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封

尘劫录 赤军 4684 2003.05.30 20:49

    

  史载:檀王十八年秋九月,郴封公子扬于郕。

  我跳下车,走到那个坑陷旁边。虽然正当中午,阳光几乎是直射下来,却依旧无法使人看清坑陷的底部。目测一下,起码有十余丈深吧,黑乎乎的,还似乎有阴冷的气息从坑底慢慢地发散上来。

  抬起头,我望向鸿王。他今天穿得可实在威风,黑色镶红边的长袍,外罩磨得锃亮的青铜胸铠,涂黑漆熟牛皮的披膊和战裙,头戴兽面青铜盔,插着红羽毛,配有同样黑漆熟牛皮的顿项。不过说实在的,他那细瘦的身体,还是穿宽袖的祭祀礼服好看,披甲戴盔,却总给人不伦不类的感觉。

  “既然是秘藏,应该有正式的入口。”我指指坑陷,对鸿王说道。他摇摇头:“应该在正殿内,可是正殿都已经烧塌了,入口当然也被封死了。”我望着他,明知故问:“你是想让我下去探查个究竟吗?”

  鸿王面沉似水:“是的,有劳了。”没想到他这么不客气,我倒不禁愣住了。沉吟一下,才犹豫着问道:“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你可有从俘虏嘴里打听出确切的情报来吗?”鸿王继续摇头:“似乎,这是只有历代畏王才能进入的秘藏,鹏王已死,没有人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他站在驷马战车上,左手扶着大鼓,右手端着象征权力的玉钺,竟然毫不客气地居高临下望着我,我多少有些恼火。不过算了,现在还不是向他背转身体的时候。攻入天邑,消灭鹏王,灭掉畏王朝,终究他是主帅,他的威望因此如日中天,这个时候和他正面起冲突,是相当不明智的行为。

  我又望了望那个又黑又深的坑陷——对比我所攀爬过的东方苍槐的内部空洞,这样十数丈,最多不过二十丈的坑陷,完全不会使我感到害怕。不过,在想起东方苍槐的时候,我总免不了会想起在黑暗中那双暗红的瞳仁,那使我心惊的瞳仁,也使我头痛手软。

  定了定神,我吩咐说:“取绳子来,越长越好。”军中绳索总是不缺的,时候不大,士兵们就捧来了七八卷或麻编或藤结的长绳,接起来,超过五十丈长。我让他们把绳索的一端栓牢在柱子上——那本是正殿的柱子,足有两人合抱,正殿被焚毁了,这柱子也只剩下了不到三尺高——然后让六七名士兵抓住绳索的中央,慢慢放到坑陷里去。

  我脱掉沉重的盔甲,卸下所有武器,只把血剑插在腰里,然后往手心里吐口唾沫,嘴里叼着火把,顺着绳索,慢慢往坑陷内部爬去。下面究竟有些什么呢?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不会仅仅是一些世俗的珍宝而已。畏王朝历代相传的,应该是贵重的祭器、锋利的武器,或者含有巨大威力的玉器吧。

  想起玉器,我不禁想到从各方天柱上得来的那些宝玉了。现在多少有些后悔,不应该把宝玉全都交给鸿王的——虽然四玉齐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作用。七年了,整整七年了,我依靠自己的外交和军事才能,终于打败了鹏王的军队,进入天邑。而鸿王呢,他有近一半的时间隐居在祭祀的洞穴里,研究那些宝玉,却始终一无所得。

  慢慢向下爬去,爬了七八丈深,四周已经变得很昏暗了。我从嘴里取下火把,用左手举着,往四下照了一照。坑陷很大,并且很深,我在火光内看到的只有虚无,在火光外看到的只有黑暗。

  又慢慢向下爬去,爬了十数丈深,偶尔向下一望,似乎看到了坚实的地面。用火把一照,果然,下面丈多深处,就是土块、瓦砾遍布的实地。我吸一口气,看准落脚点,“呼”地跳了下去。

  抓住绳索的士兵,大概察觉到了我的离去,开始大叫起来——虽然在我听来,这声音是如此的遥远而微茫。我抬起头,扯着嗓子喊道:“到底了,我先搜索一下!”

