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动

尘劫录 赤军 4273 2003.05.30 23:41

    史载:檀王二十一年秋九月,南极雷动,天西南坼。

  ※※※

  我们就站在那座神秘的建筑前面,侧对着黑洞洞的大门,正打算离开,突然马匹嘶叫一声,掉头就跑。不仅仅是我们的坐骑,连驮着干粮的那两匹马,也发疯一样远远离开。这几个畜牲,刚才还有气无力地不肯快跑,现在哪里来的这种精力?!

  我和彻辅追出了十数步,就知道根本于事无补了。我们瘫软在沙地上,浑身的骨节象要散开一样,而心情更是仿佛沉入了谷底。“这……没有办法……”彻辅哭丧着脸,“连马也没有了,难道我们就要这样死在荒漠中吗?”

  “若注定必死,有马也是逃不了的,”我安慰他,“若上天尚肯眷顾,总会有一线生机。”说着,回过头来望着那座神秘的建筑,淡淡地笑道:“似乎……我们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希望里面有可以帮助我们前进的事物吧。”

  我拉着彻辅站起身来,警惕地慢慢向那座建筑走去。“我把火石都留在马背上了,”彻辅似乎并未能因为我的话而振作起来,“里面漆黑一片,就算有什么事物,我们也很难发现呀。”我笑着瞥他一眼:“就算把火石留在身边,沙漠中没有植物,找不到干柴,你又能引燃什么东西?”

  “起码咱们还有衣服……”还好,看起来这小子虽然绝望、惊恐,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

  我们各挺着铁剑,并排走到那座建筑前面。我伸手推开半掩的房门,腥气越发的重了。“我先进去,你在后面保护我。”这样说着,我大着胆子,慢慢迈进建筑里去。

  这是一座纯粹的石制建筑,连地上都铺着方石,但也许是风沙的侵蚀,也许是年代久远,到处高低坑洼不平。刚进去的时候,还有阳光从门口照入,勉强可以看清四周的情况。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厅堂,没有任何装饰和家具,左右两边有一扇木门——和大门一样,都虚掩着——厅堂的尽头却是一道蜿蜒向上的石阶。

  我转过身,用目光询问彻辅。彻辅舔着干裂的嘴唇:“弟、弟子不知……师父决定先往哪里走吧。”我点点头,大步向那石阶走去。

  这个时候,四周已经很昏暗了,才走上七八级石阶,双目已经难以视物,连上阶都要靠脚尖的触觉。我正在犹豫,突然想到一个妙计,连忙从怀里掏出那方丝绢来并且打开。五方神器就都安然平躺在丝绢里,其中只有有圭在散发着淡淡的黄光。虽然这光非常微薄,但总比漆黑一片要好啊。

  我把其余四方神器重新包好,藏入怀中,然后右手持剑,左手高举有圭,慢慢向石阶上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地方,我很久以前似乎来到过的……

  石阶上面,似乎又是一个大厅,但四周昏濛一片,看不清究竟有多大。摸索着慢慢向前走去,终于摸到了墙壁,靠着墙壁慢慢移动,脚下却碰不到别的什么东西。黑暗是很令人恐惧的,如果不是有圭的黄光存在——其实靠它也看不清什么东西,那只是心灵的一种慰藉罢了——几乎要疑心自己置身在梦魇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喀”的一声,一道猛烈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晃得我两眼一花,刹那间仍然什么也看不见。耳边听到彻辅的欢呼,定神望去,只见他站在墙边,身侧的墙上开了一个大洞——那象是扇窗户。

  “这里有窗户的呀!”彻辅欢叫道,“只是都是无孔的死窗,并且都关闭了。”说着话,他游目四顾,看到一扇窗户就冲过去,用铁剑把它劈开。厅中的光线越发强烈了,恐惧随着黑暗的逐渐消逝而终于飘散无踪。我仔细观察这个大厅,和楼下一样,也没有任何装饰与家具,一侧是上来的石阶,一侧多窗,左右两侧却各有一扇半掩的门户,和楼下一样。

  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是强烈,我一定曾经来过这个地方。我仔细回忆着,有什么建筑是通体石制的,并且毫无家具与装饰?不,我以前来到的时候,这里或许还有一些装饰和家具,那么它……

  在脑海里添加上家具以后,一个模糊的印象逐渐成形。我悚然一惊,想了起来,后背的冷汗不由涔涔而下!

