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会

尘劫录 赤军 4397 2003.04.23 22:32

    史载:檀王十八年秋七月,彭公筑坛以会四方诸侯。

  ※※※

  我再次听到郕燃那幽幽的叹息,比起上一次来,似乎已经可以明白这令人心痛的叹息中隐含着一些什么了,但我不敢去想。慢慢转过身,坐了起来,我看到郕燃正小心地点燃油灯。

  “我听说了远……令叔父的事情。”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干脆从这个话题开头吧。

  郕燃苦笑着摇了摇头,在我对面敛衽坐了下来:“我并不悲痛他的死亡,他是咎由自取,何况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我们之间虽有血缘,却并没有感情……但是我很失望,本来想跑去投奔他的……”

  我望着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渝世子的求婚吧,你想悄悄逃出新渝去吗?”郕燃望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渴望,还有无尽的痛苦:“我是怎样想的,你真的不明白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愿意或不敢去弄明白?”

  我皱皱眉头,低下头去。“我知道某些事情,可能永远也没有结果……”郕燃也慢慢地低下头,似乎不敢看我,“但……心中如有一团火焰在燃烧,我实在无法忽视自己的这种感情……”

  她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无法再逃避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可怕的预感。这孩子,果然阴差阳错地恋上我了吗?可我是她的父亲啊!当然,我无法向她说明这一点,并且如果向她说明,只会令她更为痛苦……

  我愣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好。郕燃慢慢抬起头,悄悄望向我的眼睛,但我刚想看清她眼中蕴含了一些什么,她又急忙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屋中非常寂静,只有灯芯偶尔发出轻微的剥啄声。不知道过了多久,郕燃突然咬一下牙关,猛然站起身来。

  一定是我对她的暗示,长时间没有回应,终于使她愤怒了吧。她一甩袖子,转过身,向门外走去。“你……小姐……”我急忙叫住她,她似乎满怀期盼地转过头来,但我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

  “总之,”郕燃咬了一下嘴唇,“我不想嫁给渝世子,你愿意帮助我逃出新渝去吗?虽然相当危险……”这孩子,是在试探我吗?如果我答应带她逃出新渝,实际也就是对她许下了另外一种承诺吧。但那是我无法给她的承诺……“逃出新渝?”我只好犹豫着回答说,“太危险了,没可能的……”

  她听了我的话,立刻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过头来。我注意到在她眼中所蕴含的失望和痛苦,这种失望和痛苦使我连续三天夜不能寐。反复权衡此事可能会造成的影响,并且反复咀咒送我来此世的仙人空汤,最终我只得下定决心,不管郕燃是否能够理解,是否能够认同,一定要把真相讲给她听。

  自己的女儿爱上了自己,而这种爱,并非真正的父女之爱——这种境况,真的让人苦笑不得……不,是欲哭无泪。仙人空汤啊,你希望我看到的,大劫未曾发生的未来,就是这般混乱并且使人痛苦吗?使人痛苦,并且无从逃避。

  第四天一早,我起床后梳洗了一下,就走出卧室,向郕燃的居处走去。钟宕笔直地站在她的居处外,手执长戟,警惕地望着四周。“在下求见小姐。”我请他通报,但他却摇了摇头:“小姐说身体不大舒服,今天谁都不见。”我愣了一下:“她可有提到……特别不想见到我?”钟宕有些奇怪地望了我一眼:“你又得罪了小姐吗?她倒并没有那样说。”

  我舒了一口气,才要转身离开,突然一名家臣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不、不好了……渝世子……”话音未落,一支羽箭呼啸而至,插在他的后背上,他呻吟一声,伏倒在院子里。

  钟宕大吃一惊,端起了他的长戟。只见渝世子晏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怒气冲冲地率领着六七名骑兵,直接冲进了院子。“殿下,您这是做什么?”我慌忙拦在钟宕的身前,张开双臂,“骑马进入人家,是不合乎礼……”

