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妖物

尘劫录 赤军 4191 2003.05.30 23:45

    古诗云:邪侈放辟,为假凌真,妖而祸人,人而祸天!

  ※※※

  人心与外物的连接,目视是第一位的,其后才是耳闻、鼻嗅和身触。摸不到的东西,不摸便是,不会有人因此感到恐慌,鼻子因为伤风堵塞而根本无法发挥分辨香臭的功能,也是大家经常遭遇的事情,不足为虑。就算一时失聪,若没有交谈的需要,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有目力所及,如果什么也看不清,就象我现在这样,被笼罩在浓雾中,望出去灰濛濛的一片,才真使人不寒而慄,惊恐万状。

  我左手捏着定心诀,右手抬剑护在身前,努力睁大眼睛。看不清周围情况也还罢了,糟糕的是,妖物就在附近,进必为其所伤,而且这里不是平地而是山洼,退也难保活命。人到这种情况下,只好依赖耳闻和鼻嗅了。

  鼻端袭来丝丝土腥、木香,却并没有昨晚所遇妖物那种野兽般浓烈的腥骚了——莫非今日所遇的妖物,和昨晚所见不是一类吗?果然这妖物是有协从帮凶的呀。而且我内心隐约想到,不管那白衣女子是否为妖物,起码以她那种超凡脱俗的美丽,就无法和野兽联系起来。把她想象成山精吗?简直是唐突佳人……呀呸!什么佳人,那是妖物啊!命在顷刻,怎敢如此胡思乱想?!

  耳边传来寒炜沉着的声音:“大家不要慌,防护身周,慢慢向我靠拢!”在目不能视的情况下,耳尚可闻,真是不幸中之大幸。我努力分辨寒炜说话声音传来的方向,往左面慢慢踏出一小步……

  但就在这个时候,右方丈余远处突然又传来寒炜的声音:“那是妖物幻化我的声音诱人,大家千万不可上当!”天哪,没想到那妖物还有这样一手。不过它未免太小看我们的智力了,迷雾腾起之前,寒炜明明在我的左方,他怎会那么迅速地移动到右方去?

  我依旧向左方缓缓迈步,才走了两步,突然脚下被树枝一绊,险些栽个跟斗——目不能见,还真是可怕呀。“大家都没有遇袭吧,都出声通知各自的方位。”我听到寒炜的声音再度在左方响起。

  可还没等众人报名,突然寒炜大喝一声:“孽障,尔敢!”接着,在他站立的方向传来一阵霹雳轰响的声音——想必他已经和那妖物动上了手。我开口叫道:“在下离孟,这就前来相助!”不顾脚下磕绊,又靠近了三步。

  “腾语在此,诸妖退散!”听到腾语的声音就在寒炜身旁响起,我不禁小小松了口气。这两位高手聚拢一处,相信没什么妖物可以伤害到他们的,我尽快接近,也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然而,我的想法似乎是错误的,只听侧前方又响起了腾语的声音:“妖物大胆,竟敢冒充腾某!”随即寒炜闷哼一声,象是在战斗中吃了点亏——他不会是被那妖物幻化腾语的声音,趁虚而入,打中了吧……

  我刚才还在嘲笑妖物小看我们的智力,现在才发现原来那妖物的智力也颇不俗。它不但冒充腾语的声音骗过了寒炜,而且还把寒炜逐渐向远方逼去,即便寒炜不会为妖物所伤,他若被逼至众人难以赶到之处,对于这一行人来说,仍是极为危险的事情——等等,寒炜真能战胜这个妖物吗?不管这妖物用什么方法隐藏自己的行迹,而寒炜方才竟然没能探测出它就在附近,难道寒炜的道法真的要逊于它的妖法吗?!

