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歧路

尘劫录 赤军 4661 2007.05.03 22:50

    

  古诗云:生而多畸,行而多歧,干戈朽钝,牛马失蹄。

  我们逃出京都大成,捡小路迤逦向西,准备渡过潼水前往成寿郡治高航城。丈人过世,我执掌朝纲以后,再没有回过高航……不,我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京城。想不到故地重游,竟会是这样一副景象,惶惶如丧家之犬……

  除妻子、雪念、膺飏外,跟在我身边的只有七名金台营士卒,以及数十个仆佣和门客。那些门客都是由靳贤建议,从寒门中选拔上来的骏才,可是所谓俊才,也不过多读了几部书,道德高深而已,至于道法,至于剑术,至于穷难中的奇谋妙计,却都不过中人罢了。他们都把我当成主心骨,我却只能跟随膺飏的脚步前进,此时此刻,更感觉自己百无一用,都是时代的汹涌潮流把自己一度推上人生的顶点,骤然从高峰跌落谷底,自己仍不过一名普通的炼气士。

  所经都是小路,崎岖坎坷,很多地方马车难以通过,我和妻子只好下车步行,由那些仆役把车辆半推半扛地搬上一程。膺飏数次要我放弃马车,但我考虑到妻子和雪念都不惯骑马,软鞋嫰足,更无法长时间徒步,因此坚决不允。

  获筇的爪牙没有再追上来,但我们于路也撞见过几名村夫,看到这样一支衣衫褴褛甚至身带血迹的队伍,莫不惊惶恐惧,掉头就跑。膺飏想要追上去结果这些乡农的性命,却被我喝止住了。膺飏大感不满地提醒说:“彼等定会泄露你我的行踪,杀之为好。”

  我轻轻摇头:“杀了他们,是否掩埋呢?如果不埋,尸体也会泄露你我的行踪,如果掩埋,又耽误时辰。何必呀,何必呀?若为一己苟活而伤害百姓,又于心何忍?”

  我没有力气也多少有点不敢斥责膺飏,因为他此刻的所为又让我想起了在太山时候的往事。当年也是如此,膺飏为了救助相识之人,却把陌生人往火坑里推,险些断送了我的性命。我今天如果由他伤害了这些村民,则自己和这个素来鄙恨的“大侠”又有什么不同?我多年来仇视膺飏,又所为何来?

  听了我的话,膺飏撇嘴道:“大将军妇人之仁,故罹此难!”我承认他的话没有错,我如果不是妇人之仁,如果不是过于爱惜本就无可保持的名声,早该找个荒诞的罪名把获筇杀掉了,早除彼獠,今日不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我心里虽然这样想,嘴里却反驳膺飏说:“此非妇人之仁,是我之仁也。瞿侯有瞿侯之义,我亦有我之仁,且勿为卿之义而坏我之仁。”

  听我这样说,膺飏只好轻叹一声,按住了铁戟。我看膺飏也很明白,每个人都在为着自己的理念而生存,他为了自己的义而不惜抛弃家族、权位来救我性命,但如果因此而破坏了我所秉持的仁,那么这种救援本身就是虚伪的甚至是错误的——虽然,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我岂真有仁耶?

  十月晦日,我们接近了潼河边的马原镇,镇南有渡,过河就可直驰高航。随着时间一天又一天的流逝,膺飏的面色越来越是难看,我的心底也越来越冷。行进速度如此之慢,如果获筇派快马前往高航城中,想抢在我们前面控制兵马,算日子应该已经到了吧。设如此,天下虽大,我真的无路可走了。

  数次要求膺飏先驰马前往高航,却被他摆手拒绝了:“倘若路遇贼兵,大将军遭擒,我便到了高航,得千万郡兵,亦何益耶?”我感觉膺飏已经做好了战死荒野的最坏打算,不过对他来说,为我而死,或许倒是他一直期盼的事情。探究其内心深处,以死报恩的想法甚至已经超越了对生存和成功的渴望吧。

  翻过一道山梁,有仆佣指着南方禀报说:“十里外便是马原。”我闻听此语,突然心有所感,不禁转过头去望了妻子一眼——我与爰苓的初次相会就是在马原镇中呀。那年我为剿灭妖物而上朗山,随即兜个大圈子,避开百木村、钟蒙山归乡,途经马原的时候,在一家客栈中遇见了爰苓,还有尉忌……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想到了尉忌。尉忌被处大辟的时候,我没有去观刑,我觉得自己实在有负于此故人。现在这种负咎感更为强烈了,因为尉忌的造反,把我推上人生的顶峰,但我却没有如他所期望的真正扭转这个世道。世族的势力虽然在靳贤的努力下有所削弱,但可以想见的,一旦获筇掌握了天下,一切都将重新扭转回来,世族将更为强横,寒门因我而受牵连被诛的又不知凡几。就算上天垂怜,奇迹发生,我终于得以回京去重整朝纲吧,靳贤已经不在了,仅靠我本人的才能,还能把他构架的变革延续下去么?