  没等我把话讲完,渝晏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衣领:“哼,你也还被蒙在鼓里吧!”他的力气好大,一下子把我揪离地面一尺多高。我双手用力攥住他的手腕,双脚连蹬,却根本无法挣脱。

  渝晏就这样提着我,驳转马头,又向院外驰去。院门口停着一辆马车,他一抖手腕,把我扔到车上。我双脚终于沾到了实物,而不再虚悬,才想要稳住身体,身高膀粗的车右一把把我按住了。

  渝晏瞪我一眼:“跟着我来吧。”说完,催马向城门的方向奔去。我所乘坐的马车的御手吆喝一声,抖动缰绳,驾车跟在他后面。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我们已经驶出了新渝的西门。一匹快马从西方驰来,马上骑士向渝晏行礼:“殿下,已经把他们包围在驿道旁边了。”

  “他们”,那是指谁?我有些摸不清头脑。渝晏冷哼一声,继续向西驰去,马车和其余随从自然也亦步亦趋地跟随在后。跑出约摸两里多地,突然看到十几个手持长矛的骑兵,把一辆轻车团团围在路边。轻车的两匹驾马,已经被射死了一匹,还有一匹前腿跪在地上,不住发出凄惨的哀鸣。

  渝晏用手一指,我们正面所对方向的骑兵左右闪开。我这才看清楚车上的情景,不由大吃了一惊。

  只见素公子昱手扶车轼,垂头丧气地坐在车中。郕燃就站在他身后,手持短剑,双目圆睁,怒冲冲地望着前来追她的渝晏。天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郕燃并不在她的卧室中吗?她怎么毫无征兆地跑出了新渝,并且还和素昱在一起?!

  不,并非是毫无征兆的,郕燃早就想逃出新渝去了。望着她喷射愤怒和仇恨目光的瞳仁,突然间,我什么都明白了。既然我不肯带郕燃逃出新渝,她就只好去找别人——一个人行动,实在是太危险了。她大概明白钟宕或别的家臣一定会阻止自己的,于是干脆连他们也全都蒙在鼓里,她悄悄地去找了素昱。

  我望素昱一眼,这个年轻人的脸上,似乎写满了“后悔”两个字。真是愚蠢的年轻人啊,我原本还对他寄予厚望,以为他是一个目光远大,通达并且善于忍耐的贵族公子。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呢?逃掉的机会微乎其微,并且即便逃亡成功了,他又能回到哪里去呢?他能够回到正受渝、郴两个大国威胁,随时可能亡国的祖国郴去吗?难道他被美色和所谓的“爱情”蒙蔽了理智,打算从此和郕燃浪迹天涯吗?

  我不知道郕燃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才让这个原本相当理智的年轻人发疯的。

  只听渝晏冷笑一声,对郕燃说:“郕小姐,请跟我回去吧。”郕燃狠狠地盯着他:“不,我不会回去的!”“是吗?”渝晏又发出一声使人不寒而慄的冷笑,突然从肩上摘下弓来,搭箭,拉开弓弦——

  “嘣”的一声,素昱应弦而倒,伏在车轼上。

  我惊愕得几乎摔倒在车里,指着渝晏,颤声叫道:“你,你怎么能够……他是素国的公子呀!”渝晏又搭上一支箭,竟然瞄准了郕燃,虽然并不望向我,却冷冷地回答我的话:“不过一个人质,素国的人质。”

  我知道渝国的世子,不会把素国作为人质的公子放在眼里,杀死素昱的结果,最坏也不过使素国重新倒向郴国。但只要郴国大军压境,素的反复是迟早的事情,而一旦渝军再次西进,即便身负血海深仇,素君仍然会被迫臣服于渝晏的。这就是政治,没有人情可讲。

  即便如此,我依旧对渝晏的杀人行为,感到惊愕和难以理解。

  “小姐,请跟我回去,我会把这一切都忘掉的,”渝晏冷冷地对郕燃说,“你如果不愿意做我的妻子,那就明确拒绝我,我不会强迫你的。但我不能原谅把我看中的女人偷拐跑的行为——素昱已经受到他应的的惩罚了。”

  “不是他拐走我,是我引诱他的,”郕燃一只手扶着素昱的尸体,一只手挺着短剑,“是我对不起他,我没有料到会产生这样的结局……”可怜的孩子,愚蠢的孩子,冲动的孩子,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的!

