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丽

尘劫录 赤军 4533 2003.05.30 23:37

    史载:檀王二十一年夏四月壬巳,狼矢犯极,丽于紫微。

  ※※※

  我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想来虚幻和真实,或许原本就是一体无二的。我置身于空濛的宇宙中,我的四肢并不能动,或者并不曾拥有过四肢。我眼之所见,或者不如说,脑之所见,只有一片空濛,无边无际,无岸无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逐渐的,在昏濛的宇宙中,逐渐亮起了几个小点。这些光亮越来越多,越来越近,缓慢地凝聚起来,形成一片星辰的湖泊。我知道星辰是围绕着天顶旋转的,或者按照某些学者的说法,星辰并不动,旋转的只是我们脚下的大地而已。我所见的这些星辰也在旋转,但其旋转速度之快,却是现实中所难以想见的。

  星辰的湖泊在旋转着,并且向我靠近,越来越近。很快的,这一湖泊几乎覆盖了我所能见的整个天幕。我正沉醉在这种奇丽的景象中,突然湖泊的一角黯淡了下去——

  象是无数盏明灯,突然被风所吹,从一个方向开始,逐渐地一盏盏熄灭,形象化的观感,倒仿佛是明灯正在被黑暗逐渐吞噬似的。是的,这些星辰正在被黑暗所吞噬,那是真正的黑暗,而并非宇宙间灰蓝的本色,黑暗翻卷扭曲,如同巨大的蠕虫似的,正将星辰一颗颗地拉入自己深不可测的腹内。

  这黑暗是有形体的吗?这黑暗究竟是气还是物?我正这样想着,却突然看到有两点红光在这黑暗中闪现出来——两点暗红色的,我并不陌生的骇人的光芒!

  这是魔吗?是魔正在毁灭这个世界吗?似乎是我自己所想,又似乎确实有所听闻,就象半梦半醒间所经常体会到的感觉一样,我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脑海深处说道:“大化之珠即将形成,百劫合一,灭度重生。”

  心中并没有惊惧、恐慌,我似乎只是一个局外人,一个高踞于宇宙之外的局外人,正在眼看着大劫的到来,宇宙的生灭。黑暗越来越盛了,星辰的湖泊的三分之一,已经都被黑暗吞噬了,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一道红光闪起。

  又是熟悉的红光啊,在我的人生中,也许从未见过这道红光,但在彭刚的经历中,它却是难以分割的一份子。是的,那正是血剑,对于星辰,那正是放大了无数倍的血剑!血剑一挥,黑暗立刻分为两半,被吞噬的诸多星辰,似乎被从黑暗中释放出来,零乱地四下纷飞。

  “有生有灭,生灭是常,”我听到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悖常而行,你会受自然所谴的呀!”“生灭是常,强灭不是常!”我听到另外一个似乎带着金属振响之乐的声音说道,“你既悖常强灭,我便悖常护生!”那是上人之王蒙沌的声音呀。

  黑暗才刚被割开,又逐渐合拢,没能逃逸出去的星辰,再度被黑暗吞噬。“大象无形,大常不生,”那个明显是暗红色瞳仁主人的声音说道,“数千万劫你总在奋斗,奋斗的目的就是跳出常!可是真当你跳出以后,你就不会再在乎生灭了!”

  “你已经跳出常了吗?你已经不在乎生灭了吗?”我听到蒙沌在冷笑,“若不在乎生灭,何必强求其灭!”话音才落,血剑的红光又起,黑暗再次被割开。

  黑暗被割开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一花,变得明亮起来。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再置身于空濛的宇宙间了,我在阳光的照射下,飘浮在厚厚的云彩上。远远的,有无数黑点正向我所在的方向以极快的速度飞来。

  近了,越来越近了,我看到那是无穷无尽的身着灰蓝色长袍的人形——那是仙人们吗?他们的数量大到我毫无概念,就算总全天下的人口,也不会达到这个数量吧。仙人们全都面色凝重,各自举起右手,向我所在的方向举起右手。