  举着火把四下看看,什么也没有发现。别说这里并没有什么宝物,就算有,也一定在塌陷的时候,被砖石、瓦砾给砸碎、掩埋起来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坑而已,虽然出乎意料的深邃,并且黑暗,到底下才发现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可笑威族的士兵竟然不敢下来——鸿王这些年来,究竟是怎样练兵的?

  看起来,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争,威族已经习惯于依赖我和我彭族的武力了。这真是一件令人感到好笑的事情,也多少有些使人莫名地兴奋。

  我高举着火把,又绕着坑陷的四周走了一圈,终于被我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我抬头大叫道:“有锹或者铲吗?绑在绳子上顺下来!”时候不大,他们就把工具扎成一捆,给我送了下来。包括一柄木铲、一柄包铜头的木锹、一柄铜锤,还有一柄铜镐——搜集得还真是齐全。

  我扛着工具,来到刚才在坑壁上发现异样的地方,用铜锤敲了敲,声音很空,这应该是一道石门。既然发现了新的通路,我也就不再犹豫,抡起锤来,一阵猛砸,把石门砸得粉碎,然后用铲和锹清出一条道路来。

  其间,我又叫上面送下来三支火把和一瓮清水。终于清出了道路,我左手高举一支新的火把,右手按在腰间插的血剑上,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里面是一条不长的甬道,左右都用带有花纹的土砖砌成,地上铺的则是青石。

  走过这条不长的甬道,前面是一间丈半见方的小小石室。石室的铺陈比甬道要精美得多,地上铺着木板,四壁绘有彩画。画面的内容,无一例外是讲述鹏王的祖先如何征服各国,建立畏王朝的故事。石室的正中央,铺着一张质地精美的席子,席子旁边有香炉,有水瓮——象是为鹏王坐在此地礼拜和祈祷而准备的。可是他礼拜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呢?我向席子前面望去——

  那里是一张雕工精美的石桌,石桌上有一个玉质的架子——这玉通体雪白,没有丝毫斑痕,真是天下难得的珍品,但在它物光辉的掩盖下,我却只是瞥了一眼,没心思仔细观察。是的,那辉煌美丽的东西,那鹏王礼拜的东西,就正在架子上面,仿佛有生命似的,静静地,耐心地等待着我的到来……

  ※※※

  那就是它吗?就是我正在追寻的有圭吗?虽然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虽然它那时还没有经过琢磨,不是祭器的模样,但我一眼就可以认出它来!

  不,我没有看到它,那是通过彭刚的眼睛看到的。那样璀璨的淡黄色光芒,那样晶莹剔透,除了有圭,那中央的黄色宝玉,还能是什么?

  只是,根据史书上的记载,黄色宝玉要在鸿王去世以后,在烨王的时代才从断流的潼水里被发现,随后被制成了有圭——难道是史书上记载有误吗?还是鸿王得到它以后,先秘密藏匿了起来,外人谁也不知?那它又是如何去到潼水深处的呢?

  我茫然地想着,好一阵子一动也不动。钟宕还以为我受了重伤,吓得手足无措,好一会儿才想到走过来扶住我。“对不起,家主……”他看到我大睁着眼睛,才勉强舒了一口气。

  “不是你的错,”我拉回思绪,“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好象是地震。”钟宕四下望望,有些拿不准地说道。也许只是普通的地震吧,听说王京附近,最近小规模的地震频繁了起来。总不会在王宫里又有一块地面坍塌,露出了和一千两百年前一样的坑陷吧。

  来不及细想这些事情,我们很快回到客驿,收拾好东西,就驶离了王京。此后半个多月中,彭刚的经历再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中央的黄色宝玉究竟下落如何,象一个刻意制造的谜团,一直存留在我的脑海中。

  回到郴邑,剧谒亲自到城门边来迎接我。我望望他,想起在虚幻的未来,他将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偷袭郕邑,杀死了我的全家,心里不禁大生厌恶之感。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因此对自己此刻的感受,多少感到有些好笑。

  两人并车进入郴邑,剧谒笑着问我:“你见到了雨璧?”我点点头:“消息传得真快呀。”“这是震动天下的大事,”剧谒微微侧过身来,轻声对我说,“它将影响郴、彭两国的命运,也将影响你的命运呢。”

