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适

尘劫录 赤军 4595 2003.04.23 22:25

    史载:檀王十八年春三月,以王姬适彭公南望。

  天子召见我,是在祈雨仪式结束后的当天下午。这场聚集了十多名本有宗门达者的祈雨仪式,一如所料地以毫无结果而告终。虽然他们施展了相当惊人的道法,召来了大片乌云,遮蔽住整个王京上空,但有云并不一定就会降雨,云收雾散,依旧是万里晴空。

  天子在明堂召见我,我俯伏在他的座前,心中忐忑,猜想不到他要说些什么,然而,没几句话,我就松了一口气,摸清楚了天子的意图。

  “你从郴国来?”开场白平淡无奇,天子有气无力地询问着他早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

  “是的,小臣来自郴国。”虽然如此,我也只能毕恭毕敬地回答。

  天子依旧一副不死不活的模样,我判断他再活不过十年了,也许伐彭受伤的传说是真的。他淡淡地问道:“去往彭国报聘吗?原因是什么?”

  我斟酌着回答说:“为了加强两国的联系,共同拱卫王室。”虽然没有抬头,但我依旧能想见天子冷笑的面庞。

  “拱卫王室,”他重复了一遍这个谁都不会相信的词组,然后问道,“作为报聘的使节,你所携带的礼物不嫌太微薄了吗?”

  “陛下容禀,”我回答说,“上个月小臣经过涟泽,适逢暴雨,涟水泛滥,许多礼物都被冲入水中遗失了……”

  天子似乎并不很在意这个问题,还没等我说完,就转变了话题:“郴子改信邪宗,朕想知道是****的威逼呢,还是他自己的意思?”

  终于讲到正题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精神突然一振:“小臣本是郴的客卿,出仕寡君的时候,寡君已经改宗了,至于理由,小臣不知。”

  “你叫峰扬?”天子似乎突然意识到我的名字有些熟悉,“峰是彭国的公室之姓……”

  “是的,小臣本是彭国峰氏之子,被逐出家,流亡到了郴国。”我想到天子和彭六卿间的深仇大恨,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惶恐。

  然而天子似乎并没有把对峰氏的仇恨发泄在我身上的意思,他停顿了一会儿,慢慢问道:“这样说来,你也是信奉元无邪宗的喽?”

  听到这个问题,我立刻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不是。”在接触过了仙人和至人以后,我还会信奉任何下愚的宗门吗?我既不信元无,也不信本有。

  但天子并没有追问“你信奉本有吗”,只是淡淡地第三次转移了话题:“王姬玉檀即将下嫁彭公,月底就动身,和你的目的地是一样的。你曾是彭国的公孙,陪同前往,多关照吧。”这消息倒很出人意料,不知道天子想藉由联姻改善和彭国的关系呢,还是希图拉拢彭君南望,削弱六卿的势力呢?但我清楚地知道,虽然彭君南望极具野心,但他若想动摇六卿的势力,其结局只有比被弑石宫的先君更惨。

  即将下嫁彭国的王姬玉檀,原来就是我在祈雨时见到的酷似苹妍的那个女子,这一点,我当天晚上就知道了。因为,完全不合乎礼法,那位待嫁的王姬竟然秘密来到客驿,要求见我。

  按照礼法,我应该毫不犹豫地拒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沉思了片刻以后,我还是决定见一见她。王姬穿着绯色的便服,碎步走到尊位上,慢慢坐了下来,我磕头,然后退往主位。

  我想不到王姬深夜来见我的用意,静静地等待她开口,但等了许久,屋中却依旧鸦雀无声。小心地抬起头,我瞥了她一眼,只见这年轻的女子低垂着头,望着自己的膝盖,面孔竟然涨得通红。

  血气方刚的我见到这种情景,会胡思乱想也是很正常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眼前竟然浮现出了苹妍那柔白的胴体,优美的曲线……我急忙摇了摇头,驱赶脑海中这幅香艳的图画,我感觉自己仿佛是在无礼地偷窥他人的妻子——不仅如此,那是我祖先彭刚的妻子啊!

