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犯

尘劫录 赤军 4398 2003.04.23 22:31

    史载:厘王六年夏六月壬巳,狼矢犯极。

  ※※※

  我知道,郕燃突然提出要见我,绝对不是询问我往见素燕的事情,这孩子对道德、道法素来就没兴趣,顶多借此询问我是否还想离开。果然,又随便问了几句,她慢慢开口问道:“那么,你今后作什么打算?”

  打算?我是准备往渝国去找深无终的,但此时并不想告诉她真话。我只是随口说道:“暂时没有别的打算,存身之处也只有这里,因此我回来了。”没等她再提别的问题,我抢先问道:“听闻,素君有与小姐联姻的意思?”

  我没有得到回答,这孩子竟然装模作样地又望望窗外,打岔说:“多美的花呀。来到素邑好几个月了,一直没能出去走走……你陪我去郊外散散心吧。”

  我吃了一惊,急忙说:“以你的身份,离开城邑,恐怕不大好吧。”郕燃冷笑着说:“现在素邑内忙着发兵御敌,谁有功夫来管我?你若是不想去,那就算了!”说着,站起身来,自顾自去做出门的准备。

  没有办法,最终我还是和她一起出了门。我们乘坐同一辆马车——就是用钟宕驾来的那辆战车改装的——钟宕为御,大摇大摆地出了素邑南门。士兵们都在北门集合,果然没有人来查问我们。钟宕驾着车,在郕燃的吩咐下,一直向南方驰去。

  这孩子,不会想趁此机会逃走吧。可是她又没有带长途远行的必备物品,也没有携带其他家臣,应该不会行此下策吧。一个孤零零的女子,就算有钟宕这样的勇士保护,又能走得了多远?

  马车驰出四里多地,终于停了下来。这里是一片田地,阡陌纵横,因为时近黄昏,农民和奴隶们都在收拾工具,准备回家了。偏西有一片小小的树林,林边有道小溪流过,景色倒还看得过去。郕燃坐在车上,以手支颐,望着小溪潺潺的流水,竟然幽幽地叹了口气。

  旁边只有钟宕一个人,我想了想,再次问道:“素君想公子昱与小姐成婚,你可愿意吗?”郕燃并不正面回答,良久,才缓缓地说道:“我若不愿意,就可以违抗吗?虽说婚姻要有父母之命,但我父母已故,唯一的亲人只有在彭国的叔父,没有叔父的指示,可以不理会任何求婚,可是身在素国,我可以违抗素君的命令吗?”

  “素君并非命令,只是请求,”我真想向他宣布父亲的身份,然后要她“听从了吧”,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我只能绕着圈子劝说,“可也难说最终会不会变成命令。何必走到那一步呢?你若愿意,那是最好,若不愿意,可说出理由来,我来帮你想想办法。”

  我想等她提出并不了解公子昱的人品、性情等理由,那时候就可以把和公子昱见面后的观感对她详细陈述。然而这孩子却并不按照我的预想回答问题,她只是又幽幽地叹了口气,慢慢说道:“你来帮我想办法?谁都可以帮我想办法,但你恐怕不行啊……钟宕那些粗蠢的家伙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钟宕有些尴尬地笑笑,叹口气说:“弧增若还在世,他也许可以有对策吧……”我实在不明白郕燃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愣了一下,继续绕圈子问道:“那么说起来,你是不愿意喽。即便我不能为你想出什么解决的办法来,说出理由,心里也会舒服一点吧……”

  话还没讲完,突然一支羽箭呼啸而至,狠狠地钉在车厢上,距离郕燃露出车外的胳臂不过一寸距离。我吓了一大跳,本能地一扯郕燃,拦身在她身前:“什么人?是士兵,还是盗贼?!”

  除了我和钟宕腰间所佩的防身短剑外,我们没有携带其它有效的武器,如果是士兵驱赶我们回城还则罢了,若是遇见盗贼,可就万分危险了。钟宕摘下车厢上挂着的备用车轮,又挡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了,那些家伙包巾短衣,不打旗帜,一定是盗贼!”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十几个衣衫破旧,手持弓箭、长矛的盗贼正涉水而来。我急忙拾起缰绳,用力一抖,同时对钟宕喊道:“保护小姐,我来驾车,赶紧回城去!”

