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丽色

尘劫录 赤军 4436 2003.05.30 23:45

    古诗云:脂点其唇,黛描其鬓,有丽一人,莞尔顾眄。

  ※※※

  客栈的堂屋里站着许多人,但我一眼所见,却只看到了其中一个。她身穿一袭淡黄色的深衣,梳着乌黑的长辫,看上去只是一位普通的官宦小姐,然而她的脸……她的脸……我眼前一亮,头晕目眩,这正是我在百木村和钟蒙山上见过的那个女子呀!

  “妖物!”我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后退数步,伸手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但是拔出剑来又有什么用呢?连寒炜也不是它的对手,我怎能抵挡它的妖法?看起来,今日定然命丧此处了……我还不到二十岁,还没有娶妻,就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吗……

  “什么人?如此无礼!”一声大喝在耳边响起,接着,一支长矛狠狠向我的小腹刺来。我本能地用长剑一格,但那矛来得实在迅疾,使矛的人又膂力奇大,“当”的一声,我的长剑被磕飞,人也一跟斗栽倒在大街上。

  “尉忌,不要伤人!”我听到那妖物在叫,然后,就看到明晃晃的矛尖指着自己的咽喉。“小姐放心,我只是教训一下这个无礼的小子,”使矛人冷笑一声,“这是本郡太守的小姐,什么妖物!”

  什么,成寿郡太守的小姐吗?难道我看错了?怎么会,我对那妖物的印象如此之深,怎会看错。况且,人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我揉揉眼睛,定睛再看,但那女子却早转过了头,并且用衣袖遮住了面孔。

  “小子,你是什么人?怎敢如此无礼?!”那使矛的大汉又喝一声,“喂,问你话哪,你在看哪里?!”也许我真的看错了吧,也许这位小姐和那妖物有几分相似,我被妖物吓破了胆,才这样杯弓蛇影的。就算她真是妖物所化吧,要取我性命易如反掌,有什么阴谋要掩盖真实身份呢?

  想到这里,我赶紧收拢两腿,跪在地上,深深一揖:“在下朗山炼气士离孟,前日与妖物大战,想是心神未定,看花了眼,还请小姐恕罪。”“哦,”那使矛的大汉似乎来了兴趣,收回长矛问道,“这附近有妖物吗?在什么地方?”

  “先生请起来,”那位小姐依旧用袖子遮着脸,但分明是在对我说话,“下人冒犯了先生,也请先生原宥。”然后又对那使矛的大汉说:“尉忌,你听到‘妖物’二字,又按捺不住性子了吗?等你送我回去家乡,再寻找妖物也不迟呀。”

  “小姐放心,”那名叫尉忌的使矛大汉“嘿嘿”笑着,向我做个手势,示意我可以爬起来了,“在下受太守大人所托,护送小姐回乡,怎敢在此时多生枝节。不过先探问清楚地方,日后才好前往降妖伏怪。”

  我急忙爬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陪着笑对尉忌说道:“不在这附近,乃是在石府郡河东地方的钟蒙山上。那妖物好生厉害,连邱山的炼气师也不是它对手……”尉忌“哈哈”大笑,一摆长矛,“某自出师以来,纵横南北,凭他是人是妖,从无敌手。好,日后自往会会那个妖物!”

  去会吧,去会吧,让妖物把你一口吃了我才解恨呢,谁教你把我打倒在大街上,丢这样大的丑?我也不告诉你,连五山的真人都对此妖物如临大敌,让你吃个亏,我才痛快哪!心里这样愤愤地咒骂着,我捡起长剑插回鞘中,然后又远远地向那位小姐深鞠一躬。

  这时候,客栈门前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闲人,客栈仆役花了好大功夫,才把这些无聊的看客劝散。我仍然有些胆战心惊,绕过那位小姐,叫仆役领我前往住宿的客房。进了房间,掏出几枚制钱来赏了仆役,向他打听,才知道这位小姐果然是成寿郡太守爰楼的爱女。爰太守的家乡在虚陆郡太安国,据说其母病重,因此派人送女儿回家乡去奉养祖母。

