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业罪魔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水晶瓶

业罪魔典 似浮云 2598 2019.03.15 06:50

  救下安妮,苏秦连忙查看她的状况。额头火烫,发着高烧的她任苏秦如何都叫不醒。

  “姐姐,姐姐!”

  不时传来的呼唤令人痛心,她还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孩子。先失去父母,而如今最后的亲人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姐姐也离她而去,苏秦实在不忍心就这样将她送去修道院。

  “失去亲人的爱护确实可怜,送去修道院的孩子都很不幸,她在那里或许不会被疼爱不会被呵护。但那里却可以教授她生活所需的技能,在那里她可以交朋友可以收获友谊,长大后的她还将收获爱情,她应该获得平凡的安逸的一生。”

  达维安的话他明白,即使如今不舍他也要狠心将她送去修道院。如此,她才能平安度过一生!

  抱起安妮,路过修·谢尔曼尸体旁时达维安开口道:“等一下!”

  “怎么了?”苏秦好奇道。

  “你搜一下修·谢尔曼,看他的身上是不是有一个透明的水晶瓶。”

  苏秦在修·谢尔曼身上搜索一阵,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个钱袋和两卷书信最好便是达维安所说的那个水晶瓶。让苏秦意外的是,这水晶瓶中装的是一瓶黑色的水一样的东西。

  好奇心驱使下,苏秦变要打开,不过他的手刚碰到瓶盖便被达维安制止了。

  “别动!你若现在将它打开,里面的液体将会马上挥发掉。到时,你若再想收集如此多液体可就难了!”

  “这瓶中到底是什么?”

  “现在我们还是马上离开这里,之后我再告诉你。”

  苏秦点头,正要离开之时他忽然想到那本药典:“那本药典呢?”

  提起那本慧光王国遗世著作,达维安道:“我记得他被那个马尔斯带在身上了,想来这会儿还在囚车那里!”

  “那好,我们这就去拿!”

  “等一下,那本药典虽然重要,但还能比你命重要吗?”达维安有些气急,稍稍冷静后他又道:“如今已是下午,再过两个小时天就要黑了。晚上不安全,还是算了吧!”

  看着已然倾斜的阳光,苏秦咬了咬牙道:“你曾经说过,慧光王国是个超越时代的王国,我想那本药典一定有过人之处。虽然夜晚危险,但我相信它值得我冒险。”

  “希望一切都值得吧!”看苏秦模样如此认真,达维安便不再阻止。

  带着安妮赶到囚车处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搜索片刻后苏秦总算是找到了马尔斯骑的那匹马。

  在马鞍后的背包里苏秦找到了药典还有修·谢尔曼给他的那五十个金币,让人意外的是竟然没有发现马尔斯的尸体。

  “你说,马尔斯那个家伙会不会没有死?”苏秦问道。

  “上过对抗魔族战场的人,实力不会弱。如果红莲业火没能将他烧死,将来他实力必然有精进。到时,他将会是个难缠的敌人!”

  “熬过红莲业火后实力会精进,这算怎么回事?”苏秦更是好奇道。

  “来不及细说,我能告诉你的是能熬过业火焚烧的必然是心性异常坚毅之人。这样的人在修炼武技斗气方面必然会有所成就,他日或许能成大器也说不定!”

  “还有这样的事!”听到此处,苏秦倍感惊讶。

  “魔法成就高者必然是集天赋、智慧和勤奋于一身,而武技和斗气则更看重心性,纵使天赋异禀少了那颗百折不挠的坚毅之心也难成大器!”

