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仇雠

尘劫录 赤军 4430 2003.07.30 16:35

    古诗云:聊舒我忾,讨此仇雠,子其来援,秣马整舟。

  ※※※

  进入膺飏的庄园,我们怕打草惊蛇,也不敢点燃灯笼火把,就这样摸着黑,往隐约有亮光闪现的庄园深处无声摸去。我事先已经往身上拍了定心、固胆等多个符咒,又用符水擦亮了眼睛,黑暗中看得要比士兵们远些。

  四外寂静无声,连虫鸣也听不见,多少使我有些踌躇。我希望夜袭的计划没有走露半点风声,否则膺飏若预先逃走,或者将计就计设下了埋伏,此行不但无功,还有凶险。然而事情既然走到这一步,已经无法退缩了。我心中默念至圣的名号,请他保佑自己旗开得胜,将那些恶党一鼓成擒。

  进来的地方,应该是庄中的花园,正是夏末,园中花草繁茂,若在白天看来,应该青翠欲滴,景色绝佳吧。我们在花间碎石路上曲折穿梭,远处朦胧的亮光看似很近,但因为无法直线前进,走了整整一顿饭的功夫还未能到达。

  我心中充满了疑惑,就算这些碎石路再曲折,就算这园子比欲估的要大上两倍,我们也该走到了呀!我从金台门穿入大内,这么长时间都应该进入正殿好久了,难道膺飏的庄园比皇宫还要大吗?真是岂有此理!

  我感觉被膺飏这家伙给耍了,他一定早有准备,故意设下这迷局来牵制我们。止住身前身后的士兵,我口中默念咒语,突然把长剑往地上一插——“呼”的一声,一阵旋风掠起,眨眼间,四周的景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黑暗的花园,突然变得灯火通明。我抬眼望去,只见周围到处都是火把,如一面圆形火墙般把我们包围在中间,而正前方,高搭着一座木台,两个人正站在台上,俯瞰着火墙内的情景。

  其中一人,身高八尺,浓眉虬髯,正是我恨之入骨的大侠膺飏!另一个人却身着橙色长袍,吊眉缩腮,手里擎着一柄桃木长剑。这个人低头望了我一眼,木剑一摆,“嘿嘿”笑道:“大人不愧朗山炼气士,竟能窥破我的坎离之阵。”

  我心里有些发颤,但还是大着胆子,举剑一指:“恶贼膺飏,我奉天子诏命前来拿你,你敢拘捕吗?!”膺飏微微一笑,声若洪钟地回答道:“膺某不敢。膺某天性好客,四方来投,不忍拒却,岂有叛逆之心?还请大人上奏天子,还膺某一个清白。”

  这家伙竟然还敢狡辩,并且还是当着我的面狡辩,他难道把陷害我的往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我怒火攻心,虽然陷身重围,竟然暂时忘记了害怕,大喝道:“你这恶贼,还想活命吗?当日你将我陷在太山狱中,险些害了我性命,可想到会有今日?!”

  膺飏浓眉一蹙,突然深深一揖,然后俯下身来,对我拜了三拜:“膺某自知有罪于大人,虽于国法可活,却因大人之难而不可活。然而往事已矣,只求大人放膺某一条生路。若非要与大人泯此恩仇,膺某早便走了,何必在此恭候大人?”

  我“哼哼”冷笑,不知道这恶贼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只见膺飏站起身来,把手一挥,一个仆佣登上高台,奉上来一个红绸遮盖的木盘。膺飏揭开红绸,“刷”的一下,光芒四射,险些晃花了我的眼睛——原来那木盘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数十镒黄金!

  天哪,我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黄金!就算升任太守一级官职,操劳毕生,也未必能攒起那么多黄金!这家伙难道想收买我吗?真要是得到那么多黄金,往日的恩仇不计也罢——何况我不过胳臂上挨了两刀,又没有真的被他害死……

  膺飏大概看到了我眼中贪婪和犹豫的光芒,微笑着说道:“不敢求大人原宥膺某,只求大人放我一条生路,上奏天子,说膺某已举家远飏,不知去向了。这里是黄金千两,先为赔罪,此后大人但有驱使,膺某赴汤蹈火,不敢请辞!”

