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迷障

尘劫录 赤军 4385 2007.05.22 19:52

    

  古诗云:我生天地间,逆旅羁一宿,春尽更飞花,迷离障眼目。

  多么离奇的往事,多么令人哭笑不得的往事,我竟然是从魍魉群里被捡回来的。说我并非父亲亲生,这点虽出意外,但似乎早有预感似的,并未能对我造成太大的冲击,然而魍魉群……我没有见过那种可怕的小怪物,我也不希望见到,但没有想到我的人生竟然会和它们联系在一起……

  听了父亲的话,我一言不发,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心头涌上千万思绪,脑中却又似乎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想。父亲用双手捧住我的面颊,深深地凝望着我的眼睛,缓缓说道:“此是天定之缘,汝虽无我血,却是我子。我所以把这些尘封的往事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你有人所不知的天命在身,即便走到穷途末路,也不要轻生,千万不要轻生。”

  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原来父亲是怕我会想到死,所以才把这些本无必要告诉我的事情告诉我的么?但是分别数年,我早就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儿子了,我并不惧怕死亡,但并不会特意去轻生。死是自然,无所可惧,生也是自然,又何必急于抛弃呢?人莫不有生,也莫不有死,死而强求其生,是逆,生而强求其死,一样也是逆。其实既然死都不怕,还怕悖逆天道么?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强要悖逆天道,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我会想到死亡,但不会想到自己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别说我留恋人世,留恋妻子,就算生无可恋,死也并没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生固然是苦,然而谁又知道死是不是苦呢?

  只是,我究竟是因何而生?真如广宗真人所说,是背负着非常人所知的天命么?如果要说天命,那我的天命大概就是无谋地追求改制,从而很可能加速大成王朝的覆亡吧。其实一朝之兴亡,和一人之生死,对于苍茫宇宙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死者已矣,别有生者,一朝覆亡,一朝继兴,加速了大成王朝的灭亡,真的是我天命所在么?

  我不相信。

  然而我究竟因何而生?我究竟所从何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王朝的子民还是强蛮的后裔。不过正如九德真人所说:“不识恕道者不明天道。”又如静笃真人所说:“有情无情之物生焉,皆合于道,本无高下之分。”其实自己体内就算流着强蛮的血,那又如何?

  我感觉自己似乎看明白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明白。我逐渐下定决心,要和父亲一起上朗山去,请求九德真人的庇佑——这是我的决定,而至于真人是否愿意收留,那就是真人的问题了,我不打算多加无益的猜测。

  数年来在尘下辗转,无所不经,无所不历,千古遭际,以我为最奇,我确实很想放弃那混乱而可厌的宦途,去安下心来读书、炼气、修道,去探求宇宙间的真理。我为何而生?苹妍为何而苏?世道将会走向何处?太多的疑问充塞胸中,如有块垒,不吐不快。

  我在月下静静地站立着,一直到父亲佝偻的背影踯躅着离开。我转过身,想要走回妻子身边,可是我突然想到一个奇特的问题——我并非真的离氏之子,那么我身上为何会有上古彭刚的血脉,也就是苹妍所说的“恶臭”?

  思绪绕了一个圈子,竟然又转回来了:我究竟是谁,由何而来?这似乎是一个永远困扰所有人的问题,也似乎是一个直通大道的契结所在。以我的智慧,或许始终也想不通吧。况且血脉这种东西本就年深日久,无可查考,两千年来,彭氏开枝散叶,天晓得什么地方岔开一支,化成了我呢?

