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来历

尘劫录 赤军 4551 2007.05.12 18:05

    

  古诗云:我之所来,如河之源,我之所历,其流涓涓。

  我正在岔道前犹豫,是该继续前行,还是折而向西,正在此时,身后车厢中突然有白光腾起,随即箭一般直射向西方。“那是什么?”我问妻子。

  因为白光正是从妻子怀中射出的。听到我的询问,妻子探手入怀,摸出一个小小的布包,解开布包,里面是一些玉器的碎片——这些碎片很快就在我心中拼凑成了它们本来的模样,那是一枚玉笄和一具玉璧。

  玉笄是沌山清明宫前主持静笃真人送给父亲的,数年前,当我随同寒炜等人前往百木村“剿灭妖物”的时候,父亲亲手将其插在我的头上,而玉璧则是朗山秩宇宫九德真人送给我趋避狐隐的宝物。后来玉璧在睡梦中坠地,碎裂成六七片,而几乎同时,玉笄也被雪念失手打碎了——那都应该不是简单的事故,而是狐隐在向我炫耀他的法力,天地不制,百物难辟!

  我没想到妻子会把这些碎片一直带在身边,据说这两样宝物——起码玉笄是如此——对苹妍也是有震慑作用的,莫非苹妍已经彻底隐去,此刻只有爰苓尚在,所以毫不惧怕么?当然,我更没有想到,已经破碎的玉器竟然也有法力存在,还能透出白光,难道是在指引我前进的方向么?

  我确实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我的前途一片茫然。对于缺乏决断力的我来说,从来都靠外力来推动,自己才会毫不犹豫地朝某个方向迈步,前此在身后推我的有丈人、有尉忌,还有靳贤,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在了,难道我便只好依从无意识的玉器的推动来选择前进方向么?

  其实,该怎么迈步,膺飏早就告诉过我了,他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来推动我。然而因为我对这位太山大侠一直以来所抱持的敌意,我不愿痛快地依言而行。今时今刻,我还痛恨着膺飏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内心深处的火焰是不会那么快就被浇熄的。

  都说美玉是大地的精华,是世界的骨骼,玉能通灵,甚至比芸芸众生更接近于天道,更何况是这两件宝物呢?即便碎裂了,其法力仍然会有部分存留吧。是否人世间已经没有谁可以推动我、指引我了,所以只能靠无意识的硬冷的玉器来指引我呢?天意何在?天意不欲我猝亡乎?

  白光闪起以后,我略微愣了一下,脑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但最终还是只好苦笑一声,调整了行车的方向,直向西方潼河渡口驰去……

  宝物的指引果然并没有错,我在潼河渡口竟然出乎意料之外地见到了父亲。从来世间坏事传得最快,我逃出大成还没有几天,消息竟然就已经传到了云潼——当然,大多是些谣言,甚至传说我已经被乱刀分了尸,唯一确切的消息就是获筇发难,都中乱成了一锅粥。

  父亲听闻消息,有点坐不住了,想要来都中找我,如果我已经死了,哪怕成为肉醢,他也想最后见我一面。于是一些亲眷朋友卫护着他南下,刚出县城,就得到了比较确切的消息,说获筇造乱得手,已经下文各地捕拿我,并且明令云潼县令要擒拿我的父亲。

  从者闻言,吓跑了一大半,剩下的两个倒都是老熟人,是曾经和我同上钟蒙山的寒门出身的扩放和晨黯。晨黯建议说:“不能继续往京都去了,县中知道老大人的行止,定会派兵追拿。如今可向之处,只有西渡潼河,往朗山秩宇宫去,请求真人们庇护吧。”

  两人保护着父亲才走到渡口,我驾着马车也赶到了。事情就是如此之巧,不禁令我相信冥冥中真的自有天意,也相信宝物所腾起的那道白光确是指引我前进的明灯——就不知道是哪样宝物放射的白光呢?是玉笄还是玉璧?

  父子相见,恍如隔世,不禁抱头痛哭起来。扩放找来了一条小舟,催促我们尽快弃岸。父亲首先擦干了眼泪,还安慰我说:“福祸从来相依,汝无非常之能,骤登非常之位,我早就预料到会有灾祸发生呀。这是自然之道,人力无从挽救,哭有什么用呢?”

