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冠

尘劫录 赤军 4334 2003.04.23 22:31

    史载:厘王六年夏五月,素公子昱冠,聘于郕氏。

  ※※※

  厘王六年春二月,我进入沌山去寻找素燕,在山中搜寻了不过五天,就见到了所想要见到的,以及未曾预料会见到的。但等我告别素燕,离开沌山的时候,天气却已经变得非常炎热,山间草木葱茏,一点也不象是春季。下山一问土人,他们却说,现在已经是夏五月中旬了。

  时空的混乱,我已经见得多了,上人或者仙人那些没人能想见的强大法力,我也已经见得多了,因此对于这种状况,倒并不惊愕,更不会费力去探究其原因。

  尤其是,此刻填塞我脑海的,只有在沌山中见到的那恐怖的一幕,它使我越发感到宇宙的神秘和世事的无常。

  我知道,我还必须要在此世继续生存下去,因为素燕对我说:“你还没有明白,因此你还不能离开。何时你明白了,那时你不想离开亦不可得矣。”

  于是,我离开沌山,依旧回去素邑。钟宕等郕氏家臣都欣喜地欢迎我归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似乎已经不把我当作外人了,甚至,我隐约变成了他们的领袖。我知道,这帮家伙只会舞剑弄枪而已,在没一个有政治头脑的人领导的时候,乱世中的他们就象无头苍蝇一般,找不到方向。

  政治头脑,虽然我也并不丰富,但似乎比他们要好一些。

  然而郕燃却并没有立刻见我的意思。她把自己关在屋中,一连三天都没有露面。钟宕有些担忧地告诉我,素君前些天派使者前来,为他刚行过冠礼的幼子向郕燃提亲,也许郕燃正在为此事犹豫吧。

  素君仍想利用郕燃来提高自己的威望,并且寻找机会向彭国复仇吧。虽然明眼人都可以看出,郕燃来到素邑已经三个多月了,却没有从彭国跑过一名士甚至一个平民来追随她,郕扬的人望早随他躯体的消灭而烟消云散了。在我成功劝说剧谒退兵以后,郕燃就象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已经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

  真是愚蠢到极点的素君。但对于我来说,站在郕燃的立场来说,这却未尝不是件好事情,并且我必须更加推波助澜,使郕燃在素君心目中仍保有一份位置才行。否则的话,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外国人,迟早会被扫地出门的,而即便不被赶走,遭际也不见得会更好。

  在这种情况下,与素君的公子成亲,倒不失为一个好机会。只是,我不知道郕燃自己是怎么想的,她对这桩婚姻还满意吗?——不,不管她是否满意,我所需要知道的,是她哪怕再勉强,是否可以接受这桩婚姻呢?

  我求见郕燃,但她并不搭理我,依旧把自己关在屋中,一连好几天,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当时的借口是,父丧未服,不敢谈论婚姻,”钟宕皱着眉头对我说,“而按照礼法,在特殊情况下,士之女服丧只需要四个月。我相信再过十多天,素君就会派人来重提前议的。”

  还有十多天啊,还有商量的时间,那我就暂且放下此事吧。沌山中所见到的那一幕,还一直在我脑海中萦回,我现在真的没有精力去照顾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当时,须厉驮着我来到素燕所居的洞窟,素燕告诉我,上人之王蒙沌有话要他传达。我还没来得及询问他究竟是些什么话,他却突然一指我的身后:“且看。”

  我转过头来,却什么也没有看见。是的,什么也没有看见!包括须厉,包括洞壁、洞口,包括洞外应该隐约渗入的星光,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在我眼中,在我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片颜色奇特的昏朦。这种昏朦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这种以灰色为基调,而在灰色深处,还隐隐透出一丝淡淡的深蓝的昏朦,在彭刚的经历中,曾经见到过的。