  耳边传来一阵奇特的声音,随即从我的身后冒出了一团火光——是的,虽然在我身后,我却知道得很清楚。这团火光向仙人们疾冲了过去,仿佛一枚火箭,射向它的目标。“轰”的一声,火光如同沾到油一样猛然爆开,覆盖了整个我视线所及之境,而那些仙人们就都被火光所包围着,面孔扭曲,似乎极为痛苦。

  仙人们在火中挣扎着,互相挽起了手臂。很快,他们两人融作一人,这一人再与旁人融合为一……似乎有千万年那么长久,又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无穷大数量的仙人们,竟然凝合成为了一个。这个仙人的形貌我是熟悉的,那不正是空汤吗?

  仙人们仿佛是一片草原,每个仙人都是一株小草,被火焰焚烧,草尽而火焰自然熄灭。现在只剩下空汤一个仙人了,那团火光也逐渐缩小下来,黯淡下来,只在空汤仍然朝向我高举的手掌中,凝聚起一点小小的红光。

  他突然大喝一声,将那点小小的红光向我扑面掷来。我感觉一股燥热从眉间直渗入五脏六腑,浑身说不出的难受,眼前似乎产生了幻觉似的——其实我方才所见的,不都是幻觉吗——一片黄色光芒,逐渐晕染开来……

  ※※※

  定一定神,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彻氏族庙地下的那个小土洞里,彻辅就在我的身旁,木匣就在我的面前。木匣中并没有宇宙般的昏濛,木匣中只有一块黄色的玉质祭器——“这就是有圭吗?是的,这一定是有圭!”彻辅大口喘着粗气,激动地说道。

  我点点头,慢慢伸出手去,从木匣中掏出有圭。这真是一块宝玉,握在手中,温热的仿佛自身会发热一般。我想一想,把有圭揣入怀中:“先出去,再做计较。”

  匆匆扣上木匣,退出土洞,有掩好洞门,我们通过那道陡峭的土阶,离开了这个神秘的小屋。然后悄悄走出彻氏族庙,天幸并没有人发现。彻辅驾来了藏在族庙附近的马车,然后悄声问我:“师父,然后怎么办?”我跳上车去:“现在可以出城吗?”

  “城门守卫,与弟子颇为稔熟,”彻辅回答,“没问题的。”于是,在他的引领下,我们又匆匆离开彻邑南门,直奔出四五里路,来到一处荒僻的田埂上,我才勒住了坐骑,跳下马来,恭恭敬敬地坐到田边。彻辅明白我要做些什么,赶紧凑过来,把一方丝绢铺在我面前的地上:“不需要先斋戒沐浴吗?”

  我摇头微笑:“你认为这些世俗的礼仪,真的很有用吗?”说着话,我从怀里一样样掏出五方的神器,放置在丝绢上——

  首先是东方的青色雨璧,其次为北方的黑色风璜,第三为西方的白色云玦,第四为南方的红色雷琮——按照东北西南的次序,安放在丝绢的四边。我不知道这种顺序是否有用,但从来论及四方方位,都是按照这种顺序,祖先代代相传,不会丝毫没有意义吧。

  最后,我取出了中央黄色的有圭。圭可以说是祭器中最尊贵的一种,它上圆下平,人君执之以奉养天地。有圭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表面平滑,没有镂刻任何花纹,这在祭器中的是非常罕见的。连四方神器上,也都镂刻有四方圣兽之形,有圭上却什么也没有。

  想起来,真如古人所说的:“有心为之,而天命不至,无心顺天,万物归化。”前此我千方百计地想要找到并取得雨璧和有圭,却总是没有机会,而当我对于搜集神器已经近乎失望地懈怠了以后,雨璧却主动送到了我的手中,而有圭也轻易就盗得了。这真是天命吗?天又是什么?是蒙沌曾经提到过的自然和常吗?自然和常可有意识,是否主动在主宰人的命运呢?