  这时候,钟宕已经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我突然觉得腰部碰触到了什么东西,原来郕燃徒然伸手,也把我的短剑拔去了。“你老实缩在车厢里,小心盗贼放箭!”我的话才喊出口,又一支羽箭钉在自己身边。

  第一箭很明显是警告,第二箭却是真的攻击,不是为了射马,就是为了射驾车的我。我惊得打了一个冷战,急忙驳转车头,向着素邑的方向驰去。

  耳边突然传来几声呼啸,斜眼去看,就见树林中冲出几匹战马来。遭了,盗贼若全都徒步,不用多久就能把他们甩远的,他们若还有马匹,在田野上驾车,就很难逃脱了。

  四周阡陌纵横,绿油油的谷茎下,看不出是旱田还是水田,若不慎闯入水田,马车一定会被污泥陷住的。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对谷物的种类那么不熟悉——虽然做过几年奴隶,但从来监工安排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完全没留意粟、稷、稻、麦在成熟前的区别。我不敢往田地里闯,只好驾车走田间的小路,这些小路既狭窄又坑洼,马车的速度总也提升不起来。

  相对的,骑马盗贼几个纵跃,就已经接近我们了。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喊叫:“放下值钱的东西,我们不伤人!再逃,再逃就休怪羽箭不长眼睛了!”“嗖”的一声,又一箭扎在钟宕手中的车轮上。

  盗贼们的箭术很不高明,但在这样近的距离,面对这样大的目标,从来不会使弓的家伙都会偶然中的的。我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瞥眼望向郕燃,却见她并不惊慌,手持短剑,全神贯注地躲藏在钟宕手持的车轮后面。

  只听钟宕恶狠狠地说道:“若有弓箭在手……”我明白,象他这样的勇士,哪在乎几个小小的盗贼,只可惜手里没有远程武器,无法对付敌人的弓箭。想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我低声问钟宕说:“如果咱们假意停下,引诱他们过来,你能将他们都打倒吗?”

  才感觉自己这个注意不坏,突然钟宕“哎呀”一声,倒在了车厢里。我惊得差点没把车赶到田地里去,急忙问道:“怎么了?!”只听郕燃的声音回答:“他中箭了。堂堂郴国的勇士,竟然被个小贼射倒,也真笑话呢。”

  有什么可笑话的?车轮终究不是盾牌,车轮是有孔洞的呀,从孔洞中贯穿而来的羽箭,哪个赤手空拳的勇士可以挡得住?不过这样一来,我的计划就落空了。不能再指望钟宕了,我只有拼命地抖动缰绳,尽量提升马车的速度。

  听到钟宕虚弱的声音:“小姐,扔下我吧,速度可以快一点……”我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在这种地形上驾车,空车和载着一头大象,没什么区别!”郕燃也冷笑说:“你好好躺着吧。说不定下一刻咱们都翻到地上去,你着的什么急?”

  她在这时候说这种话干嘛?真是一语成谶!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昏暗了,我只感觉左轮一颠,马车突然斜斜地向旁边的田地里翻倒了下去。

  及时放开缰绳,双手抱头,连翻了几个跟斗,摔得全身疼痛。还好,我们翻车的地方是一片旱田,没沾到一身泥。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身上有泥和身上没泥又有什么区别?我不禁为自己刚才的庆幸而苦笑起来。

  爬起身,只见钟宕左肩中了一箭,鲜血仍在泊泊涌出,他的左脚被压在车厢下,动弹不得。郕燃发髻散乱,正在拼命想要抬起车厢,但车厢却纹丝不动。我急忙跑过去,双手托住车厢底,同时吩咐郕燃:“拉他出来。”

  好不容易拉出了钟宕,那几个骑马的盗贼也已经追到了面前。他们收起弓箭,都挺着一丈多长的长矛,向我们翻车处拨开谷茎,搜索过来。我急忙帮钟宕包扎伤口止血,郕燃却挺着短剑,悄身扑上,“嗤”的一声,把一柄长矛的矛杆削断了。