  当彭刚在萦旁得到赤红的宝玉以后,他见到了上人之王蒙沌,然后蒙沌就把他送入了一个奇特的世界。这个世界也是如此的昏朦,而那灰蓝的色调,正仿佛仙人们习惯穿着的长袍的颜色——包括在峰扬和彭刚生命中所出现过的忽荦、孤弘和空汤。

  这就是宇吗?是混沌未开的宇吗?在彭刚的经历中,他看到了这空茫的宇,而在此时此刻——不,时间对于我来说,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并且相当混乱了——我所见到的却要更多。

  我看到一个亮点逐渐在向自己靠近,根据以前的所见和所历,很快分辨出那是一颗星辰。星辰在向我飞来,或者我正在向它飞去——这两者似乎根本没什么区别。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四周也逐渐闪亮了起来,我看到更多的、无数的星辰镶嵌在灰蓝的底幕上。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颗最早露面的星辰也越来越大,现在我所看到的,不再是一个闪烁的亮点,而是一个不平滑的球体,仿佛未经修饰的天然的珍珠一样。在球体上,我看到有许多暗点和斑痕。

  近了,更近了,球体在放大,那些暗点和斑痕也在放大,我看到了海,看到了山,看到了一片奇异的不同于人世的景色。海水是湛绿色的,山脉却是蓝色的,越来越近以后,我还看到了同样蓝色的平原。

  我看到平原上有许多高耸入云的建筑,一栋栋卓然挺立,仿佛彭刚所见过的天柱一般。而在这些建筑物之间,有许多宽阔的道路盘旋曲折,并且相互交叉,许多车辆,似乎并没有马或其它牲畜的拖曳,就这样快速地在道路上奔驰着。

  古书上记载说,极北之地曾有一国,国人能造一种名为“飞车”的木车,不须拖曳,呼喝即走,难道就是这种东西吗?

  近了,更近了,我已经可以看到车中和建筑中的居民了。他们并非是人,他们身材瘦弱,头颅却相对巨大,额头高高隆起,身上穿着许多色彩奇异的服装——他们究竟是谁?这究竟是哪里?是在千里以外,还是在千年以后?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形体,我只知道自己不能动,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身体和四肢,但目能见物,耳能听声。我距离这个奇特的世界越来越近,但这些奇异的生物却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我,他们只是安然地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本有宗门的达者说“天地唯一”,元无宗门的达者却说“天地无限”;本有宗门的达者说“地方而天圆,天覆而地载”,元无宗门的达者却说“天地如鸡卵,天包而地浮”。如果我此时所见,与人世是相同的话,那么元无宗门所主张的,似乎确是真理了。

  然而,何者为真?何者为假?宇宙中是否有真正的真,是否有永恒不变的真?我人生的经历似乎否定了一切常识,又似乎随时在将这否定也一并否定。概念本就是虚妄的,何必去孜孜辨其真伪?

  我正这样无奈地想着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响,我发现下方的地面猛烈震动起来。那些道路开始坑陷,那些建筑开始崩塌,车辆相撞在一起,冒起冲天的火光,那些生物四外奔逃,却被从天而降的砖石顷刻间砸得粉碎!

  怎么了?地震了吗?但我很快就了解到,这并非普通的地震。因为我看到有一个黑点从地平线上升起,并且飞快地向我靠近。近了,越来越近了,我观察到那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球体,它如车轮一般旋转着,吞噬着经过附近的一切。在它的周围,大地塌陷,碎石飞舞,几乎所有有形体的物质都向它飞了过去,并且立刻消失在似乎只是一团黑气般的混沌的球体中。

  不,它们并非向那个黑色的球体飞去,它们分明是被那球体吸引过去的,然后很快也变成了黑色球体的一分子。靠着吸取周边的物质,黑色球体越来越是庞大,它如同一个狰狞的恶魔一般,快速向我靠近。

  我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惶惑,我想要逃走,却并不能动。越来越近了,虽然我并没有被球体吸引过去——也许因为现在的我并没有形体——但终于,黑球来到了我的面前,并且毫不停留地,向我撞了过来。