  “结局已经产生了,后悔是没有用的,”渝晏慢慢放下弓箭,“小姐,请跟我回去吧。”“不!”郕燃突然大叫了起来,“我对不起素公子,是我害他丧了命,我怎么能够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跟你回去?!”说到这里,她突然掉转手中的短剑,一把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我大叫一声,霎那间,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我拼尽全身的力气,跌跌撞撞地跳下车,推开拦阻我的渝国士兵,奔到郕燃的车前。郕燃俯伏在车厢上,似乎还没有断气,她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殷红的鲜血从嘴里不断地涌出来。

  我跑过去,脚下一软,跪在车前,抱住了她那美丽的脸庞。郕燃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了我,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悲凉的微笑:“你……你也没有想过这样的结局吧……也许死亡是注定的,可我想死在你的身边……”我的眼睛模糊了,有一刹那,我心里甚至在想:“何不回应她的热情呢?她是我血缘上的女儿,但在感情上,我真的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吗?”

  “你、你真的很象我的父亲……”郕燃慢慢抬起染满鲜血的手,抚mo着我的面庞,“我的父亲,他是那样爱我的母亲,但却无法使她成为夫人……因为她是一个奴人呀。有奴人血统的我,命运中的悲剧也是注定了的……”

  我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不禁愣住了。远远的,听到渝晏的声音:“哼,真的一切全都注定了吗?我却永远不会相信,更不会放弃努力!”

  渝晏的话语如同在我头上打了一个惊雷,长久以来积存在心中的疑惑,突然逐渐经纬交织起来,变成一幅完整的图画。最先使我疑惑的,是倘若此世的郕扬就是我自己,那么在青年时代已经了解自己的结局,老来怎么还会上剧谒的当?当时我给自己的解释是:仙人空汤只是陈述了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我所在的,并不是真实的未来。

  但可能发生的事情是千变万化的,真的会由命运注定每个人生命的旅程吗?我遇见郕燃,难道不是偶然吗?郕燃会爱上我,难道不是偶然吗?渝晏看上了郕燃,难道不是偶然吗?素昱会一时被某些感情冲昏了头脑,从而导致悲剧的发生,难道不是偶然吗?

  人世间,存在着相当多的偶然,这些偶然难道都是上天注定的吗?这些偶然交织在一起,难道是大劫将至的必然所可以彻底抵消的吗?这些疑问,一直存在于我的心中,但被我对郕燃的感情所蒙蔽住了,使我不敢或者不愿意去想,即使去想,也没有系统地把它们联系起来。

  郕燃的话,首先打动了我。他说他的父亲郕扬非常爱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是惋,我真的爱惋吗?要多少年的感情积累,才会使我改变现在的心意,真的爱惋,并且竟然想使她成为自己的正室夫人?!渝晏说得对:“真的一切全都注定了吗?”他不会相信,我也不会相信,他不会放弃努力,我也应该一样不会放弃努力!

  想到这里,突然四周变得昏暗起来,我听到一个金属般的声音远远地说道:“你终于明白了。你终于明白你应该为些什么而努力了。”

  郕燃在我手中慢慢地消逝了,她所乘坐的马车、素昱的尸体也逐渐消逝了。我抬起头,四周昏茫一片,围绕着我们的渝国士兵也都消隐了。转过身,看到渝晏仍然立马远处,但他的身影正在变化,他和他的战马逐渐融合为一体,并且迅速地转变形态。

  渝晏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着一件式样奇特的雪白的袍子,面色深黄如金,眉高目陷——我认识他,我正盼望着见到他,他正是上人之王蒙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