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斩剑兵卫忍风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秘剣-夜虎(下)

斩剑兵卫忍风帖 刺客的野望 3015 2021.05.15 18:47

  冷兵器时代,得骑兵者得天下。

  当号角一响,骑兵全力冲向敌方阵营,撼动大地的马蹄声。

  带给敌对士兵的不仅仅是身体伤害,更是心灵深处的恐惧。

  在古代,是没有空军部队的。而骑兵在古代战场上充当的,便是机动灵活的空降打击部队。

  一场战争开始之前,快速的抢占有利位置,对敌方进行快速突袭与瞬间打击,便是骑兵所需要做的事情。

  赤备

  无论是生存能力还是集团作战的优势都是日本战国历史上最强的。

  纵马长距离奔袭、迂回、包抄等骑兵的优势被武田家发挥到了极致。

  毫无疑问,骑兵是冷兵器时代的王者。

  但是,今天,它碰到到了时代的车轮......

  武田军本阵

  传令兵们忙忙碌碌,进进出出。

  “禀报,高坂昌澄大人战死!”

  “禀报,内藤昌丰大人、原盛胤大人战死!”

  “禀报,山县昌景大人的赤备队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马栅!”

  闻言,身穿红糸威具足,头戴金大锹形兜的武将突然长身立起,大喝一声道:“好!真不愧是甲山的猛虎,我们武田家最强的赤备骑马队。”

  说话的,自然是武田家的家督武田胜赖。战斗从卯时已经到了辰时,武田军与织德联军的喊杀声一直未停。但频频传来的,都是武田方面的噩耗。

  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这位焦急的年轻的家督稍稍舒了一口气,也让武田亲族众们一阵沸腾。

  喧嚷中,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少年偷偷穿过军营,悄然走过旗本武士们的视线,往战场旁边的鸢巢山上赶去。

  “砰砰砰......”突然,设乐原方向传来的数声雷鸣般的巨响,惊起无数眉鸟簌飞而起。

  “啪”似有一只无形的灵魂之手拍在了剑兵卫的肩膀上,少年脸色忽地一紧,心中一惊,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向着鸢巢山的山顶狂奔而去,仿佛是那只熟悉有力的大手在推动着剑兵卫前进。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让少年剑兵卫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快速登上了山顶,剑兵卫找了一处俯瞰点,开始俯视长筱战场。

  但映入眼前的画面,让这位刚刚元服的少年也忍不住嘴唇开始哆嗦,浑身开始颤抖。

  只见,设乐原的阵地上,武田赤备骑兵的尸首充斥着整个长筱战场。

  无论人马,尸身上皆千疮百孔,如同蜂窝一般。

  未被当场打死的战马,则发出的响彻天地的哀鸣声,似在为主人哭泣。

  “二番,冲锋!舞——”

  一阵沉寂后,无数真红的赤备骑兵再次越众而出,向着织德联军的中央阵地展开了新一轮冲锋。

  “放!”织德联军阵地中,突然传来一声威严的猛喝。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已听得一声枪响。

  但见,当头一名赤备武士被一颗黑点急速从胸口贯入,武士刹间轰然倒地,气息有进无出。

  紧接着,密集的枪声如炸雷般响起,无数黑洞洞的枪管,对着武田的骑兵们又是一通齐射,响彻云霄的枪声霎时间划破了整个天地。

  刹间,

  在这张由火铳组成的绵密火网下,数百赤备骑兵被打得浑身开花,一团团的血雾炸将开来。

  铅弹所造成的巨大的撞击力将武士们连人带马都给掀翻过去。

  也就在这瞬间,少年剑兵卫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这场血淋淋的屠杀。

  待少年重新睁开眼睛时,留下的,只有那一排排冒烟的枪管。

  此时,少年剑兵卫看到了一匹中枪的战马,由于马铠的保护,没有立时死去;几次想哀鸣颤颤地站起来,又无力倒下。

  这一下,更是成了众矢之的。又一轮枪响过后,那匹战马几乎被数十颗铅弹同时射中,瞬间应声倒地。

  就在这时,忽闻数声鼓响。“咕咚咕咚.......”鼓声过后,又响起一阵战马嘶鸣的声音。

  猛然间,德川家康的本阵异啸震天,一支骑兵部队,其势猛恶无伦,如同山洪爆发一般。

  织德联军中的柴田胜家队、丹羽长秀队、羽柴秀吉队均不能敌,纷纷溃败。

  联军的本阵竟一下子就被冲了开去?

