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战地医生秦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溃败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124 2020.03.02 00:01

  在战场上尤其是二战,被子弹或者弹片击中躯干后能存活下来的几率很低,躯干目标大,而且重要脏器密集,没有当场死去的即便被送往后方也可能因为药物或血浆短缺而死亡,像秦恩这种,一没有时间而没有器械的应急救治最多只能让患者免于痛苦,让不必死亡的人活下来,让可能死亡生存几率增高。

  被炮弹击中就不用说了,没炸成一堆碎肉就算......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在爆炸中心的人存活几率微乎其微,在外围的被弹片击伤或者被冲击波击中都有可能因为内脏出血而死在送往医院的路上。

  但这些都暂时轮不到秦恩操心,因为此时的秦恩......中弹了。

  这一枪应该是流弹,打在了防弹背心上,力道不算大,不过让是让奔跑中的秦恩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没过多久伊夫跑了过来,检查了一下,他大概是一直盯着我和道斯呢,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跑过来。

  “嘿,秦,你没事吧,看起来没事,没事就赶紧起来工作,还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呢,加油兄弟!”说完拍了拍秦恩的肩膀便跑向了远处正在呼叫军医的士兵旁边。

  秦恩从地上爬起来,从头盔上摘下来几块碎肉,顾不上身上的尘土,奔向身旁同样被子弹击倒的士兵旁边,只见他捂着肩膀拼命的嚎哭着

  “救命!军医!军医!这里需要该死的军医!上帝啊我中弹了!”

  “嘿,军医在这呢,放松伙计,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哦,该死的终于有军医愿意来救我了,你快看看,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有孩子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呢,我还不想死......”

  这人有些话痨,都这样了话还是这么多,秦恩有些无语,把他的手从伤口上拿开,没有血涌出来,应该只是小血管,这个位置有肩胛骨挡着,只要没打穿处理起来就方便很多。

  从挎包里拿出纱布块压住伤口,用布条固定住整条手臂防止二次损伤,给他打了一针吗啡止痛后他明显感觉好了不少,话也不那么多了,扶着他慢慢的走向后方接受进一步治疗。

  ......

  不知不觉天色慢慢的变暗了,前线的枪声也逐渐稀少,看样子已经打下来这片阵地了,不过看过原著的秦恩知道,这不过是暴雨前的宁静罢了,但累了一天秦恩也是要休息的。

  找了个弹坑,用工兵铲修了修,一个简陋的掩体就这么修好了,拼命往嘴里塞了两罐罐头喝了点水,从背包里拿出毯子盖在身上,正准备入睡的时候秦恩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打开任务栏。

  “任务目标:救治不少于50名士兵(22/50)”

  才22个吗,我把部队发的止血带都快用光了怎么也得超过100了吧,不过仔细想想自己救的着将近一百个人里,最后能存活下来的大概也就只有一半不到。

  本来还抱着今天完成了任务明天可以摸鱼的心态才特意看一眼任务的,结果这一看......

  嗯......

  还是早点睡吧

  破晓的阳光划破黑暗,文青一点的说黎明意味着全新的开始,但是在此时此刻破晓或许意味着全新的惨剧,新的一天只会比昨天更糟糕。

  漫山遍野的板载冲锋让士兵们彻底的清醒过来,仿佛昨天的胜利只是一场梦一般,现在梦醒了,又要重新面对新的现实。

  敌人从地洞里碉堡里甚至某个水坑里冲了出台,握着枪悍不畏死的发起了冲锋,士兵们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晕头转向,重火力甚至来不及开火便被敌人一股脑的端掉,脆弱的防线如同纸一般一触即破,

  新一轮的溃败开始了

  “撤退!撤退!”军士长高呼,在火力点被端掉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大势已去,此时如何减少伤员让更多人撤出去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一些士兵听到军士长撤退的命令,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按照训练的做法交替掩护着撤退,但能这么做的都是意识尚且清醒的,至于那些被打懵的则亡命的向后跑去,将整个后背暴露在敌人的火力范围之中。

  昨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下来的阵地,今天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再次失守,士兵交替掩护着撤退,可依然挡不住这如同潮水一般的攻势,无数士兵被留在了战场而撤出去的只有一小部分,而撤下去的这一小部分可能这辈子都会留下这段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秦恩也在撤退,在路上看到了一名摔断腿的倒霉蛋,可能是一只脚不小心踩坑里导致的,简单检查一下,大概是骨头断了,拿出两块夹板用绷带迅速固定上防止二次伤害后便扛着他向后方跑去。

