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寰宇英雄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儿子比父大 篇4

寰宇英雄传 好色之徒 3419 2019.01.11 23:12

  众人眼瞅着钟慕寒跟人交手不到一合,手里的兵刃就被人给打飞了,一个个的无不目瞪口呆。

  胡大春更是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暗道一声好险,要不是那傻子实心眼,不敢碰自己的兵刃,自己今天就算是交代了。

  钟慕寒被人打落了兵器,满面含羞带愧,拨转马头回了本部阵营。

  傻小子谭贵也不追赶,乐呵呵的看了打虎将王超一眼,“两斤牛肉三张大饼。”

  这边王超可急坏了,心说你光把人打跑了不行啊,你好歹抓一个回来啊,好走马换将,把我兄弟给救回来啊!

  “傻贵,你放心,今天晚上的牛肉大饼我管够,待会你抓一个敌人过来,好把我兄弟李龙给换回来啊!”

  王超扯着嗓子高喊,谭贵一脸的不愿意,心说不就吃你点饭么,怎么这么多事啊!

  可是你不听他的又不行,不听话他可是真不给饭。

  为了晚上的饭辄,今天还非卖点力气不可。

  “对面的人听着,除了刚才那个使锤的,剩下的你们随便上,我管保一锤一个,都给你们砸趴下了。”

  谭贵在对面讨敌骂阵,谭天则是看了看胡大春,那意思是你再上去唬一唬他,兴许就能把他吓跑了。

  胡大春看出了谭天的意思,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好嘛,刚才那是捡了一条命在,现在那还敢再上啊!

  “那什么,你让赵海上,他的家伙什也不小,兴许也能唬住。”胡大春很是不义气的出卖了好兄弟赵海。

  “好你个胡大春,亏我还把你当兄弟,我这金枪也是假的,我上去那不是明摆着送死么!”

  谭天叹了口气,心知这两个人是指望不上了,再看了看不远处的钟氏二兄弟,就见大哥钟慕寒冲着他拱了拱手,那意思是自己这边也不行了,接下来可全靠你们了。

  钟慕行对大哥的这一举动很是不满,他其实早有心上去会一会傻小子谭贵,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想上去交交手,看看自己的这身本事到底是不是如师傅所说,纵是不胜,亦不败。

  可是现如今大哥已经替他做了决定,他也不便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谭天左右看了看,实在是没什么人可上了,再看张顶刚才还神气活现的,现如今也耷了个脑袋,没有办法,只得自己亲自出战了。

  谭天催马上前,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叫着自己的名字,“谭天啊谭天,枉你自称天下第三啊,除了飞鹏将军,天狼驸马,感觉这天下就属你最厉害了,你实在是井底之蛙啊,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只在八方城里称王称霸,又有何用,走出这八方城,能人异士不计其数,当真是开阔了眼界。”

  谭天催坐骑到了疆场,谭贵这傻小子看了看他,啧啧道,“又来一个小白脸,我就爱跟这小白脸打架,好打啊,一打一个准。”

  谭贵自言自语的,谭天也听不清楚他说的什么,两军交战也不必多说什么,谭天挺戟便刺。

  谭贵也如之前一样,抡锤就砸。

  谭天方才看的清楚,这傻小子有绝学,不敢再跟钟慕寒一样收戟再刺,而是使了个顺势,青龙戟贴着傻小子的大锤走,卸点大部分的力气。

  可就算是如此,谭天也不好受,两方的兵刃刚一挨着,谭天就觉得手掌发麻,险些丢了兵刃。

  “可以啊这小白脸子,再来。”

  傻小子实心眼,他不知道谭天借顺势卸掉了大部分力,他还以为谭天真有大把的力气,硬接下了他这一锤。

  傻小子来了兴致,连着又是两锤。

  有了刚才的经验,谭天这下再应付那石锤可就轻巧多了,靠着霸王卸力,到也是打的游刃有余。

  别看两人兵器相碰乒乒乓乓的,打的挺热闹,可是其中的苦处只有谭天一个人知道。

  傻小子那两柄锤,足有千斤重,虽说是卸掉了大部分的力,可也被震的手掌发麻,接连碰了四五下,谭天便觉的有些虎口开裂,险些握不住青龙戟。

  这边傻小子也有些急了,他跟人打架从来都是一锤的事,还从来没有人能接自己四五锤的,他也是小孩子心性,起了好胜之心,猛的来了一个旱地拔葱,跳起了三仗多高,借着下坠之势,照着谭天的头顶就砸了过去。

  他这一招来的突然,容不得谭天再做他想,本能的举戟招架,把双眼一闭,做好了等死的准备。

  刚才借着霸王卸力,还被人震裂了虎口,现如今人家当头一锤,又无力可卸,又怎能招架的了,不等死还等什么呢!