  这两句话可真的让我犹豫了。膺飏本领高强,而且侠名满于天下,知交必多,今天若真动起手来,就算侥幸得胜,后患也必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何如买放他一个人情,收了黄金,与他结交,将来宦途若有坎坷,也是个强大的臂助。

  但我心里是这样想着,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更不好即时松口,让他看轻了自己。我故意又冷哼一声:“今日我必要报太山牢狱之仇!若不杀你,须将那姓硃的交出来,我亲手斩之,才泄心头之恨!”

  本以为讨钱还价,我退一步,膺飏就该顺势下台,把那姓硃的绑起来送给我,谁料想他面色竟然一变,皱眉说道:“那人是膺某门客,若以他的性命,换了膺某的性命,天下人将如何议论膺某?此等不义之举,膺某所不屑为也。罢,罢,这黄金五十镒买膺某一命,若再买硃氏一命,须钱几何,大人不妨明言。”

  本来我听了这话应该高兴才是,那姓硃的算什么东西,砍了他脑袋只能解一时之气,拿他性命再换个几百上千两黄金,岂不划算?可是“义”这个字听入耳中,我猛然回想起在太山牢狱中辗转挣扎的日日夜夜,想起膺飏为了救友之“义”,竟然陷害我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怒气从丹田直冲顶门,冲得我丧失了理智,竟然放弃平安和黄金不要,去追求危险和律法——我大吼一声:“你以离某为何等人耶?!”

  我将剑一指,左手一道火光直射膺飏面门。膺飏还没来得及躲避,他身边那人先跳过来用木剑一引,火光立刻寂灭。就这交手一招,我已经意识到此人道法在我之上,才后悔不该孟浪动手,膺飏先把脸色一沉:“好,离大人,此是你逼膺某,非膺某再有负于你!”把手一招,只见四周团团围拢的火墙外,探出无数人影,全都张弓搭箭,瞄准了我们。

  众寡不敌,性命堪忧,此时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说不定立刻弃械投降了。可惜身边有那么多士兵,但凡逃出一个去,我堂堂秩八百石绣衣直指贪生畏死的丑态为天下人所知,脸面可往哪里搁才好?倒不怕取了膺飏的黄金,买放人情,贪财好利是官员的通病,只要不传到天子耳中,我倒并不在乎。

  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求尉忌、崇则他们可以尽快逃出台上那家伙布设的迷阵,赶来救援才好。但我也不敢再刺激膺飏,只是把剑一横,冷哼道:“你敢拘捕,就不怕罪上加罪吗?”

  膺飏“嘿嘿”笑道:“在下若落在离大人手中,恐怕毫无生路,左右是死,一条罪状、十条罪状,有什么区别?”他这话可说到我心里去了,我正想着,若今日侥幸得胜,拿住膺飏,就当场斩杀,以免他受审时把我贪图黄金的事情上告天子。心思被他喝破,我一时哑口无言,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

  膺飏把大袖一挥,弓弦声响,火墙外立刻无数箭支向我们射来。两名士兵惨呼一声倒了下去,剩下的乱成一团。我急忙把剑往身后一摇:“快撤!冲出包围去!”话音才落,台上那炼气士口中喃喃念诵咒语,木剑上涌出一道闪电,疾射我的面门!

  我就地一滚,狼狈不堪地躲闪了开去。身后一名士兵被闪电打中前胸,大声呼痛,身上青烟冒起。困兽犹斗,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左手捏个虚化符,右手长剑一指,“刷”的又一道火光直向膺飏射去。

  擒贼擒王,若能侥幸打伤膺飏,定能挫动敌人的锐气,增大逃脱的机会吧。但听台上那炼气士冷笑一声:“这点伎俩,也敢卖弄!”大袖一摆,已将我射出的火光扫落,同时又一道闪电打向我的面门。

  我向旁一侧,闪电正打在长剑上,震得我手腕发麻,“当”的一声,弃剑后退——这家伙,我所幻化出来的虚影,完全迷惑不到他吗?