  察觉到我有所动作,王姬也悄悄抬起头来,瞥了我一眼,但立刻又垂下眼去。我心里有些不耐烦了:本来你身为未嫁的王姬,深夜来见一个诸侯的臣子,就是大违礼法的举动,而既然已经违犯了礼法,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的吗?你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消息泄露的话,我是无所谓啊,你的清誉可会损毁殆尽呢。

  “王姬召见小臣,请问有何要事?”只好先开口了。我特意加重了那个“要”字,意思是:要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赶紧滚吧,别在这里假扮清纯了,免得让我再想起苹妍。

  “大、大夫来自郴国?”大概也终于意识到了久留此地的后果,王姬用非常细小的声音,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的,小臣来自郴国。”这不是废话嘛,她非要和天子一样,先来段无意义的开场白才肯进入正题吗?

  “大、大夫……听说大夫本是彭国的公孙?”我多么希望今天下午蒙天子召见的时候,这位王姬就在帘后偷听啊,就省得我把这些答案再重复一遍了。

  “是的,小臣是彭国峰氏的逐子。”虽然心里很不耐烦,我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问题。

  又没有下文了,王姬就此紧闭上嘴,再也不说一句话。等了很久,我实在忍不住了,才又悄悄抬起眼来,观察她的神色。她依旧低垂着头,双颊绯红,但手指似乎在席子上画着些什么。

  我望向她的手指,突然吓了一大跳,原来她在席子上画了一个圆圈,又画一条曲线穿过圆心……她竟然反复在描画元无宗门的混沌徽章!

  不会吧,堂堂天子之女,竟然信仰元无宗门?可若非她信仰的话,是不会当着人面绘画混沌徽章的。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我出身于信仰元无的彭国峰氏,又来自信仰元无的郴国,莫非就是这个原因,才使王姬不顾礼法,秘密地前来见我吗?

  我沉吟了一下,考虑怎样才能打破僵局,把话挑明:“王姬……在王京描画混沌是很危险的。”话音才落,我看到王姬突然抬起头来望向我,但视线一遇到我的目光,立刻又慌张地移开了。

  “我是……我已故的乳母信仰……元无……”她的声音依旧很细微,但在如此宁静的深夜,我可以听得清清楚楚,“自她去世后,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听到元无的教诲了……”

  原来这位王姬果然是虔诚的元无宗门的信徒啊,只为了再听到元无的教诲,就半夜里巴巴地跑到我这里来。你急的什么啊——我在心里嘲笑她——等嫁到彭国去,就算不想听元无的教诲,那些废话也会不断往你耳朵里灌的。我是否要假装元无的信徒,把曾经多少有三分相信的那些废话向她讲述一遍呢?还是干脆明确地告诉她:“元无和本有半斤八两,全都是无稽之谈。”恶意地践踏她的信仰呢?

  实话实说,我感情上绝对倾向后一种想法。但是理智告诉我,身在王京,还是别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为好。何况,今后我会和这位王姬同行相当长一段时间,等到了目的地彭国,她又很快会成为彭国的君夫人……我突然想到,若是和这位未来的君夫人搞好关系,说不定方便打听出雨璧的下落。

  沉吟了好一会儿,我慢慢地说道:“有无,故遂有,有有,故遂无。有无之间何尝有它?有无之前亦何尝有它?弃无而谈有,是见天而不见天之所受载;弃有而谈无,是见地而不见地之所受覆。”这并非元无宗门的理论,而是仙人忽荦对我说过的话,这番话连我自己也不能完全了解,更别说王姬了。

  我看到王姬的眼神中有一丝疑惑,但更多的是欣喜:“原来……原来是这样吗?多谢大夫,我会用心去领悟的。”她双手扶地,慢慢地弯下腰去,对我深深鞠躬。有一刹那,我突然心生些微内疚之情,也不知道是因为蒙骗了王姬所致,还是想起了苹妍所致……

  六天后,离开王京,出发往彭国去。护送王姬的车队非常盛大,但士兵却不算多,兵车才有三乘,徒步也不充足。大概天子以为就算有人敢劫持王姬,也没人敢劫持未来的“西伯”彭国君夫人吧。从王京一路往西,所经大多是彭国的友国和附庸,确实没人敢骚扰这列送亲的队伍。然而,天子和我都忘记了一件事——

  原本散居于朗山的犬人依旧在衷国南方出没,当年我的父亲就是死在他们手中的。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了整整四年,他们仍未被剿灭或驱逐。就在我们刚离开衷都后不久,遭遇了那一大队犬人。

  当犬人在山坡上出现,嗥叫着蜂拥而至的时候,我发现天子的士兵全都面如土色,有几个甚至哭出声来。倒是我的随从们还算镇定,钟宕站在我身边,牢牢握住长戟,眉毛挑得高高的:“家主,王师不堪一战,我保护您冲出去!”