  想到这里,我轻轻打个寒战。但不管怎么说,此时尽快和他人会合一处,才是确保性命,并进一步击败妖物的唯一途径。栽跟斗就栽跟斗吧,打几个滚还伤不到我。心念既定,我张开左手,把定心符往胸口一拍,然后口念山部健身咒,迈开两腿,往寒炜与妖物对战的方向快速奔去。

  跑前几步,突然耳边有衣襟带风之声划过。我把剑一横,低叱道:“谁?!”“贤弟吗?是我!”传来的是桐辅的声音。

  我才放下心来,突然寒炜身边响起一个声音:“我来相助先生,妖物何在?”天,那分明就是我的声音!在我身旁不远处的桐辅猛然停住脚步,喝问道:“你真的是离贤弟?!”

  仓促间,我开口叫他的字:“公弼休疑!”嘴里虽然叫他休疑,其实我自己还挺疑惑的。桐辅不知道这里的我是不是真的我,我又何由肯定这里的他是真的他?!

  还好桐辅是个聪明人,他也立刻改口,不再叫我“贤弟”,而称呼我的表字:“恭父,你跟在我身后,一起去降伏那可恶的妖物!”

  那妖物真的很可恶,可是也很可怕。还在朗山秩宇宫修道的时候,我跟着师父、师叔伯们,也剿灭过几次妖物,都不过是些狼、犬成精,或是杨、柳化灵,别说并不厉害更不聪明,也从来都是长辈们动手,我等弟子在旁边呐喊助威,以长声势。自己亲自动手面对一个妖物,还遭了它的伏击,初出茅庐,这还是头一遭。

  突然想到,都说狐精和花灵善于惑人,也能变作美貌女子,这妖物莫非就属于这些门类吗?不过据说狐精修炼不过千年(过了千年就很少有人能制住它了),是无法彻底掩藏自己身上的骚味的,只好用脂粉香味来遮盖,然而此刻我鼻端却并没有闻到任何香味。那么,这妖物是花灵了……可花灵也多是具有天然香味的呀。脑子里虽然这样想,可是在我心中,却下意识地把狐狸排除,而认定这妖物乃是花灵了。要什么花,才能幻化成这样倾国倾城的尤物?

  踩踏跳跃声、衣襟带风声,还有施放道法的各种声音,都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又往前跑了几步,我和桐辅已经来到了寒炜与妖物对战的地方。透过灰暗的迷雾,我隐约可见桐辅剑柄上的宝光——桐氏是云潼高门,家财万贯,蓄有奇珍无数,也只有他会在剑柄上镶嵌那么多珍珠宝石。我就紧跟着这几点晶亮的宝光,一步不敢落后。

  “啪~~”突然一道霹雳穿透浓雾向我们射来,但那霹雳经过桐辅身前,突然转变了方向——想必是被桐辅挥剑格开了。“寒先生,我来相助!”桐辅大喝一声,然后压低了声音问我:“恭父,还跟着吗?你掩护我的背后吧。”我点点头,但随即醒悟,此刻桐辅根本看不到我的动作,于是开口回答:“公弼兄放心好了。”

  “当~~”的一声,前面传来两剑相碰的声音。“公弼,是我!”那是扩放的声音。他大概听到我和桐辅互称表字,因此也依样施为。可如果再这样叫上几声,那妖物也就学会了——说不定现在开口的就是妖物,它冒充扩放的声音。扩放是寒门出身,用表字称呼桐辅这种世族子弟,本身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就好比寒炜是我的长辈,别说我不知道他的表字,就算知道,也不敢叫——性命攸关的时候也许例外。这种境况下,真是谁都不能相信,说什么降妖伏怪,现在自保是唯一明智的抉择。

  我才在心里打退堂鼓,忽听扩放“哎呀”一声,接着是重物翻滚的声音。难道他已经被妖物所伤了吗?身前不远处就是激烈打斗的战场,我却不敢再前进一步,只是横剑当胸,凝神戒备。

  这时候,若能起一阵狂风,或是下一场暴雨,也许眼前的浓雾会消散吧。但这种高深的道法我是根本不会的,寒炜也许会使,但显然他被妖物着着紧逼,没有时间和机会诵念咒语。我眼前只偶尔闪过几道霹雳,但那霹雳之光根本划不破厚重的浓雾。

  一声惨叫,似乎是腾语的声音。我心里打个哆嗦,若连腾都尉都遭了毒手,我们今天可真的凶多吉少了。但随即响起了腾语的喊声:“孽障,又敢冒充于我!”