  从苹妍我又想到了那枚玉笄,那是当初静笃真人要父亲收养我的时候,亲手赠给他的。现在想来,玉笄似乎是一切的根由,如果没有玉笄,我早已死在钟蒙山上了,就不会有此后的流离、坎坷、辉煌和落拓,而苹妍在杀了我以后,大仇得报,怨念消除,或许早就消散了吧,则对于爰苓来说,那是最好的发展,也或许将导向最好的结局。

  我远远地望见了妻子,望到了月光下她朦胧而绝美的睡容。不知道做了什么梦,此时此刻,她唇边竟然隐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是属于苹妍的呢,还是属于爰苓的?我不知道……

  大概是把封闭在心中二十余年的往事彻底向我吐露,已经无所遗憾了吧,翌日起身的时候,父亲突然感觉身体不适。扩放按了按他的脉相,对我说:“恐怕是夜感风寒,虽非重疾,老大人终究春秋已高,不可轻忽。咱们速速上朗山去,真人们定可保其无虞。”

  我认同扩放的看法,于是让扩放和晨黯轮流背着父亲,匆匆向南,午后终于赶到了朗山脚下。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九德真人竟然已经等在朗山山门外了——以真人的道法,肯定是会算到我们要来投靠他的,但我此时已非万人之上的大将军,而是无所依托的浮萍,他为何要亲自下山来接呢?

  跟随在九德真人身边的,还有他弟子辈的六七位炼气师,其中也包括我的授业恩师……曾经的恩师葛琮。看我们到来之后,九德真人很自然地一摆手:“令尊身有不虞,还是尽快上山休息去吧。”随即两名炼气师就走到扩放和晨黯面前,口中喃喃诵念,很快的,有白雾从他们脚下腾起,白雾消散后,两名寒士和我的父亲全都消失不见了。

  九德真人的行为还真是奇怪。他何必要下山来迎接我呢?如果愿意收留父亲,甚至愿意收留我,他大可在秩宇宫里等着,只派一两名炼气师来引领我们上山,而即便亲自下山来,也可以用道法把我们全都摄上山去,何必先匆匆地接走父亲呢?这不明摆着是不想让我上山嘛。想到这里,我随口问道:“家父之病,真人所为欤?”

  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九德真人竟然轻轻叹了一口气:“是聪明子,可惜步入歧途。”我愣了一下:“何所谓歧途?”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早就走岔了路,庇护妖物,逃亡叛山,难道还不算歧途么?只是如今之遭追捕,根由本在政治,而就政治来说,自己是否迈入歧途,自己也根本没有答案。

  葛琮迈前一步,斥喝道:“你为何要来朗山?天地虽大,已无你可行之路,为何要逃?为何不去死?!”他虽然曾经是我的授业之师,但我对他本就没有多少好感,闻言撇一撇嘴:“畏死而已。你难道不畏死么?”

  九德真人轻摇拂尘,阻止葛琮继续斥责我,他只是淡淡地说道:“甚矣,汝之不悟也。擅更旧制,刻剥百姓,盗掘先代之墓,今日之祸,是汝自取。岂先时不知将死无所处耶?”这话如果是葛琮说的,我当场就会反驳回去:“你个枯坐高山的炼气师,懂什么政治?”可是我对九德真人向来都很尊敬,又期望他可以允许我重归山门,隐居炼气,因此深深地鞠了一躬:“小子不敏,正欲真人指点。”

  九德真人摇摇头:“汝非不敏,是为所惑。迷障不除,终不得果。”说到这里,突然望向我身后,大喝一声:“妖物,汝还不肯离开他么?!”

  我吓了一大跳,原来真人亲下山来,针对的不是我,而是妻子……不,是苹妍!只听真人继续说道:“此子之祸,皆由汝起。当日只因广宗真人求情,我才留下你一条性命,早知今日,就该将汝殛为飞灰!”

  我转过头去,只见小丫鬟雪念一脸的茫然,而妻子则缓缓躬下身去,朝真人施了一个礼,并且说:“一体二化,宿命是在,早求真人解脱于我,是真人不为,岂奴之罪欤?”

