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护甲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化三生 3957 2020.06.23 18:45

  ‘真要徒手杀死虎熊?’

  大当家等人对视一眼,要不是见到张封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加上连雁楼一事,证明了张封的武艺高强。

  他们还真的不相信这事,是一点都不相信。

  但大当家等人和张封一样,都是雷厉风行的人。

  不耽搁。

  有没有本事,走着。

  等菜一上,大碗肉,喝了两碗酒,大快朵颐,末了喝口油汤。

  稍微休息一会。

  大当家招呼一声,走,去后山里。

  今天他们真想开开眼界,瞅瞅这位张小哥是怎么赤手空拳猎的熊虎。

  等出来寨子。

  后面还跟上来一位年龄在四十左右的寨众。

  是大当家专门叫上的。

  算上他,此行去山里,总共十五人。

  其余的山寨小头头,哪怕再想看,也得在家看着地盘。

  ‘哗啦啦’

  秋风吹着林内树木上为数不多的树叶。

  一行人继续向后山林里走,等大约走上了半里左右,深入林中。

  林内地上腐烂的落叶、树枝,也越多越多。

  被众人踩上去,不时发出‘咔嚓’潮湿闷响。

  张封走着走着,也听到四周传来‘呜呜’的野兽嚎叫。

  ‘嗡嗡’的蚊虫也挺多。

  又走百米。

  一位在前面引路的山寨小头头回身道,

  “大当家,张小哥。老虎豹子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往西两里有头大黑熊..这段时间它都在那里..”

  他说着,望向大当家旁边的张封,“张小哥,熊行吗?”

  熊是猛兽,一巴掌能把人的脑袋拍碎,可谓是拍哪碎哪。

  基本上是不能硬挨,也不能硬架。

  小头头说着这些,其实就是给这位张小哥个台阶下,希望张小哥换一个。

  比如,猎只狼?

  “黑熊好,这浑身都是宝贝。”张封想都不想的点头,

  “就它了。劳烦这位兄弟带路了..”

  按照小头头话语中的位置,众人走上大约两三里左右,果然见到前方树林中有片空地。

  那片空地一侧还有一座低矮小山坡。

  山坡下正有一只体型庞大的黑熊,窝在太阳底下休息。

  它身边有一些零碎的骨头,上面沾着一些发黑的血肉,引来不少虫蝇。

  “诸位稍等..”

  张封从旁边二当家手中拿来一支细长的箭矢,又慢慢从林子里走出,向着山坡下休息的黑熊靠近。

  只要自己靠的近了,箭矢就能从黑熊眼睛里捅进去,不伤它皮毛一丝,省得任务没有完成。

  ‘乖乖,真要一个人猎..’众人在后面林内藏着,又随着张封离黑熊越来越近,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好像是他们在面对这只大黑熊。

  同时前方空地处,张封本想着悄悄摸过去,一击致命,做的漂亮一点。

  但等张封距离黑熊还有三米距离时,它的小耳朵却忽然动了动。

  附近都是落叶,碎石,哪怕脚步声在小,也有‘沙沙’的轻微声响。

  ‘嗡嗡’四周骨头上的虫蝇突然飞起。

  野兽的本能让它警觉,猛然睁开双眼,‘哗啦啦’打烂身下的泥土野草,留下一个个浅坑。

  它猛然站起身子,接近两米高的体型,就是抡圆了巴掌,一掌向着刚到它身前的张封拍来。

  虽然没有一丝拳风,但这可是真的熊形炮拳!

  尤其是张封此时距离它太近,不好躲避。

  于是张封想都没想,直接撒手扔掉了箭矢,身化妖魔,双脚踩着地面,鞋底‘呲呲’陷进落叶泥土。

  朝上硬架,霸王扛鼎。

  嘭通!

  一声肉搏闷响回荡空地。

  张封借余力后撤几步,甩了甩发麻酸痛的两条胳膊。

  幸好是卸力后退,不然这一击熊掌挨实了,胳膊怕是直接从中折断,骨头都要露出来。

  但让林内的大当家等人看来。

  这是人?

  要是他们挨了黑熊一下子,哪怕是再怎么卸力,估计也身受重伤等死了。

  “吼!”黑熊张牙舞爪的大吼。

  呼—

  又是一记熊掌再次拍下,追打上了张封。

  张封这次有闪躲的空间,就没有硬架,而是连续后退两步,等双手酸麻恢复过来,借机朝黑熊左边一闪。

  黑熊手掌从眼前扫过。

  张封双手一抓它的胳膊,猛然一按,身子离地半米,朝右转身,回身一肘,‘啪嗒’脆响,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黑熊的后颈上面!

