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星梦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集 开局得胜

星梦少年 末姗 2398 2018.10.11 23:33

  “你说撒,云浩他获得了铜奖?这,这会是真的?”楚天明在吃完午饭,也顾不上招呼客人生意了,紧跟着老婆涮洗碗碟餐具,牛得海还不适应新岗位,也没具体得到老板暗示做什么,一时间站在客厅与端菜通道处神情有点小尴尬。

  看着屋外四五线城市村民衣着模样,虽不至寒酸,却也是看见勉强穿着洗的发白的棉袄,想象中的楚老板之前的盛世,可现在居然跟这种还穿工装的乡民同吃,这可是要如何赚钱发财,这原本也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

  只见那个穿着洗的发白工装老年瘸腿者居然还手拿唢呐,这些都是什么人呢。牛得海在楚天明招呼声中继续上着鸡汤,看着吃火锅的一众人等海底捞吃得不易乐乎。

  一个穿着很时髦的溥料羊绒长衫,一袭黄色围巾帅气的围头发年轻男大步进屋,劈头盖脸冲老板儿子喊道:“云浩啊,这次你不够努力啊,没拿冠军哦。”

  “赵老师什么冠亚军啊?”童画跟着几个少年笑着嚷嚷道。

  看着几张如花一样的小脑瓜瞪直了大眼,微张呼圆的嘴,牛得海望见一众人呆若木鸡的模样,想象着这位一定是镇上能人,不由得多朝他看看。

  “我们的小画家啊,那幅‘春来了’只获得了单项铜奖。这次一等奖一名,二等奖三名,三等奖三名哦。”赵小诗说着习惯性一甩单薄的长发。

  “哦,赵老师你确认我获奖了么,你没有喝酒么?”楚云浩此时眼睛笑成一道月牙型,左手端着一个酒杯,右手拿着15年酱香五浪液,给赵小诗敬上满满一小杯。

  “算你还识相,还懂得敬谢师酒。这杯我喝了,可下杯酒,我要你得冠军时再喝。”

  陈小梅与楚天明端着丰盛的鸡鸭鱼肉,腊鱼腊肠上来,童家父子间相互说着向云浩学习的话,七星七叔们看着直笑,楚天明夫妇招呼众人聚拢来又是吃喝一通,陈小梅笑着对大家说,今天这顿酒餐折上折,我只收个成本辛苦费,只要大家图个开心吉利就好。

  云浩快上歌。有人刚喊一句,拍巴掌附合者连片想起来。

  云浩说:“我弹下吉它吧,至于歌,这段时间没练,怕唱不好。”

  “那你快写新歌吧,我们要听新歌的。”童画直言不讳,小脸与小鼻子翘得满高。

  “新歌。要听新歌。”

  楚云浩接过爷爷递来吉它,又将《当你们来到我的身边》与《我只想快乐的歌唱》连唱带演,这就么随性的自弹自唱弹嗨了。

  还在上菜的牛得海听得有些诧异,这老板儿子什么时候开始成小明星的?怎么没听说过啊。

  “云浩哥哥,你什么时候出专辑啊?”童画一脸小迷弟状,心内暗想,自己何时才能这样多才艺呢。

  “出唱片出画册啊,云浩你要向多栖发展啊。”俞少白与雷火花即是苦笑,又是羡慕,这楚云浩要是长大还指不定要领跑他们多少呢,抱腿啊,就是现在啊。

  “那里,我就是空想也还要努力啊。”楚云浩又开始有些羞愧,这那算是音乐啊,连点底子都没有,说白了是口水歌,可是音乐不是由口水歌进化而来么,先也不想这么多了,只要大家开心即好啦。

  就这十几分钟时间,又有些由城内来乡下游玩的人多了起来,陆续又有两波人来到A味轩餐馆点餐。

  还有些残羹剩饭,大家相视一指,一个穿着鲜火风衣少女向一酒红旗袍妇女眼神交流,那名火红风衣少女玉指一点,朝牛得海示意说:“就照着这一桌来一份吧。”

  在她们之后又涌来一波外地游客,又是驻足,要了菜单,牛得海站在木偶一样就听年轻游客点兵点将点成一桌菜谱。陈小梅客气地过来解释说:“春节这几天,游客太旺,有些菜品我们这儿断货啦,不如你们点这几样如何。”说着将储备的菜品报出,七星乐队一行人与相邻一桌人吃过饭连忙招呼着楚家人准备走人,七叔出门前又叮嘱楚云浩说征月十五可能要他出节目了,到时一定要准备去镇上唱一曲,吼几嗓子啊哈,说着便随着童钢铁父子出门。

  楚解放也送七星乐队一众老者出门,招呼说:“老哥几个有事没事,请只管过来玩儿,收费唱曲啊,下棋啦都可以的嘛。”

  七星乐队中七叔说:“要不,咱找时间就下下棋哦,我可是多年没找人下棋了。”

  陈小梅放下菜品向几位挥手,道声常来,抽身又去厨房加工快餐与火锅菜品。

  童钢铁忽然又从门外跑进来,小声跟正忙着跺肉片的楚天明说道:“老楚,你家生意这么火,年后我就开始跟你家签长期合约了。我听到风声说,节后我们镇上要大检查哦。”

  “哦,谢了兄弟。怎么又是检查?”楚天明将切好的生肉片放进磁盆中,让牛得海给食客送火锅配菜。

  “我听老支书喝高后说是,这次不是卫生检查,是安全整改。”

  童钢铁不安的跺着脚,地上有点油腻。

  “我说老楚啊,你家要是有条件话,赶紧换个像样点地方租地搞多好啊,不用这搬小地块。”

  “嗯,多谢童兄弟,我们这也只是才开张,以后会扩大规模。你以后差什么就只管来这儿吃喝的。”

  楚天明又接着跺另外一块鸭腿,切片,分装拼盘。这厨房少了许厨师,还真是有点吃力。

  正午的阳光就好似春节踏青人的脸,热情高涨,意气风发;又像上条了的闹钟按钮。只站这一会功夫,童钢铁望见人潮真是汹涌。只一个幻觉,他脑海中便出现一个聚宝盘,在不走,便是打扰人家做生意啦。

  赵小诗做一旁还在给楚云浩上课,楚云浩将头点啄成鸡肯米粒样子,陈小梅与婆婆偷眼看着开心直笑,陈小梅心内暗想这几天生意虽然辛苦,可也超过前一二月收入啦。照目前这样算下去,再开个分店不成问题,可是目前还是差人手,可是扩充人手成本又成问题,只能晚上跟老公商量如何解决了。

  楚解放在A味轩门外正在安心与七叔下棋,几位老者围坐一旁,陈小梅入油锅炸着丸子,抽空向门口张望,看来老爷子蛮会拉客啊,照这样下去,其它门铺都将不是自己对手啊。这门铺哎,又让人不省心了。一边想着,一边又皱起眉头来。

  将。

  你输定了。

  受罚。

  一曲步步高在轻快的乐曲声中惊艳众人视察与听觉。

  这是什么餐馆啊。

  民间艺术表演啦,这可是行走的艺术啊。又是吸引一众人食客。

  陈小梅开心的叫住一脸黑线的楚天明,说:“我有绝好的主意,我们请七星乐队当我们的基地武器如何。”

  “老婆,你这不是放大料么。这大杀招,黑武器啊。”

  “老公,快看,你锅火搞小点,这就是黑武器嘛。”

  傍晚,一家子人早早关门,商议A味轩史上大事,是做成音乐背景餐馆?还是只在节假日时有背景音乐?是开新门店,还是暂时就只这样画地图,攻城掠地,引发战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