  火圈外又一轮羽箭射来,正准备突围的士兵们纷纷惊呼,被逼退了回来。我不敢恋战——有那炼气士护卫,看起来休想伤到膺飏——转身就跑。三支羽箭飞向胸前,被我闪开一支,挥臂勉强格落一支,但第三支狠狠地楔入左肩,我“哎呀”一声,摔倒在地上。

  看起来今晚真的凶多吉少,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还没能和爰小姐结为夫妻,洞房春风一度,就要撒手人寰,想起来真是不甘心呀。早知如此,我为何要奉诏前来小晟?我应该料到膺飏是个厉害角色的,以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将其擒获啊!

  正在自怨自艾,自暴自弃,忽听火圈外一声大喝:“大人休慌,尉忌来也!”白光闪起,人与长矛几乎合为一体,直向圈*来。

  ※※※

  后来才知道,尉忌、崇则他们偷偷摸进膺飏的庄园,也立刻陷身那炼气士布设下的奇阵中,左弯右绕,难以脱身。尉忌比我经验丰富,更早一刻发觉形势不对,但他却没怎么修习过道法,毫无破解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

  大概就在我和膺飏谈崩了,开始动手的时候,突然有道白雾出现在另外两队人的面前,他们循雾而去,竟然走出了迷阵。尉忌身先士卒,看到我被一群弓箭手团团包围,二话不说,上去挺矛就是一顿乱刺。

  矛尖到处,不似血肉之躯,那些弓箭手先后仆倒在地,竟然变成不足一尺高的纸人。尉忌正杀得兴起,身后的士兵也纷纷赶到,忽听我因为中箭而在圈内“哎呀”了一声,于是急忙高叫一声,冲破火墙,进来相救。

  我倒在地上,见尉忌到来,精神大振。再一抬眼,都尉崇则也舞刀冲了进来。我拉住崇则的衣襟,低声命令道:“救我出去。”然后一指高台,大声吩咐尉忌:“你去取膺飏那恶贼的首级!”

  尉忌兴奋地答应一声,大步向高台冲去。台上那炼气士连放两道闪电,都被尉忌灵活躲过,眼看敌人到了身前不远处,木剑颤抖,显然慌了手脚。尉忌把握时机,大喝一声,长矛脱手飞出,从那炼气士前胸穿入,鲜血狂喷中直透后心。

  长矛出手后,他又拔出腰间厚重的铁剑,对准木台的台柱狠狠砍去。木台一阵摇晃,上面的膺飏一个趔趄,立足不稳。只听膺飏大叫道:“好本领,待我来会你!”抄出一对短戟,如巨鹰俯冲般扑了下来。

  尉忌向后让了一步,挺剑相迎,两人三般兵器,立刻团团斗到了一处。此时崇则已经救我离开了火圈,火圈外的弓箭手有八成被士兵们刺倒,原来都是一些纸人。那一定是刚被尉忌杀死的那个炼气士的杰作了,没想到他魂魄都已经离散了,纸人还能坚持作战,这不是临时可以使出道法,一定计划和准备了很久。

  我看本方已彻底占据了上风,胆气徒旺,一边包扎肩膀上的伤口,一边吩咐崇则:“去,搜查整个庄园,把膺飏的家眷都抓起来,一个都别放过!”崇则答应一声,带着士兵向黑暗中冲了过去。我被十几名士兵围绕保护着,旁观尉忌和膺飏的战斗。

  两人武艺都极精熟,三件兵器舞成光团一般,看得人目眩神迷。我虽然对格斗之道并不精通,也看得出来,两人正是棋逢对手,没有三五百合分不出胜负。

  我可不耐烦等上三五百合,况且万一要是膺飏胜了,甚而伤了尉忌,可怎么好?正要叫麾下士兵过去帮忙,可是想到尉忌的性格,遇见一个好对手,怎肯不公平比斗,反让别人相助?我想了一下,双手合拢,默默念诵起咒语来。

  意念到处,从膺飏的脚下破土伸出一段树根来。但膺飏的步伐实在太快,这树根没起到应有的效果。我毫不灰心,继续念咒,连续三段树根,终于绊到了膺飏的脚跟,那家伙一个趔趄,“扑”地倒了,尉忌把长剑横在他的脖颈上,满脸都是得意之色。

  嘿嘿,这般偷袭,就连膺飏本人都不会发觉,他定要以为是无意中绊到了树根,这才落败,这是天要亡他,非关人力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