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升级从斩妖除魔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雾气

升级从斩妖除魔开始 梦中的星夜 3044 2021.04.27 18:17

  翌日清晨,文泽从睡眠中醒来,就感觉自己几乎要饿得发晕。

  “师父去哪里了?”

  文泽转头一看,房间很小,师父竟然不在。

  修炼不能代替睡眠,昨晚修炼完之后,自己打了个地铺,就睡着了,师父床上,现在床上被褥整整齐齐,哪还有师父的影子。

  刚想着去找师父,门就打开了。

  清微提着一个黄纸袋走了进来,一阵香味钻入文泽的鼻中。

  “是烧鸡。”

  清微看到文泽醒来,打开油纸袋,露出烤得金黄的烧鸡,笑着说道:“修炼前期,身体容易亏空,师父早上给你买了烧鸡,快吃罢。”

  饿得发晕的文泽,连忙接过烧鸡,大口吞吃起来。

  看着文泽大口咬着烧鸡,师父笑着说道:“你这不算什么,你师父当年刚入练气三层的时候,一顿饭能吃掉一整头羊呢。”

  听着师父的话,文泽口中咬着烧鸡,声音含糊:“平日见师父饭量并不大呀。”

  清微笑着解释道:“那是因为师父现在身体已形成平衡,所以正常人的饭量即可,而你正处于炼精化气的阶段,才会如此。”

  一只烧鸡快速消失在文泽口中,连骨头上的残渣,都被他舔得干净。一只烧鸡下肚,文泽就感觉舒服多了。

  退了房,两人直奔码头而去。

  ………

  侯振站在船头,看着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眉头皱起,脸色沉重。

  旁边一名精壮汉子见此问道:“大哥,马上就要启程了,俺瞧着你咋不开心。”

  侯振微微叹气:“如今天下乱象已生,各大洲不服皇庭,各地帮派林立,官府只管大城,这小地方成了帮派天下,连船税都是交给他们。”

  汉子无所谓的说道:“那跟俺们有什么关系,管他谁收钱,只要不来惹俺们就行了。”

  侯振摇摇头,不想跟汉子搭话。殊不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能把镖局的生意做得这般火红,那是因为世道安定,要是这世道乱起来,哪个能不受牵连?

  “把我们镖局的旗子插上,半个时辰后开船!”侯振懒得解释这些,直接对着汉子吩咐道。

  “好的,大哥。”

  ………

  师徒两人很快就来到码头上,文泽老远就指着挂着红白旗的大楼船。

  “师父,就是那个大船,昨天问下来数他家最便宜。”

  清微摸了摸白须,笑着说道:“你倒是挑了个好船,那是长风镖局的旗子。”

  ‘师父你知道?’文泽脸上有些惊讶。

  “怎能不知,长风镖局信誉极好,生意遍布整个大殷,带队的都是一流武者。”清微解释道。

  师徒两人闲聊着,文泽的视野慢慢被开括,刚来这方世界的时候就在牙行里,跟着师父也只是在偏僻的小城和乡间走动。

  原以为只是华夏古代的翻版,没想到有真正的武者,练气的修士,吃人的厉鬼,顿时让文泽感觉这个世界十分精彩,如今自己也成了修士中的一员。

  很快两人就到了码头边上,商船边上站着几个壮汉,身着劲装,明显是长风镖局的人,在那守卫着登船口。

  师徒两人刚准备过去登船,突然被人拦了下来。

  “登船的?先把登船税给交了。一人十文,一共二十文。”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声音懒散,拦在师徒两人面前直接说道。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心中不爽,只是对面黑衣男子明显是帮派中人,一旦惹了起来,这个事情就不好解决了。

  清微也不愿平生波折,从袋子里掏出一贯钱来,就准备把钱交了。

  文泽眼睛微微眯起,把面前男子的样貌记在心中,他可不是什么大气之人,但凡修炼有成,必然回来灭其帮派。

  黑衣男子看清微竟然拿出一贯钱来,眼底里闪过一丝贪欲。

  想起自己欠赌坊的那些利钱,也不知何事才能还得完。

  稍微迟疑了片刻,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小,心中暗道:“别怪我,要怪就自己运气不好。”

  “交个钱还这么费劲?迟了,现在行情涨了,每人五十文。”黑衣男子面上带着一股子狠辣劲,恶狠狠的说道。

  见此此人如此得寸进尺,文泽皱眉,四处瞧了瞧,和此男子穿着类似的帮派人员散步在各个地方,一旦事情闹大,自己和师父两人双全难敌四手,肯定吃亏。

  清微走南闯北多年,自然明白此人见钱眼开,想起徒儿的天赋,咬咬牙,从那贯钱中,开始数了起来。

  码头上人来人往,关注到此事的人,莫不是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那码头上近些楼船上的人,也把目光投了过来。

  有那其他帮派,露出鄙夷之色,欺软怕硬之辈,没人瞧得起。

  清微的忍让让黑衣男越发膨胀,看着那一贯钱,眼里冒光,心中琢磨着,虽不是满贯,至少还剩七八百文,贪欲一动,伸手就朝着清微手中那贯钱抓过去。

  一边嘴中还说道:“还数个甚,都交来便是!”