  我有负靳贤,有负尉忌,我不容于世族,无能为寒门,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么?

  大概因为这般胡思乱想,原本望向妻子的温柔的目光突然有所改变,妻子急忙伸过手来,捏着我的手指,轻声安慰道:“丈夫勿忧,但过潼河,平原道广,便可直下高航了。”我微微苦笑,却不敢把心中所想告诉她。

  正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我转头朝前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粗布短衣,头戴斗笠的人垂手站在小道正中,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这个人远远望去,似曾相识,但他头上的竹笠压得太低,看不清容貌。

  膺飏大喝一声,挺戟直冲了过去——我虽然告诫他不要伤害无辜乡民,但这个人分明是来拦路的,行迹过于明显,也就无怪他一言不发便即动手了。然而膺飏的动作快,对方的动作也并不慢,眼看铁戟近了面门,那人突然一矮身,离弦之箭一般从膺飏马侧疾冲了过来。竹笠挑在戟尖上,竹笠的主人却已经蹿到了马车旁。

  我吓得往后一缩身子。但那人倒似乎并无恶意,来到车轼旁站定,拱手作揖道:“草民拜见大将军。”我定睛望去,原来此人非他,乃是曾经数度与之联手的孤人秋廉。

  看到秋廉,我内心猛然一跳——对了,我还有孤人相助,这些家伙遍布天下,神出鬼没,或许可以救我逃出生天吧!

  大概我此刻所表露出来的兴奋与期待太过于明显,秋廉立刻察觉了,他轻轻摇头,微微苦笑:“秋某此来,只为通知大将军,马原镇中新驻入南军骑兵三百名,渡口亦为所夺,此刻前往马原,无异于自投罗网。”

  我先不管马原不马原的,急匆匆探出头去问他:“卿孤身前来的么?可尚有孤人潜伏左右?”秋廉继续苦笑:“某孤身前来——大将军尚在梦中耶?须知于今孤人而愿助大将军者,唯秋某一人而已。”

  听了这句话,我如同被冷水浇头一般,一股凉意瞬间渗透了四肢百骸。我喃喃地问道:“我何有负于孤人……”秋廉回答说:“大将军无负孤人,却有负天下人。大将军一执国柄,苍生莫不翘首盼望,然而数载经过,百姓仍食糠不饱,着麻不暖。孤人但为黎庶,非独忠于大将军也,又岂肯再施援手?”

  这些无知的草民,我陡然感觉一股怒气填塞心胸,于是拍轼喝骂道:“离某又何所负天下人?!大厦将倾,非一朝一夕所可修补,离某所为,天日可鉴!”

  秋廉的苦笑突然转为冷笑:“故云大将军尚在梦中。大将军执政,但抑豪强而扶寒门,何有爱于黎庶?今世较之先元哲皇帝时,又有何异?便寒门充塞朝廷,较之元哲皇帝时,又有何异?四方田土兼并,农者不得其耕,财货入于私门,织者不得其衣,生灵涂炭,号呼呻吟仍不绝于道路。大将军何有爱于黎庶耶?!”

  说到这里,他突然提高了声音:“百姓但求温饱。温饱不得,世家、寒门,其谁秉政,又何有别于天下?!”

  那一日直到天黑,我一直在想秋廉的话,连仆佣就附近乡村找来的食物都无法下咽。膺飏驳马来到车前,宽慰我说:“孤人之言,离经叛道,大将军何必在意?”我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设所言非虚,是我数年来所为,不是益民,反是害民呢……”膺飏微微一笑:“大将军秉持自己的仁就好。天道唯一,人心却各不同。”

  秋廉警告过我们不要前往马原镇后就匆匆离去了。膺飏建议说,不如北上石府郡,彼处亦有河渡,妻子接口说:“若北上石府,何不先往云潼接了公爹出来。”膺飏瞪她一眼:“不能得成寿之兵,便接了老大人,也是并受诛戮!”