  于是我们夜渡潼河,只见上有深邃高天,星辰千点,下有滚滚沧浪,激流万线,中间一叶孤舟,就如同个人之浮沉在世界上,何其的渺小,又何其的不由自主。

  父亲是第一次见到我妻,妻子大礼参拜公爹,父亲微笑着搀扶她。但是背过脸去,父亲却皱着眉头对我说:“汝还得此容貌非常之妇,天地皆妒,焉能长久?”

  对于父亲的话,我不敢反驳,也无从反驳起,只好唯唯罢了。我不期望父亲会喜欢他的儿媳妇,但求不冷言相向,一家人保持表面的融洽就好。不过我们一家人还能存活多久呢?现在想这些是否太过无意义了?向无人处,我也只余苦笑而已。

  渡过潼河以后,我们依旧走小路折向东南,前往朗山。若要逃往高航,朗山是必经之路,我大可以先把父亲送上山去,然后再南下高航城——不过仔细想想,连云潼县令都已经接到了获筇的命令,高航真的还肯归附于我吗?丈人在成寿做了多年太守,恩威并加郡内,而我本人对成寿郡,对高航城,又有什么影响力?郡兵们真的会因为数年前的丈人之恩,而肯跟从我以对抗整个天下么?

  或许,我也和父亲一起上朗山去请求庇护才是正道。如果由朗山真人们监视我,许诺我只炼气修道,从此与俗事无缘,或许获筇会相信吧,或许他会放我一条生路吧。以己度人,如果可以确定对手永远无法东山再起,我是不会再痛下杀手的。当然,获筇之心,不似我心,然而我终究是大司马大将军,执政数年,即便恶贯满盈,骤然杀之也会引起朝野动荡,若能和平解决问题那是最好不过了。这和“正纲”不同,获筇没有明打旗号讨伐于我,而是发动政变,宫廷政变终非正道,如果害怕史笔异言,获筇很可能会留下我的残生。

  我出身朗山秩宇宫,如果没有种种前事,未被开革,九德真人是一定会愿意收留和庇护我的。然而时至今日,我还有这个机会么?真人会愿意为了我而和获筇谈判,并且为我做保么?思前想后,我仍然只觉前途茫茫,如墮五里雾中。

  第二天夜晚,我们宿在野外。因为小舟无法容纳大车,渡河的时候就被迫把马车放弃了,一路披荆斩棘地走来,妻子和雪念都已经累坏了,靠着大树倒头便睡。趁着这个机会,父亲把我叫到一边,密谈了好一会儿。

  我并不知道父亲要对我说些什么,只见他嗫嚅了半晌,终于长叹一声,低声道:“你我重逢,都是那玉笄之功呀。先师静笃真人相赠玉笄的时候,就曾经说过:‘此物功不在辟妖,而在照耀前途,可不墮人世万劫。’”

  他停顿了一下,终于象是下定决心似的,又说:“其实先师并不仅仅赠我玉笄,他随同玉笄还送了我一样东西,那就是……那就是你……”

  我不知道父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感觉茫然无措。大概是亲口吐出了关键所在,父亲的神情变得轻松了一些,万事开头难,而既然已经开了头,他就一口气把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和盘托出,我越听,脸色越是发青。

  那是在益宗元炅皇帝显道瑞至七年秋,西北强蛮突然大举南侵,破中野,陷永泰,甚至一直杀到大成的郊外。世间有情之物,就史料记载的共有三种,就是我们的先祖、犬人,以及茹人。犬人相貌丑陋,凶残无谋一同于犬,中原的犬人早就被尽数剿灭了,可能在某些密林中还有数十户存留吧,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传说在大荒之野南方有一个小小的犬人国,但那也只是传说而已,无可查考。

  茹人也曾一度被称为奴人,威朝前中期都作为我们祖先的奴隶而遭受压榨,但到了威朝后期,祖先们和茹人的通婚变得越来越是频繁——终究他们除了肤色惨白,发作银灰外,并无异样——最终北伯渝晏宣布解放包括茹人在内的一切奴隶。渝晏征服了大半个中原,几乎代威而兴,从此茹人就混杂入祖先之中,江河汇为一体了。

  这是传统的说法,其实深究起来,现在大成境内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带有古老茹人的血统,以“茹人”和“祖先”来区分两个源头,实在是很不恰当的。然而在渝晏解放茹人的时候,就有相当数量的士大夫表示反对,其后种族融合成为主流,这些顽固的保守者起而作乱,被各诸侯国驱逐后逃往西北蛮荒之地,就变成了现在的所谓“强蛮”。

  其实就强蛮眼中看来,我们这些具有茹人血统的家伙,才是真正的野蛮人吧。然而九德真人曾经这样教诲过我:“不识恕道者不明天道,不明天道者不得中原而居,不得中原而居者无礼无耻,安于化外,非蛮而何?”