  “吼!”黑熊大吼出声,身子猛然向后砸去,想要压死身后的张封。

  张封顺着它的力道,一蹬熊背,身子跃起,踩在了旁边的小土坡上。

  黑熊却是直挺挺的‘嘭通’砸在了地面上,溅起了身边碎石,没再站起来。

  刚才张封的回身肘击,把它的后颈脊椎骨打断了。

  妖魔化的五百余斤力道,所带来的钝伤与穿透力,哪怕是壮硕皮厚的黑熊,也不敢在要害上挨这么一下。

  只是张封看到黑熊倒下,却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先捡起之前扔掉的箭矢,竖起,围绕它身边,慢慢靠近它左侧,才突然前跨一步,锋利的箭头刺入它的眼眶里!

  在脑袋里面‘呲呲’狠狠搅动一圈,黑熊彻底死去。

  “几位中有会剥皮的吗?”

  张封松开扭断的箭矢,捡了一片树叶起身,擦了擦手上黑熊的血迹,望着后方惊呆的众人,

  “不然咱们得把它抬回山寨。我回城内,去请李掌柜上来。”

  张封话落。

  林内安静了几息,大当家等人都没有说话。

  实在是这种非人力量上的对决,给人所带来的心里震撼,不是几息间就能消散的。

  ‘张小哥真赤手空拳的把熊猎了..’他们皆是下意识咽了口吐沫,有点害怕。

  尤其是众人中的二当家,他此时瞧瞧前方的黑熊尸体,又瞧瞧望来的张封,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后怕,想起那天李掌柜后院内的搭手。

  ‘我是真看出来了..那天张师傅是真的留手又留拳..’

  众人心里想着,有些惶恐,但也真的信了。

  “张小哥好武艺!”

  最后还是大当家在此时忽然赞叹,话语中钦佩的语气一点都不掩饰,才打散了这种诡异惊惧的气氛。

  他说着,又望向众人,“去,给张小哥帮忙。”

  “张小哥..我会裁些..”众人之中,一位年龄约四十来岁的汉子上前一步。

  他是大当家出寨子之前,专门叫的那人。

  张封一看,心里明白了,感情大当家已经帮自己安排好了。

  提前带了一位剥皮匠。

  “劳烦。”张封摆了一个请,没在客气什么。

  寨众抱拳回礼,又从腰侧衣服内摸出一把有些弯曲的匕首。

  但说是匕首,这把匕首却修长,一侧刀身上方还有个小小凹槽,样式很奇怪。

  他拿着这把奇怪的匕首,走到黑熊旁边,比划一下,眼睛瞄着凹槽,又对准刀尖。

  ‘噗呲’一刀下去,小刀轻易的刺入黑熊颈部,从凹槽内放出了簌蔌淤血。

  稍后,他又从腰侧拿出了一把裁筋小刀,按照衣服的样式,找到颈部剖口线切开,四肢切断,开始抽筋,去肉。

  张封望去,看到这种专业的剥皮手法,确实不同于厮杀。

  厮杀还有可能伤到皮毛的其它位置。

  但是专业的剥皮,却能依照衣服缝补的样式,找到合适的点位切开。

  等整张剥下来。

  张封看到除了切口的位置以外,熊皮完完整整。

  提示也显示‘完整熊皮’的关键点完成。

  “好手艺。”张封赞叹一声。

  大当家听见了,却故意高声道:“张小哥~李掌柜学制作兽皮衣服的本事..就是跟咱们这位兄弟学的!

  要我说,张小哥今天在咱们寨子里住一晚。等明日一早,这位兄弟就把张小哥想要的皮甲缝好了。”

  ‘还真是碰上了老师傅..’张封琢磨瞬息,点头同意了。

  众人一起回寨。

  但在路上。

  张封也暗想这些任务果然是各种‘牵线连点’。

  要不是有自己有身份,又因为海三的事认识了大当家。

  那就算是自己把整只熊抬回李掌柜那里,估计也不一定能完成。

  很可能李掌柜会失败,然后再狩猎一次。

  或者李掌柜说一句,他还有位‘制作兽皮师傅’

  然后再来大当家这里,掂量掂量‘陌生的大当家’,为什么要帮一位外来的武者。

  张封想到这里,就想到寨子里将近二百号人,还有火器。

  要是没身份,没人情关系,是得掂量掂量..