  但是我倾向于妻子的意见,关键在于就算真的绕路到了高航城,我也没有把握收拢郡兵,更没有把握以一郡之卒与天下相抗。于是我为自己找理由说:“设获筇真欲往取成寿之兵,先锋既到马原,则去高航不远矣。左右已误,又何必在意多此一两日呢?我命在天,且看天意吧。”

  膺飏面沉似水,不再辩驳。

  当晚本欲露宿野外,但膺飏驱赶着众人趁夜赶路,他的态度格外坚决,我也不敢再多违拗。自己可以在车上枕着妻子的大腿安卧,可等第二天早晨醒来,却发现队伍少了将近一半人——金台营兵全都趁黑开了小差,仆佣和门客也逃了不少。我和膺飏只有相对无言而已。

  约摸卯时左右,我们进入了一片峡谷。此处名为“夹谷”,里许间两峰对峙,中央窄窄一线,勉强可容马车通过。我知道,经过夹谷就有一个分岔,继续北上,一日后可到云潼界内,转而向西,天黑前就能赶到潼河渡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隐约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我们怀疑,并且很快就证实了是有大群追兵赶来,膺飏呵斥着众人,叫大家立刻进入夹谷,然后他在谷口立马不动,突然癫狂似地大笑起来:“就在此处!”

  我手扶车轼,高声招呼他:“瞿侯速走——什么就在此处?”膺飏原本脸朝着谷外,听我询问,略略侧过身来,收敛笑容,回答道:“膺某死地,就在此处。大将军快走,休再顾恋眷属,抛下他们自往高航去罢。生路仅此一线,若被获筇抢先,膺某再无良策矣!”

  这分明是死谏了,膺飏要用自己的死亡来说服我丢下妻子,不顾老父,自己去往高航搬兵。太山大侠,你看错我了呀,我不是那种敢于放弃一切来追求渺茫希望的人,如果生死分界就在眼前,并且极其明显,我或许会为了挽救自己的性命而抛下亲情吧,但此去高航,也是九死一生,你怎么能够期望我悖逆世间的道德去追寻万一的成功呢?

  转头望一眼妻子,她眼望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再望一眼蜷缩在车厢角落里的小丫鬟雪念,她面容憔悴,肤色惨白,好象一个刚才失去父母至亲的孤儿一般。再望向膺飏,只见他缓缓地举起了掌中的铁戟,然后突然朝后一扬,似乎在催促我们尽快离开。

  这就是你所寻找的死地么?如此地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算获筇亲率大军来追,你也可以为我争取到足够的逃亡时间吧。如此,则你便认为自己的死亡有价值了,自己彻底报答了我所给予过的所谓“恩惠”了么?侠者之想,果然是我所无法理解,更无法追从的呀。

  我一咬牙关,吩咐赶车的仆佣:“快!快走!”然而在内心深处,我似乎很想留下来看膺飏的死法,当然,这和一直以来痛恨他,想要亲眼看到他的死期,甚至亲手将其碎尸万段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马车沿着狭窄的小道朝前奔驰,身后传来膺飏的暴叫和金铁碰撞之声。随着车厢的颠簸,我感觉自己的心也似乎要从腔中跳跃出来了。正在此时,突然脑后传来羽箭破空的声音,我及时把脖子一缩,一支箭从鬓边擦过,正好楔入御手的后心。

  这个御手本是我的门客,出身寒门,平日寡言少语,我也没能记住他的名字。他后心中了一箭,一声没吭就翻落尘埃,随即就被车轮碾过了。我没有空暇哀悼这又一个为自己殉死的可怜人,匆忙朝前纵跃一步,揪住了散脱的缰绳。

  马鞭已经遗失了,我只好靠着抖动缰绳来催促驾马快速奔驰。嘶喊声、惨呼声逐渐被抛在脑后,里许路程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等我暂时定下心来,左右张望的时候,马车已经出了夹谷,而马车左右,已经一名从者都看不见了。

  眼前就是岔路,我是应该继续前行,先往云潼去接父亲呢,还是接受膺飏的死谏,转而向西,渡过潼河驰向高航城呢?正在犹豫不觉,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如同玉器碎裂般的奇特的声音,惊骇之下转头望去,只见一道白光从车厢中猛然升起,然后如离弦之箭般朝向西方射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