  本朝建立以后,强蛮频繁地南下侵扰,大概想要夺回祖先的土地,恢复祖先的荣誉吧,但他们终究因为悖逆天道而不得中原而居。益宗元炅皇帝显道瑞至七年九月,那一次强蛮入侵,深入最远,杀戮最多,据说共计堕毁十七城邑,烧残三百二十村落,掳走两万余人为奴。等到强蛮终于被击退后,永泰、中野二郡白骨遍地,百里无炊,因此生出了很多妖物来。

  五山真人们带着他们得意的弟子分道进入两郡,一方面协助朝廷聚拢离散,一方面剿灭各地的妖物。那时候,父亲还很年轻,跟随着他的师父——沌山清明宫前主持静笃真人——来到了泯河北岸,同行的还有十多位沌、邱两山的炼气师,以及邱山嚣宙宫主持,也是现在执天下炼气士牛耳的广宗真人。

  泯河发源于西北苦寒之地,在中野郡东南汇入潼河。泯河北岸,其实已经不属于我朝管辖了,乃是强蛮游牧之地,不过据说很多妖物都发源在彼,所以真人们越界前往剿除。

  泯北一大片树林,林中常有魍魉出没。所谓魍魉,乃是一种妖物,来源不详,有说是自然所生之怪,也有说是草木之精,据传其外表如同三岁小儿,但是瞳仁通红、两耳尖尖,叫声凄厉,闻者必为所惑,自动送上门去被吃掉。静笃真人、广宗真人等一行进入那片树林,一举剿灭了三十多只魍魉,同时也发现了……发现了我……

  我那时候应该是两、三岁吧,不知所来,奇怪地置身于魍魉群中。说真的,正在剿灭一群状如三岁小儿般妖物的时候,谁会注意到其中独有一个耳朵不尖,眼睛也不红呢?按父亲的说法:“是天定之缘。”他竟然在咒法将要轰碎我小小脑壳的一瞬间,突然心有所感,硬生生地移开了手掌,留下我一条小命。

  “是被魍魉诱来,还没来得及吃的小儿么?”有人这样问,但是没有谁能够给他确实的回答。因为我当时神智清明,并且身上无衣——凡被魍魉诱来的人,无一例外如堕梦中,并且魍魉也没有先扒衣服再吃人的习惯。最奇怪的,是我并不会或者是不肯讲话,照理说两三岁大的孩子,再愚笨也总该会说几个词汇吧,我既然不说话,就连判断究竟是中原人还是强蛮的小孩都不可得了。

  当时父亲想到一种奇怪的可能性,一边说,一边自己打着哆嗦:“难道是被魍魉所养育的婴儿?”同行者大都嘲笑父亲异想天开,但是广宗真人却严肃地说:“天下之大,何奇不有?魍魉虽性食人,而豺狼亦无人性,古籍有载豺狼育成人子者,焉知魍魉不能?”

  静笃真人也点头,并且补充说:“有情无情之物生焉,皆合于道,本无高下之分。以其害人,而我人也,故剿杀之,非我独贵而彼贱,非我独善而彼恶也。彼既非恶,何善而不可行?”

  有人建议说,既然是魍魉养大的孩子,恐已浸润了妖性,不如杀死算了。两位真人却都摇头,父亲也下不去手。商量着把我抱到人世,找个无儿的家庭托付了吧,又怕来历如此奇特的孩子,不会有人肯收留。最后静笃真人对父亲说:“闻汝有二女而无儿,弦已断而不欲再续,既然如此,不如你把孩子领回去吧。”

  父亲还在犹豫,广宗真人却主动把小小的我抱了起来,送到父亲的怀中,并且说了一句很莫测高深的话:“此子尚幼,而有非常人所历,料其天命亦非常人所知也。我算得天地之劫,在此子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