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得失

尘劫录 赤军 4297 2007.02.05 18:01

    

  古诗云:得何所得?失何所失?目之所见,心所未悉。

  城门司马秩千石,是城门校尉的属官。此刻的城门校尉是老相识尉忌,他怎么敢对我指手划脚?连署中议事都执意要推我上座,人情虽浓,朝廷制度可就坏了。我干脆托病不去视事,省得他难做人。

  回京以后,终于接到妻子的来信,写得却很简略,说自己独守空闺,思念征人,未免寂寞,偶尔去隔帘听狐隐讲道,倒也颇有心得。她家书上轻描淡写,我读到却如五雷轰顶。狐隐这家伙,竟然还没从我家中离开吗?堂堂宦门内眷,竟然去听一个阴阳士讲道,实在有悖礼法,更糟糕的是,狐隐长得那么漂亮,真是我见犹怜,妻子和这种人接触多了,我做丈夫的怎又可能不烦躁生疑?

  接到家书的当晚,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眠,眼前一时闪过妻子的倩影,一时又是狐隐的容貌,把这两人摆在一起看,真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事先不知道他们有所接触还则罢了,既然知道了,我怎可能再放任两人共居一宅?

  天将黎明,我披衣起身,写好一道奏章,请假欲往成寿郡去迎亲。奏章递上去,我在阙外往来徘徊,心中烦闷不已。果不如我所料,高市王断然否决了我的请求,我只好等丈人下朝后,请他前去关通。丈人问我:“正待遣人去接我女,贤婿何必亲往?”我怎敢把自己的怀疑明明白白告诉丈人?只好敷衍说:“牵之念之,只望早日相见。儿婿快马前往成寿,年内即可赶回,不误新天子登基大典。”

  丈人看女婿牵挂女儿,如要发狂,心里定然是很乐意的。他关照我说:“务必早日回来,新天子登基时,势不可无卿也。”于是返身入内去游说高市王。直到当天下午,才有内命传到,允我暂时告假。

  我一晚也等不得了,匆匆收拾行装,黄昏时分出了京城南门,快马往西驰去。此次带在身边的,不过七名骑兵,一起放开马蹄,晓行夜宿,非止一日,进入高航城中。城守官吏看我匆匆赶回,吓得全都俯伏在地上,为没能远迎而请罪,我也懒得搭理他们,一顿鞭子驱退了了事。

  回到家中,甩蹬下马进入内室,却遍寻不见妻子的踪影。好不容易遇上侍女雪念,问她:“夫人安在?”小丫鬟的神色却有些慌张:“奴婢也正在寻找——今晨起来,便不见夫人了也。”

  看看窗外天色,已经过了正午。整整一个上午不见主妇踪影,也难免这小丫鬟要手忙脚乱,面如死灰。可是雪念的脸色再难看,也肯定比不上我的脸色难看,我感觉面颊燥热,内心狂跳不止。难道自己终于还是来晚了一步吗?“私奔”这个词汇猛然泛上心头,我双股打战,几乎站不稳脚步。雪念上来搀扶住我,我问她说:“狐隐呢?还在东厢吗?”

  雪念点头:“狐先生还在东厢,尚未离去。夫人每每前往听他论道,因此奴婢也曾往彼处去寻来,狐先生却说今日夫人未曾去过。”真是瞎扯,那家伙的话也能相信吗?不过他没走就好,如果妻子的失踪和他有关,我断不能放他离开,如果妻子的失踪和他无关,以他的道法,也定能为我解决难题。

  不过我当时真的不相信他会和此事完全无关……

  奋力推开雪念,大概用力大了,可怜的小丫鬟“哎呦”一声跌倒在地上。我也不去理她,自顾自招呼仆佣、卫兵,聚集了二十余人,闹哄哄往东厢而来。虽然自己也很清楚,以狐隐的道法,这些人根本就拦不住他,但多几个人在身边,自己的胆子总会更壮一些。

  进入东厢,先问服侍狐隐的小僮:“狐先生安在?”小僮回答说:“才出门去,不知所往。”我脑袋“嗡”的一声,几乎昏厥倒地。走了,走了,这家伙果然已经逃走了!妻子和食客同日失踪,还可能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他们一定因情私逃去了!我堂堂城门司马,转眼就要做大司徒、卫将军,竟然遭逢如此丑事!