  那名盗贼猝不及防,重心不稳,在马背上晃了一晃。郕燃趁机跳上马背,用短剑在此人喉头一抹,那盗贼一声没吭,就骨碌到田地里去了——没想到,这孩子的身手竟然这般敏捷。

  另几名盗贼大呼小叫的,挺着长矛来刺郕燃。郕燃用双腿一夹马腹,猛的蹿出田地,向侧面直冲了出去。盗贼们在后追赶,还不到半箭之地,突然一名盗贼惨叫一声,从马背上倒栽了下来——那一定是郕燃取了被杀盗贼的弓箭,以箭伤敌。

  我慢慢摸过去,捡起才被射倒的盗贼扔下的长矛,走回来递给钟宕。可惜他的坐骑受惊跑远了,无法追上。钟宕柱着长矛,勉强站起身来,满脸都是羞愧之色:“唉,老了……想救小姐,竟然被小姐救……”

  我扶起他,看了看躺在车旁,摔断了腿正在悲嘶的两匹马,叹了口气:“快走吧。要是那些步行的盗贼追上来,就危险了。”我们摇摇晃晃地向郕燃和那些骑马盗贼离开的方向追去,那应该是往素邑的方向,但要略微偏西一些。

  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身边没有带着火种,我们只好摸黑前进。突然马蹄声响起,一点火光逐渐接近。我们急忙藏身在田地里,就看到郕燃骑着马,左手端一条长矛,右手高举火把,奔驰了过来。

  她虽然头发散乱,衣裳不整,衣襟上还有血迹,但脸上却分明放射着骄傲的光芒。我望着她,有一段时间几乎忘记了她是自己的女儿,我的眼前分明浮现出苹妍的身影。是的,若在一千两百年前,以她的骑射技术,在偏僻的某些部族中,也许会成为女将军甚至女族长吧。但在鸿王制定了严密的礼法以后的今天,她却必须依附于一个男人,才能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这真可悲呀。

  钟宕柱着长矛,探出身去,欣喜地叫道:“小姐!我们在这里……”郕燃听到声音,驳马奔了过来。大概看到了我们的狼狈相,她突然笑了起来。“那几个盗贼呢?”我急忙问她。“都被我杀掉了……”她话说到一半,突然望向我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愠怒——怎么了?我又哪里得罪她了?

  只见她跳下马来,手指天空:“你看,那是极星。”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颗明亮的星辰,镶嵌在深蓝色的夜幕上。“是的,极星……”我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些什么。

  “极星在那里,这个方向应该是南啊!”她恨恨地盯着我,“你会辨识方向吗?你刚才驾着车往什么方向逃走?!”我愣住了,我明明记得自己是向北方,也就是素邑所在的方向驱动两马的,怎么会跑到南方来了?

  钟宕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郕燃一开始还板着面孔,待看到我茫然的神色,以及钟宕笑得弯下了腰不住咳嗽,也终于忍俊不禁了:“除了会耍嘴皮子,你还会些什么?”

  我还会些什么?“诗、礼、射、御、骑、剑、法”七艺,我都基本达到了作为一个士所必须具备的水平,但也仅此而已,没有一样可以说得上精通的。除了最近对外交辞令颇有些心得外,我可以说是一无所长。我突然想到,以自己的能力,真的可以保护郕燃吗?可以给她带来幸福吗?

  “难道说,”钟宕终于停止了咳嗽,也收敛笑容,慢慢直起腰来,“咱们迷路了?”郕燃瞪他一眼:“你以为呢?你能够在这黑夜里寻觅到正确的道路吗?”就在这个时候,钟宕突然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指着天空:“你们看!”

  抬起头来,我发现一道淡淡的光芒,正向着极星飞去。这是俗名叫“狼矢”的彗星啊,狼矢冲犯极星的领域,这是预示着天下将要大乱啊!我记得类似的记载在史书上只出现过一次,那是一千两百年前,鸿王正整合兵马,准备讨伐鹏王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