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逐

尘劫录 赤军 4396 2003.04.23 22:19

    史载:檀王十四年夏四月,彭下卿峰氏,逐其宗子扬。

  扬,就是我的名字。我被放逐的原因很简单,就因为父亲的死亡,使我被悲痛和愤怒冲昏了头脑,我冲进本宅,挥剑向家主砍去。“为什么不发救兵!”我似乎是这样大叫着,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向他砍去。因为对方躲避得及时,我仅仅砍断了他的衣带而已。

  接着,我就被好几个人牢牢按倒在了地上。似乎人在发狂的时候,力量可以大到连自己也难以相信,但这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我一动也不能动,这个时候,才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还好,我没有砍伤家主,否则,怕会立刻受到逼令自杀的处罚。

  经过公议,决定仅仅放逐我。我还记得离开家的时候,母亲搂着年幼的远,那样无助地哭泣着。我走了,将来谁来照顾他们呢?早应该想到这样的结果的,但在冲进本宅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父亲的头颅带着血沫横飞出去的情景,别的,什么也没有想。

  以我的身份,虽然被放逐,仍然可以带走一乘两马战车、防身的武器、少量的食物,并且可以携带一名家臣。当然,从此后这名家臣就要从家族谱系上除名,他将作为被放逐者的侍从,永远被人们遗忘。“有人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我只这样问了一句,然后,就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国都。

  因为我看到了他们的眼睛,包括从死亡边缘上把我救出来的革高,每个人的眼神都是这样矛盾,并且犹豫。作为一名士族,他们也许可以抛弃自己宝贵的生命,但他们无法抛弃更为宝贵的士的名份。何必牵累他们呢,多留一个人下来,母亲和远就多一个人照顾。

  我离开国都,向西南方的大荒之野驰去。按规矩,我必须先进入大荒之野,在那里呆上至少一天,才能重返人类社会,作为一名流浪者,重返人类社会。然后,就漂泊浪荡毕生。我知道,以我的年龄和声望,碰到一名愿意收留我的士族,重获士的身份,可能性是极其渺茫的。

  我就这样脑中空空地进入了大荒之野,一直向南,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往哪里去。大荒之野向南方延伸,没有边际,谁也不知道它的尽头究竟有些什么。某种传说,那里有一座高山,名字叫萦,有些仙人于上次大劫的时候躲避到那里,就一直居留下来。也许有人曾经到过吧,但没有从那里回来的任何记载。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前进着,等我回复理智的时候,突然间怕得要死。四望都是同样无边无际的荒沙,一直延续到地平线,太阳火辣辣地在头顶曝晒着,我不知道哪里才是北方,我该怎样离开这里。

  我下了车,吃一点食物,想等太阳偏西以后,再判断方位。这时候,才发现携带的清水已经全部喝光了。嘴唇发干,喉咙火烧火燎的。想不到没能和父亲一起死在对抗犬人的战场上,没有因为袭击家主而被杀,倒要在被放逐的头几天,就死在大荒之野中。又是一场噩梦,但这次的噩梦是那样舒缓,象一根坚韧的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慢慢地、慢慢地绞紧……

  太阳也很奇怪,总是不向某方向倾斜,就这样一直高高地挂在天顶上。我开始感觉不妙了,没有办法,只好上了车,向自己认为或许正确的方向驰去。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车子越走越慢,终于,一匹马再也坚持不住了,前腿一屈,跪在了地上。车子翻倒,我被狠狠摔了出去,半天都爬不起来。

  此后的几天中——应该有几天甚至十几天吧,太阳总也不落,我无从判断时光的流逝——我靠着饮马血,吃生马肉,勉强活了下来。等到马血都尽的时候,我只好背上一块干干的马肉,靠两条腿继续前进。剩余的马肉只好放弃了,如果没有水,带再多的肉也不能维持生命。

  路上,看到过几具骨架,其中一具,似乎是人的,但是没有骷髅,不能准确判断。这也是死在大荒之野中的被放逐者吗?现在,就算我想要哭,都没有眼泪可流了。

  就这样走着,走着,疲惫地走着,一步步走向死亡。也许就这样死去倒简单了,以后那些噩梦,将不会再发生……

  醒过来,是突然间的事情,睁开眼睛,突然从死亡的黑暗中见到如此耀眼的光明,使得一刹那间,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我闭一下眼睛,再睁开来,几乎要怀疑自己又回到家中了。坐在床边的那个奴人女子,不正是她吗?……不,那不是她,这里也不是我的家。我想起了自己在大荒之野中的遭遇,同时,也看清了面前这名女子。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女子。就外表上,她很象奴人,一样是惨白的皮肤——不,那应该是白皙才对,白皙并且温润,就象暖玉。她的头发也是银色的,银得耀眼,最大和奴人的不同处在于,她竟然长着一对翅膀!覆盖着银色细毛的翅膀,折叠在她的背后,露出一些边缘来。

  “我……”我想要问自己的境况,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四周围没有墙壁,上方也没有屋顶,但远远可以望见的山林、峰峦,总给人一种从窗中望出去的感觉,我就象确实置身于屋中一样。为什么会有如此奇怪的感觉?自己也不明白。

  屋中——如果这是一间透明的屋子的话——似乎只有一张床,而我就躺在床上,那女子,坐在床边。她笑了,她的笑容真美,不象奴人,奴人笑起来,总给人一种满腹辛酸,强忍眼泪的感觉。“这里是萦。”她笑着对我说。

  萦?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即明白了。我猛然支撑起上半身,坐了起来,连日在大荒之野中的疲惫和饥渴,竟然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但如果这里真的是萦的话,那么一切就都不奇怪了。“萦?仙人居住的地方?”

