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奔

尘劫录 赤军 4320 2003.04.23 22:29

    史载:厘王六年春正月,剧谒以郕燃奔素,往侵。

  ※※※

  我在道路上听到过许多对于郕扬的评价。好的说他治国得法,扩张有道,坏的说他苛税重刑,穷兵黩武。这些他国或者乡野传闻,大多不可靠,听过也就算了。但现在从钟宕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却使我不由不信。

  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那就是十八年后的自己吗?我自认天生并没有成为一个独裁者的素质。我知道自己满身的缺点,懒散、平庸、无主见、耽于安逸享乐,但骄横、跋扈、刚弼、残忍之类的评语,安在彭刚或者剧谒的头上都很荒谬,何况是远不及他们来得野心大的我呢?

  可是看起来,这十八年后的自己,这个郕扬,似乎占全了这些恶评,他的野心,似乎并不比彭刚或者剧谒来得小,可比今日的浈远。难道是这野心逐渐把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吗?可这野心是从哪里来的呢?天下四大神器,我独得其三,都没有因此萌发丝毫的野心,还有什么事情可以燃烧起我胸中贪婪的火焰呢?

  真是奇特的未来,使人百思不得其解。

  听了钟宕的话,郕燃低下头去。看她的表情,虽然很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承认钟宕所说的,确是事实。“为今之计,还是先保护小姐躲藏起来吧,”我咳嗽一声,打破了静默,“徐图良策。”

  “你闭嘴!”郕燃似乎因为方才我竟然对她表现出父亲一般的态度,而感到相当愤懑,“你又不清楚郴国的内情。若等那恶贼权力巩固了,恐怕再无复仇之日!”

  复仇?是为了复仇吗?浈远分明是为了复仇,才勾引王姬玉檀,才屠灭六卿之族,并坚决不肯归宗峰氏的,难道我也是为了复仇才终于走到这一步的吗?但我究竟为了复什么仇?难道我想控制郴国,一路向西打,最终打回彭国去吗?那简直荒谬!

  我无法表明自己的身份,就算表明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原来还希望见到郕扬以后,他会认识我或自然明白我,现在这个希望已经化为泡影了。我突然觉得身处一片空旷的原野上,极目不见城邑,更不见一个人。我本不该属于这个年代的,现在孤零零的,面对自己的女儿和家臣,却偏偏无法相认。

  “这位……”钟宕低声说道,“讲得有道理。剧贼派人四处追捕小姐,小姐还是先找个藏身之处,咱们再商议复仇大计吧。”

  郕燃苦笑道:“郕邑已失,剧谒那恶贼四处搜索我的下落,国内哪有可藏身之处?”钟宕忙道:“只有先逃往国外去?”“现剧谒执郴政,谁敢与他为敌?”一名家臣建议道,“除非往彭国去投奔浈远大人。”“不错,”钟宕恍然大悟,“浈大夫是小姐的叔父,他定能收留小姐!”

  我可不想回去再见浈远,于是找个借口,提出异议:“此去彭国,千山万水,小姐如何走得到?况郴、彭相距甚远,若躲到彭国去,如何还能东来复仇?难道向浈大夫借兵,千里迢迢来打彭国吗?”

  郕燃点头,斩钉截铁地说道:“那么遥远的地方,我不去!”钟宕苦着脸:“东方谁敢与剧谒为敌?”我突然想到:“素虽失东伯之位,方亦五百里,带甲数万,不如投奔素国去,如何?”一名家臣瞥我一眼,冷笑道:“****恨家主入骨,岂肯收留小姐?”

  本来只是随便一个建议,但当建议出口以后,我心里突然有了想法:“****虽恨郕卿,然东方敢与郴抗衡者,唯素而已。在下愿先往说素君,收留小姐,可借****之势,徐图恢复。”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我。

  别说他们怀疑,我也正在怀疑自己。所以要鼓动他们往素国去,实际我是想打听素燕的下落。仙人空汤不露面,下愚世界中道法最为高深的只有素燕了,若能见到他,也许有机会使自己回到过去,回到自己应该在的时代去。至于怎样说服素君,我脑海中只有一个朦胧的意念,还需要仔细斟酌和规划——真的可能成功吗?