  傻小子别看是的实心眼,可也有些傻奸傻奸的,他认为这谭天有些力气,怕自己一锤砸不死他,偷偷的来了个明一暗二,两锤叠在一起就砸了下去,两锤灌一锤,这力道足有万斤,更何况还有这下坠之势。

  想当初傻小子的师傅曾告诉过他,这世上没有人能接的住他这两锤,只要使出这个绝招,任何人都不是对手。

  眼见这一锤就要砸了下去,谭天也已经在哪闭眼等死,这一锤,他是无论如何也是接不下的。

  就在谭天刚闭上眼睛,就见他眉心之处闪出一道金光,紧接着就是‘铛’的一声巨响,再看傻小子谭贵,人被震出去多远,手掌也被震的发麻,就觉得有人在抢他手的兵器一样,双手再也握不住兵刃,两把大锤可就飞了出去。

  这一战谭天只觉得此命休矣,可是等了老半天也不见那傻小子的大锤砸下来,等他缓慢的睁开眼睛,就见傻小子谭贵正坐在地上,在哪抱头痛哭。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那傻小子哭了一会之后,又嘿嘿笑了起来,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磕膝盖当脚走,可就来到了谭天的近前。

  “爹,爹啊,我可找到你了,儿子我找你找的好苦啊!”谭贵又指了指远处的王超,激动的无以言表,“我找到我爹了,我找到我爹了。”

  这边王超一拍脑门,神情有些懊恼,心说我当初怎么编了这么个瞎话啊!

  一个月前,傻小子谭贵从这磨盘山经过,好巧不巧的就被李龙王超两个人给截住了,他们二人也是瞎了眼了,以为傻小子身上会有油水,可是没想到却给自己找了个冤家对头。

  他们二人自然不是谭贵的对手,被谭贵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这王超见谭贵武艺高强,力气又大,便哄骗他到了自己的山寨,防的就是秦雄派能人来收服自己,有了谭贵,便有了坚强的后盾。

  果不其然,对战关平之时还真派上了用场。

  只是这傻小子谭贵不肯在山中久留,他此次出来是找爹来了。

  谭贵从小就是个孤儿,村里的小伙伴经常欺负他,骂他是娘不疼爹不要的小杂种。

  这谭贵别看是个傻子,可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虽然有同龄人欺压辱骂他,他也不还嘴,也不打架,就任凭他们骂着。

  后来村里来了一个老道,看这傻子经常被人欺负,便有些看不过去了,偷偷的教了他一身的武艺,然后问他,“你现在有本事了,去把那些经常骂你的人通通杀掉,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骂你了。”

  哪知谭贵摇了摇头,“不杀,我听人说过小人才恩将仇报,我不是小人,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那些骂我的人他们的父母都对我有恩,我不能恩将仇报,我不当小人。”

  听到这一句话后那老道欣慰的点了点头,摸了摸傻小子的头,“好孩子,这就对了,我教你武艺不是让你乱杀无辜的,是为了让你以后建功立业,立不世之功。”

  老道说罢叹了听口气,“孩子,你想过去找你爹你娘么?。”

  傻小子看着老道,重重的点了点头,“想过,我想要我爹,要我娘,你知道他们在那么?”

  老道听罢哈哈大笑,“这个简单,你出了村子一直往北走,时机一到,你自然会遇见他们。”

  老道一番话谭贵可是听到了心里,他果然一路往北去找他的父亲,可是这人海茫茫去那找啊,他又不知道他父亲的名字,又不知道爹娘的样貌,只能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我爹,有没有见过我娘。

  谭贵漫无目的的走到了磨盘山,又被王超李龙二人带到了山寨,他自然不会错过机会,逮着机会就问知不知道他爹娘在哪。

  起初王超李龙二人只是推辞不知,到后来谭贵要走,王超为了留住他,编了个瞎话,说自己已经知道你爹娘的下落了。

  这下可把谭贵乐坏了,忙问在哪?

  王超说道,“我已经通知了你爹了,跟他说了你在这里,至于他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你如果离开我这山寨,到时候你爹来找你,你们二人一错过,这辈子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了。”

  傻小子被王超唬的一愣一愣的,自然是不敢再提离开的事,只是一个劲的追问他爹长什么样,长的好看不好看,武艺高不高。

  这王超也是顺嘴答着,可是你要说他爹长的丑,武艺平平,这傻小子还不高兴,揪着他就是一阵乱打,边打边骂,“让你说我爹丑,让你说我爹武艺不高,我打死你。”

  最后这王超也是没办法,只能把他爹形容成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俏公子,谭贵这才满意。

  可谭贵又追问武艺如何,王超只能往大了吹啊,你不是有力气么?你爹的力气比你还要大,这谁要是能把你手中锤给你震飞了,那谁就是你爹无疑啊!

  王超只是顺嘴说说,可没想到这天底下真有能把他双锤给震飞的人,这傻小子实心眼,还真就信了,故此刚才锤被震飞的那一刻才又哭又笑。

  哭的是这么多年的心酸诉苦,笑的是自己终于见到爹了。

  谭天坐在马上看着傻小子谭贵,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愣在了哪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赵海跟胡大春两人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近前,看了看谭贵又看了看谭天,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像,真像。”

  谭贵一听鼻钉泡都乐出来了,“嗯嗯,我是不是跟我爹长的一样好看。”

  “不,我是说你爹长的跟你一样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