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迟发性脾破裂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811 2020.04.01 00:01

  在锁骨下建立静脉通道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回心量,同时快速补充血容量,平常打点滴在手上打的针是没法达到快速补液的目的。锁骨下静脉距离心脏更近,效果要比其他的远端静脉通道好,而且护理相对比较方便,但也有感染导致败血症的风险。

  尤其是在这个医护条件相对落后的地方。

  但大量补液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会冲掉血栓,引起更严重的出血,可现在也别无选择。

  加里穿刺的时候秦恩也没有傻站着看他操作,【扫描】再次打开,上次好像在腹腔里发现了不少血液,但被插管给打断了,没有找到出血的源头。

  再次开启【扫描】后,视线转移至腹腔,同时用手去按压他的腹部,一方面是为接下来的判断打掩护,另一方面则是试图用手的按压让血液避开,使得【扫描】下的视野更加广阔。

  视线穿过腹壁,血液已经布满了上腹部,要是患者意识尚清醒,恐怕秦恩这一按能让他叫出声来,他的腹肌异常僵硬,和那些刚练完腹部的健身达人一般,这就是腹膜刺激征阳性了。

  先看肝脏,因为肝脏最大,同时安全带的勒痕也出现在那片区域,所以秦恩理所当然的先检查这个全身最大的实质性脏器,要是这里出血那可就不是小问题了。

  还好秦恩没有发现大出血点,小的可以暂时不关注,接下里就要检查最容易受损的脾脏了。

  脾,作为人体内第二大储存血液的器官,一旦破裂后果可想而知,而脾脏本身又是很脆的,周围没有结缔组织保护,本身也只是靠几条韧带悬在那里,因此外伤暴力很容易引起他的出血。

  现在可以说是几乎没有的脾脏视野都没有,基本上被血液所覆盖,想探查到,只能靠影像学,也就是X光,B超之类的辅助手段。

  大医院都会有移动的X光机,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的发生,可惜这里没有,送到地下做检查恐怕结果还没出来,患者先失血过多死掉了。

  这种情况下,在系统空间里的秦恩肯定会直接了当的诊断为脾破裂,然后进行手术,严重的话直接摘除,不是很严重的话就修修补补一番。

  但在这里,周围这么多人盯着,团队才刚刚组建,还没有达到让人充分信任的地步,因此秦恩不能直接说这是脾破裂,只能说怀疑,让后用其他的症状体征来证明自己的怀疑的正确性。

  “腹壁僵硬,可能有内出血,我来做个穿刺抽一下看能不能抽出来什么,你们先在左上腹部做个麻醉。”秦恩向周围人说着,随后结果护士递过来的注射器,

  “等等,秦,你确定要在左上腹穿刺,那里可是内脏密集的地方,按照规定来说应该在左下腹进行穿刺进针,你这么做违规了,而且风险太大了。”加里大声劝阻到,他担心秦恩一针把原来没问题的内脏给扎出问题,徒增后期的手术的工作量。

  “没问题的,相信我”。秦恩自信满满的说道,但加里完全想象不到秦恩的自信是从哪来的。

  “对了,去通知普外科下来接人,就说是脾破裂,让他们抓紧。”秦恩补充道

  在【扫描】的帮助下,穿刺针毫无阻碍的穿透他的左上腹部,当感到一阵落空感后,秦恩知道自己已经进到腹腔,之前没有跟他们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执意在左上腹做穿刺,最主要的原因是,秦恩可以在【扫描】的帮助下,直接确诊患者的出血点,方便接下来的手术进展,而其他人谁来都不行。

  在特殊的视野下,秦恩的手稳稳地控制着针头的走向,避开其他内脏,钻进脾的脏面一侧,也就是有大血管和神经分布的一面,缝隙里已经填满了血液,而且还在不断的往外冒着,但这里仍然不是出血点。

  秦恩有些心急,再不找到出血点,患者可能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从目前腹腔内的血液来看,至少已经流了已经有一升了。注射器探入液面下面后,秦恩开始抽动着针筒,血液被抽到针筒中,腹腔内的液面也开始有了些许的回落。

  “嘿秦,回血了,针筒里回血了,昨天收外伤来住院时生命体征还算正常,今天就突然休克,有很大可能是迟发性脾破裂啊,你可真厉害。”加里由衷的感叹道。

  刚才他没有想到这点,毕竟临床上迟发性脾破裂平不是那么的常见,在急诊呆了那么就都没见过几个,只有在培训的时候老师才提到过一嘴,这才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听到加里的话,秦恩愣了一下,话说迟发性脾破裂一般不会伤及脾门吧,之所以会迟发也是因为之前的出血在膈面的被膜下,导致脾脏血肿,刚才可能一动弹或者打个喷嚏之类的就让那个极其脆弱的脾破裂开来。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一直重点排查的脏面反而是出血可能性较低的一侧,另一侧才是应该【扫描】的重点,秦恩赶忙从侧面用【扫描】看过去,由于刚才抽了一些血,液面有所下降,让秦恩看到了脾脏破裂的情况。

  外侧几个如同一张裂开的嘴的口子,内部的组织也爆裂开来,血液正从几个糜烂的伤口中喷涌着血液,情况可谓是十万火急。

  “外科还没来吗?”秦恩急了,这么半天普外科还没来干什么吃的。

  “他们也没有人了,楼上在做手术。”护士匆忙刚回来说道。

  “他们没人,我们来做,赶紧准备个手术室出来,我们这就把他推进去。”秦恩看了眼安妮和加里这两个外科学专业的人才,有他们在,手术应该会快很多,自己每次在任务空间里做这种手术的时候都要花大半个晚上。

  看到安妮皱着眉头,秦恩用英语问了句:“有什么问题吗?”