  之后,众人回到寨内。

  大当家却是吆喝着嗓门,说着他这位张封张兄弟是多么多么勇武。

  再之后。

  晚上大摆一桌,敬张封的酒没断过。

  一夜无事。

  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

  张封醒了,也听到熊皮做好了。

  来到那位裁缝屋内,皮甲散发出一阵光亮。

  ‘物品:完整的熊皮甲’

  类型:皮甲

  ‘品质:一阶、青色’

  看到物品提示。

  张封肯定自己确实来对地方了。

  因为人如果要分个级别,咱的李掌柜,最高只能做‘蓝色’级别的物品。

  也是自己在店里待了半个多月,见过不管多好的料子,在他手里就没出过青色。

  把皮甲穿上。

  就像是一件背心一样,正好裹着自己的身体,从锁骨到小腹。

  再测试着用唐刀碰一下衣角,熊皮上除了稍微凹陷下去以外,没有留下任何划痕。

  把唐刀收起。

  张封又用手拽了拽兽皮两端,凹下的地方恢复了过来。

  琢磨几息。

  张封换成手边的剪刀,划剌一下。

  又去西院灶房,问一名寨众借把柴刀、菜刀,试着割割,熊皮皆是没有损伤。

  观察完这些,张封得出结论。

  熊皮最少是能挡青色品质以下的利器‘切割伤害’。

  通俗来讲,假如攻击自己的武器,只要锋利度不够,品质也没熊皮的高,就破不了自己的防御。

  当然,钝伤另算,劲力也是另算。

  但要是自己体质够高,就可以完全无视这些劲力余震。

  就如连雁楼一行。

  张封此时思索着十几天前这事,觉得自己假如一开始就有这张熊皮,那么连雁楼一事,自己有九成的把握不会受伤。

  尤其是最后一刺,刺向自己背心的一刀。

  自己只要拥有兽皮,完全可以不用闪避,而是用背部贴着刀锋硬抗,再反手横劈,用手刀斩断他的脖颈。

  防具的意义有时候就是这样。

  特别是在这样的真实游戏当中,有防具的人和没防具的人,用以伤换伤的手段死斗。

  过程中不是谁多掉几滴血。

  而是一两招过去,一个生,一个死。

  干净利落。

  也在物品这事整理完。

  张封向着大当家道别,准备回去。

  谁知道大当家让人从厨房后院推出一个架子车。

  车上是洗好的其余兽皮、以及分好的血肉切成块,旁边还有牛皮袋子的井水冰着。

  也有一部分容易放坏的血肉先腌制了。

  “剩下的熊肉、熊胆、熊掌、都在这。”大当家笑望向身边的架子车,“这么多不好带。我就让人跟着张小哥,一块送到城里。”

  大当家没有一点要的意思,看似他这几天忙前忙后,就是招待山下来的朋友。

  张封微微点头,也觉得大当家这话说的不错,更觉得掌柜一直以来带自己不薄,老七等人也够意思。

  如今有这等野味,那当然要带回去当下酒菜了。

  “既然大当家这么说..”张封笑着掂起两个大熊掌,“那这两个大熊掌我就带回去了。剩下熊胆之类,是小小心意。不能平白劳烦几位带路,又帮忙裁补。”

  “什么带路?裁补?”大当家说什么都不要,“我们是饭后撑着了,想和张小哥溜达溜达,消消食,这叫带路吗?兄弟活动活动手脚,叫裁补吗?”

  “就是!”二当家也在旁边接话,更让人直接推车,想要送出去寨子。

  “好,就算不带路,不裁补。”

  张封看到当大家等人还要推辞,却是拦在了车前面,不让走,

  “几位看,我这专门过来蹭顿饭,喝顿酒,不得意思意思?省得改日几位去城里,说我张封在寨子里连吃带喝的,吃饱就拍拍屁股走了..

  良城连雁楼张封?

  这人太不人物,太不地道。

  德行。”

  

举报

作者感言

化三生

化三生

感谢浮华槿汐的打赏!感谢红尘三千界的打赏!感谢帝艮坤的打赏!感谢XSLAIHRY的打赏!感谢年少梦毁了的打赏!感谢朋友们支持!!!!!二合一了。

2020-06-23 18: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