  清微虽不过练气三层,但反应速度也不是这边帮派普通人可以比的,一个后退,就躲了开来。

  “老东西还敢躲?”那精瘦的汉子见自己失手,恼羞成怒,立即呵斥道。

  “麻老二,是不是在女人身上爬多了,连老家伙都对付不了,哈哈。”旁边同伴立即一阵嘲笑,更有那隔壁的帮派认识的他的,也是跟着大笑起来。

  麻老二顿时气极,抄起身上挂着的木棒,朝着清微,就要打去。

  “住手!”一声大喝从旁边传来。

  麻老二回头望去,原来是长风镖局一名守在码头的青年。

  青年刚喊完,旁边的伙计立即低声劝道:“子云,咱们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见到是长风镖局的人,麻老二立即有些忌惮,不过输人不输阵。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要是退了,岂不是堕了黑虎帮的名声?

  “嘿,长风镖局的小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都是一个地界讨食的,犯不着伤了和气。”

  “你简直欺人太甚,他们已经愿意交钱,你们还不断抬价,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子云不顾伙计的劝阻,也看不过此人的行径,犹自说道。

  麻老二闻言,顿时有些犹豫,倒不是怕了这长风镖局,只是要是为了这点小事跟对方闹起来,真要做过一场,伤了兄弟们,帮里自己也讨不了好。

  吵闹的声音传到了甲板上,侯振瞧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参与其中,顿时皱眉。

  作为一流武者,侯振几个起落,就来到了码头上。

  看着麻老二说道:“这位兄弟,我看着那两位朝着我们商船过来,估摸着也是上我们长风镖局的船,给个面子,按正常交个税,这事就算了吧。”

  侯振作为有名的一流武者,麻老二自然认识,见侯振开了口,也没伤着自家帮派脸面,哪里还不识好,连忙开口说道:“既然侯爷开口,那这事就算了了。”

  长期在帮派中讨生活的,自然也是个人精,一流武者都开口,自己不过个小头头,这个时候还去收那二十文,平白没了脸面。

  清微连忙拉着文泽道谢,快速走上商船。

  这对侯振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要不是自家儿子参与了,甚至都不想搭理,见事情了结,也没理睬师徒二人,径自回到船上去。

  师徒两人到了船口,清微向侯子云道谢:‘感谢公子出言相助。’

  侯子云一脸爽朗摆手说道:“没事,此人行径卑劣,太不讲江湖道义。”

  文泽转头望了一眼码头上,

  他记住了麻老二,也记住了这个码头,

  心里头有一股子不爽,待学艺归来,便是麻老二的忌日。

  .........

  侯振遇到这档子事,也没了等客的心思,对旁边的属下吩咐道:“传令下去,开船。”

  旁边的属下听到之后,立马拿起一个号角吹起来,悠长的声音响起,还在码头边上的人,立即朝着商船上去。

  这商船颇大,下面船舱一半住人,一半载货,船上共有三层,算是非常豪华,能够住上面的人,自然身价不菲。

  师徒两人交了银子,就被分到船舱下面的小隔间里。

  小隔间狭小潮湿,简单的用木板隔开,甚至能从木缝中看到隔壁。里面摆着两个木板床,其他的就什么都没了,只是商船载客只是顺带,这年头常人出行都得需要路引,因而整个船舱,也就师徒两人。

  两人也不嫌弃,毕竟餐风露宿习惯了,有个睡觉的地方便足矣。

  随着号角声结束,楼船缓缓启程,离开码头,朝着远处驶去。

  商船顶上,侯振看着自家儿子,有心想要教训,喉咙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父亲,孩儿知道错了,以后绝不多管闲事。”候子云察言观色,大致明白父亲的意思,低着头恭敬的说道。

  侯振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也不是怪你,父亲当年也是受了总镖头的大恩,这才有了今日,只是这世道不平事太多,终究是管不过来的。”

  “孩儿明白,只是这等行为,实在看不下去。”侯子云还在为之前的事有些不平。

  “以后若是遇到这等事,不必急躁,尽量以和为贵。”侯振也晓得自己孩子嫉恶如仇的性格,不过还是认真的教导了一番。

  “那人不过是个小喽啰,父亲何故对他如此客气?”侯子云不解,父亲可是一流武者,那些帮派的人不过是些普通人,就算自己也能轻易解决,何况父亲。

  “那是黑虎帮的人,有几个堂主我也相熟,帮主也是有名的一流武者,都是道上混的,讲究个脸面,闹大了下不来台,谁也讨不了好。”

  侯振耐心的解释道,他理解儿子,只是这江湖,看似打打杀杀,实则讲的是利益。

  侯子云回想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蛮撞了,父亲的处理方式才是最佳的,既不伤了面子,也得了里子,随即认真的点头称是。

  ..........

  商船渐渐过了碧水湾,出了碧水湾,就到了大江之上,大江名为殷长江,殷长江是殷朝地界最长的一条大江,横跨整个殷朝。

  对整个殷朝的贸易,交流,运输有着重大意义。

  江面广阔,本来数量繁多的商船入了这大江之后,一下子就散了开来,很快周边就看不到其他商船了,偌大的商船在江面上竟有些形单影只,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渐的暗了下去,镖局的人多数都在商船上讨生活,这大江也不是见着一两次,没了兴趣,就回去休息。

  文泽站在甲板之上欣赏这江上风景,这大江一眼望不到边,跟大海似的,天色一暗,四周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还不如回去修炼。

  随着深夜来临,甲板上值班的水手,突然发现周围的视线越发模糊,船边上的火把都好像暗了许多,四周瞧了瞧,随即反应过来。

  “咦,这大江上怎么起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