  安妮听到终于有人愿意和自己说话了,而且是自己最熟悉的英语,一下子松了口气,眉头也松开了一些。

  “我刚才没太听懂你们在说什么,但看这样子你们是要去做手术吗,可以带上我吗?”安妮望着秦恩,她觉得自己很是没用,找血型都能找那么半天,人家都做了个插管,建立了个静脉通道,而自己呢,什么都没做。

  要强的她决定开口向秦恩要一次展现自己的机会,不然自己的地位可能越来越低,到最后甚至有可能被提出小组,那样可太丢人了。

  “可以带上我吗?”安妮鼓起勇气又问了一便,这次声音大了许多,但在嘈杂的走廊里并不显的突兀

  刚才秦恩在推着床,同时也在把一些术前准备的事安排下去,所以每太听清安妮说的什么,这次听到安妮的话,秦恩楞了一下。

  “也没说不让你上啊?女更衣室在那边赶快去,我们在二号手术室等你。”秦恩不知道安妮在想什么,也不想知道,他现在用【扫描】在盯着破裂的地方的出血量,为了稍微缓解休克的症状,避免患者器官出现更严重的缺氧,同型血浆已经在几次确认后输上了,但效果好像不是很明显。

  系统任务要求的一个小时已经被自己浪费过半了,如果这个时间代表的是患者的剩余时间,那么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啊。

  洗手池边,卡多加里正用毛刷刷着手,是的用毛刷,这种在国内大医院基本被淘汰的东西,这里还在继续用,至于为什么淘汰......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建议你去用那个刷子一天也不用多,就刷三次手,刷上一个月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不是学外科的,也不是很了解急诊,你觉得秦的水平如何?”卡多用毛刷仔仔细细的刷着指甲缝,头也不抬的问道。

  “说实话,我看不出来,那次静脉穿刺本来不应该给我机会的,他完全可以一个人全干了,但他却让我来做,刚才安妮的话你也听见了,就算他水平一般又怎么样,总之他是个好人。”加里用膝盖撞了一下水龙头的开关,手指尖朝上,在水流下冲洗着手上的泡沫。

  这里没有感应水龙头,估计是太贵了吧。

  秦恩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就这么发了一张好人卡。

  秦恩让安妮以最快速度完成备皮,随后便踩了一脚手术室门的开关,出门去别的手术室找麻醉师去了。

  安妮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活儿,动作熟练而又迅速,就算给男人插尿管也没有见她的表情出现异样,消毒后,顺着尿道注入一些麻醉凝胶,将小弟弟提起来与身体保持90度,使麻药和润滑剂充分浸润,方便接下来的尿管插入。

  这时卡多和加里正好洗完手,双手之间朝上,手臂稍微离开无菌服,踩了一脚手术们的开关,眼前的景象让他们下身一凉,加上安妮此时冷酷的眼神让他们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那眼神仿佛在说:“少废话,再废话就把你们的都给咔嚓了。”

  两人都是国外留学回来,他们是见识过这种女人是有多生猛了,而且看安妮外表不想是很年轻的样子,这种女人更是难对付,惹急了即便是违反了这里的***对女人的要求,也会提着刀追出来把他俩都撒了。

  “惹不起,惹不起。”两人心里同时冒出了这种想法,但总不能站在手术室门口傻呆着不动吧,脚步僵硬的走到手术台前,看了看准备情况,开始对左侧胁肋部进行范围由大到小的消毒,再从小到大的铺单子,最后一张大单直接从脚盖到头。

  这些工作本来都应该是护士去做的,但这里的护士实在是没几个人,而且大部分都去照顾病床上的患者了。

  受到神教士的影响,现在阿富汗很多女性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配拥有,更别提让他们出来工作了,秦恩一直护士护士的叫着也是这方面的原因,没准哪天他们的家里就会受到各方面的压力而被迫辞职。

  秦恩也不太想掺和这方面的事情,说多了没准还有性命之忧,就这么让她们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工作就好了。

  这时秦恩带着从别的手术室找来的麻醉师过来,探头看了眼里面的准备情况。

  “哟,都准备差不多了啊,你们准备好器械,等我洗个手马上就来。”随后秦恩赶忙跑到洗手池旁开始刷手。

  “没有B超,没有X光,没有CT,这手术怎么做,盲切吗,况且他怎么知道脾脏的破裂情况,虽然一般情况下确实应该是那里出问题,但万一呢,万一不是脾脏出了问题岂不是白切了这么大个口子?”卡多发着牢骚,对医生来讲,影像学的结果就是他们的眼睛,现在秦恩相当于要闭着眼睛做,这让人不得不惊讶。

  “要是有那个条件,他肯定会去做的,但问题不是现在一个都没有吗,只能砰运气了,希望秦的运气一直都不错。”加里这时反而成了最信任秦恩的人,这让卡多十分惊讶。

  “你之前一直强调说他人品没问题,是个好人,一直没说他水平如何,怎么现在又这么相信他了?”

  “谁叫他是主刀呢,这时候除了相信主刀的直觉别无他法,这是我在急诊的经验——相信你的领导,他能成为你的领导一定是有原因的。”加里瞥了瞥嘴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这么多人喜欢我写的故事,我还是挺开心的,但由于工作的问题,时间有限,再有我自己的实力也没有那么强,正常情况下很难像再写出更多。这里提出一个加更的条件吧,打赏1000起点币以上或者一次11张以上推荐票我就加一更,各位觉得怎么样。

2020-04-01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