  是的,这确实是我熟悉的地方,世界上如此大型的石制建筑,只有两处,一是王京的彤宫,一是彭国的石宫。彤宫我没有去过,石宫却是彭先君涵公在位时,用淄城附近山中盛产的一种坚固的白石修建的,广五百丈,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常去父亲监督的工地上玩。我记得很清楚,父亲曾经因为我拿着小刀在石头上刻字而责打过我。孩子总有一种叛逆心理,你越是责打,我越要犯错,当时我曾悄悄地在已经筑好的大门旁一个角落里,刻下过自己的名字。

  是的,就是这个建筑,这正是石宫的主体建筑,从它还是图样的时候,我就见到过。彻辅大概因为我的面色非常难看,而惊愕地望着我。我不在意他的眼神,迈开大步向楼下走去直冲到门边,蹲下身来,寻找刻字的部位。长年侵蚀,石墙已经斑驳损朽了,早看不清我的名字,但可以明显辨认出曾经刻过字的痕迹。

  这真的是石宫吗?它怎么会到大荒之野中来的?它怎么会朽败成这样?难道,这又是一个虚幻的未来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苦苦地思索着。彻辅来到我的身边,关切地问道:“师父,您怎么了?”

  我摆摆手,示意彻辅安静一会儿。我是又堕入了虚幻中吗?怎么丝毫也没有征兆?这时候,突然想起在寒所祈祷的梦中,燃对自己说过的话:“这河是阴阳的分界,你既然已经坠入河中,怎样证明自己还活着呢……下愚五千万天地十万万万缤纷世界,表里、昨今、反正……表里是宇,昨今是宙,而反正就是阴阳。阴阳的分界,就是反正的分界,你在阴阳的边界上徘徊,在反正中游荡,自己还不知道啊!”

  虚幻,和真实,真的有所区别吗?有无限关联相牵的这两个世界,仿佛真实的自己与镜中的自己,是这样想像,又相隔遥远。有无,故有有,有虚幻,才有真实,反之亦然,既然如此,抛弃了虚幻,真实是不是也就不存在了?

  千年以后,沧海桑田,彭国会变成一片沙漠吗?石宫会毁败腐朽,变成现在所见到的这个样子吗?如果那样的话,它不过是未来的真实的反映,而未来的真实,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正是虚幻的吗?真实,虚幻,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呀。

  低下头,发现有圭还在手中,散发出淡淡的黄色的光芒。有圭是真实的吗?神器是真实的吗?我是真实的吗?大劫是真实的吗?也许必须对应虚幻,这些才是真实的,而对应真实,它们反倒是虚幻的呢。真的很可笑,原来我一直在阴阳的分界徘徊,在反正中游荡,但直到今天,才知道反正间的相同与相异啊!

  想到这里,我猛然站起身来,倒吓了彻辅一跳。我没有对他说明这里就是彭国的石宫——说了他也不会理解——我只是似乎若无其事地对他说:“终点,已经很近了。咱们顺着那腥味去找找看吧。”

  彻辅听不懂我前半句话,但却明白我的后半句话,他急忙说道:“我估计,那腥味是从左侧的门内传来的。”我仍然一手持着铁剑,一手握着有圭,大步向那扇门走去。“师父小心,还是让弟子走在前面吧!”彻辅劝我,我却摇了摇头,并没有放慢速度。

  推开门,更浓厚的腥味扑面而来。我毫无畏惧地走了进去,凭记忆找到窗户的位置,用剑劈开,迎进了阳光。这里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一物。我感觉到,腥味传来的方向,一定是在那条秘道中了。