  瞥了彻辅一眼,那小子难以按捺兴奋和紧张,一只手抚在胸前,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衣服的下摆,在不住扭动。是啊,在这一刻,我心中也充满了期待,也极度地紧张。我深深吸了两口气,下意识地在脑中重复了一遍那句古话:“有心为之,而天命不至,无心顺天,万物归化。”也说不定,五神器合一,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也说不定,神器并合,大化之珠重生的影响,廓大和辽远到下愚根本毫无感觉。何必如此急切呢?

  想到这里,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我慢慢地把有圭放置到丝绢的中央。奇特的事情发生了,当有圭还在我怀里的时候,四方神器都在散发着各自淡淡的光芒,但当有圭入场,四器的光芒全都黯淡了下来,整方丝绢中,只有有圭光彩夺目,卓然不群。

  “所谓‘凤凰长唳,百鸟噤声’,就是指的这样吧。”彻辅长吸了一口气,突然说道。我不理他,只是紧紧盯着这五件神器,紧紧盯着——但过去了很长时间,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彻辅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师父真的得全了五方神器吗?其中没有赝品吗?还是……中央并不应该是有圭……”我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慢慢伸出手去,把这五方神器都紧紧并拢在一起。然而,还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

  “也许……”虽然事先想过这种可能性,我还是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也许还有一个关键未能解开……”“关键?是时,是地?”彻辅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莫非正如师父受到的指引,是要往大荒之漠去解开这个谜?”

  这小子,脑筋转得好快。听了他的话,我赞同地点了点头:“不错,很有可能。好,咱们就携带着这五方神器,一起往荒漠去。”说着话,我用那方丝绢包好五方神器,揣回怀中。彻辅问我:“要不要先去通知钟宕他们一声?”

  我想了想,通知钟宕等家臣,自己仍旧要前往大荒之野的事一旦为他们所知,想必会遭遇到重重劝阻和妨碍,于是摇摇头:“这样,你回去彻邑,给他们留个口信吧,然后再来追赶我。”“不,”彻辅一口否决,“弟子前往彻邑南门,找信得过的人传个口信,师父请仍留此处,等弟子回来。”

  这小子,分明怕我撇下他,单独一人上路。我微微一笑,点点头:“也好,你快去快回,我就在此处等你,不会离开的。”彻辅望着我的眼睛,似乎得到了必需的保证,笑一笑,深施一礼,驾着车离开了。

  这家伙,还是不相信我。如果没有马车,我要怎样前往近千里外的大荒之野?

  ※※※

  当天晚上,我们露宿在郊外一片田野里。估计再走两天,就可以到达潼水北岸,渡过潼水就是翰国了,穿过翰国,便可到达大荒之野。但是,翰君已经明确表示不想再见到我,我们必须和来时一样,兜个圈子,绕过翰国。“往东还是往西呢?”彻辅问我。我仔细斟酌了一下:“往西去吧,我在想进入大荒之野前,先前往故乡彭国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有一种预感,此次再进入大荒之野,就再也难以回归故乡了。因此,我必须在此行之前,先去探望一下弟弟远,和他做最后的告别。

  当晚,我睡得很沉,梦中一无所有,只有青色、红色、黑色和白色的光晕,围绕着一团黄色光晕在旋转——那是四方神器在围绕着有圭吗?

  睡到半夜,突然被彻辅叫醒:“师父,您看,快看!”我勉强睁开眼睛,抬起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深蓝色的夜空中,有一道淡淡的光芒,正向着极星飞去。“那是狼矢,狼矢冲犯极星之域,预示着天下即将大乱呀!”彻辅大叫了起来。

  我不由想到,在虚幻的未来,在那也许并不存在的厘王六年的六月壬巳日,我也曾看到这种奇特的天文现象。当时,我是和钟宕还有燃在一起——我的女儿燃。“不必如此激动,”此刻我的心情倒是极为平静,“天下本就纷乱无形了,你还怕乱吗?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彻辅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四月壬巳。”是吗,真实中虽然时间提前了,却还是壬巳日。狼矢犯极吗?现在对于这种真实与虚幻的契合,我已经不感到惊讶了,脑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说:“本就应当如此。”我望着狼矢,它越接近极星,光芒就越是强盛,原本只是淡淡的一道彗星,现在已经几乎压倒了月亮的光辉了。我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