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升级从斩妖除魔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清河城

升级从斩妖除魔开始 梦中的星夜 2979 2021.04.29 15:46

  清河城临近碧水渡口,靠近大江,从碧水湾出来,顺流到清河城不过十来个时辰。在繁华程度上,比之碧水渡口更甚之。

  商船第二日午时就到了清河城旁边的码头。

  “文泽,待会你跟着一起,你师父这边,我肯定帮你请城里最好的大夫。”

  侯子云的伤势比较轻,主要是双手外伤严重,双腿勉强能走。

  “多谢子云。”

  治疗伤势,住宿吃饭,估计要花掉一大笔钱财,文泽也只能找长风镖局来帮忙了。

  “谢字多余了,你可救了我们整条船的性命。”

  侯子云脸色有些不愉快,这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

  清微休息了一晚,整个人就好多人,换了衣服,看上去跟没事人似的,自己也能下地行走了,说话之间中气十足。

  文泽心里惦记着界面上的15点能量,但是师父现在毕竟伤重未愈,动不得法力,

  自己也不懂经脉学说,就算马上去学,也不是一两天能够学会的。

  “还是等师父好了,再去学习吧。”

  侯振雇了七八辆马车,把伤员拉到清河城的长风分镖局。

  长风镖局在清河城的分镖局占地相当广阔,不仅有一个足够数百人的练武场,还有六进的大宅院。

  清河城这边的镖局负责人,看着一辆辆马车拖着这么多伤员过来,也是大吃一惊,连忙安排人手。

  “侯大哥,这是出了何等变故,伤亡如此惨重。”

  镖局的负责人叫萧中秀,清河城本地人,身材不像别人那般精壮,反而有几分读书人的气质,见到侯振后立即问道。

  “萧老弟,此事说来话长,待会咱们进屋里谈。”侯振语气颇有些萧瑟,他没想到一次普普通通的走镖,竟然遇到江湖传言中的诡异。

  萧中秀闻言也压下心中的疑惑,连忙安排手下去把城里的出名的医师请过来。

  师徒两人也被安排了一间上好的厢房休息。

  “师父,你的伤势没问题吧。”虽然看上去清微已经完全好了,但文泽心中总有些不放心。

  “小兔崽子,你看师父这个样子像是有事的嘛。”清微笑骂道。

  “师父无事便好。”

  文泽瞧着也是,看师父这生龙活虎的模样,感觉比没受伤还精神些,心里也松了口气。

  “用不着你担心,对了,左右也是无事,我把后续的功法先教给你。”清微突然说道。

  “师父,你这昨晚才受的重伤呢,当时那肠子都能看见,还是多休息几天吧,没这么着急。”文泽虽然也心急,但毕竟对师父还是有一份孝心在那里。

  “小兔崽子,还想我给你运功?巴不得你师父早点死吧。”清微气呼呼的骂道。

  “可是我连经脉都不懂,这你讲给我听,那不是天书一般,还不如我现在先去学经脉呢。”文泽反驳道。

  “你是师父还是我师父?让你记你就记。”清微大声呵斥道。

  文泽不语,突然沉默了下来,两世为人,人情世故通达,师父的行为有些反常,他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

  “气非天生,乃人体之精气,所谓练气,即炼化人体之精,化为可控之气,气诞于挤下三寸,称之为丹田,由意念引导循环一个周天之后,归于丹田........”

  清微也不管,自顾自的讲解起来,不仅是功法的运行路线,还夹带了许多私货,修炼经验,修行简要等等。

  文泽听得认真,只是心里弥漫着一股阴霾。

  清微这一讲,足足两个时辰才完,一直到了夕阳时分,

  期间侯子云带着清河城知名的大医过来,想要帮清微瞧瞧,不过被清微以目前伤员太多婉拒了,侯子云见清微的模样也确实不像个有伤之人,也没坚持。

  文泽看着,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都记住了吗?”