  我的目光在犬人群中搜寻着,终于,被我看到了那名高大的犬人首领,不知道为什么,他杀死了我的父亲,但我对他的仇恨却远不及对峰氏家主的仇恨来得深刻。我指给钟宕看:“冲出去?那家伙你可以对付吗?”

  钟宕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有些发青。看到他魁梧的身影,我突然想起了峰氏的家臣革高,他们两个无论身材,还是武艺,都可谓棋逢对手。我倒并不害怕,也许是彭刚的记忆深植在脑海中的缘故,荒漠、大海、鹏王、鬼霓,无数危险我都见识过了,还在乎这些犬人吗?虽然我清楚地知道,现在的我,作为峰扬的我,也许一个普通犬人就能取了我的性命。

  然而,在见识了平静的萦、狂暴的劫、秩序的宇和喧嚣的宙以后,死亡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拉弓放箭,一名犬人应声而倒。钟宕挥舞着他的长戈,招呼作为御手的弧增:“往西去,彭国一定会派人在边界上迎接王姬的,只要和他们会合,就不会再有危险了!”

  王姬?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同行的伙伴,于是匆忙转头望去。我看到天子的士兵四外奔蹿着,已经完全不成队列了,相比之下,我的队伍虽然人数较少,又没有世袭家臣,倒成了对抗犬人的唯一战斗力。我看到一名犬人骑着长毛的野牛,手持石斧,砍倒了几名天子的士兵,向王姬那围着绣花丝绸帷幕的马车冲了过去。

  犬人一斧,砍倒了驾车的御手,我听到帷幕中传来一声尖叫。那犬人分明被这声尖叫吸引住了——真是奇怪,他们长得完全不象人类,审美观点也应该全然不同,可是却对人类的女子相当偏好,不会是基于对文明种族的仰望才会形成这种习惯吧——又一斧劈向帷幕。这个笨蛋,他的石斧立刻被轻柔的丝织品缠住了,并且越扯越紧,挣脱不开。

  帷幕被砍裂,我看到了车中的那个女人。王姬花容失色,蜷缩在车角,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幻觉,我看到一个相貌与她酷似的女人,没有穿着宽大的丝绸袍服,却穿着细麻的紧身衣装,裸露着雪白的脖颈和小臂,驾着一乘两马战车,远远地向我驰来……

  “冲过去,去救她!”我用脚背轻踢驾车的弧增。“家主,现在没有余暇救援王姬了。”钟宕大声反对。我瞥他一眼:“如果失去了王姬,你以为咱们会受到彭国人的热情款待吗?”钟宕无语,弧增立刻抖动缰绳,向那辆彩车驰去。

  我的第一箭射中了那名犬人的肩窝,他大叫一声,把仍被丝绸缠绕的石斧扔在了地上。第二箭,又中后心,但那家伙却似乎并未遭受致命的打击,竟然暴叫着转过头来,向我露出他尖利的牙齿。但这时候,我们已经驰近了,钟宕狠狠一戈,刺穿了他的咽喉。

  弧增熟练地驾驶着马车,车辙划条弧线,掉过了头。钟宕跳下车去,而我向彩车伸出了手:“王姬,到我的车上来!”那女人惊恐地望着我,象是吓掉了魂,竟然只知道哆嗦,却站不起来。钟宕跳上彩车:“请恕不敬之罪。”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他正准备跳过车来,突然瞪大了眼睛:“家主,小心!”我急忙转过头,看到那名犬人首领竟然已到身后,抡起他巨大的石斧,向我当头劈下。我本能地举弓抵挡,“喀”的一声,弓背折断,一股巨大的力气从手臂上直透心胸!

  犬人首领那庞大而丑怪的头颅,他通红的瞳仁,他的满嘴獠牙,就在我的面前。我眼前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