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渡

尘劫录 赤军 4437 2003.05.30 23:29

    史载:鸿王十六年冬十月,彭侯刚渡潼水,以击犬人。

  ※※※

  我在故容国境内,被犬人俘虏了。但犬人首领似乎并没有杀死或者吃掉我的意思,反而问起了我的姓名。如实回答以后——

  “是郴国大夫?好啊,很好啊,”那犬人首领高兴地笑了起来,“你会写字吧……嗯,大夫当然会写字。你写一封信,叫你的家臣带回郴国去,让他们尽快来赎你。”

  怎么,他不打算吃我,只是普通的勒索吗?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速度逐渐平稳下来:“你……你想要什么?”“我要两百石谷子,还要五头羊,”那犬人首领期盼地望着我的眼睛,倒象在和我商量,“你家里应该拿得出来吧?”

  只要这么一点东西吗?我当然拿得出来,可是如果因为这些微薄的条件而被释放的话,我反倒会成为士的笑柄的。“你……你就要这些?我给你一千石谷子,五十头羊如何?”这样的讨价还价,倒还真是罕见。

  “你也看到了,我的族人并不多呀,”那犬人首领皱起了眉头,“东西太多了吃不了,我也很难带走。我总不能长时间留在这里,等着郴国的军队来围剿我呀……除非,你再答应给我十乘车。”“不可能给你战车,我也没那么多战车,”我大着胆子回答道,“只有两马拉的平板车……”犬人首领摇摇头:“我们这里没人会赶马,只要平板车就行了,我不要马车。”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对话呀,我对于对方无知识的愚蠢,开始感到有些好笑了。“那就说定了,”我伸出手去,“请给我笔和简,我来写信。”犬人首领疑惑地望着我:“我这里怎么会有那些东西?你的行李里应该有吧。”

  于是两名身高力大的犬人押着我,从行李里面翻出了笔、漆和竹简。我在火上烤化了漆,用笔蘸着,写下对方所提出的条件:“一千石谷、五十头羊、十乘板车不须配马。”写字的时候,我看到锅里仍然冒着热气的开水,心中阵阵颤抖——我是可以暂保平安了,那些家臣和随从,恐怕都难逃被吃的厄运啊!

  我把竹简交给一名家臣,要他快马前往郴邑,递交给国君——那笔赎金,我就算拿得出来,也未必能在两三天内尽快凑齐,但国君一定会救我的,这些物资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在把竹简交给那名家臣的时候,我在心里说:“我救了你一命啊,你知道吗?”

  两名高大的犬人,再次把我押到首领身边。首领用询问的目光望着他们,在得到满意的答复后,高兴地点了点头,一摆手,说了句什么。我听不懂犬人的话,本能地“什么”了一声,犬人首领把目光移向我,用人类的语言说道:“啊,没什么。问题解决了,现在就等东西运来,我就放了你。我叫他们可以准备开刀煮肉了。”

  听了他的话,我觉得自己的膝盖突然一阵发麻,险些跪倒在地,急忙垂下手,勉强稳住身体的平衡,低声说道:“请……请你也饶了他们……我已经多答应你许多东西了呀。”犬人首领愣了一下:“我的族人已经好几天没饭吃了,这顿不能不吃。”

  “我的车上还有谷子,还有干菜……请你不要吃……”我的话还没讲完,却被犬人首领一摆手给打断了:“要吃肉才有力气啊。你不是一名士吗?我听说只有部分炼气士才不吃荤啊,你也反对吃肉吗?”

