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天子

尘劫录 赤军 4191 2003.07.22 18:30

    古诗云:天子坐明堂,召我伏丹陛。我愿乘东风,西海任沵沵。

  ※※※

  太山国王遇刺,消息传到朝廷,天子非常重视,即命御史丞绛通前来太山,暗中访察。绛通得到了国相谈烨与膺飏相勾结,买放真凶的证据,立刻上奏朝廷,随即受命为绣衣直指,从虚陆郡调了兵马,直闯法场,这才救下我一条性命。

  这些内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当下离开法场,押着太山国相进入衙门,绛通先询问我的情况:“你来太山做什么?”我当然不能回答是来访爰太守小姐的,随口敷衍说:“前来访友。”“所访何人?”“成寿郡爰太守家将尉忌,是小人旧识。”我这可不算说谎,他大可找尉忌去查证,露不出破绽来的。

  绛御史又问:“既是被曲,如何招供按了手印?”“屈打成招”之类的话,其实就足以取信于人,可是说出来太不好听,显得自己无比软弱。我想过他可能要问一些什么问题,来的路上已经打好了腹稿,闻言回答说:“小人冤枉,是国相命人事先写好了供词,强按住小人的手作押的——小人并非不通文墨的无知愚氓,如何不签名、画押,却按指印?请大人明察。”

  这番话天衣无缝,相信绛通找不到丝毫破绽。果然,只见他点了点头,随即又问:“既是冤枉,如何不请人辩冤?”我回答说:“小人被囚太山王牢狱中,欲外通消息,屡次被阻,故不得辩冤。”想到这番话的结果,也许那个踢过我的狱卒会受到牵连,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复仇的快感。

  绛通最后问:“往法场时,并不曾听你喊冤,何也?”我回答说:“膺飏遣一姓硃的门客,来牢中告知小人前后原委……”把那姓硃的讲过的话复述了一遍,又说:“狱卒谓:‘膺大侠要救的人,没有救不到的,要杀的人,也没有杀不死的。’小人自思,既然难逃一死,无谓作戚戚小儿女状,何不慷慨赴难呢?因此不曾喊冤。”

  绛通又点点头,目光中大有赞许之色。正在此时,一名军官匆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禀报道:“末等已围住膺府,只见四门洞开,空无一人,请令定夺。”绛通愣了一下,摇头苦笑说:“此人见机倒快,不愧巨奸大恶。罢了,等我上奏朝廷,发榜捕拿吧。”我听到这个消息,实在失望得很。膺飏那厮害得我如此之惨,本来很憧憬他被绑起来行刑的凄惨景象的,这下子看不到了。

  绛通让我在新的供词上签名。这回和上回不同,他允许我仔细查看了书记递过来的供词,证明和自己刚才的话并无丝毫出入,才落款署名。随后,他又审问了太山国相谈烨——大概是手头已经掌握了相当多的证据,逼问得对方哑口无言吧,才一个下午,问题就基本解决了。“离先生且随我往都中去,面见天子,以证太山之事。”第二天一早,绛通命令士兵准备好马车,然后这样对我说。

  竟然能够前往都中面见天子,我心中兴奋得不得了,匆忙稽首致谢。我们很快就上路了,国相谈烨被关在囚车里,我却得以和绛御史同乘一车,对照前几天的际遇,一在天壤,一在泥涂,恍惚如同梦境一般。

  接近京都大成府的某个晚上,我正在客驿中安睡,突然脑中响起了苹妍的声音——这些天来,我几乎每到四周无人的时候,就会默默呼唤她的名字,她却总也不肯露面,现在终于主动现身了。我听到她说:“瑞云叆叇,笼罩京都,我不敢再前进了,就此告别吧。”

  我吃了一惊,实在不愿她就此离去。但我也很清楚,都中能人异士无数,摩肩接踵,妖物进入都中,实在是很危险,况且一旦被人发觉,也容易牵累于我。万般无奈,我只好问她说:“可有再见的机会呢?”耳旁传来淡淡的笑声:“若是有缘,总会再见……保管好你发髻上的玉笄吧。”笑声似乎渐渐远去,终于听不到了。

  这一晚我辗转反侧,再也难以入眠,第二天起来,眼圈都是黑的。绛通问我缘由,我随口敷衍说:“小人真的能得朝觐天子吗?惶恐激动,是以夜不能寐。”绛通笑笑,象是相信了。

  ※※※

  我朝删夷群雄,并吞宇内,至今已历九世,两百余年了。京都大成府城险堞高,城上旌旗蔽日,守卫的士兵甲耀天地,这份威仪,看了就令人肃然起敬。我们一行进入都城,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绛通就带着我前去朝见天子。

  我在陛下等候,垂着头不敢东张西望,满手心里都是冷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中官高声唱名:“石府炼气士离孟,殿内见驾~~”我匆忙答应一声,跪下磕了个头,然后弯着腰,小心地走上台阶,步入大殿。

  现在我身上穿的,当然不是因为牢狱之灾早就被撕烂了的旧衣服。绛通从太山国相衙门里找到我被没收的行礼,让我换上一套还算光鲜的礼服。可即便如此,走上大殿,望见左右都是高冠博带、佩授挂印的官员,还是感觉自惭形秽,低人一等。

  身旁有中官低声招呼:“跪。”我匆忙跪倒在地,大礼参拜,口称:“石府白身离孟,觐见我皇帝陛下,陛下万岁千秋!”前面高处一个声音响起:“平身,抬起头来。”

  我慢慢站起身来:“小民死罪。”“赦尔无罪,抬头朕看。”“遵旨。”我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用眼角向上一瞥,只见天子斜坐在丹陛之上,左手扶着几案,双目凜凜,几乎吓我一个哆嗦。

  敬诚仁泰皇帝十二岁登基,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岁而已,才比我大半岁,但看上去苍老得多。只见他面色蜡黄,双颊凹陷,只有那一对晶亮的瞳仁,不怒自威,才能多少显出点天子的气概来。最近这几年,天灾人祸不断,想必他一定很操劳很忧虑吧,说不定还有病在身——否则身处朝堂,就算是天子,也不应该倚着几案的。

  “绛卿赞尔,”天子缓缓地说道,“洞悉谈烨之恶,是为明,昂首赴死,是为勇,劝朕好生抚慰。”我急忙垂首回答:“小人一介布衣,年幼识浅,怎敢承当如此谬赞……”天子打断我的话:“石府才呈来今岁举贤良方正的名单,上有汝名,但说患病在家,请求延后上京,这是怎么回事?”

