崇韬。还在京都担任中朝官的时候,我有幸远远地见过大司马崇韬数面,那家伙身高体肥,肚子上脂膏足有一尺多厚,然而眼前这个敌人却中等身材,臂长如猿,显得颇为精悍。他右手持环首刀,左手握着一柄钩镶——钩镶这种武器并不常见,它和铩一样,都是只许禁军使用的利器。

  和这敌人对战的骑兵,明显没有对抗钩镶的经验,我才看到他们双刀来往,如同虹光流泻,骑兵就被敌人用钩镶锁住刀身,然后探前一刀砍断了咽喉。见到此敌如此悍勇,立功之念瞬间从脑海里消失,剩下的只有惊慌和胆怯。然而我才想驳马离开,那贼发一声喊,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此人头扎赭巾,上插白羽,身穿赭色禅衣、黑色褶裙,腰扎皮带,下围蔽膝,足登翘头皮靴——虽然运动中看不清他到底有无佩绶,但这般装束明显是名武官,而非普通卫士。还好他不是普通卫士,衣宽袖大,行动不便,否则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一刀劈于马下了。

  我终究身披铠甲,手挺长矛,胯下还有坐骑,比较客观条件来说,比他强上何止十倍!必须利用这些客观条件,阻挡他四五个回合,等到骑兵们跟随过来保护,对方饶是三头六臂,我也不用害怕了。心里这样想着,长矛同时刺出,要将敌人隔在外围,不容他近身。

  然而以步破骑,似乎正是敌人的拿手好戏,他看我长矛将到胸前,不慌不忙,左手钩镶一锁,右手环首刀直切下来。“喀”的一声,我就觉得手里一轻,长矛只剩下了一个矛柄。匆忙中只得把矛柄奋力向敌人面门掷去,同时斥喝一声,左手捏个诀,一道霹雳击向那讨厌的钩镶。

  敌人将身轻轻一纵,轻易就躲开了我的双重攻击,还没等我把腰佩的长剑拔出鞘来,他再度冲到面前,钩镶随手一划,割伤了我胯下坐骑的前胸,立刻皮开肉绽。我这才后悔自己以前为何没好好练习骑术——战马悲嘶一声,向旁一个虎跳,为放霹雳而松开马缰的我坐不稳鞍桥,一个跟斗倒栽了下来。

  这一下,我摔得七荤八素,难看无比,并且最倒霉的是,出鞘一半的长剑无巧不巧,竟然把自己的小臂给割开了一个口子——手腕上有护腕,大臂上有披膊,只有小臂防护最为薄弱。我自己也知道现在不是喊痛的时候,匆忙一个翻身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耳边却听得身后部下们一阵惊呼,随即一道寒光闪过眼角,原来敌人的环首刀已经老实不客气地劈了下来。

  人到了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或者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勇气来,或者只知道闭眼,心说“吾命休矣”——很不幸的,从来就缺乏勇气的我,偏偏属于后一种人。刹那间,我闭上眼睛,彻底放弃了抵抗,但几乎就在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来助你立功!”

  猛然睁开眼睛,只见寒光在眼前一闪,竟然擦过发际,劈到了地上。随即敌人“哎呀”一声,斜向栽倒在地。时机瞬间即逝,逝不再来,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鱼跃从地上直蹿起来,狠狠一脚踹在倒地的敌人的腰眼里。敌人呻吟一声,一时挣扎不起,我匆匆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剑,毫不留情地刺进了他的背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