  仆役出去以后,我关上房门,对着天花板回想了好半天。虽然是惊鸿一瞥,但这位爰小姐的相貌,确实和那妖物所幻化的女子一般无二啊……是我产生的幻觉,还是真的世间有如此相象之人?对了,据说妖物化人,皆有所本,也许那妖物就是模仿着这位爰小姐的相貌,才幻化作人形的呢。那样说来,世间果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尤物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我两眼定住了不动,竟似有些痴了。

  ※※※

  晚上仆役送来酒菜的时候,我向他打听爰小姐的状况。“小姐住在楼西,占了四间雅室,走廊上还有卫兵守卫哩,”仆役也对爰小姐的美貌倾慕得不得了,“世间竟有这般美人,真仿佛天女一般……啧啧,能多看她一眼,便死也不枉了!”

  话虽这样说,但面对这样天姿国色,真的敢多看一眼吗?多看一眼,倒似是亵du了她一般。这顿饭我吃得索然无味,脑海里总是闪回不去爰小姐那绝世的容貌……不,闪回不去的,应该是那妖物所幻化的女子的容貌才对,对爰小姐,我只是瞥着一眼,她真的和那百木村、钟蒙山上的女子酷肖无二吗?还是有什么细微的差异?我全不清楚。

  那般沉鱼落雁的容貌,竟然是个妖物——才发觉自己曾为这个念头搞得懊恼痛恨,倒好象自然这般造物,乃是犯罪似的。现在才知道,这样的丽色也配合着一个人,心里突然象有块大石头被搬走了,忽然长吐一口气,感觉极为轻松。

  天哪,我不会是恋慕上这个女子了吧?别说妖物,就是郡太守的小姐,也不是我所可以追求的。不,别自己吓自己,如此佳人,哪个男子见了能不恋慕?但恋慕是一回事,因恋慕而不能自拔,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从来就不是死脑筋,对于得不到的东西绝不强求,应该不会因此自寻烦恼吧。

  当然,人心的烦恼,不是自我化解就可以很快摆脱的。我知道自己多少有点魂不守舍,但愿这种状况只持续一两天,就可以将之抛在脑后。这样想起来,还不如没有遇见过这位爰小姐,就让那般丽容只配合一个妖物,等妖物被五山真人剿灭了,我个人的期盼和妄想就此烟消云散,不会留下丝毫痕迹,倒来得更为轻松一些。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解衣准备就寝,可是才刚抖开被子,突然听到敲门声。我还以为是客栈仆役送来热毛巾、洗脚水什么的,还暗夸“本镇最大的客栈”果然实至名归,但询问一句,门外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奴是爰氏,黄昏时见过先生一面。夤夜来访,自知失礼,然确有要事相询,先生若未就寝,还忘拨冗一会。”

  我愣住了,根本没想到爰小姐会披着月色前来会我。一位大家闺秀,主动要求和陌生男子见面,本来就是悖逆礼法之事,不在白天来访,却要趁着黑夜前来,别说那些不苟言笑的卫道士了,就连我脑海中都一刹那出现了“私会”、“淫奔”之类龌龊的字眼。这种事情若是被他父亲——太守大人——知道了,在责罚女儿的同时,说不定派人将我拿去衙门里,安个“少年无行,诱取宦女”的罪名,狠狠打上一顿板子。可假装正人君子,义正辞严地劝她回去吗?又多少有点可惜……

  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门外又传来爰小姐的声音:“先生若已经睡下,奴便先告辞了。”她说要进来,我反复犹豫,她说这就要走,我却本能地立刻披上外衣,一个箭步蹿到门边:“小姐请稍待片刻。”掖好衣领,系好丝绦,我拉开了房门。

  走廊上除了爰小姐,一个人也没有。爰小姐依旧用袖子遮着脸,向我微微一鞠。我把她让进屋来,剔亮了油灯。爰小姐在桌边盈盈坐下,轻声说道:“多谢先生。奴确有要事相询,因此含羞忍耻,夤夜来访。先生勿怪。”

  进都进来了,还说这些客套话干嘛?我掩上房门,却不敢上栓,这样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还多少可以分辩,说我什么不规矩的事情都没干过。转回桌边来,我向爰小姐作一个揖,低声问道:“小姐但有下问,离某敢不竭诚以告。”