  我吃了一惊。想必五山真人们就算洞悉了内情,也懒得来和我一个小小的炼气士计较,没揭发我背叛宗门之事,而石府县令受了父亲的请托,还是把我名字报了上去。只是他们怎么也料不到我会在此刻前来觐见天子,虚说“患病”,这可是犯了欺君之罪呀!

  头脑一转,我急忙再次跪倒在地:“小人前往太山访友,本说好公车上京前便回乡的,却不幸蒙冤受屈,羁留不得归去。想是石府县令久等不得,虚以病告。此皆小人之罪也,请陛下责罚,休怪县令大人。”

  前面传来天子的声音:“石府县令胆敢欺君,要留下你的名额,想必你果是贤良之人,不忍遽废。起来吧,朕不怪罪——已定于三日后于光华殿考察今岁贤良方正,你也参加好了。”我喜出望外,连连磕头:“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中官示意我可以退下了。我起身垂着眼睛缓步后退,耳旁听得天子的问话:“石府来报,钟蒙山妖物肆虐……”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还好天子并没有着重谈这个问题,只是说:“……近日畿北又有怪蛇出现。灾异不断,是何征兆?”

  只听绛通回答说:“天降灾异,以警世人。从来立政无德,才有妖物出现。”天子的话语似乎有些生气:“你说朕无德?”“小臣不敢,”似乎是绛通的磕头声,“此次太山所以出此大案,皆因太山王不肯修德,为祸地方……”“朕知道了,”天子打断他的话,“哼,朕这个从叔的为人,朕深知也。绛卿,就委你为太山国相,辅弼监督太山王。他倘若再怙恶不悛,朕定不轻饶!”

  ※※※

  三天以后,我参加了殿试。自己心里清楚得很,文章写得极其平庸,奏对也毫无出奇之处,但也许前几天的觐见给天子留下了好印象吧,竟然蒙恩授我六百石中郎之职。

  但凡国家出现灾异,或者新君登极,举贤良方正本是惯例。但最近天灾人祸不断,今上在位不过八年,就进行了三次这种让郡县直接举荐人才的活动,并且规定,不仅在职官吏,宦门世族只要有炼气士以上身份,都可以被举荐。一般情况下,不是在职官吏被举为贤良方正,顶多一次给个四百石郎中当,我一步做到中郎,可谓没有前例的殊荣。

  中郎隶属光禄勋,本是执戟宿卫殿门并出充车骑的禁卫军官,但因为可以接近皇帝,逐渐和中朝官一样,成为凝聚在权力中心周围的天子的秘书机构。得充中郎,可谓前途无量。这真是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没想到宦途的大门竟然就这样向我敞开了,并且放眼望去,前面一片光明。

  我写信把前因后果禀报父亲,当然,其中忽略了有关爰小姐和苹妍的情节。父亲很快就派人送信回来,大家赞赏,并且勉励我要忠诚为官,为国报效。为国报效什么的,那是以后的事情,我现在只要老老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等什么时候再多升几级,混个千石以上的职位,再向朝廷提出自己的主张,也还不迟。

  可真到那时候,我提出什么主张为好呢?虽然开了贤良方正科,可四方的灾异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春天还未曾结束,龙渊郡就发生了瘟疫,天子整天皱着眉头,神色更显憔悴了——照这个样子下去,我怕他活不过三十岁。

  终于头插貂尾,腰佩绶带,踏上宦途了,我左思右想,下定决心,请父亲派人去成寿郡向爰太守提亲。虽然以我现在的身份,还远远配不上爰小姐,但只怕爰太守哪天先把小姐许配给别家,到那时就后悔莫及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若和爰小姐无缘,爰太守不肯答应这门婚事,那也毫无办法,若本来还有一线希望,却因为自己的犹豫而耽搁了,那是自作自受,没有资格怨天尤人。

  然而,事情发展出乎意料之外的顺利。大概爰太守看我才入宦途就被天子钦命为中郎,认定我前途无量,不但满口答应,并且担心爰小姐曾经定过亲,还怕我家因此事而退缩。据说,爰小姐三岁时就定了亲,结果七岁那年,未婚夫得病死了,接着十二岁二度定亲,没两年,第二任未婚夫又惹上官司,主动退了婚。

  父亲听说此事,倒是有点犹豫,写信来询问我的意见:“深恐此女命中妨夫,我儿谨慎思量。”我倒是丝毫也不害怕,如果说爰小姐命中注定有个丈夫的话,那一定是我吧。我深信自己和爰小姐缘分不浅,况且,若能娶那样美丽的女子为妻,就算日后遭逢灾难,那也死而无憾了。

  我请求父亲与爰太守继续商谈这门婚事。爰太守大为高兴,答应好好准备一下,今秋就送女儿来都中完婚。我得到这个消息,高兴得手舞足蹈,连续三天睡不着觉,满心期盼夏天赶紧过去,秋季即刻到来。

  就在这种情况下,六月七日,突然受到天子的召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