  扛着一个人跑实在是有些难为秦恩这小身板,不多时气喘吁吁的秦恩就被仓皇逃脱的友军落在了身后,看着不断向前跑去的友军,秦恩尝试过叫他们来帮忙,但他们好像都跟没听到一样继续向前跑去。

  敌军的呐喊声越来越近,秦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眼看着就要到达悬崖边上的时候,炮弹来袭时的哮鸣音传来,那种不安感在秦恩心中强烈到了极致,让他整个头皮都快要要炸起来了。

  “轰,轰,轰”舰炮的轰鸣声再次响起,很不巧的是,一发炮弹正好打在了秦恩身后的不远处,在冲击波的波及下,秦恩带着伤员一同被炸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眼睛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应该庆幸秦恩所在的位置距离悬崖边很近,而且炮弹的位置比较远,300-400mm口径,一吨多重的炮弹落在附近可不是开玩笑的,就凭那脆弱的肉体想在舰炮的近距离打击下存活,那我只能说,兄弟别参军了,去当超人不好吗。

  ......

  “嘿,秦,这是道斯,我们会治好你的,你只需要保持呼吸,好吗”模糊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好像是道斯的声音。

  秦恩晃了晃嗡嗡直响的脑袋,模糊的看到道斯正在用手摸着自己的身体,检查自己哪里受了伤,随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被炸晕了过去,晕倒之前应该是抗着伤员的,于是下意识地喊出来:

  “前面!先不用管我,前面还有个伤员!”

  在等待耳鸣消失期间,秦恩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各个部位,好像没有哪里特别疼痛,手和腿没缺少什么零件,摸了摸胸口和后背,防弹衣挡住了不少弹片,秦恩自嘲的笑了笑,以前自己还当键盘侠说国产的东西怎么怎么不好,现在倒是用实战证明了国产防弹衣的品质,即便只是在网上淘来的。

  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地上缓了缓,感觉头没有之前那么晕了,抬起头寻找起那个被甩飞的伤员。

  道斯早就那里,那个倒霉蛋正躺在地上不住的痛苦呻吟着,秦恩松了一口气

  “呼,还好还活着”

  “道斯,我来吧,你去找下一个,我把他送下去”

  “交给你了秦,还有好多人正等着我们呢”

  炮火还在不断咆哮着,不过这种密度不高的炮火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掩护。

  给倒霉蛋打了一针吗啡,秦恩拽着他的衣服领子奋力的朝着悬崖边拖去。

  来到悬崖边上,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员肯定没法自己下去,秦恩早有预料的从背包里拿出滑轮组和绳索,带上手套,将绳索的一头绕过滑轮组,另一头套在伤员身上,然后狠狠地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滑轮组让秦恩没费多大力气便将伤员送了下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他,但愿如同剧情那样有士兵发现并把他送到后方。

  这时道斯也拖着一名伤兵跑了过来,秦恩手把手的教道斯怎么用滑轮组后也没管他到底学没学会,也许还用着那个如同bra一样的绳结,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在这种情况下能用就行。

  秦恩冒着炮火再次冲进了战场,和道斯一起如同蚂蚁搬家一般将伤员一个个的救了出了战区。

  不知过了多久,又将另一名士兵送下去后,秦恩躺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选择拖行而不是扛着,一方面是为了省点力气,另一方面这样有利于躲避爆炸产生的碎片,最主要的还是保护伤员,尽可能的不受颠簸之苦。

  背活人和背无意识的或者死人是完全两种感受,有意识的人你在背他的时候他会用手搂住你以免滑下去,而无意识的人,除了像麻袋一样的抗着走别无他法,这可是带着将近二十斤装备的士兵,不只是人。就算是天天抗麻袋的人在扛了几个来回重达一百五十斤以上的麻袋可能都要休息一段时间,何况像秦恩这种只接受过几个月的短暂训练的普通人。

  就在这时,炮火停息了

  秦恩和道斯知道,他们失去了唯一的掩护

  好在秦恩的任务已经来到(29/50)

  已经过半了,胜利就在眼前,秦恩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失去炮火的掩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秦恩必须在敌人的扫荡下抢人出来,意味着秦恩必须增加自己的负重多背一些武器防身,更意味着秦恩的本来就为数不多的体能此时变得更加珍贵了。

  秦恩不敢继续想下去,越想越绝望,越绝望体能流失越严重,而在这个时候力竭也就意味着死亡。

  

举报

作者感言

辰侯

辰侯

感谢我の书狂的6张推荐票、zsumbrella的3张推荐票,洛洋的1张推荐票,谢谢各位的支持,哦对谢谢自己的4张推荐篇

2020-03-02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