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胥夜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黑夜

胥夜行 不减肥的鱼 2068 2020.08.02 00:04

  阴暗的房间内,顿时陷入了死寂。

  夜行眼睛微微斜了一眼尚公子,他冒着生死得到的还是一样的答案。

  曾经的他们,不知因为此事红过多少次脸,但始终谁也说服不了谁!

  他们第一次说起此事,已经是三年前了。

  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离开王都,再一次酒后,父亲忽然问了他们一个问题。

  父亲面带愠色的问道:“如果我有一天被他人陷害关进大牢,你们两个会来救我吗?”

  这是一个谁都不会想到的问题。

  王都的生活安逸,两个孩子像其他家族的子弟一样衣食无忧,没有谁会想起这个问题。

  可是问题偏偏摆在了他们的面前,这该如何回答?

  两人思考了许久,尚公子说道:“如果父亲被关进大牢,我想我会去的,父亲官至太子太傅,能陷害父亲的人也不算多,但是陷害父亲的人也未必给我们机会,我知道前去也不能保全父亲的性命,可是父亲养育我二人,而我们不去,岂不是寒了父亲的心,以后又不能报仇雪恨,到头来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父亲面色微笑,拍了拍尚公子的肩膀,没有说话。

  忠孝之事,没有人比他这个大儿子做的更好。

  反观夜行,他面色平静,冷峻的眼神下透着睿智。

  当父亲走动他面前时,问道:“吾儿,你会怎么做呢?”

  夜行站在原地,始终没有说话,父亲也没有为难他。

  其实父亲早已知晓答案,只是他不说,怕伤了父亲的心。

  父亲也拍了拍夜行的肩膀,准备离开时,夜行终于说话了:“我会为您报仇”。

  父亲眼神忽然一亮,转身定在夜行还比较稚嫩的脸颊上,苦笑一下,道:“吾儿将来定有所成。”

  很多事情一开始就注定结局。

  也许,骨子里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这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大哥,保重,王都的使节应该也快到了。”

  夜行他心里清楚,蛇影虽然已经先一步来到此地,但是没有使节的传旨,他们是不会轻举妄动,这也是他在庭院中找不到丝毫蛇影踪迹的缘故。

  他们已经在外围撒了网,只等收网的人了。

  “使节一到,我便随使节去王都,你可逃走,你可以报杀父之仇,我将安心就死。”

  “大哥,你真是冥顽不灵,人活着只为留名吗?”

  这世上有诸多的利欲诱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博名也罢,图利也好,都不过是一己私欲,并无对错而言。

  “并不是为了留名,只是怕伤了父亲的心,为兄自知无能,只能敬这份孝心了。”

  “也罢!那我自己走!”

  夜行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是还是挡不住血浓于水的亲情,这才冒险跑了回来,只不过结果还是一样的。

  “你如何跑掉?你想过要逃到哪里去?”

  尚公子转身过来,盯着夜行问道。

  夜行虽然少年成名,自恃才高,不过少了江湖的历练,还是难以在这场生死博弈中胜出。

  “我曾经想过此事,楚国的太子建在宋国流亡,我可以投奔他去,也许将来楚国内乱,我可助他登上王位,替父亲报仇,至于怎么逃出去,我自有打算。”

  夜行很早就想过此事,所以他有一定的把握。

  “听闻吴国势起,又与楚国纷争,如果去到吴国最好!”

  尚公子从袖口拿出一块娟布,上面密密麻麻的印着通往吴国的地图。

  “这个地图是我很早就已经画好的,你拿着。”

  尚公子虽然没有弟弟的勇谋,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在为这一天准备。身在一个诸侯之家,对于官场屡见不鲜的明争暗斗,他早就有了最坏的戒备。

  “大哥,原来早有准备,但吴国虽是最佳选择,但却不是最容易的选择,此去路途遥远,必定涉险,不如先留在宋国,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兄弟说的是,以后的路都要靠你了,为兄知道能帮你甚少,但是这一次,就是死,也会助你逃出去。”

  尚公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窗外雨势较大,他微微笑了一下,道:“叫叔公来帮我们易容吧!”

  “大哥,你是要?”

  夜行忽然明白了大哥的计划,他是想要互换身份,这样能够帮助夜行避开许多视线。

  “嗯,正是如此。”

  尚公子点了点头。

  他们兄弟二人身形相差无几,若不是脾性不同,仅仅远处观察,有时候还真是很难分辨,这也是他们易容的优势。

  “叔公,毕竟是外人,大哥觉着这样妥当吗?大哥的易容也不差,为何…”

  “正因为是外人,有些事只有外人能做!”

  夜行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了尚公子的意思。

  所谓的谋略不过是人心之间的猜测,读懂了人心,便站在了主动的一方。

  “我这就叫叔公来!”

  夜行擦了擦身上的雨水,转身走出了门外。

  尚公子看着夜行的身影渐行渐远,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即将昏过去的感觉一般!他明白真实的这一天就要快到了!

  …

  …

  昏暗的灯光下,在一处暗室中,尚公子仔细看着夜行,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身旁的叔公称赞道:“易容术这块,还是叔公做的好!我兄弟二人真是要多谢叔公出手!”

  “大公子言重了,我不过是个下人,做这些事情自然是本分,只要二公子能逃脱出去,便也值了。”

  “那今晚,午夜时分,还烦请叔公带路。”

  夜行恭敬的说道!

  叔公早在十年前就在府中做下人,自然对府院的构造十分清楚。

  不仅如此,府中有一条密道,曾是奢大人为了保护家中子弟而设计的,所以当年建设府院时,密道的布局只有他最信任的人知道。

  叔公自然参与了其中的修建,所以这条密道,叔公是很清楚的。

  “这个是自然,二公子不必客气!”

  叔公自府中管事起,事无巨细的打理着整个府院,算得上府中老人了,况且,二位公子从王都到这里,都是随着他长大,他们就像自己的儿子一般,如何不去爱护!

  “多谢,叔公先去准备,今晚子时,我们便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