  我用疑问的目光望向他,他笑一笑:“手持神器,前往通好西伯,这样的重任交给你,可见国君对你的器重了。此行顺利完成了盟会,国君一定会大大褒奖你的。”听了他的话,我不禁在心里发笑。国君何尝让我以云玦示人?就连派我前往彭国盟好,那也是忽荦和蒙沌为了使我见到雨璧,而通过深无终的口向国君进言的。这些内情,别说剧谒,连国君自己也蒙在鼓里。

  我当然不能把真相告诉他,于是故意开个玩笑:“你在嫉妒吗?”“哈,”剧谒干笑一声,“你的成功,在于国君的器重,而非你本身的能力,这种情况,我是不会嫉妒的。”“是啊,”我点点头,“剧氏是郴国世袭上卿,你将来也会继承上卿位置的,又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

  对于我的话,剧谒却摇了摇头:“世袭上卿,能够世袭多久?别看这个世界看似上下有序,万世不变,其实在静止的水面之下,暗流涌动,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和前进着。”我愣了一下,倒没想到他会讲出这样一番带有哲理的话来。

  接近宫殿的时候,突然前面拐出来一列人马。当先是两乘轻车,车上甲士器宇轩昂,其后是十多名高举着旗帜的锦衣卫士,簇拥着一乘张有白色华盖的驷马大车。乍见到,我还以为是国君出游呢。

  剧谒匆匆向我比个手势,要我躲到旁边的小巷里去,然后他也跟了上来。我转过头,看到那列人马浩浩荡荡地从巷外走过,隐约辨认出坐在华盖大车上的,是一个头戴高冠的年轻人。“那是谁?”此人的相貌,对于我来说相当的陌生。

  “是公子扬,”剧谒笑一笑,“和你同名呢。他上个月才刚行过冠礼,国君立刻就把郕邑赐了给他。嘿嘿,虽然没能当上世子,他现在可也得意得很呢。”

  我愣住了——公子扬,郕邑,莫非此人才是将来的郕扬吗?!空汤所显示的未来果然是虚幻的,充满了偶然因素,但这虚幻和偶然之中,是否也有相当多的真实和必然存在呢。原来他才是郕扬啊,刹那间,我感觉极为好笑,差点就在剧谒面前很不礼貌地大笑了起来。

  但我脸上的古怪神情,还是被剧谒看出来了:“怎么了,你也觉得这样一个无知少年,锦衣高车,非常可笑吧。”“是啊,是啊,”我急忙掩饰自己的失态,“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是国君的公子。”

  “还是国君最宠爱的公子,”剧谒“哼”了一声,“国君本想立他为世子的,诸卿大夫全都反对,这才暂时作罢。可是竟然把富饶丰沃的郕邑赐给他——这是乱国的前兆,以后郴国不会再太平了。”

  我笑着摇摇头:“郴国以前可曾太平过吗?”

  ※※※

  进入宫殿,拜见了国君。国君似乎很满意我的所作所为:“这样一来,郴就是当然的东伯,素国再也不能和咱们争了。深无终让你出使彭国,原来有这样的用意啊。他真是无上的达者!”

  我在心中暗暗发笑,表面上却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把此次出使的大致经过禀报完毕,我请求说:“臣下长途跋涉,劳顿不堪,请求国君允许我休养一段时间。”我实在很累了,不是肉体上的累,而是精神上的累,我确实需要好好地休息一阵子。

  国君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说:“天气渐冷,过些天,寡人也准备前往郕邑附近的温泉疗养。你也随同前往吧——那里的温泉,颇有消除疲劳,防病健身的功效。”

  回到家中,惋抱着女儿在家门口迎接。孩子已经快一岁多了,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把她搂到怀里。看到那稚嫩而美丽的脸庞,我的眼前,不禁再次浮现出郕燃的笑靥,还有她临死前那痛苦而又解脱般安祥的眼神。

  “还没有起名字吧。”我随口问道。“当然要等大人您给她起名字,”惋笑着回答,“不过我给她起了个小名,叫做‘燃’……”我愣住了,突然转过头,瞪着惋:“你自己想的吗?这是什么名字?!”

  惋吓得后退一步,嗫嚅着回答:“大人,是您……您自己在梦中经常叫着这样的名字,贱妾想来,是您所喜欢的名字……”“不!”我大声说道,“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我讨厌这个名字!今后谁都不许再提这个名字,谁都不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