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论

尘劫录 赤军 4259 2003.04.23 22:27

    史载:檀王十八年夏六月,郴大夫峰扬论大道于彭石宫。

  我在彭国的石宫内,与两名元无宗门达者的对话,后来竟然被记录下来,成为新宗门发端的源泉,这在当时是料想不到的。当时,我只是照搬着忽荦和蒙沌的言辞,并添加上自己的一些歪理,随口辩驳而已。“是的,这确实是我说过的话。”听到对方的质询,我干脆地回答说。

  “这难道不是外道妖言?”那名达者喝问道。“元无所谓外道,是指本有,”昨天晚上,我早就把应对的言辞都想好了,虽然内心盼望一言不发,等着看忽荦怎样拯救我,但依旧忍不住要把想好的话讲出来,反驳这名达者,“我这难道是本有邪宗的言辞吗?怎么可以称为外道呢?”

  “你反对本无自生万物,就是外道!”那名达者大声呵斥道,“表面上装作调和有无,两端并重,其实就是两端都不重,这是最邪妄的外道!”

  他越是愤怒,我就越是享受。我慢慢将身体转向他,淡淡地回答说:“你不能领悟其中的深意,就咒骂为外道,这是党同伐异,不是辩论。深无终说过的某些话,素无始也骂他‘荒谬’,素无始的某些教诲,深无终说他‘渐堕入异端’,你倒说说看,他们哪位不是元无的达者?”

  “放肆!”那名达者几乎跳了起来,“你竟敢以这两位达者之名来诡辩!”这种理屈词穷后的叫嚣,我倒是预先没有料到,看起来,枉自背负着达者之名,这个家伙也不过如此而已。我将腰一挺,随口摆摆资格:“去秋七月,我奉寡君之命往阵国通好,在渝邑遇见了素无始和深无终两位达者,与他们交谈竟日,可惜先生当时不在旁边,因此无法理解我话中的含义。”

  在座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点使我非常得意。你们见过些什么?你们可见过那两位达者在听了忽荦和蒙沌的话以后,那副灰溜溜的样子?我倒是很想把当时真实情景描绘出来,可惜不是时候,况且,就算说了你们也不会懂。

  “胡说!”两名达者同时叫了起来。“请问两位当时身在何处?”我笑着问他们,“莫非你们当时就在素无始或者深无终身边,因此可以质正我在撒谎?不,我说的都是事实,只是那些高深的理论,你们无法理解而已。”

  “什么高深的理论?你所讲的都是外道邪说!”先前说话的那名达者仍然嘴硬,“无在有之前,在有之上,正如父便是父,子便是子一般。你将无和有归于同一层次,不是邪说是什么?!”

  我瞥一眼目瞪口呆的彭公,继续平心静气地回答说:“不错,无是在有之前,是在有之上,但无有,也便无无。父非初始为父,子也非永远为子。子有子后,子也就是父;父若无子,怎能以父名之?”话才出口,脑中就传来忽荦的声音:“胡说!”我在心里回答他:“当然是胡说,他们听不懂就行了。”

  “无生万物,因无生有,”很少开口的另一位达者反驳我的话,“无是有之父,无有之时,仍然有无。怎能将父子相提并论?”这回我却不正面回答了,只是笑笑:“夏虫不可与语春冰。无与有本是一体两面,非要将其割裂,执着于先后、主次,则此相对于有的无,并非是真正的无啊。”

  这话不是我说的,这话是蒙沌曾经对素无始和深无终说的。当初他一句话,说得素、深二人瞠目结舌,无以为对,现在我讲出来,也吓得面前两位达者一愣。其中一人才想反驳,口齿却不免有些结巴,弓卿急忙出来打圆场:“好了,不必再辩论了。峰大夫既然得到了素无始、深无终两位达者的真传,所言自然是有道理的。”