  我望向郕燃,尽力使自己的目光看起来诚实可信。郕燃突然移开自己的目光,并转过脸,冷冷地说道:“反正这里离素境也不远,就让此人试一下好了……”

  六天后,我进入素邑,求见素君。当然,我事先经过了改扮,剃净了胡须,重描了眉毛,否则,光凭这张酷似郕扬的面孔,才踏上素国的领土,就会被****乱矛戳死的。我也换了一身符合身份的服装,假作是郕扬的家臣,前往求见素君。

  素君虽然答应见我,但是面色极为难看。然而只要他肯见我,就已经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了,下面就要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来完成预定的计划。“郕扬已为剧谒所杀,”素君捻着花白的胡须,冷冷地问我,“你们这些郕氏的家臣,莫非是来投奔寡人的么?”

  这位素君,正是在耒山战殁的素荡公的儿子,时年已近五旬。自从耒山一战后丢失了“东伯”的称号,素国就再没有振兴过。虽然他秣兵厉马,力求恢复,但几乎每次与郴国的斗争,包括外交上和军事上的,都落在下风,尤其在郕扬执郴政以后,领地日削,逐渐从一流强国沦落为二流诸侯国。据说这位素君正是因此而焦虑烦闷,导致未入老年,已先须发斑白了。

  “小人等身份低微,怎敢冒然前来投奔国君,”虽然身旁执戟甲士个个披挂鲜明,怒目圆睁——那明显是摆给我看的——我却竭力装出一副毫无畏惧的神情,“我主后嗣未绝,小姐就在界上,来请素君收留。”我知道,外交谈判最重要的就是态度,处优势者态度不可倨傲,处劣势者态度不可卑微,否则结果一定是悲剧性的。

  素君摇摇头:“他国罪臣家眷,为何要寡人收留?”我微微鞠了一躬,不慌不忙地问道:“国君莫非害怕剧谒吗?”素君一扬眉毛:“寡人何惧!”早料到他一定不肯认输的,既然他做了这样的表示,那么接下来的对话就要简单多了。

  “除非国君害怕剧谒,因此不敢收留我家小姐,”我微笑着说道,“否则,在下实在看不出国君拒绝的理由。”“哦?”素君撇撇嘴,“那么,寡人有不能拒绝的理由吗?”

  “剧谒矫诏谋害我主,国君收留其眷属,存亡绝续,此是为义;”我扳着手指回答说,“我主有大功于郴,无端受戮,人所不平,国君不拒来投,可得郴之人心,此是为仁;以我小姐之名,招募流亡,可兴复素国,此是为智。国君非不仁不智不义之主也,岂肯失此三道?”

  素君似乎对我的讲话感起兴趣来了,他把身体略微前倾,犹豫着问道:“寡人虽不怕剧谒,然若剧谒兴兵来伐,徒伤百姓,寡人之过也。”我笑着摇头:“我主诸子并戮,唯留一女,能有何害?剧谒若不肯放过一个女子,则必为天下人笑。我料剧谒不肯为此不智之举。况郴遭逢大乱,内未平定,剧谒岂敢于此时侵素?国君多虑了。”

  “若剧谒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前来侵我,却又如何?”看样子,素君还有点不放心。“国君多年生聚,兵马强壮,若剧谒敢悖不稳之人心来侵,素之胜日可期。国君不欲趁此机会,重获‘东伯’之号吗?”我心里虽然窃笑,表面上却装得诚恳无比。

  果然素君只是个普通角色,否则也不会多年来打不赢郴国,丧师失地,衰败如此。听了我的一番谎话,他犹豫半天,终于勉强答应了。郕燃因此得以进入素邑,而我也打听到,素燕就隐居在素邑东北的深山中,已经十多年音信杳然了。

  得以暂时在素国安定下来,钟宕以下郕氏诸臣,对我的态度都客气了许多。只有郕燃似乎和我有仇一样,整天蹙着双眉,不给我好脸色看。也许因为我太象她的父亲了,使她觉得自己心目中父亲的高大形象受到亵du了吧。我真想对她说:其实你的父亲不过就是这样普通的一个人啊!