  “我不想你伤害他们……”我嗫嚅地说道,“他们是我的家臣,还有随从……请你饶过他们……要吃肉,你可以吃马肉……”犬人首领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就是让他们杀马煮肉呀,你以为我要吃……要吃……”笑着笑着,他突然笑不下去了,反而沉下脸,长叹了一声。

  “我真的饿了,吃完饭,再和你说。”我发现他的目光中,竟然有那样沉重的悲哀存在。

  ※※※

  犬人竟然也送给我一碗饭,那是掺杂了马肉的粟米粥。这些犬人的烹调技术真是糟糕,没放香料,也没放盐,马肉没煮熟,腥气得要命。我被捉前才吃过早餐,肚子并不饿,因此装模作样地只吃了几小口,就推了回去:“请给我的家臣吃吧,我吃不下。”

  那些犬人倒是吃得狼吞虎咽,看起来,确如首领所说,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了。饥饿的野兽难以对敌,所以他们才会那样厉害,很轻松就把我们打败了吧。

  犬人首领连吃了三大碗饭,这才抹抹嘴巴,满意地抚mo着他涨鼓鼓的肚皮,再次来到我的面前。“请、请坐吧。”他指指地上,我只好跪坐了下来。

  那犬人首领盘着腿,坐在我的面前——他虽然在犬人中只是中等身材,却比我要整整高上两个头——皱着眉头说道:“真有那样的传说吗,说我们会吃人?是的,你们都以为我们是很野蛮的,还叫我们为犬人——可我们有哪点象狗?”

  我低着头,不敢回答。那首领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称呼自己为‘果勒’,在我们的语言中,是‘上天钟爱’的意思。我的名字叫‘剌哈黑’,是‘大锄头’的意思。所以叫大锄头,因为我会种地呀,我本来是渝国国君的奴隶呢……”

  我吃了一惊,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纯正的北方人类的语言。“我的族人,有相当数量都是奴隶出身,我们逃走了,杀死监工逃走了,又遇见了被你们人类打散的其余同族,这才形成一个新的部族,”剌哈黑摇头说道,“除了不会写字,我对人类很了解呀,而你们又了解我们多少呢?”

  有关犬人的知识,整个人类都很贫乏,贫乏到还没有牧人对牛羊犬马、猎人对麋鹿虎豹了解得多。我仍然不说话,听剌哈黑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们并不想进攻人类呀,我们只想抢点粮食,然后一直往东南去——我们果勒的祖先就居住在东南方,那里应该还有人类未曾踏足的净土吧……

  “我的祖父就是奴隶,父亲还是奴隶,我一生下来就是奴隶。渝国有很多元无宗门的炼气士讲道,他们甚至对奴隶讲道,我也经常在旁边听。有一次,一名炼气士……好象是叫做臧禾吧,也许你认识他?”

  我点了点头。剌哈黑继续说道:“臧禾训斥了一个鞭打奴隶的监工,然后他对大家说:‘难道上天造出麋鹿,是为了饲喂虎豹的吗?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给麋鹿逃脱虎豹追捕的骏足?难道上天造出奴隶,是为了养活贵族的吗?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给奴隶以反抗的力量?不,上天所造的一切都是平等的!’

  “我听了这话,感觉非常新奇,也非常快乐。我活了那么大,才知道原来我们和贵族都是平等的,只有贫富之分,却并没有高下之别。我还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走近去问臧禾:‘那么我呢,也和那些监工是平等的吗?’可是臧禾却对着我冷笑:‘我在讲人类呀,而不是你们犬人。你以为会说人类的语言,就可以和人类平等了吗?’”

  臧禾的回答本在我预料之中,与深无终所传的理论——也仅仅是理论而已——完全背道而驰,那家伙连奴人都轻视,更何况是犬人呢?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深无终自己在这里,也不可能把犬人和人类一视同仁吧。

  剌哈黑叹了一口气:“我怎么也想不通,臧禾举的例子,换一个说法,也可以说是:难道上天造出果勒,是为了供养人类吗?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给果勒超越人类之上的力量?我第一次对自己似乎已经注定的命运发生了疑问,于是我准备逃跑……”

  这个犬人一点也不愚蠢啊,他能够举一反三,从自身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想得比臧禾那些家伙,也许更为深刻。听他说了这些话,我也在想:“众生真是平等的吗?而既然贵族和奴隶是平等的,为何奴人与人类不能平等呢?为何犬人与人类不能平等呢?就因为犬人大多愚昧、粗鲁,并且相貌过于丑陋吗?这似乎不能作为身份卑下的理由……”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冒进我的脑海:“众生真是平等的吗?为何至人、仙人、上人与下愚,不能平等?”