  ※※※

  这是彭公为防不测而设计的秘道,知道的人很少,但父亲是设计者和监工,我看过父亲所绘的图样,我是知道的。秘道将直通向石宫的西侧旁门,当年我就是在那里埋伏,才把匆匆逃出的彭公杀死,使六卿的阴谋得逞的。

  这个屋子,只是内外的一个衔接,我穿过重重门户,向更深处走去。彻辅跟在我的后面,想必对我如此熟悉屋中通路,而感到奇怪吧。但我现在并不想向他解释,真的解释了,他也不会明白。

  走进最后一间屋子,我用铁剑在墙壁上连撬了几下——这个方位应该是西侧,有一扇暗门,虽然我不知道机关何在,但对付已经朽坏的石墙,应该不难撬开吧。彻辅看了我的动作,也急忙过来帮忙,果然才撬了几下,就挖开一个洞口,一股中人欲呕的腥气扑面而来。

  我们各掏出一块帕子遮住口鼻——如果有水润湿就更好了。仍然我在前,彻辅再后,走进秘道。这条秘道并不算长,深入地下,曲折四五丈,打开盖板,就可以进入石宫西侧的偏殿——可是,现在偏殿已经不存在了,外面会有些什么呢?

  盖板是木制的,已经朽烂得到处都是窟窿,透进外面的阳光来。腥气越发重了,我收好有圭,和彻辅对视一眼,猛然劈开盖板,跳了出去。还没站稳,突然“呼”的一声,一个庞然大物向我面门扑了过来。我本能地用剑一撩,一股巨大的气力从剑身上传过来,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只听彻辅一声大喝,想必是挥剑向那巨物冲了过去。我侧伏在地上,用左手一撑地面,爬了起来,然而,脑中却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这里不是沙地,这里有草?为什么会有草,我们离开石宫主殿并不远呀!”

  但情势已不容我细想,急忙转头望去。只见一条巨大的蟒蛇,头生独角,正向彻辅扑去。这条蟒蛇长有十丈,头如笆斗,身体最粗处几乎合抱,通体是墨绿色的,头上的角却鲜红如血。我猛然想起古书《雅范》上说:“极南有蟒,其名为修,头生赤角,腥不可闻。”难道,就是这种东西吗?

  《雅范》成书于八百年前的薨王时代,作者是王臣理垣。据理垣自己说,那是他翻阅了大量神话典籍,搜集各方传说,而整理的一本奇物志,然而现在普遍认为,他不过是假借各方怪物,讽刺当时薨王御前的诸多贪吏谗臣罢了。现在我知道了,即便理垣确实含沙射影地有所指斥,他所描述的各种怪物,也并非完全虚构。

  修蟒向彻辅扑去,彻辅不敢用剑硬拦,急忙跳到一边,同时把左手张开,一道电光打向修蟒的额头——想不到这小子道法还颇高明,起码要比我高明多了。然而那道电光打在怪物的额头,却只迸出几点火星,修蟒浑如未觉,一扭头,向彻辅吐了口气。

  怪物口中之气,大概就是那腥气的来源吧,我离开七八尺,都险些被薰晕过去,彻辅正当其面,如何经受得住,立刻栽倒在地,人事不知了。连他都这般下场,无论剑术还是道法都极为低劣的我就更不用说了。眼看修蟒转过头来,两只碧绿的眼睛似乎不怀好意地望着我,我多少觉得双腿有点发软。

  如果我是彭刚,定能杀死修蛇,如果我手有血剑,也许还有生路吧。猛然间,一个念头涌入脑际:我手中虽无血剑,怀内却有不知道是否藏有能颠覆天壤的力量的五方神器呀!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我本能地从怀里掏出丝绢包裹的神器,向修蟒头上用力掷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晴空中突然一个霹雳,打在修蟒那赤红色的独角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