  真传?那两个被蒙沌一句话说得灰头土脸的家伙,凭什么来指导我?我在心中哂笑,而面前那两名所谓的达者还想继续纠缠,却被弓卿劝止住了。

  “大夫年纪虽轻,道德却深,”彭公望了一眼弓卿,微笑着向我说道——我总觉得他现在的微笑中有一丝谄媚之意,“既然证实了只是一个误会,寡人谨代表彭国君臣,向大夫致以诚挚的歉意。”

  我瞥了一眼那两个仍在忿忿不平的达者,将身体重新转向彭公,俯身说道:“小臣还奉寡君之命,有件重要的事要单独禀告彭君,请彭君屏去众人。”趁热打铁,正好赶这个机会,让他把雨璧交出来。

  彭公听了我的话,有些惶惑地又望弓卿一眼。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说道:“弓卿与腾卿执彭国之政,军国重事,不应该向他们隐瞒。就请两位世卿留下,请余人暂且退下吧。”

  彭公还没有发话,腾卿先挥挥手。立刻,余下的四卿、护卫的士兵,还有那两名元无达者就都磕头向国君告辞,慢慢退了出去。

  “郴君还有何事以教寡人?”弓、腾二卿在场,似乎使得彭公放松了许多,他有些显得过于亲密地笑吟吟地问我。我开门见山地说道:“忽王十七年,赐雨璧于彭国,以镇西方,赐云玦于素国,以镇东方,赐风璜于翰国,以镇南方,赐雷琮于练国,以镇北方。分封四伯,以拱卫社稷。不知现在雨璧还在彭国吗?”

  彭王没料到我会问起这件事情来,略微有些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望向弓卿。弓卿沉吟了一下:“雨璧世镇彭国——不知大夫问此何意?”我知道他们在没有明确了解我的用意前,是不会透露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的,于是假装潇洒地微微一笑,搬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

  “四玉以镇四方,社稷因以安宁。而今四玉飘零,社稷因以倾颓。寡君欲为东方之伯,近日已得云玦,欲与彭君交换雨璧,以证两国永世之好。”

  听我提到云玦,在座的三人又都是悚然一惊。腾卿抢先问道:“云玦不是在****手中吗?”我故作莫测高深地一笑:“去春正月,我师伐素于耒山,素公卒,谥为荡。四月,素新君与我和,愿奉寡君为东伯,并献云玦。”

  我所说的话,七分真,三分假,并且绝对无从取证。****是被打败了吗?是的。****心甘情愿交出东伯的头衔吗?头衔这种东西,从来是靠实力取得的,不管他肯不肯交,素的新君继位后不敢伐郴复仇,则他的东伯头衔就自然转移了。****交出了云玦吗?不,云玦一直在素燕手里,后来被蒙沌取去。郴君得到了云玦吗?不,这件世镇东方的神器最终由蒙沌交给了我。

  我估计,原本彭国君臣以为郴国只是极东地方的一个小国,刚刚不满素国的控制,起来反抗,侥幸打了一个胜仗而已。而照我的说法,郴国不但打败了素国,还迫使素国交出东伯头衔和雨璧。郴即将或者已经成为东方的霸主了!这个消息着实吓了他们一大跳。

  三个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弓卿才咳嗽一声,慢慢问道:“大夫……既然雨璧世镇西方,云玦世镇东方,为何要交换呢?”我微笑着回答:“东方属水,西方属云,雨璧镇于东方,云玦镇于西方,原本也合乎大道。”

  “不可,”腾卿摆摆手,“忽王所命,先君所遗,怎可与人?我不贪贵国之宝,贵国亦休贪我国之宝。”我故意用狡黠的眼神望着他:“何必如此拒人千里之外?莫非传说是真的……”“什么传说?”弓卿抢问道。“传说彭国已失雨璧,”我点点头,“看来所言不虚了。”

  彭公求救似地望着弓卿。弓卿略微镇定一下心神,突然开口揭我的老底:“窃不恭。大夫本是我国峰氏之子,檀王十四年春,先君崩殂于石宫,似乎大夫当时就在石宫西门外?”废话,不是你们要大家武装起来去弑杀彭厉公的吗?要不然我没事一大早跑到宫门外去干什么?在座都是当事人,何必遮遮掩掩,用“崩殂”这么好听的词汇?