  其实丑不丑的,我倒并不是非常在乎,连天子都被自己一把火烧作飞灰了,我还怕天下人群起而嘲骂、唾弃吗?只是与妻子合巹数年,尚未圆房,竟然开门揖盗,被个阴阳士给拐跑了,我实在很不甘心哪!

  一脚把小僮踹翻在地。大概我在家中从来态度温和,跟在身后的仆佣、卫兵看了主人此刻的表现,全都惊愕恐惧,“呼”的一声尽数退到门外去了。我正想喝令他们各处去追寻妻子和狐隐的下落——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突然他们不自觉地左右分开,然后一个如有磁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人召唤狐某吗?”

  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阴阳士狐隐一身白衣,依旧美艳不可方物,仪态从容地缓缓走了进来。这家伙,他竟然还敢回来吗?他是来嘲笑我的吗?不,不,或许我想错了,妻子的失踪本与他无关,所以他才敢大摇大摆地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头脑昏乱一片,但还有一点点智慧未泯。我知道不管狐隐是否与此事有关,他是否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我是根本无力与其正面相抗的。虽然没亲眼看他施行过道法,但以他言谈举止中显露出来的学识,以他千里外托梦指点我崇韬所在,以他相助我斩杀颉士高,种种前事,他有多大斤两,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

  恐惧之心一起,头脑立刻冷静下来。我整顿衣冠,稽首相问狐隐——明显感觉自己有点气喘吁吁——“拙荆不见踪影,在下惶惑无主,特来请问狐先生。”偷偷抬眼窥看狐隐的表情,只见他仪态坦然,微微一笑:“大人毋须惊惧,请坐,待狐某为大人解忧。”

  他的从容态度影响到了我,刹那间,我几乎相信他与此事确然无关了。于是退后两步,在主席上坐下,狐隐也坐在我的对面,然后回头吩咐仆佣们说:“都退下吧,阖上屋门,我自与大人相谈。”仆佣们以目向我请示,我手足无措,别无他计,也只好点点头,要他们照着狐隐的安排去做。

  等到屋门关上,狐隐又朝我微微点头:“在下有托梦之法,大人想已了解了。”我匆忙问道:“前此料崇韬,斩颉士高,可都是狐先生之法术吗?”狐隐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大人请阖上双目,在下请大人看夫人所往。”

  我毫无办法,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于是微微阖上眼睑。虽是午后,屋中少窗,又有重重帘幕遮挡,没有燃烛,本就昏暗,这一闭上眼睛,身前立刻漆黑一片,就在这无边的漆黑中,我恍恍惚惚的,似乎来到了一个非人世之境界……

  四周昏濛一片,我无法判断现在是黑夜还是白天,这里究竟是我熟悉的地方,还是陌生的地方。我在这奇特的旷野中独行……不,身旁似乎还有别的人存在,似乎正是他引领我走向不可知的远方。那是谁?一个模糊的影子总在眼角出现,转过头想要仔细分辨,影子却又如同融化在空濛中似的,瞬间消逝了。

  那是鬼怪吗?是幽魂吗?或者……那是狐隐?我不知道。

  远处没有山,也没有水,昏濛的天和昏濛的地,交界处仍是昏濛一片。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成不变的地平线上,终于露出了一片森林,但等走到近前才发觉,那是多么巨大的一片森林呀!

  每一株树木,都直插云天,高抬起头也很难看到它的树冠。粗大的树身,目测足有百人合抱,走近后如见高墙——与其说那是树,不如说那是通天的巨塔。古人传说,四维有柱,拱托苍天,莫非就是这些树木吗?