  剑兵卫极目望去:只见,冲在前面的那名武将,身着真红朱漆涂仏二枚胴,手持指挥扇,吼声如雷,步步紧逼,织德联军如雪崩一般纷纷往后退却。赫然是武田家头号猛将——山县昌景

  只是此时的他,已经身负六处枪伤。

  但其攻势依然不减;只见,山县昌景一马当先杀入了德川家康本阵,数千三河武士竟然无人能当。

  山县昌景身边的旗本武士们受到主将鼓舞,也纷纷拔出腰间的武士刀,目标直指德川家康的首级。

  织德联军抵挡不住,开始退却,渐渐护卫不住家康了。

  少年剑兵卫一直关注着山县昌景身边一个火红的身影,几乎不能呼吸。

  忽然间,少年再也压抑不住地吼了起来:“父亲——就靠着这股气势,和昌景大人一起,讨取敌方总大将吧!”

  剑兵卫的眼神开始逐渐迷离。甚至,他看到了父亲剑十郎将德川家康的人头高高举起,高叫着敌方总大将家康,讨取的画面。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神迹吧,少年呼吸由缓慢变得急促。

  就在此时此刻,一个身着黑糸威胴丸具足,手持蜻蛉切(枪),头上冠以巨大鹿角胁立兜,脖子挂着的八幡大菩萨念珠的武将,威风凛凛站在了家康身前。

  剑兵卫看到那个人,脸色露出了恐惧。

  哪怕是少年剑兵卫,也知道来将何人。

  此人叫本多忠胜。号称德川三杰、德川四天王、德川十六神将之一。

  因勇武过人,被织田信长称作“花实兼备之将”,

  被丰臣秀吉称作“日本第一、古今独步之勇士”。

  世称三河飞将,鬼之平八,日本之张飞,战国第一猛将!

  只见,他立于火枪队阵前,指着身穿真红朱漆涂仏二枚胴的武将大喝一声道:“那人便是山县昌景!”

  话音刚落,近百挺火枪一齐瞄准那武士射击。山县昌景当下被打得血肉横飞,从马上跌落下来,手上还紧紧握着指挥扇,终年46岁。

  与此同时,山县昌景身边的三十名旗本武士也瞬间成片栽倒.........

  死一般的沉寂,在这个血肉纵横的修罗战场里,恍如清风拂面。

  “父亲……怎么会?”神色恍惚的剑兵卫低低的吐了这几个字后。将双手狠狠地插在了土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德川军大将大久保忠世将山县昌景的人头高高举起,怪叫着:“敌将山县三郎兵卫,讨取!”的时候,织德联军阵地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所有织德方面的武士们举起刀,足轻们举着十字枪,声音响彻整个长筱,众人齐声吼道:“呵!呵!吼!”

  《武德编年集成》记载:织田、德川联军斩取武田方首级“三千余级”。

  首级检验,此战中武田军战死的有名武将:川洼信实、下曾根源六、同源政秋、同弥政基、油川宫内、原昌胤、同左马之丞、岩手左马助、山县昌景、土屋昌次、高坂昌澄、同助宣、甘利藤藏、高森惠光寺、真田信纲、真田昌辉、根津甚平、浪合胤成、内藤昌丰、小山田信茂、马场信房、仁科、冈边、竹云、奥津、和气善兵卫等。

  平安时期的清和源氏名门,甲斐武田氏就此日薄西山,逐渐走向灭亡。

  今天,在长篠这里,也是旧时代的终结。

  是火器,战胜了骑兵千年的霸主地位。

  这之后,开罗、滑铁卢、阿尔贡、八里桥、波兰.....不同的地点,演绎了同样的故事。

  而百年之后,当火器充分得到了发展,趋于完善。欧洲甚至还衍生出了专门的火器部队和炮兵部队,骑兵的地位迅速下降。

  而再后二百年,当装甲机械化部队的出现,骑兵渐渐成为历史,昔日的英姿已成为无奈的怀旧风景。

  但赤备骑兵不断突进,虽伤亡惨重,仍旧冲锋,冲锋,再冲锋,直至最后一人被弹雨淹没的身影深深震撼了年轻的剑兵卫。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的十六字真言,深入少年剑兵卫的心中。

  而未来,少年在一次次的刀光剑影,火枪与暗器的搏杀中。

  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种风格。

  那就是,不动则已,一动则:一鼓作气,一击必杀,一剑皆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少年就如同一只真正的甲山猛虎那样,猛烈,强悍,义无反顾,只有进攻,没有防守。

  年轻剑兵卫将这种自创的剑法命名为:秘剑——虎斩

  然而,正如人一样。年轻时,人心浮气躁,咄咄逼人、出剑不留余地。

  随着步入中年,人生境界的提升,剑术修为渐高;

  男人逐渐懂得了以退为进、以静制动。以柔克刚。

  所以现在的剑兵卫,出剑就如同那夜空下,寂静的流动之水,看似孱弱,却生生不息。

  中年剑兵卫将这种全新的剑法命名为:秘剑——夜溟

  虎斩为溟,夜溟为虎。

  是为秘剣-夜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