  “是的,”那女子仍然微笑着,“仙人把你从大荒之野中救了起来。你和萦有缘,你以后就留在萦好了。”

  留在萦?留下来和仙人一起居住?一刹那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乎从地狱一步迈到了天堂,造化真的如此眷顾我吗?我兴奋得从床上一下子跳了起来——如果我当时知道,这不过是新的噩梦的开始的话,也许我会躺下去,对她说:“放我回大荒之野吧……”

  萦是一座很大的山,非常高,山顶终年覆盖着积雪,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寒冷。“一年四季,在萦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温暖得仿佛春天一样,”那个有翼的女子向我解释,“这就是仙人的力量。”

  所谓仙人的力量,大概是指仙人使萦的任何一个居民,都感觉温暖舒适吧,而不是指真正使气候四季如春,否则,山顶的冰雪就不可能存在。至于那个女子,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做“燃”,来自于萦的南方——我才知道,原来世界这么大,在我们认为是世界尽头的萦的外面,竟然还有广阔的天地存在。

  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见过第二个人,或者说,没有再见过其他有智慧的生物,包括燃的同类,也包括仙人。“你需要在萦生存、生活和工作,”燃对我说,“萦很大,我也不知道仙人们居住在何处。他们若想见你,自然会来见你,否则,你是永远见不到他们的。”

  我迫切地希望见到仙人,但心中有又一丝紧张和恐惧,这大概是人类在接触到他所不了解的事物的时候,很自然的反应吧。在这里,太阳也是终日不偏不落,我无法判断时间的流逝,也不会感到饥饿和疲倦。我居住在那间透明的屋子里,屋子没有窗,也没有门,我可以随意出入,但外面的鸟虫,甚至风尘,都无法进入屋内。

  燃叫我不要离开屋子太远。“萦中有许多你所不了解,甚至完全无法理解的事物,许多事物,对于了解它的人来说都是有益的,但对于你来说,也许反而会有害也说不定,”她对我说,“就在屋子附近等待吧,等待仙人对你的安排。”

  在我的一生中,这段时间也许是最惬意和舒适的。阳光和煦,风景优雅,飞鸟鸣唱,草木葱郁——这就是所谓的“仙境”吧。果然,仙人们所享受的,不是美酒佳肴,不是高楼广厦,而是自然和谐美妙的风景。何况,摒弃了肉体的一切苦痛和不适,本身不需要更多的享受,已经是天堂一般了。

  是的,天堂,萦可能是唯一的例外,其余的仙人,据说都生存在云端,生存在天堂中。传说中,上人居于海外风景绝美的岛屿上,仙人居住在云上,而至人生存于何处,就谁都不知道了。我问燃,她也不知道,似乎仅仅对于萦,她知道的也并不比我多多少,她只是更早接触到仙人而已。

  既然不需要吃喝,似乎也就不需要任何工具,屋子里除去一张软软的,不知道什么质地的床,没有任何其它东西。燃有时突然出现,有时又飘然飞走,也从来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物品。我感觉似乎经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我的须发、指甲,却都没有丝毫变长。终于,我见到了一位仙人,这一生中,见到的第一位仙人。

  那个时候,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因为从来不会感觉疲倦,所以也不需要睡眠,我只是有点无聊地随便躺着,斜眼观赏屋外的景色而已。蓝天、白云,积雪、绿树,一切都是那样普通,但一切却又绝不普通。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影子在我面前出现。

  那个影子是突然出现的,但不仅并不使人感到惊愕,反而给人一种他原本就存在在那里,或者就应该在此时此处出现的奇特感觉。我坐了起来,望着那个灰色的影子——那是一位穿着长袍的老人,长袍完全遮蔽住了他的身体和四肢,只露出头部。长袍的颜色很朴素,但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那种颜色,只好暂时当它是灰色。

  老人有一张红润的、瘦长的面孔,长长的银色胡须,一直拖到似乎是腰腹的部位。他对我笑一笑,说道:“欢迎来到萦,下愚啊。”

  “下愚”这个词汇,在炼气士的宣讲中经常会提到,那是相对于上人、仙人乃至于至人,人类的自我卑称。想不到,仙人本身,也是这样称呼我们的。“下愚啊,”仙人这样对我说,“已经七百多年,萦都没有新的居民加入了,在大劫将至之时,你出现在这里,究竟是牵系着一种怎样的缘分呢?”

  大劫?那是指上人界和仙人界同时崩坏的大劫吧。

  仙人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点点头:“大劫将至,也许在五、六十年以后,也许就在眼前。你的出现……”他话刚说到这里,突然,大地猛烈地震动起来,我一个跟斗从床上滚了下来。

  抬起头,仙人的脸色突然变成灰黑一片:“果然是有联系的,你带来了大劫……也许我不应该来见你。”说完这些话,他突然消失了,他的消失,如此突然和自然,就仿佛刚才他的出现一样。

  我从地上爬起来,忽然间,一阵强风卷着尘土向我扑面吹来。透明的四壁突然象是不存在了,我感觉头晕眼花,身体上下,每个关节都非常的难受。我向天空望去,已经看不见太阳了,只看到灰朦朦的天空,象是被一幅巨大的肮脏的天幕遮盖住了整个的萦。

  向原本应该是萦的顶峰的方向望去——往日,我会长时间地凝望着洁白的峰顶,想象着仙人是否就居住于彼处,猜测他们共有多少,怎样生存和生活着。但是现在望过去,峰顶在剧烈地颤动和摇晃,大量白色的蓬松的冰雪,从山崖上滚滚滑落。

  脚下的大地又是一阵猛烈的震动,我再次跌倒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风沙中,我看到一个影子艰难地飞近,我知道,那一定是燃。

  “怎么了?地震吗?!”我大叫着,问慢慢飞近的燃,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灰黑的天空中,出现了那样恐怖的一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