  进入森林,高处眼所难见的巨大的树冠,遮蔽住了一切光芒,但林中却有点点光亮,仿佛繁星一般在树枝上方闪烁着,又仿佛巨大的萤火虫,在缓缓地翩然飞舞。

  “这是哪里?你要带我到哪里去?”我觉得万分紧张,于是开口问走在旁边的那个神秘的影子。影子并不回答,却似乎伸出手来朝不远处一指。我本能地转过头去看他所指的方向,只见在两三丈高处的树枝上,垂挂着许多巨大的灰色的茧状物。也不知道怎样一来,我竟然身在一个茧状物的旁边了——离奇的梦境,梦中无所不能,我也没机会去思索其中的原因。

  那东西象极了蚕茧,但要大上无数倍,如果里面确有蚕蛹的话,恐怕有一人多高吧。想起来真是相当令人恐惧的怪物,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心中却并无丝毫畏惧,有的只是期盼,不知道何所求的神秘的期盼。

  强烈的好奇心使我想要撕开这巨茧,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我似乎相信那里面并不是一只巨大的可怕的蚕蛹。然而内心深处,仿佛又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撕开来,她就死了,再也见不到了……”

  “这不过是一个梦境,”似乎要压倒心中的声音,我突然大叫了起来,“在梦中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即便我在梦中撕开了这茧,现实中的她也应该不会受到丝毫影响才对!”虽然语言中难以区分性别,但我知道内心所说的,自己所喊的,分明是女性的“她”。这是为什么?难道在我的意识深处,明确地知道巨茧里面躺着什么吗?是个女人吗?

  奋力撕开蚕茧,于是我果然看到了一个外形奇特的女子,她蜷缩着身体,闭着眼睛,一一丝不挂地躺在茧中。所以说她外形奇特,因为皮肤白皙光滑到如同美玉——虽然常用白玉来形容女子的美貌,但真正细腻如玉的肌肤,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连我的妻子也不完全具备——她的头发是银色的,仿佛古书中记载的纯种的茹人。然而最奇特的,是她的背上竟然生长着一对巨大的白色的翅膀,身体蜷缩着,巨大的翅膀也折叠在背上,翅膀上的羽毛破碎凌乱,上面还染着斑斑血迹……

  我慢慢地走近这个外形奇特的女人,痴痴地望着她,仿佛很久以前就已经见过她,甚至熟识了她似的。我内心充满怜爱地缓缓伸出手去,托起了她的下颌——前此除了对待自己的妻子外,我从未对一个女人表现过如此的深怜蜜爱,哪怕是对那小巧可爱的丫鬟雪念……

  但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看到了那女人的面孔,那确实是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那竟然就是丫鬟雪念!我为何会在梦中见到她?她又为何是这般模样?此梦究竟何解?!

  恍惚迷茫中,我听到身旁的黑影说话,那些话梦醒后大都记不清了,我只隐约记得最后的几句:“目之所见,耳之所闻,莫不虚幻,然而虚幻和真实,其实并没有分别呀……”

  猛然睁开双眼,昏黄的室内似有清风掠过,帐幔微微拂动。我望向狐隐,他正微笑着凝视我的双眼,似乎想要看出我此刻的喜怒哀乐。然而我的心中却并无喜怒,有的只是无尽的迷惘。这个梦……梦中的情景,似乎我曾在很久以前见到过,但那究竟说明了什么?狐隐不是要给我看妻子何往吗?为何我在梦中却并未寻觅到妻子?

  “你见到了吗?”狐隐用异常温柔的声音问我。我惘然回答说:“不,没有见到……”“是的,你没能见到尊夫人,”狐隐轻轻摇头,“但你见到了自己内心所期盼的,想见的,不是吗?”

  “那是我内心所期盼的吗?”我茫然不知所措。狐隐抬起左手,轻轻一拂衣袖,立刻,一个袅娜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仿佛被他从虚空中召唤出来的一般。那是雪念,虽然背上无翅,其面貌却与我梦中所见的毫无二致。“其实,这才是你真正所想望的。”狐隐点点头,开始向我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