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遇合

尘劫录 赤军 4352 2007.06.04 14:32

    

  古诗云:相遇君子兮,山花尚烂漫,咒誓天地合,与卿永患难。

  我向泓蒙高高地举起手中的咒符,恍惚中,我似乎听到鸿蒙愠怒的哼声,然而并不能确切地加以辨认。此刻我虽有目,无所不见却又浑如未见,虽有耳,无所不闻却又浑如未闻,我只有心智是清明的,我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地喊叫着:“救她!”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我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力气和多长的时间,我跌跌撞撞地向妻子跑过去,我一只手仍然高举着咒符,另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肩膀,把她那正在逐渐变透明的身体牢牢抱在了怀中。

  就在这一霎那,我突然象从梦魇中苏醒过来似的,眼前的障翳陡然消散,听力也似乎彻底恢复了。我看到怀中的妻子正在望着自己,在她眼角似乎也浸润着泪痕,我看到她的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就仿佛油重新凝成为脂,水重新冻结为冰。

  抬起头来,我看到鸿蒙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似乎是隔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摇了一下头:“算了,我与他终究不是敌人。”说着话,他缓缓地转过身去,大袖飘扬,似乎已经打算就此放弃了,离去了。

  我垂下头来,继续凝望自己的妻子,大难稍息,我很想在她略显惨白的嘴唇上印上深深一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鸿蒙的话语声再度在耳畔响起:“不,我不放弃!只有我才是彼界之王!”

  右手一阵剧痛,我抬起头,惊愕恐惧地看到苹蒿给我的咒符开始炽烈地燃烧起来。虽然现在这咒符是我唯一的救命法宝,但作为人类的本能,我还是猛然松开了手。于是那朵奇异的火焰就旋转着向飘下,并且还没等落地就熄灭了,完全变成灰烬了。

  我似乎预感到了一些什么,我转头朝自己的臂弯中看去,我看到妻子的身体瞬间变得透明,然后就彻底消隐了。我的左臂原本牢牢抱着她的肩膀,然而现在所抱已是空无一物,因此左手猛然圈拢回来,自己手掌狠狠地击打在自己的胸口。

  胸口一阵巨痛,随即喉头一甜,我吐出了一口鲜血。但是我很清楚,我受伤的不是胸口而是心,我的心已经碎裂了……再也无法复原……

  我不知道在原野中呆了多久,我虚抱着空无一物痛哭失声,直到哭哑了嗓子,直到哭干了眼泪。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应该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然而四周仍是光明一片,太阳仍然没有落山——虽然在我看来,这已经是最黑暗的暗夜了。

  然而我竟然没有死,也没有就此疯掉,我终于还是缓缓地抬起了头。鸿蒙已经不在了,我真不明白他除了殛灭真人们……还有我的妻子,他究竟还做了些什么,他究竟为何而来。但我并非孤单一人,我看到小丫鬟雪念就坐在不远处一株槐树下,她全身蜷缩着,目光戚楚而茫然,仿佛并非一个活物似的。

  我本来并没有注意到雪念的存在,我呆滞的目光扫射过去,看到原野,看到槐树,看到雪念……这一切仿佛都已经溶合成为了一个整体,那就是自然,是与我全然无关的身外之物。然而,当目光茫然地扫过雪念以后,突然又移了回来,因为我似乎从记忆深处发现了一些不属于雪念,更不属于自然的什么东西。

  是的,那是一种我所魂牵梦萦的凄艳的美,是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难以言喻的美丽。我缓缓地站起身来,我朝雪念走过去,我发现她脸上的神情在逐渐地转变,转变得令我如此熟悉,而对于雪念本人来说,那却应该是极其陌生的。

  “丈夫,”我听到一个熟悉的本以为将永远消亡的声音从雪念口中说出,“抱我。”