  妻子……不,苹妍说得很对。况且,我所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虽然一切都由钟蒙山上遇妖为开端,但宦途变幻,波谲云诡,苹妍并没有在其中起过任何的推动作用。为何古往今来,但凡男子罹祸,谴责的矛头却都会指向他身边的女人呢?所谓“红颜祸水”是也,九德真人竟然也不能免俗。

  仿佛猜到了我在想些什么,九德真人缓缓说道:“因果之际,纠缠繁复,孟啊,你是看不清的。我今日便为你除此妖物吧,然后便准你重归门墙,我向获太尉求情,你性命料可无虞的。”

  真人所言,正我所愿也,然而我却舍不得就此抛弃妻子。即便我并未被苹妍所迷惑吧,即便我与妻子之间并无真正的情爱吧,夫妇多年,亲情总会积累,数年前我都不肯抛弃她,如今怎能任由真人将她殛为飞灰呢?我望向苹妍,她也正转头望着我,目光似乎在问我将如何取舍。我轻轻摇了摇头,眼眸一转,意思是:“我不忍杀你,也保护不了你,你还是速速逃走了吧。”

  “咄!”九德真人突然长斥一声,“此刻想走,焉可得欤?!”

  我没想到为了擒拿苹妍,真人们竟然摆出如此大的阵仗来。九德真人斥声才毕,突然四周云雾腾起,西、北、东三个方位都显现出一位身披黑袍或紫袍的伟岸身影来。这三位真人我也是认识的,那正是邱山嚣宙宫上监化淼真人、岿山宵练宫住持承光真人,以及晟山至阳宫的善从真人。

  乖乖,除了沌山,中原五山竟有四山的真人齐集此处。不过想想也对,这些真人都说并不畏惧苹妍,却怕她会逃走,不易捕拿,所以当年上钟蒙山的时候,就是五山真人会聚了一同前往的。当日所搜者一山,现在相距都不过数丈之遥,当日由我救护苹妍下山,现在我自身难保,难道苹妍真的会死在这里么?

  想到这里,我突然双膝一软,竟然跪在了九德真人的面前,苦苦央告道:“自下钟蒙,此妖并未再祸过一个人。今日之果,唯我自种,不关她的事,请真人们放过她吧。”承光真人喝道:“既知是妖物,如何可以放过?!”

  我脑中陡然想起父亲转述过的静笃真人说过的话来,于是改了几个字,脱口而出:“有情无情之物生焉,皆合于道,本无高下之分。以其害人,而我人也,故剿杀之,非我独贵而彼贱,非我独善而彼恶也。今彼既不害人,又何故而杀之?”

  善从真人捋须微笑:“此子果有慧根,焉可不救?动手吧。”说着话,把手中拂尘一挥,我突然感觉有一道无形的屏障笼罩在自己身周。伸手去摸,那象是一股目不能见的气旋,指尖触碰上去,立刻就被反弹了回来。

  糟糕,他们将我禁锢起来,那无疑是要对付苹妍了!

  果不出我所料,只见四位真人各占一方,都往前迈了一大步,随即南方火起,北方水盛,东方雷鸣,西方泽陷,四部法术同时发动,直向苹妍身上打去。

  真人们的道法,高深精妙,我是根本看不懂的,我只能辨认出在各部法术的围攻中,苹妍如同不堪重负似的翻身倒地,并且脸上露出了痛苦而无奈的表情。仅仅痛苦还则罢了,那种似乎放弃了抵抗的无奈,那种准备就此化为乌有的无奈,却使我胸口如受重锤猛击,疼痛如绞。我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她,那是在百木村中的匆匆一瞥,我想起了那曾经令我魂牵梦萦的凄艳的神情……

  不,你们不能这样做!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如果我当年没有玉笄护体,被苹妍杀了,她反倒不会落入如此凄惨的境地吧。如果我当年允许狐隐带走爰苓,她也不必要跟着我受此逃亡之苦,并且逃亡的终点竟然就是灰飞烟灭。这一切恶果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呀,你们何不殛我,而偏要去伤害她呢?!

  她本无罪,她在前世承受了那么大的痛楚,被自己所爱的人所背叛,所杀戮,今世本为复仇而来,却因为我而再度置身濒死的困境。你们这些高踞人世顶点的真人们,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么?!

  象是出乎于本能的,我突然大叫了起来:“狐隐救我!我许你携她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