  眼前立刻一片漆黑。但这只是刹那间的感觉,随即,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向上飞了起来,并且离开了这个恐怖的球体。我逐渐远离开地面,我看到四外一片残垣断壁,无数残缺的尸体被夹杂在残垣中——这真是人间地狱!真是从所未见的恐怖景象!我看到那个黑色的球体,直径应该已经超过了百里,它突然停止了前进,却象投入泥潭的石子一般,向地中缓缓沉了下去。

  我越飞越高,而那黑球也越沉越深,终于没入地中,再也看不见了。我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球体,一个有绿色的海洋和蓝色的山脉的球体,一个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的活泼的球体。

  但是突然间,我看到海洋无端地扭动起来,山脉也猛烈摇晃,并且互相碰撞。我看到球体就象被敲碎了壳的鸡蛋一样,表面出现无数道皲裂,并且这些裂痕在飞速延展,一道变成十道,十道变成百道……就象蛋清从碎裂的蛋壳中渗出来似的,我看到一股股黑气从地下冒了出来。

  我越飞越高,越飞越远,面前的曾经生机勃勃的球体,就象一个被摔烂的鲜果般,开始四分五裂。从地下冒出的黑气弥散开来,将球体的每一个碎片都包裹住,吞噬下去。然后,这些黑气重新凝结成为那可怕的黑色球体,这个黑色球体在令人齿冷地蠕动着,并且缩小,越来越小,最终,从我的视野中完全消逝了。

  惊骇和恐惧逐渐减弱,如果形体还在,我一定会长长地舒一口气。我发现自己又开始移动了,在灰蓝色的虚空中移动,接近另外一颗星辰,一颗美丽的球体。然后我所见到的,与先前的大同小异:我看到高山、海洋,看到城市、建筑,看到奇异的生物在平静地生活着,接着,他们的生活被破坏了,灾难降临,整个球体都彻底崩溃,并且,它象一颗弹弓打出去的土弹一样,呼啸着撞向另外一颗星辰,双方在剧烈的爆炸和刺眼的光芒中,很快就消逝为乌有。

  这是什么?这就是大劫吗?我所居住在世界,会不会也象这些星辰一般,在恐怖的灾难以后,就这样消失在虚空中呢?我看到,镶嵌在灰蓝色底幕上的星辰在一颗颗黯淡,有的临终前还会发出一道闪亮——也许是在爆炸吧,有的却毫无生息、毫无征兆地熄灭了。原本热闹的宇宙,眨眼间变得无比沉寂……

  然后,上人之王蒙沌突然在我眼前出现。他还是那样,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眉高目陷,面黄如金。他冷冷地望着我,开口说道:“你还不明白吗?究竟何时你才会醒悟?你刚才所看到的都是真实发生的一切,时间已经不多了呀!”

  他的目光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悲悯之色,他把手一扬,宽大的袖子似乎掠过整个虚空:“下愚五千万天地十万万万缤纷世界,表里、昨今、反正,里世界南天一角已经坍塌,毁灭的世界超过五千万!而你们的世界,正是南天连接中天甚至表世界的枢纽,若它也坍塌,则浩浩宇宙,行将归于虚无。快醒悟吧,了解你所要完成的使命!阻止大劫的继续延展!”

  “我的使命?”我在心中询问他,“我的使命就是要阻止大劫吗?是谁选中了我,赋予了我这个使命?”蒙沌用一种奇特的眼神望着我:“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我又怎可能知道?去吧……我只能寄希望于你了……”

  他的话还没有讲完,这恐怖的虚空突然消失了。我就象做了一个噩梦似的,猛然睁开双眼。我依旧站在洞窟中,那个见到素燕的洞窟。转过头来,素燕手扶着石桌,轻轻向我摇了摇头:“你还不明白吗?你过来,我写几个字给你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