  我扑过去,一把抱住了雪念……不,是抱住了自己的妻子:“你,你还活着……”我紧紧地抱着她,似乎害怕她再度消失似的。

  “因为你的愿望,使我得以暂时的归来,而雪念……她就仿佛是一个空鞘似的,所以我占据了她的身体,来和你话别。”妻子的话是那样的诡奇,我只能听懂一半。但我听懂了她即将再次离我而去的意思,我把她抱得更紧了。

  “一个空鞘,那是什么?”仿佛害怕“话别”这一概念似的,我故意把话题转移到与“死”、“灭”全都无关的那一方面。“就如同当初我藏身在你发髻上的玉笄中一样,”妻子回答说,“宇宙是器,万事万物都是器,而你,而我,真实的我们,都是器之用,用得器然后可以生发灵性——不,这都不重要,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妻子伸出手指来,捂住了我的嘴。“我因仇恨而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只能静静地听她说下去,“但我究竟仇恨一些什么?是被彭刚背叛,被彭刚所杀么?不,在那个混乱的时代,背叛、杀戮,原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对于当世,其实也是很平常的事情。难道我这一生就从来也没有背叛过任何人么?没有杀戮过任何人么?

  “我的仇恨来自于我的爱,我付出了自己的爱,却丝毫得不到回报。我因此而愤怒,而悲伤,而千年不灭,要断尽仇人的血脉。但那是毫无意义的,我所以得以在今世复苏,或许上天就是给了我一个真正的消除仇恨和遗憾的机会。我遇见了你,我付出了我所愿意付出的,并且得到了我所希望得到的……我的丈夫,看到你为我伤心落泪,我已经毫无遗憾了……”

  我扳开妻子遮在自己唇前的柔荑,我原本干枯的眼眶再度湿润了:“你究竟是谁?是苹妍还是爰苓。”“这很重要么?”妻子再度露出了凄绝的微笑,“原本苹妍就是爰苓,如果不是你看不开,或许我们夫妇会度过更为幸福的一段时光吧。不,终究我什么都不是,我不是苹妍,我只是她留下的一滴血而已……”

  “为什么,”我哽咽地喊叫道,“为什么相爱的人无法永恒相伴?!我不希望有所改变,就象从前那样,我只要每天可以看到你,知道你是我至爱的妻子,我就已经满足了,为什么上天连这点点满足都要从我身边夺去呢?!”

  “你知道的。”我发现雪念……不,妻子的身影再度逐渐淡化——“你知道的,”我听到她最后这样说,“万物有生就有灭,勿为生喜,勿为死悲……不,为什么?为什么?我预感到将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永生永世也不分开,直到大劫的到来!”

  她就在这略带惊喜的预告声中消逝了,再度消逝了。我垂着头,再次望着怀中的空无一物,我不再号哭,不再厮喊,我只是半跪在那里,静静地流着泪。然后,我缓缓地抬起左手,不知何时,左手自然地虚拢成拳,我张开拳头,我看到有一滴血凝结在掌心中。我的泪水落在血上,立刻就被吸干了,有风从指尖掠过,但那滴血却并不枯涩,并且我隐约地知道,她将永远存在。

  我重新握起了拳头,虽然我知道她从此不会消失,她将永远陪伴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但我还是握紧了拳头,象在拥抱她,象在保护她。

  我不再想下一刻将会如何,不再想自己该往哪里去,这一瞬间,似乎已是永恒,而这永恒,似乎也永远都是瞬间……

  当我从这个尘间的大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内心依旧翻滚着,摇曳着。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噩梦,因为到了最后一刻,我的心境却变得异常的平和,甚至还有一丝喜悦。那滴血仍在我的手中,就仿佛妻子仍然陪伴在我的身边一样。能与她共携白首,于愿足矣,这一生中,我还有什么可遗憾的么?

  慢慢从地上站起身来,我突然发现不远处静默地站着一个人。那人身穿青布短衣,头戴竹笠,虽然看不清相貌,我却可以立刻叫出他的名字来:“秋廉,你是专来寻我的么?”