  清微讲完之后,看见徒儿面色平静,随即问道。

  “记住了。”文泽惜字如金,不想透露心中担忧。

  “记下了就好。”

  清微也不管他,起身喝了一口茶水,随即道:“你陪师傅去这清河城里逛逛吧。”

  文泽轻轻点头。

  ........

  清河城街上,此刻已是临近黄昏时分,街道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有那摆摊了小贩,吆喝了一天也累了,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吃晚饭去。

  沐浴着夕阳的霞光,师徒两人安静的走着,也不交谈。

  走到一个冰糖葫芦的小贩,清微突然停步问道:“你这冰糖葫芦怎么卖。”

  小贩肩着糖葫芦回家去,见来了生意,立马热情回道:‘老先生,这山楂味的,一文钱一支,这葡萄味的和海棠果味的两文钱一支。’

  “这么多年还是这个价呀,给我来一支海棠果味的吧。”清微的声音有些唏嘘。

  “好嘞,您拿好。”小贩立即从那稻草靶子上拔出一支糖葫芦来。

  文泽从兜里拿出两文钱递过去,之前一直都是师父管钱,只是现在受伤,钱财都放在文泽身上。

  清微拿着糖葫芦,边走边尝了起来,吃完一颗之后,摇摇头,说道:“这味不对,甜了些,跟我那时候吃的时候不一样了。”

  文泽轻声解释:“师父,这生长的地方不一样,味道肯定有区别。”

  清微没有接文泽的话,自言自语的说道:“师父在山门修行的时候,有个师妹,她最喜欢吃冰糖葫芦,每次我下山都央求着给她带,那边的冰糖葫芦呀,酸酸甜甜的。”

  “一晃这么多年了,也不知她过得怎样。”

  “说起来你也该叫她一声师叔。”

  说道这里,清微突然僵住,又马上反应过来,笑着说道:“行了,回去吧,这都快天黑了。”

  迎着夕阳的霞光,师父脸上更加红润了,走路之间虎虎生风,

  文泽心中越发的不安。

  回到长风镖局的驻地,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大量饭菜。

  文泽大口吃着饭菜,往日里的香甜不在,味如嚼蜡。

  清微好似胃口不佳,多数的菜都只是尝了尝,拿起酒壶就想给自己倒上一杯。

  文泽一把拉住师父的手,没有说话。

  清微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文泽,

  文泽心中悲痛,颤抖着把手松了回来。

  侯振等人不明,反而觉得清微受如此重伤,还能跟无事人一般,端得神奇。

  晚间,

  侯振,清微,萧中秀三人借着酒劲,就在院子里谈天论地。

  清微走南闯北多年,见识广阔,嘴把式也是练得溜活,聊起来那是一道一道的,

  月上三分,酒也喝了十几壶,几人也有些上头了。

  “老哥,你这酒量真是杠杠的,你这个老大哥我是认定了,嗝!”侯振喝得迷糊,打着酒嗝,竖起大拇指,对着清微称赞道。

  “萧某平时还从未见过如此海量之人。”萧中秀醉咪咪的说道。

  “过奖了,过奖了,行了,今儿就喝到这吧,徒儿,你侯老弟给送回房去,免得在院子里过一宿。”清微面色红润,精气头十足,起身说道。

  萧中秀闻言,立即哈哈大笑。

  “胡说,我还能喝,我这酒量,就没怕过谁。”侯振起身大声反驳,刚说完,啪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倒是要麻烦小兄弟了,我这兄弟,酒量差得很,平日从不沾酒,沾酒必倒。”萧中秀虽有醉意,但神志还算清醒。

  院中明明有数人在,清微却要自己搀扶侯振到房间休息,

  只是当看到师父的眼神中带着哀求,文泽咬着牙,狠狠的点头。

  清微起身,爽然一笑,整个人毫无醉意,大步向着房间走去。

  院子里的人也渐渐散去。

  送完侯振的文泽,很快就回到了厢房前,

  推开房门,只见师父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被子盖得整整齐齐。

  文泽坐在师父的对面,看着师父嘴角含笑的模样。

  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如雨水般汹涌而出。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悄声无息,

  文泽牙齿咬得嘣嘣作响,努力着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