  兵器交碰声、霹雳破空声、脚步声……种种声音在我四周响起,也不知道战况究竟如何,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伤,有没有人丧命。我觉得双腿有些颤抖,正在嘲笑自己的胆怯,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退这一步,却绊到一个软绵绵的人体,也不知道是刚才搬出坑外的村民,还是自己的同伴。我一个趔趄,向侧面栽倒下去,这一倒却无巧不巧,摔进了那个丈多宽的深洞。倒在一大堆不言不动的村民身上,虽然不致于受伤,感觉却软绵绵的,奇异到令人齿冷,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长剑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我手脚并用爬出洞来,却突然发现,战斗的声音已经停止了。

  四下里只有微风掠过草木的声音,这使我感觉万分惊骇。同伴们都已经倒下了吗?为什么连他们呼息的声音也听不见?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开口叫道:“怎样了?还有谁在吗?”

  突然,我的眼前一亮,浓雾中出现一个白亮的人影。虽说在浓雾中,一尺以外,连自己的手掌都看不清楚,但这个人影却分明距离我超过一丈,她身上如同发着光似的,撕裂浓雾,纤毫毕现。是的,这正是那个女人,那个身穿白衣、美丽到使我目眩的女人。她向我微笑着,慢慢走了过来。

  我吓得后退一步,这一步又踏到了洞边,我只好停住身形。那女人冷冷地微笑着,开口对我说道:“你也是他的后裔,我在你身上闻到了那种恶臭……虽然是很淡的恶臭。你也必须要死!”

  说到这里,她突然和身向我扑来。一个美女向自己扑过来,普通情况下,是男子都会张开双臂去接住她吧,但现在我却只想抱头逃开。可惜身后就是大洞,跑是跑不掉的,长剑又早就遗失了,我只好双掌一合,口念雷部霹雳咒,一道闪电,打向那女人的面门。

  然而,那女人却象一个虚影似的,闪电直接穿过她的身体,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女人已经扑近,她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狰狞——但配合那样一张美丽的面孔,狰狞的表情却并不使人感觉恐怖——双臂牢牢抱住了我。不,她并不是虚影,我肩膀上传来她双臂有力的抱合,她的身体极为冰冷。

  完了,我命休矣。虽然死在这样美丽的女人手下,似乎颇为风雅,没什么可遗憾的,可想到她其实并非人间女子,而是不知本相为何的妖物,却没法使自己坦然面对这种死亡方式。正在惊慌的时候,突然我头顶一震,有道白光从发髻上射出来,向上直冲霄汉!四周的浓雾象朽木被宝剑割开了似的,顷刻碎裂、四下退散。那女人惊呼一声,放开了她的手臂,也疾退到一丈以外。

  是那枚玉笄的功效吗?真是救命的宝物呀!我正寻机想要逃走,突然肋下一紧,被人一把抓住,双脚离地。抬头望去,只见青灰色的法袍在眼前飘拂,我认得那是寒炜的衣服。

  寒炜,正是寒炜,他抓着我,运用御风之术,把我揪离了地面,向上飞去。地上传来那女人冷冷的笑声:“这老儿,我饶你一命,你倒来坏我事!”

  和寒炜在一起,我就放心多了。才刚松了口气,就听寒炜长叹一声:“是谁?我双眼盲了,你来指点我出山的道路。”我大吃一惊,才刚要问,就看寒炜直向一株大树的树梢撞去,急忙叫道:“往左,快往左!”寒炜在空中打个盘旋,堪堪擦过树梢,一枚树枝刮破了我的衣袖。

  太危险了,还是先指点寒炜方向,逃出钟蒙山外,再详细询问情况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