  “请问,”爰小姐嗫嚅着问道,“先生黄昏时见了奴便喊‘妖物’,果然有妖物和奴长得酷肖吗?”我倒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个问题,愣了一下,急忙敷衍说:“想是在下心慌错认了。”爰小姐说:“若不污先生之目,便请再细认一认。”说着,缓缓放下了遮住脸的衣袖。

  我张眼一望,“哎呀”一声,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人间果然有这样国色天香的尤物呀!爰小姐的相貌,乍看上去和那妖物所幻化的女子,简直如镜中之影,一般无二。只是两人的神态有着天壤之别:那妖物即便冷笑的时候,眉间都有重忧,一片凄苦之色,看了令人心酸怜惜,而爰小姐却只有普通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羞怯,虽然在我目光注视下,带了一丝惊慌,但那和前此深刻心中的凄艳之美,完全是两回事。

  见了那妖物所幻化的女子,我会猛然觉得眼前一亮,头晕目眩,不敢正视,看到爰小姐同样的美貌,却并没有这种感觉。也许这就是人间之美和非人间之美的区别吧。

  爰小姐注意到了我的神情,有些惊愕地问道:“果真一般无二吗?”我定一定神,回答说:“相貌一般,神态却自不同。”爰小姐秀眉微蹙,低下头去。

  “小姐此来,就是问离某这件事的吗?可有什么深意?”我实在搞不明白,她就算和妖物所幻化的女子长得惟妙惟肖,对她本人又有什么妨害?爰小姐轻叹一声,低声回答说:“不敢隐瞒先生。奴便这般相貌,少小时父亲便说‘天地钟灵于外,恐非长久之相’,往沌山清明宫请慈运真人为奴占卜……”

  沌山是中原炼气五山之一,就在爰小姐的家乡虚陆郡境内,我知道慈运真人是沌山清明宫的上代住持,已经过世三年多了。只听爰小姐继续说道:“慈运真人起课推算,直喊‘怪哉’,要父亲抱了奴去给他看。真人反复端详奴的相貌,讲说:‘小姐之貌,合灭世之相。倘某日听闻有妖物化为小姐一般样貌,便是劫数到了,恐致夭折……’”

  我吃了一惊。虽说人老便丑,尤其是女子,若等鸠皮鹤发,没人忍看,还不如趁着青春年华就归诸尘土,留给骚人墨客无尽的哀思。然而这种置身事外的歪理,当你正面对一位绝美的佳人的时候,是会完全当它放屁的。如此美女,谁忍心让她少年夭折?我赶紧问道:“可有解救之法吗?”

  爰小姐大概是想到谶言即将成真,自己寿数不永,双眉紧蹙,泪眼盈盈地回答说:“真人只说了四个字,却不能索解。真人云:‘逢恭便解。’”我脑筋猛然一转:“小姐,在下表字正是恭父!”

  这回轮到爰小姐吃了一惊,抬起头来望着我,但随即又羞涩地低下头去:“原来如此,果然今日遇见先生,是天定之缘哩。”虽然明知道她所说的“缘”,是“因缘”之缘,不是“姻缘”之缘,可是我听了这话,还是感觉心痒难搔,有点魂不守舍。我向爰小姐作个揖:“在下也不知如何可救得小姐性命,但有驱使,万死不辞!”

  我做事从来喜欢给自己留后路,不敢轻易赌咒发誓,但这回不知道怎么了,“万死不辞”这种话竟然脱口而出。自己也在心里问自己:“你疯了!是美女重要呢,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爰小姐站起身来,双手伏膝,就要跪拜下去。我伸臂想拦,可碍于礼法,只好把手缩了回来。

  连拜三拜,爰小姐说:“奴的性命,都在先生手上。便请先生惠赐一物,并告知乡梓居处,倘有不测,奴便遣人赍了此物来请先生。”怎么,等用得着我的时候才找我呀,我还以为就此可以跟随在美人身边,以求朝夕相处了——当然转念一想,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由为自己的心猿意马感到好笑。可是,拿什么东西给爰小姐作为信物好呢?我身上值钱的饰物,似乎只有发髻上插的那枚玉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