  半个多月后,剧谒大起三军,浩浩荡荡向素国开来。素国整合了一万多兵马来到边界上,结果才一接触,就被剧谒杀得大败。素君慌了,立刻把我捉了去,还在议事的厅堂里点起火堆,摆了一口大鼎,威吓说:“若不能退敌,寡人就烹了你!”

  我心里“通通”打鼓,表面上却仍然装得若无其事:“郴大素小,郴要攻素,也是迟早的事情,国君是否收留我家小姐,恐怕都难逃这一劫呢。”“你说过剧谒不会来侵,”素君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你竟敢欺骗寡人,难道真的不想活了吗?!”

  我看看正冒着热气的大鼎,微微一笑:“在下一介无名小卒,就算被烹,剧谒肯退兵吗?”“那寡人就将你与你家小姐都绑起来,送给剧谒去!”我越是平静,素君就越是慌乱。我摇摇头:“国君收留我家小姐,就是向天下人宣布,要与剧谒为敌,现在就算送出我家小姐,剧谒也不会退兵吧。况且,若当初不肯收留我家小姐,还则罢了,现在收留然后又送出,不是证明自己万分惧怕剧谒吗?就算剧谒不继续进攻,国君可以保全领地,但却无法保全声望啊。”

  “你这个骗子!”素君气得脸色铁青,把袖子用力一挥,立刻,就有两名铁甲卫士扑上来架住我的肩膀,往大鼎拖去。“烹了我,则素必亡!”我高声大叫,“我本有计以救素国的,国君既然认为我是骗子,那么不说也罢!”

  这一招果然有效,素君走投无路,只好病急乱投医,喝令卫士暂时把我放下。我请求前往游说剧谒,说服郴人退兵。素君万分不信任地望着我,我恭维他说:“国君以为小人欺骗国君,而以国君之睿智,谁能欺之?剧谒愚鲁,小人若果能欺国君,岂不能欺剧谒吗?请容许小人一试,若事不协,小人将就剧氏之鼎镬,岂劳国君之戮?”

  这话表面上是恭维,实际却是讽刺,但这个笨蛋素君,竟然没有听出来——或者他虽然听出了话中的不协调音,却已经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了。

  得到素君的允许后,我来到住处向郕燃、钟宕等人告别。钟宕还好,其余几名郕氏家臣,竟然有些幸灾乐祸,望着我的眼神分明在说:“靠着唇舌之利就能保全自己和小姐吗?你这次完蛋了吧。剧谒可不象素君那样好说话,这一去凶多吉少!”

  但是出乎意料的,郕燃却坚决不肯放我去见剧谒。“如果我不去的话,大家都会死在这里……”我才说了半句话,就被她不客气地打断了:“要死就死在一起,不用死在两地!”

  我不由一愣,这孩子说这样的话,潜台词究竟是什么呢?暂时没功夫去细想了,我安慰她:“当初不是没人相信我可以说服素君,收留小姐吗?我的本领您也看到了,我有把握可以说服剧谒的。”

  “你真的那么有把握?”郕燃说话的时候,一直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钟宕在旁边开口说道:“既然弘明有信心,不妨请他一试。”“弘明”,正是我所拟的假名。我看到郕燃的后背微微颤抖了一下,突然转过头来,恶狠狠地望着我:“好吧,你去试吧!如果失败了,就算剧谒不杀你,就算素君不杀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干什么?我并非你郕氏的家臣啊,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我的女儿,但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我完全是在做义工啊,你干嘛要这样恨我?想到这里,突然瞥见众家臣的眼光,心中不禁一动——莫非正因为我这完全义工的举动,被别人误会是迷恋上了郕燃吗?

  这可真是天下少有的大笑话呢!我面沉似水,内心却在放声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