  孤人秋廉伸手摘下斗笠,然后朝我深深一鞠:“大将军欲往哪里去?瞿侯已经不在了,待我护送大将军上路吧。”

  “瞿侯……膺飏……”我微微苦笑,“死了么?”秋廉点头:“在夹谷口以一当万,战至日暮,杀兵上千,斩将百员,终于力竭,以戟上小枝自断其头而死。瞿侯已然名震天下,万古之勇,瞿侯为冠。”

  我点点头:“得其所哉,膺飏定然是无憾的了。你可知道,终让如何?”秋廉回答说,“恶战金台门内,身被百创而死。”“我两个姐姐又如何?”“尽为获太尉所杀。”

  我胸中陡然腾起一口怒气,二姐也就算了,大姐嫁与粥恒为妻,粥恒受迷惑做了获筇的帮凶,因为这层关系,那老贼本该饶过我大姐才对,有必要这般斩尽杀绝么?秋廉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解释说:“获太尉布告天下,粥恒亦大将军爪牙也,与终让同日枭首,悬之篙杆。”

  我挺了挺腰,把胸中凝聚的那口恶气缓缓地吐了出去。虽在意料之外,这本也是情理之中。从来成王败寇,败者未必是恶是愚,胜者却一定更狡猾、更刻毒,做出这种事情来,一点也不奇怪。终让、靳贤、膺飏全都死得其所,其实粥恒也死得很好吧,死了就无关于身后之事,如果他侥幸存活下来,却被引为同志的获筇杀死,又情何以堪?

  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的嘴角微微往上一撇,似乎在笑。秋廉疑惑地望着我,追问了一句:“大将军欲往何方?我护送你上路。”

  欲往何方?我还有何方可去么?天地虽大,无我立锥之地,我现在活着也和死了没有区别。如果换了别人,处此绝境,大概早就横剑自刎了吧,然而既然活着和死毫无区别,那就继续活着好了,何必要急于投入死亡的怀抱呢?

  我捏紧了左手的拳头,我意识到妻子与我同在,我意识到无路之处,其实四周莫不是路。既然中原已无我立锥之地,我何不往蛮荒之处去?我何不往泯河北岸那片树林去寻找自己真正的故乡?对了,提起自己的身世,我突然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是谁把我从魍魉群中带来这纷繁复杂的人世,走这坎坷一生的。静笃真人已死,广宗真人尚在,反正邱山距离泯河不远,我不如先上邱山嚣宙宫去吧。

  我和秋廉一路迤逦北上,在秋廉的建议下,我也打扮成了他的样子,身穿污秽的长袍,戴着斗笠,足登芒鞋。路程虽然坎坷,倒也无惊无险——白龙鱼服,谁都料想不到昔日执掌国柄的离大将军,于今竟然会变成了一个孤人。

  孟冬过后,我们终于来到了邱山脚下。秋廉问我:“广宗真人肯庇护大将军么?”我微微苦笑道:“我已经不再是大将军了,永远不再是了。我此来,并非请求广宗真人的庇护,只是要问他一些事情。”

  我要问他种种往事,问他在魍魉群中发现我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情景,他当时算到了一些什么,为何预言说我将会有非常人之所经历。我还要问他,当五山真人一意要捕拿苹妍的时候,当他们因为我的背叛而愤慨的时候,广宗真人为何会饶过了我,同时也为苹妍说情。但我并不知道他会否给我满意的答案,会给我怎样的答案,甚至我连他是否肯拨冗相见都无法确证。

  秋廉问说:“我在山下等候大……你?”我摇摇头:“连日来足感盛情,设广宗真人不肯留我,我便西出国门,再见无期。就此别过罢。”秋廉望着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连揖也不作一个,转身就离开了。

  我进入山门,沿着石阶往上,走了没有多远,就看到一名年轻的炼气士正在阶旁洒扫。上去施礼询问:“在下特来拜见广宗真人,敢问真人在宫中么?”那名炼气士上下打量我几眼,摇了摇头:“主持已于半月前羽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