  我大致猜到他要说些什么,于是微微点头。弓卿继续说道:“我记得大夫当时被一名本有邪宗的达者所伤,那名邪徒深得先君宠信,手中持有雨璧,大夫应该知道的。怎么会相信雨璧已经遗失这种谣言呢?”

  “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我微微一笑,“这四年中,雨璧是否还在彭国呢?即便不提交换之事也罢。寡君现为东伯,欲交西伯,共抗翰国。有雨璧者才是西伯,彭国是否还持有雨璧呢?若不能得见雨璧,何由证明彭霸西方?”

  腾卿匆忙想堵住我的话:“雨璧是国宝,自然秘藏,岂能轻易示人。”我点点头:“所以示信耳,并固两国之好。不瞒彭君,云玦现在就在我身上,可以给诸位观看,以示我国诚意。”

  我相信自己今天说的每一句话,都给彭国君臣带来相当大的震撼,尤其当此刻讲出云玦就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彭君和弓、腾二卿都愣住了,刹那间,整个正殿中的空气也似乎凝固了似的。

  我不等他们醒悟过来,先伸手入怀,取出了云玦,那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的宝玉来。所谓“玦”,形状似璧,但缺一角,这所缺的一角就是正面。我将云玦正面朝向彭公,轻轻地放在面前席子上。

  我知道,虽然从未见过云玦,但如此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宝玉,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它的真实性的。我注意三人的眼神,他们都瞪大了双眼,愣愣地盯着云玦,目光中先是流露出惊恐和惶惑,随即又变成了欢欣和艳羡。其中,以腾卿眼中的艳羡之色最浓,我看到他右手衣袖微微颤动,似乎随时准备伸出手来,将这神器据为己有似的。

  云玦在人前出现,谁都会想将其据为己有,这点我早就预料到了,并且想好了应对之策。我看到弓卿在向腾卿递眼色,不用猜就明白,他们在计划除去我,抢夺云玦。我不慌不忙地把右手按在云玦上面:“彭君请看,这便是东方之宝——云玦。在常人手中,它不过一块华美的玉石,而在道法高深者手中,它却可以呼风唤雨,颠倒天壤,甚至可以杀君灭国!”

  我注意到弓、腾二卿的目光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方才与元无宗门达者的辩论,为我现在的话做了极佳的铺垫,他们一定会以为我道法高妙,因此不敢轻举妄动的。形而上大道为德,形而下器用为法,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象我这样道德“绝高”而道法低劣的状况,恐怕他们完全想象不到。

  我慢慢拿起云玦,同时恶意地欣赏两卿眼中越来越浓的恐惧之色。倒是彭公南望似乎没有听出我话外之意,还在贪婪地盯着我手中的云玦——他是白痴吗?父亲在世时曾经说过:南望的能力与其野心相距甚远,立其为君,久必为祸。看来确是非常正确的判断。

  我慢慢把云玦揣入怀中,然后慢慢地向彭公施礼:“外臣告退。外臣之言,请彭君三思。希望彭君可以将雨璧赐与外臣一观,以固两国之好。”

  我迈着轻松的脚步回到了客驿,我期待着事情的继续发展。雨璧究竟在不在彭公手里呢?我倒比较倾向于它秘密落到了六卿中某一位的手中。他们会不会把雨璧拿给我看呢?他们应该想到,如果我回去郴国,筑坛供奉云玦,并同时宣称彭国已经遗失了雨璧,会对彭国在天下诸侯中的威望,造成多大的影响。

  但是,如果雨璧确实在某位世卿手中,公开自己持有雨璧的事实,不会提升威望,反而会招致其余五家的嫉恨,而且,很可能会从此失去雨璧的掌控权。他肯交出来吗?

  不确定的未来,是最有趣的未来。我深切地期待这不确定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