  余晖散尽夜幕降临,苏秦为了安全着想换去了他之前的衣服。虽然不会骑马,但带着安妮和那本书的他不得不尝试骑马赶路。

  不过好在马尔斯的马还算温顺,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赶路也不成问题。

  科尔镇发生的事很快传到了临近的几个镇,骑着马带着兜帽的他路上便听闻了各种各样的传闻。有说是遭魔兽袭击的也有说是魔族屠城的,反正各种传闻都有,最离奇的莫过于得罪了神而遭受惩罚的,反正是越说越离奇越说越光怪陆离。

  安妮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一直迷迷糊糊的她只有在稍稍有点意识到时候能勉强喝点水。苏秦怕拖久了出事,本想找牧师给她看看,但都被达维安制止了。

  如今科尔镇出事后,牧师必然会详细询问并调查他们。如此一来他非但不能救安妮,反而会因此害了她。

  不敢在城镇中休息,苏秦只能是在野外露宿。白天休息夜晚赶路,如此颠倒下来不过两日他便有些吃不消了。

  两日来苏秦休息时也遇到过野兽袭击,不过好在有达维安提前预警都化险为夷。

  莱塔镇,西斯修道院所在地。经过两天的跋涉,苏秦总算是到了这里。

  时值中午,准备进入的他看见来回巡逻仔细盘问的士兵不免有些担忧。

  在达维安的帮助下,苏秦找到一位赶路的老人用蹩脚的言语询问道:“老人家,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士兵要盘问的如此详细?”

  见他带着兜帽看不清面容,老人心中疑惑怕他是坏人便没敢搭话。

  苏秦看出老人心思,自钱袋中拿出一枚银币放到老人手里,道:“我从隔壁镇来,因妹妹生病想带她到这里来找牧师看看。”

  收了钱后,老人喜笑颜开也不顾他是不是歹人便解释道:“前两天科尔镇出了大事死了很多人,得到消息后教会与领主们都下令严查可疑人物,说是但凡是黑发黑瞳者一律抓起来。”

  这命令来的如此之快让苏秦惊讶不已,一时想不出办法的他只得询问达维安的意见。

  “去弄一些绿色的植物来,将你的头发染成绿色。等黄昏十分你再进城,想来能蒙混过去。”

  “头发是染绿了,可瞳孔的颜色呢?”苏秦觉着不妥道。

  “黄昏十分本来就视线不好,就算卫兵要细查你不会用钱收买吗?”

  达维安的话确实值得一试,到时也就看运气如何了!

  黄昏十分,将头发染成绿色之后的苏秦来到莱塔镇城门前。见他骑着马带着一个小女孩,卫兵老远便盯上了他。

  “下马接受检查。”两个士兵围了上来道。

  苏秦下马接受检查,两个士兵将他兜帽摘下,看他一头绿发便问道:“你说做什么的,进城干什么呀?”

  “我是经商,因妹妹病重所以带她进城看病。还望几位行个方便,放我入城。”说话间苏秦将一枚金币悄悄塞到一人手里道。

  黄昏十分本就视线不好,见苏秦带的小姑娘确实发着高烧。得了好处的士兵也不为难他们,放了他两人入城。

  已经是深夜十分,西斯修道院门口苏秦带着安妮来到门前。看着病重的小姑娘,他心中多有不舍。

  苏秦将一封早已写好的信放到安妮怀里,道:“自此一别或许再无相见之日,我能为你做的仅此而已。珍重安妮,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还能再见。”

  轻轻叩响房门之后,苏秦便转身离去。

  房门打开,一个年轻的修女走出来。见到安妮之后她便四下张望,想看是谁将她抱到此处的。

  “怎么了薇诺娜?”修道院里走出来一个二十芳华的修女道。

  “师傅,有人将这个小姑娘遗弃在了这里。”

  薇诺娜的师傅将安妮抱起,看到她怀中的信后她将安妮交给薇诺娜后便拆开信封阅读。

  信中的内容大致是托付修道院照顾安妮,除此之外苏秦还希望修道院每逢节日能为安妮买些礼物衣物之类。

  为此,苏秦还在信封中留了五枚金币。

  看完信后,修女道:“薇诺娜,将安妮带到房中休息。她生病了你要小心点,我去给她请牧师。”

  薇诺娜带安妮进去之后,那修女望着苏秦离去的方向自语道:“又是个心善的人,只是作为它的宿主,你的善最终会害了你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