  ※※※

  我俘虏的身份维持了整整七天,其间还向剌哈黑介绍一名自己的家臣来帮忙烹调食物。人类做出的来的食物,我才勉强可以入口,那些犬人却吃得唾液长流,连呼“过瘾”。

  七天以后,国君派剧谒押着谷物、活羊和马车,前来赎我的性命。剌哈黑在收到这些物资以后,先命令自己的族人运送物资往东南方向离开树林,他自己却和三名高大的犬人留了下来,把石斧比在我和几名被俘家臣的脖子上。

  “人类是很狡猾的,如果他们不遵守承诺,敢追赶我的族人的话,我就先砍下你的脑袋来!”剌哈黑恶狠狠地对我说,但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

  等到估计他的族人都走远了,剌哈黑才放下手中的武器,和那三名部下一起急忙向东南方向追去。剧谒跑上来查看我是否负伤,同时一摆手,命令部下搭上一支响箭……

  “你做什么?”我一把扳住他准备挥下的右手。“犬人就是犬人,智慧不过如此而已,”剧谒冷笑着,“我已经派军队包围了这一地区,只等响箭上天,就杀出来要这些犬人的性命。”“不,”不知道为什么,我匆忙撒谎道,“我已经答应了这些犬人,不伤害他们的性命——你想让我失信吗?!”

  剧谒奇怪地望了我一眼:“对犬人还需要讲信义吗?”我坚决地点点头:“人无信不立。就算对野兽,也必须要讲信义,何况是有智慧的犬人?!”“有智慧?”剧谒撇撇嘴,“你太天真了……好吧,反正这一小队犬人,终究跑不远的,我暂时饶过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

  当然,他自然无法想到——我当时也根本想不到——剌哈黑领导的这一小队犬人,并没有前往东南方向,他们竟然可以在各国诸侯的领地上隐秘地一直向西南方向前进,最终去到了那神秘的仙山萦……

  ※※※

  回到郴邑以后,我有些迫不及待地进入史馆,查找有关犬人的资料。近一千年来,犬人大部分作为奴隶为人类劳动,小部分在边界上游荡,对政治、经济等国家大事,基本没能产生什么影响,对于他们的记载非常之少,少到许多年以后的人们再翻看这些史籍,或许根本会把这种生物遗漏掉。

  但时间上推到威王朝建国之初,相关犬人的资料就逐渐增多了起来。我知道犬人的祖先曾居住在东南方的潼水入海口附近,一度建立过强大的国家,鹏王数度远征,都没能将其彻底消灭。当时,紧挨犬人国的,是潼水下游北岸的绪国——他们是现在侯爵国沮的祖先——绪国屡次受到犬人的袭扰,遂向刚刚征服天下的鸿王请求救援。鸿王十六年冬,彭刚在消灭茹人以后,又踏上了攻打犬人的旅程。

  史籍上对这场战争的记载,非常混乱。有说彭刚花费了整整八个月的时间才得以灭亡犬人国家,然后在回国的路上去世了;还有说战争仅仅延续了五个月,彭刚是在回到彭邑,然后北上王京朝见的路上去世的。去世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在和犬人的战争中受了重伤,不治身亡。

  不管哪一种记载,这场战争持续的时间都相当之长,而且,以犬人的战斗力,确实可能让英勇无敌的彭刚也受重伤的。

  对于犬人国家的描述,史书上只有寥寥几笔。说其国名为“扩莱”——那大概是族名果勒的误记;说其国人皆好斗,国有六部,每春首领竞斗,胜者即可为王。彭刚最终灭亡了犬人国家,杀死犬人不计其数,虏获妇孺四万名,都献给鸿王做了奴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